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骗了康熙 > 第434章 别怪我手毒

第434章 别怪我手毒

    到了传膳的时候,康熙惊讶的发现,摆到面前的菜肴,碟子底下,全都点了蜡烛。


    “你搞的鬼?”康熙扭头看向玉柱,不动声色的问他。


    玉柱陪着笑脸,说:“回皇上,夏日,就用蜡烛。冬季,便是木炭。”话不多,却把原理讲清楚了。


    康熙点点头,他吃了几十年的冷菜,也没见德库他们想个办法,把麻烦解决掉。。


    玉柱刚刚上任,就站在康熙的切身利益之上,做了飞跃性的变通,这说明了啥?


    设身处地的替君父着想,至忠也。


    康熙捋须一笑,说:“你来侍膳。”


    身为外臣,先后两次获得侍膳资格,唯有玉柱也。


    侍膳,看似很简单,其实心理过程异常复杂。


    玉柱夹的菜,若都是康熙爱吃的,那显然是有问题的。


    但是,若全没夹对,康熙又该不舒服了。


    难的很!


    不过,玉柱夹了菜后,并没给试毒太监吃,而是递到了德库的面前。


    德库简直惊呆了,这算哪门子的事儿啊?


    但是,康熙明明看出有异,却只当玉柱又在耍新花样,压根就没阻止的意思。


    “试膳,至忠也。”玉柱懒得和德库解释什么,径直先尝了一筷子,算是做了个表率。


    只是,令德库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玉柱竟然连续夹了好几十道菜,都让他来试膳。


    只是,每道菜仅仅是一筷子而已,一百多道菜挨个吃下来,肯定会被撑死的。


    一时间,肚子涨得溜圆的德库,急得浑身直冒冷汗,背心都湿透了。


    玉柱轻易不整人,一旦下了手,必定是一剑封喉,直击要害。


    试膳的过程,异常之繁琐,颇为耗费时间,康熙早就习惯了。


    他随手拿起一本书,翻开折痕处,继续阅读。


    皇帝不吱声,包括赵昌在内,明明都看见了玉柱折腾德库,却都低着头,只当没看见似的。


    德库算个球,得罪了玉柱,难道不怕梁九功的凄惨下场乎?


    玉柱本就是御前大臣,他手下的御前侍卫们,就更是不敢吭声了。


    结果,可怜的德库,吃了烤鸭,吃烤鸡,咽下了鱼,又来了羊腿。


    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德库心里明白,继续硬抗下去,他就是宫里第一个被撑死的尚膳正了。


    “小中堂,呃……小的再不敢了……呃……饶命啊……”德库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小声向玉柱求饶。


    玉柱只当没听见似的,又夹来了一条烤羊排,德库心下大骇,食物都挤到了嗓子眼,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呀。


    “哇……”德库心里一急,一不留神,竟然将食物都吐了出来。


    “回皇上,德库在君前失仪,此乃大不敬也!”玉柱转身跪到了康熙的桌前,再次恶人先告了状。


    康熙其实早就看明白了,玉柱是故意想整德库。


    不过,玉柱和内膳房的人,闹了矛盾,真正得利的却是皇帝。


    其中的逻辑,勿须赘言也。


    “依你看,应如何处置?”康熙放下手里的书卷,淡淡的问玉柱。


    “回皇上,德库毕竟是老臣,应当从轻发落。奴才以为,就罚他每日试早晚两膳便可。”玉柱的提议,丝毫也没有违反章程之处。


    康熙想了想,便说:“他算什么老臣?就罚他暂去洒扫处,扫几天树叶子吧。”


    “嗻。”玉柱领旨后,把手一挥,侍卫们便一拥而上,将德库架了出去。


    一旁的赵昌,亲眼目睹了玉柱折腾德库的全过程,心下暗自凛然。


    好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小中堂啊!


    所谓的暂去洒扫处,实际上,只要没人提醒康熙,德库就要在那里扫一辈子树叶子了。


    问题是,谁敢冒着得罪死玉柱的风险,跑去提醒康熙呀?


    玉柱既不打,也不骂,更不吵架,仅仅是按照侍膳的章程,顺势就阴垮了德库,大大的立了威也!


    等康熙史无前例的吃到了香喷喷的热菜,胃口不禁大开。


    玉柱怕老皇帝吃撑了,不敢再给他夹菜。


    老皇帝瞪了眼玉柱,却也知道,这孩子是真心为了他好,便没说啥,径直停了筷。


    膳罢,老皇帝端起一盏香茗,信口问玉柱:“德库是怎么得罪了你?”


    玉柱就把今天的事儿,既不添油也不加醋的说了。


    “老爷子,德库得罪了我,倒在其次。他竟敢如此折腾御前之厨下人,绝非忠诚护主之辈。”玉柱虽然没有明说,意思却很明显。


    德库的做法,若是激怒了厨房里的人,暗中想报复,倒霉的很可能就是康熙了。


    皇帝,最怕的就是群臣合而谋朕。


    其次呢,便是臣下斗法,殃及皇帝,这就太可恨了!


