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骗了康熙 > 第394章 又立新功

第394章 又立新功

    “老纯靖亲王嫡福晋薨了,唉,她是个没福气的。”康熙重重的一叹,让玉柱的猜测,成了真。


    只是,老纯靖亲王是谁?


    玉柱仔细一琢磨,才明白过来。


    敢情是,康熙的七弟,和硕纯亲王隆禧的嫡福晋尚佳氏,死了。


    顺治帝,共有八子。其中,活过弱冠之年的儿子,仅有四个,即福全、康熙、常宁和隆禧。


    巧合的是,他们四个,皆非蒙古后妃所出。


    其中,隆禧和康熙的感情最“深”。


    只是,隆禧比较悲剧。他只活了二十岁,便薨逝了。


    照例,亲王薨逝要加谥号,更何况是感情最“深”的弟弟呢?


    康熙精挑细选了一番,特意钦点了“靖”的美谥,这便是和硕纯靖亲王的由来。


    总而言之,隆禧活着的时候,被称为纯亲王或是纯王爷。他死了之后,才必须加上谥号,称为纯靖亲王,或是老纯王。


    某剧里,太皇太后在召见重臣时,居然口口声声的说:我孝庄。


    问题是,孝庄文皇后,是她驾崩之后,康熙上的尊谥。


    这种低级的错误,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历史顾问和编剧们,稍微走点心,也不至出此荒谬之事。


    隆禧薨了之后,太皇太后一直想去亲临祭奠,被康熙死活劝住了。


    比较有趣的是,隆禧死的时候,嫡福晋尚佳氏的肚子里揣着遗腹子,这就便是第二代纯亲王富尔祜伦。


    富尔祜伦刚出生不久,未满周岁,便袭了和硕纯亲王。


    唉,只是,富尔祜伦也是个没福气的孩子,实不满两岁,便夭折了。


    然后,纯亲王一系因绝了嗣,便顺理成章的永远失了爵。


    玉柱是饱读史书的状元郎,他自然心里有数,这是康熙的故意报复。


    当年,太皇太后选新皇帝的时候,从未考虑过福全和常宁,而一直在康熙和隆禧之间犹豫不决。


    有了这一层渊源之后,尚佳氏的薨逝,算是把当年的这一桩悬疑公桉,做了彻底的了断。


    以玉柱对康熙脾气的了解,隆禧和富尔祜伦,只怕都是被康麻子暗中弄死的吧?


    “唉,我七弟命薄,七弟妹命苦。就照亲王嫡福晋例,发丧吧。”康熙扭头看了看老十二,极其难得的给了个笑脸,“老十二,你熟悉举殡的老例,就辛苦你了。嗯,朕让玉柱这个财神爷,从旁协助你。别怕多花银子,尽量办得风光一些,明白吧?”


    “臣儿领旨。”老十二面无表情的接了旨后,和玉柱一起退出了乾清宫。


    出宫的路上,老十二一直埋头疾走,连玉柱都不想搭理了。


    玉柱把头一低,掩饰住嘴角的笑意。


    嘿嘿,京城里有名的吃席阿哥,心里不痛快了呀。


    出了皇宫之后,玉柱想坐轿,硬被老十二拖上了他的马车。


    “玔卿,实在是对不住了。方才,我的心情不大好,怠慢了兄弟你。”老十二毕竟不是一般人,清醒之后,赶紧私下里向玉柱赔礼道歉。


    玉柱很理解的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老十二的手背,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时无声胜有声,说啥都不大合适的。


    这人呐,不恨无权,最恨不均!


    以老十二的身份,也不敢和管兵部的老十四相比。


    但是,连铜臭老九都成了管寺阿哥,老十二却一直是个吃席阿哥。


    实话说,老十二闷在心里的这口恶气,已经憋了许久。


    隆禧活着的时候,纯亲王府位于西安门大街北边的井儿胡同。


    这里,离西华门太近了,进宫异常方便。


    只是,隆禧的独子富尔祜伦死后,隆禧绝了嗣,纯王府便被内务府收回,老纯王福晋尚佳氏搬去了新宅居住。


    新宅,位于崇文门附近的裤子胡同。


    怎么说呢,这就相当于,从京城的二环内,搬到了四环外的中关村科技园。


    房价差距太大了,反而证实了玉柱的猜测,康熙恨不得隆禧早点死。


    老十二和玉柱到了地方,刚进胡同不久,就见一群人正在门前吵闹不休。


    有人左手抱着古董花瓶,右手提着个大包袱,正兴奋的从门里出来。


    玉柱不禁皱紧了眉头,当即下令,截下那人。


    侍卫们把那人带到玉柱的跟前,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位竟然是尚佳氏的亲侄儿,和硕额附尚之隆的亲孙儿,尚永成。


