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骗了康熙 > 第369章 给面子

第369章 给面子

    鄂伦岱最宠的小妾,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


    这可是老生子!


    年近五旬的鄂伦岱,乐的合不拢嘴,广撒请柬,邀请亲朋好友们,一起来公爵府里,喝小阿哥的满月酒。


    旗人小阿哥的满月酒,格外的重要,比周岁酒,还要重要的得多。


    因为,旗人入关前,很多刚出生的子女们,都活不过满月。只要撑过了满月,就有三到四成的机会,活到成年。


    鄂伦岱派大管家亲自来下的帖子,玉柱肯定是要去的。


    再怎么说,鄂伦岱也是玉柱的大堂伯,人情世故还是要讲的。


    只是,鄂伦岱所说的,带夫人一起来啊,却把玉柱给难住了。


    曹春和秀云,无论带谁去,都不合适呀!


    玉柱原本很享受齐人之福,现在,头一次觉得,老婆多了,也是个麻烦事儿。


    既然不好带夫人,玉柱便自己坐车去了佟府。


    鄂伦岱请客,不可能不请佟国维。


    玉柱很理解佟国维丢掉权柄的苦闷,哪怕仅仅是做个姿态,也要安慰他老人家一番了。


    果然,佟国维见了玉柱,大感欣慰。


    就连一向对玉柱爱搭不理的老赫舍里氏,也对他和颜悦色了。


    没办法,佟国维的圣宠已衰,玉柱的风头却正盛。


    佟国维有很多难办的事儿,都需要玉柱出力。


    哪怕是亲祖孙之间,求人的时候一多,佟国维的腰杆子,难免就硬不起来了。


    老赫舍里氏,是隆科多的亲妈,也就是玉柱嫡亲的祖母。


    因小赫舍氏被佟国维送入家庙的事,老赫舍里氏和老家伙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别扭。


    不过,现在,站在整个佟家根本利益的立场上,回过头来看,老赫舍里氏也必须承认一个事实。


    当初,若不是佟国维独断专行的把小赫舍里氏关进了家庙里,玉柱只怕是再也不会登老佟家的门了。


    一边是亲儿子隆科多,一边是亲侄女小赫舍里氏,时间一长,亲儿子毕竟还是占了上风。


    没办法,天性决定了,亲母子之间,再怎么闹腾,也是血浓于水。


    武则天,狠起来,连亲儿子都弄死了好几个。


    但是,晚年选继承人的时候,经过反复的权衡,武则天终究还是选了亲儿子李显,而没有选武家的侄儿。


    侄儿再亲,将来祭祀的时候,也只可能跪祭他自己的亲爹娘!


    玉柱正陪着佟国维说话的时候,二伯德克新来了。


    德克新一看见玉柱,马上亲热的打招呼,笑眯眯的说:“哟,大侄儿来了?有空上二伯那边去,咱们爷儿俩,来个一醉方休。”


    佟国维拈须暗叹,德克新这个没出息的家伙,至今还是个三等侍卫。


    最近,宫里传出了风声,要从侍卫处的侍卫里,选一批御前侍卫。


    德克新已经求过了佟国维,想让老爷子给玉柱这个该管的御前大臣,打个招呼,让玉柱帮他转任御前侍卫。


    三等侍卫和御前侍卫,别看都是宫里的侍卫,但是,前途却相差悬殊。


    玉柱那可是少有的明白人,而且一肚子的坏水。


    当着佟国维的面,玉柱肯定不好冷落了德克新,但是,玉柱却把隆科多抬出来,当了挡箭牌。


    “成啊,二伯,也叫上我阿玛。咱们爷儿两个,一起去您那里,喝它个一醉方休。”玉柱这么一说,德克新立时蔫了。


    唉,德克新和隆科多之间的旧怨,数都数不清楚了。


    隆科多能答应去德克新那边喝酒,才叫作是活见鬼。


    嘿嘿,亲祖孙之间,多的是可以商量的大局,并无根本矛盾。


    亲兄弟之间,除了分家产,就是分权势,几乎全是利益之争,两种关系能一样么?


    玉柱愿意主动亲近佟国维,那是因为,确实是亲祖孙。


    另外,佟国维为了玉柱将来的接掌佟家,确实尽力了。


    冷酷无情,但是识时务、顾大局的亲祖父,值得玉柱的尊重!


    德克新没有听懂玉柱的话外音,低着个头,蔫头搭脑的,显得有气无力。


    佟国维暗暗一叹,死脑子的德克新,但凡有隆科多的四成本事,也不至于,至今还是个不值一提的三等侍卫呀。


    “柱儿,你二伯的性子已经改了不少。上次,你阿玛回京转任理藩院尚书的时候,他可是送了厚礼的。”佟国维拈须一笑,“一千多两银子呐。”


    佟国维没说半句废话。他明面上提的是银子,实际上,是画龙点睛。


    对于德克新而言,一千多两银子的礼物,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路人甲似的三等侍卫,又不擅长给康熙打小报告,更不懂暗中敲人家竹杠的门道,德克新的小日子难免就不宽裕了。


    佟国维都这么说了,玉柱还是要给面子的,便笑着说:“玛法,您孙儿我就试试看?”