    “塞勒,你去伺候德库上路。”康熙淡淡的作了吩咐。


    “嗻。”塞勒也是康熙身边的老人了,他一听就懂,这是要贴加官,结果了德库的性命。


    贴加官,就是用纸沾湿了水,一层层的糊住口鼻,让人窒息而死。


    这种死法,向来是宫里弄死人的首选方法。


    家属收尸的时候,既无外伤,亦不见血,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糊弄过去了。


    离开清溪书屋的时候,玉柱发觉,沿途的太监和宫女们,都把脑袋垂得很低,不敢看他。


    嘿嘿,他杀鸡给猴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赵高,他难道不知道那是鹿么?


    但是,指鹿为马,试探的就是大家的立场尔。


    明知道是鹿,却承认那是马,这便是站到了赵高这一边,和他成了一伙的。


    玉柱是老官僚了,他只需要众人怕了他,乖乖的听话即可。


    在玉柱的积威之下,到了那一夜,可以省多少麻烦事儿?


    接下来的时间里,玉柱足足花了十天的时间,调整了内膳房的传膳规矩。


    以前,皇帝传膳后,试膳太监们必须当着皇帝的面,挨个菜的试毒。


    这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也太没效率了。


    玉柱呢,改变了这种做法。


    厨下每炒出一个菜,就由两名侍卫、两名提膳太监和主勺的厨师,他们五个人各尝一次菜。


    说白了,就是这五个人,组成了性命攸关的共同体。只要菜品出了毛病,五个人必须一起死!


    玉柱向来都相信体制的制约力量,而不相信虚无缥缈的所谓忠诚。


    菜品刚出锅就试毒,五个人一起盯着,再到摆上皇帝的跟前,时间至少超过了半个时辰。


    若是真下了毒,这五个人肯定先出了问题。


    玉柱小作改革之后,康熙终于放心的吃上了热饭热菜,胃口不禁大开。


    当然了,玉柱并没有去触碰既得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


    德库的死,那是因为他得罪了玉柱,必须死。


    大家该得的利益,依旧一文不少的落袋。


    说白了,皇帝都默许内务府的人贪污,玉柱又何必多事呢?


    玉柱一出手,就整死了伺候皇帝二十几年的德库,谁还敢给他下绊子呀?


    宫里的规矩,向来都是,只要动了手,就必须往死里整,不能给仇人留下喘息反扑之机。


    玉柱的雷霆一击,获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


    若是他心慈手软了,轻轻的放过了德库,大家反而会不怎么怕他了。


    出畅春园的路上,玉柱碰见了魏珠的对食户,内御茶房的姑姑,哈达纳拉氏。


    “请小中堂大安。”哈达纳拉氏毕恭毕敬的蹲身行了礼。


    面对乱抛媚眼的哈达纳拉氏,玉柱只当没看见似的,淡淡的说:“罢了。”继续迈步往外走。


    只是,哈达纳拉氏却小声说:“小中堂,奴婢过几日便要放出宫去了。”


    玉柱依旧只当没听见似的,迈步走了。


    宫里的对食,也就是太监和宫女们,为了彼此的生理或是心理需要,结成的假夫妻。


    哈达纳拉氏确有几分姿色,不过,玉柱就算是再饿,也不可能去碰皇帝身边的宫女。


    回到淑春园里,玉柱硬拉着只穿了比基尼的钱映岚,在水池子里,快活了一番。


    四面都有的亲水台阶,发挥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功用。


    等玉柱带着钱映岚回到庆府之后,却见,府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嗯,玉柱现在成了膳房的总理,闻了钱味儿的商人们,怎么可能不来拜他的码头?


    刚进二门,玉柱就听四喜家的禀报说,頔二奶奶又来找曹春借银子了。


    嗯,因为逼迫宗室被杀一事,康熙彻底的厌了頔二奶奶。


    今天,康熙还隐晦的提过頔二奶奶放印子钱的事儿。


    说白了,这就是康熙的迁怒了。


    宗室被杀,乃是天大的事儿,康熙又舍不得杀亲儿子,怎么办呢?


    等四喜家的走了后,玉柱叫来贴身管事刘武,小声吩咐了几句,刘武便领命下去了。


    頔二奶奶又借到了两千两银子,坐在马车里,心里正美滋滋的。


    突然,马车停了,頔二奶奶掀起了车帘,朝外头一看,立时吓傻了眼。


    赶车的,换成了个陌生人,并且把她带进了一座极其陌生的宅子里。


    “丰儿,你快下去看看,这是何地?”頔二奶奶心乱如麻的催促丰儿下车。


    丰儿还是个小丫头,她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


    (ps:还有更,求赏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最强雄狮 柯南与灰原0 仙工开物 第九特区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我必将加冕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