    “回小相国,老纯王福晋乃是我的嫡亲姑母。她老人家无子,也无嗣,我这个做侄儿的,理应分点东西吧?”尚永成振振有词的说着正道理。


    隆禧的兄弟们,除了康熙之外,都死光光了。


    康熙不可能瞧得上隆禧留下来的那么点家底子,皇子们更不可能来分叔父的家产。


    整好,尚佳氏是尚之隆的女儿,尚家就是名正言顺的娘家人。


    尚之隆,平南王尚可喜之第七子也。


    这年月,按照封建礼法,绝嗣之家,五服以内的族人们,都有资格来吃绝户的财产。


    没有族人的情况下,娘家人也可以来分绝户的钱。


    理论上,尚永成貌似还占着道理。


    不过,玉柱是什么人?他岂会被区区小事给难倒了?


    “嗯,十二爷和本部堂,奉上谕,料理纯王老福晋的后事。这府里一应财产的划分,均须请旨而定,岂容你擅自私拿?”玉柱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尚家人,欺负尚佳氏无儿无女,想贪小便宜,趁机偷拿财货回去。


    这个大帽子一扣下去,尚永成立时傻了眼。


    别看和硕额附尚之隆还活着,可是,尚家早已经过气了,岂能与老佟家相提并论?


    除了被扣下的尚永成之外,大门前还聚集了不少人,他们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颇有大打出手的架式。


    老十二仅仅和玉柱对了个眼神,便很有默契的下令,把吵闹的那些人,都先扣下了。


    尚佳氏已经死了。但是,这事吧,其实很微妙。


    富尔祜伦刚死不久,康熙就把尚佳氏弄出了王府,这就属于是含恨报复了。


    可是,人死如灯灭,旧怨也跟着一笔勾消了。


    按照玉柱的理解,正因为以前有积怨,有夺位的传闻,康熙才会命他和老十二一起来主持举丧之事。


    实话说,康熙是想告诉天下人,朕和七弟感情甚深,不许乱猜乱想。


    在这个吃人的社会,康熙言出法随,他说啥,就是啥。


    一切的道理或是规矩,都以康熙的好恶,作为判断标准。并且,这个标准随时随地可以根据康熙的需要,进行修正。


    至高无上的皇权,其魅力,正在于此。


    朕即国家,天下大事,全凭朕之好恶,一言以决,快何如哉?


    进府一看,好家伙,尚佳氏居然还未小敛,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屋里的炕上。


    玉柱眼尖,他发现,尚佳氏的两手,居然空空如也。


    要知道,旗下的姑奶奶,她们的手指上,至少有六至八枚镶着珠宝的戒指。


    尚家人,太不像话了!


    玉柱还未张嘴,就听老十二说:“玔卿,太可恨了,助我办了他们。”


    别看老十二是贝子,还是皇帝的亲儿子,但是,他的实权,还真不如玉柱。


    就说带来的这些带刀侍卫们吧,全是玉柱的部下。


    另外,外头调来封街的兵丁,也全是玉柱的兵。


    玉柱点点头,随即下令:“来人,把这座府里的人,无论男女,全都拿了。”


    “嗻。”牛泰领命之后,带着人,先把府第给封了,然后关门打狗,不对,是抓人。


    还是老规矩,不打不骂,反绑了手,把脑袋摁进水缸里。


    反复的玩几次,玉柱顺利的拿到了想要的口供。


    结果是,尚之隆的儿孙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卷了进来。


    正好,玉柱对尚可喜帮着清兵入关,一直大有看法。


    他顺势就和老十二一起,联名上了折子,弹劾尚家人不敬姑母,擅偷宫中赐宝,此大不敬也!


    康熙原本还有点喜欢尚之隆。只是,他看了奏折之后,心头立时火起。


    隆禧父子死的不明不白,尚家人居然敢趁火打劫,这不是往康熙的头上扣屎盆子嘛?