    “只管去试着办了。办得成,办不成,全凭天意。”佟国维得了面子,老怀大慰,越看玉柱,越觉得顺眼,“哦,对了,你是亲侄儿,自然不需要你二伯的打点了。但是,你手下的那些人,总不能白帮着跑腿吧。喏,这是三千两银票,你直管拿去花,不够了,再来寻老夫。”


    佟国维从袖口里摸出一张银票,轻轻的推到了玉柱的面前。


    玉柱没看银票,而是一本正经的说:“自家人的事儿,等您孙儿我办成了,再寻您报帐不迟。”


    “说的好,好一个自家人的事儿,嗯,老夫没有白疼你呐。”佟国维乐得咧嘴直笑,看似无意的扫了眼老赫舍里氏。


    老赫舍里氏,有三个亲儿子,大儿叶克书,二儿德克新,三儿隆科多。


    手心手背都是肉!


    做长辈的,最乐意看见的事情,便是兄弟和睦,一家亲!


    既然,玉柱答应了帮德克新谋个好差事,老赫舍里氏哪怕对他再有看法,也消散了不少。


    过了一会子,隆科多从衙门里回来了。


    明明,德克新亲自捧来了茶盏,隆科多却像没看见似的,压根就没去接。


    日积月累的持续摩擦之下,亲兄弟之间的积怨,确实太深了!


    等叶克书来的时候,隆科多却惊讶的发现,原本关系好得蜜里调油的大哥和二哥,竟然没有说半句话。


    佟国维明明看见了隆科多惊诧的表情,却只当没有看见的。


    玉柱心里有数,德克新是当众告诉他,佟家二房的人,抛弃了大房的叶克书,从此和三房站一起了。


    在佟国维的率领下,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去鄂伦岱那边喝酒。


    只是,玉柱进门的时候,还碰见过的他大哥岳兴阿,却没在作客的队伍里。


    路上,德克新的长子博尔贺,次子庸德,也都和玉柱走在了一起,而远离了一向关系很近的舜安颜。


    舜安颜,是老四的嫡亲妹婿。


    只是,老四的亲妹妹,和硕温宪公主薨的早,让舜安颜早早的成了鳏夫。


    照规矩,皇家的公主薨逝之后,和硕额附只许纳妾,而绝不敢再娶正妻。


    客观的说,同为和硕额附,舜安颜就完全没办法和实权在握的孙承运,相提并论。


    没有玉柱的信任和提携,孙承运能坐上崇文门监督的宝座?


    想通了这一点的博尔贺和庸德,待玉柱自然是格外的亲热。


    一个好汉三个帮!


    英雄也需羽翼!


    博尔贺和庸德,愿意充当马前卒,玉柱自是乐观其成。


    说白了,将来闹家务的时候,玉柱的身边多两个堂兄弟当打手,也是一桩美事。


    鄂府这边,大开中门。


    鄂伦岱就站在门前,笑容满面的迎接佟国维的一大家子。


    “二叔,瞧着您老红光满面的样儿,只怕是叫屋里人,伺候得很舒坦吧?”鄂伦岱一向没个正形,连佟国维的玩笑也敢开。


    连佟国纲都管不住的鄂伦岱,佟国维早就习惯了他的骄横无礼。


    俗话说的好,各花入各眼。


    这鄂伦岱,明明跋嚣张扈的不成样子,康熙却偏偏宠着他。犯错了就贬成一等侍卫,不多久,又复任领侍卫内大臣,如此周而复始。


    若是德克新有鄂伦岱的这种本事,佟国维睡着了,都要笑醒。


    中门,只有佟国维可走。


    鄂伦岱和堂兄弟们,挨个碰肩行礼,显得很亲热。


    只是,轮到玉柱的时候,鄂伦岱却抢先一步,搀住了正欲请安的小堂侄。


    “我说玉柱老弟,可有段时日,没见你了呀?最近,都忙啥呢?也不来看看我这个老哥哥?”鄂伦岱公然和玉柱称兄道弟,可把受了冷落的叶克书,给气坏了。


    混蛋,叶克书敢怒不敢言,只得装聋作哑的捏着鼻子,带着舜安颜进了鄂府。


    隆科多,从小跟在鄂伦岱的屁股后头,瞎胡混。


    不客气的说,好多耍流氓的手段,隆科多都是跟着鄂伦岱学的。


    这么一来,堂兄弟之间的感情,自是格外的深厚。


    “大哥,我先进去了啊。”隆科多笑着和鄂伦岱打了个招呼,便进了鄂府。


    鄂伦岱正打算和玉柱说几句私房话,却见博尔贺和庸德还杵在一旁,便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们进去替我看着你们玛法,别叫他喝多了酒。”


    这种逐客令,太过于生硬了,面子上很不好看。


    玉柱赶紧出面,打圆场说:“两个哥哥怕人家灌我的酒,特意护在我的身边。”


    “哦哦,原来如彼啊,那咱们一起进去吧。”鄂伦岱仿佛精通川剧里的变脸神技一般,马上换上了笑脸。


    鄂伦岱硬是挽住了玉柱的一只胳膊,拖着他由中门进了府,而博尔贺和庸德只敢走偏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