    当天,宫里就传出了旨意,夺了尚之隆的和硕额附之爵,其子孙一体流放宁古塔!


    实际上,下嫁于尚之隆的和硕和顺公主薨了之后,她下葬的地方,先叫尚家坟,后又改为:公主坟。


    公主坟,只要是老北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


    尚佳氏的丧事,办得极为隆重和体面,京里的王公亲贵们,都亲自来拜祭了一番。


    等老十二和玉柱办妥了差事,回宫交旨的时候,康熙史无前例的夸奖了老十二。


    “差使办得甚好,很像个样子,赏你太监四名,银一千两,宫女两名。”


    只是,打发走了老十二后,康熙却拉着玉柱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小声说:“你的功,我给你记着了,这次就不赏你了。”


    玉柱一看,嗨,老十二白忙活了,好处全给他得了去。


    皇帝公开赏的东西,算个球呀?


    让皇帝始终在心里,记着你的好,才是大赚特赚的好买卖。


    这里的关窍,就在于,玉柱故意把虐待尚佳氏的恶名,扣到了尚家人的身上,也就把康熙拉出了嫌疑之地。


    啥叫揣摩上意?玉柱的这种搞法,才叫作吃透了老皇帝的心思。


    玉柱虽然是户部左侍郎,但是他身上的兼职极多,日常并不到户部去坐衙理事。


    按照康熙的暗示,玉柱平日里,基本上,都待在南书房里。


    玉柱在南书房里,也算是几进几出了。


    康熙是真心重视南书房,基本上吧,每日都要来南书房,至少三五次以上。


    以前,玉柱还是直南书房的时候,只要康熙来了,他就只能乖乖的出门,站到外头去。


    现在不同了,康熙来了后,除了李光地之外,玉柱也成了日常性的陪站者。


    甭管玉柱在皇帝跟前,说没说话,进没进言。只要,他每天在皇帝的座前就这么站着,声威就跟着大大的看涨了。


    玉柱在康熙的身边,待的时间一长,也就看出来了,在张廷玉和方包之间,康熙更重视方包的看法。


    受戴名世《南山集》的拖累,方包本来是要问斩的。


    幸亏,玉柱的座师李光地,暗中下了大工夫,这才救了方包一命。


    方包死里逃生之后,还被抬了汉军旗,变成了旗人。


    说来也巧,方包和张廷玉,都是安徽桐城人,而且,他们两个还都在玉柱的手下当差。


    玉柱心里有数,方包和张廷玉都是老油条中的老油条,与其费心思去拉拢他们,不如表面上和光同尘即可。


    小农社会的所谓治国之道,说穿了,才多大点事儿?


    玉柱知道怎么发展工业和经济,又当过一省巡抚。所谓的复杂政务,到了他的手上,就如同疱丁解牛一般的轻而易举。


    只要康熙问了玉柱,玉柱从来就没让老皇帝失望过。


    时间一长,除了吟诗作词的拍马屁时间之外,玉柱的意见,对康熙越来越具有影响力。


    这日,玉柱下值出宫后,吴江凑到官轿旁,小声说:“爷,树公的大管家,约了小的,说是老地方见。”


    李光地,字晋卿,号厚庵,别号榕村,他的门生一般称之为座师或恩师。


    唯独,玉柱为了掩人耳目,取了榕村的榕字,私下里一直称之为树公。


    这就和肃顺,一直被人称为宫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一般人,还真没办法,把宫灯和肃顺联系到一起。


    包括西太后和鬼子六密谋发动政变的时候,都用的是特殊的缺口密信,以暗中传递机密消息。


    所谓缺口密信,就是传信的双方,都拿着同一套缺字的玉版。


    接了信之后,拿玉版往信上一套,缺口上显示的字,才是真正需要传递的消息。


    表面上,玉柱和李光地几乎没有来往。


    实际上,李光地想提拔谁,都不会亲自出面举荐,而是由玉柱找人暗中代劳了。


    当然了,玉柱想提拔的人,也通过私下的渠道,由李光地来安排了。


    他们两个本是座师和门生的关系,现在又彼此大有需要,私下里的勾结,自然是异常之紧密!


    只是,玉柱和李光地都是心思极为缜密之辈,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络,都是单线的联系。


    玉柱这边,始终是吴江出面,李光地那边则一直是他的老管家。


    (ps:晚上还有更,到800张月票,就加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