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骗了康熙 > 第444章 慌什么?朕还没死呢

第444章 慌什么?朕还没死呢

    “禀皇上,这且罢了,自有三司会审及议政王大臣们的公断。只是,嗒尔当阿公然恐吓奴才,说什么有朝一日,必斩了奴才的狗头。”玉柱轻描淡写的说了嗒尔当阿纵马踩死两人的罪过,却浓墨重彩的强调了,嗒尔当阿当众放的狂言。


    等老十四登基之后,就斩了玉柱的狗头!


    嗒尔当阿的话,虽然没说完,显然是这个意思,只有大傻子才听不出来。


    老皇帝听了之后,好半晌没说话。


    “皇上,奴才真的怕了,请辞步军统领一职。”玉柱摘了顶戴,跪到老皇帝的脚边,垂着头,泪珠子却一直往下滴。


    “慌什么?朕还没死呢。”康熙显得很平静,丝毫也没有怒气。


    但是,站在一旁的魏珠,耳旁仿佛炸响了惊雷一般,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不好,要出大事!


    老皇帝还没死,嗒尔当阿就敢当众要挟玉柱,这是何等的猖狂?


    再想深一层,若是无人给嗒尔当阿撑腰,他敢这么说么?


    满朝文武大臣,敢和老八、老九、老十和老十四硬碰硬的大臣,除了玉柱之外,还能有谁?


    玉柱都被吓退了,请问,今后谁还敢替老皇帝卖命?


    时至今日,老皇帝就怕大臣们欺负他年老体衰,导致大权旁落。


    如今,玉柱都被吓哭了,主动提出退让,康熙会是个啥感受?


    “叫张廷玉。”


    “嗻。”魏珠哈着腰,退了出去。


    很快,张廷玉进来了,跪下行了大礼。


    “衡臣,拟旨,著老十四替朕去奉天祭祀祖陵。”


    “再拟一旨,著阿尔松阿,转任福州将军。”


    嗒尔当阿的亲哥哥,领侍卫内大臣阿尔松阿,从皇帝身边的重臣,出京就任偏远的福州将军,这就是妥妥的贬谪了。


    张廷玉有啥不明白的?


    他悄悄的看了眼玉柱,唉,还在掉金豆子啊,显见委屈的不行了。


    直娘贼,玉柱也太会装了吧?


    偏偏,皇上就吃玉柱的那一套,张廷玉也没辙啊!


    张廷玉暗自摇头不已,仅凭玉柱的一面之词,老皇帝就作出了决断,这也太过偏听偏信了吧?


    实际上,这才是玉柱的高明之处!


    长期以来,无论大小事情,不管香的臭的,玉柱从不瞒着康熙。


    也不怕康熙不爱听,玉柱一直是有啥就说啥,还都是经得起考验的实话。


    人的思维,其实是有惯性的。


    先入为主的固定思维,才是人之常情!


    八年多来,康熙从怀疑,到半信半疑,再到深信不疑,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只要是玉柱说的,都是真话,康熙信得过他。


    “著老四兼任领侍卫内大臣。”


    康熙做了一连串的部署之后,最后吩咐张廷玉。


    “衡臣,拟旨,复设直隶提督,著玉柱兼之。”


    这是老皇帝的一贯作风了,打压了潜在的敌人之后,就该奖赏自己人了。


    直隶提督,直隶三万绿营兵的最高武将,归直隶总督节制。


    康熙七年,老皇帝裁撤了直隶提督。


    如今,为了安抚玉柱,老皇帝竟然因人设职,把如此要职,都赏给了他,可见信任之专?


    只是,令张廷玉没有想到的是,玉柱竟然拒绝了。


    玉柱叩首道:“回皇上,京畿乃是腹心重地,朝廷的兵权岂可集于奴才一人之手?奴才万万不敢奉诏。”


    张廷玉暗暗点头,玉柱的脑子不是一般的清醒,哪怕告刁状大获成功,也没有丝毫的骄狂,和不切实际的想法。


    也许是玉柱的谦逊表现,令康熙感到满意了,老皇帝又说:“既是如此,那你便署理正蓝旗汉军都统,不许再推辞了。”


    “嗻。”这一次玉柱答应得很爽快,没有继续推辞了。


    伺候在老皇帝的身边,只须表明不贪权的态度即可,太过于谦逊,反而会画蛇添足。


    等张廷玉拟完了旨意后,康熙淡淡的吩咐他:“衡臣啊,明儿個,你去步军衙门走一遭。嗒尔当阿病得不轻,去看看他吧。”


    “微臣遵旨。”张廷玉暗暗叹了口气,嗒尔当阿根本没病,老皇帝却说他重病缠身,明摆着是活不成了。


    康熙缓步走到玉柱的跟前,轻轻的踢了踢他的左臀,骂道:“还跪着干嘛?瞧你这么点小出息?这就要想打退堂鼓?哼,你是朕亲手简拔的心腹重臣,他们越是攻击你,越说明你做得对。”


    等玉柱起身后,康熙背着手,一边拈动手里的小串佛珠,一边气定神闲的说:“衡臣,再拟一道旨意,玉柱之子轩玉,侍奉皇子读书有功,赏爵阿思哈尼哈番。”


    张廷玉羡慕得要死,他父亲张英身为帝师,临休致的时候,也没得到赐爵。


    玉柱的儿子,才几岁,就是男爵。


    不能比呀。


    人比人,气死人!


    “微臣领旨。”张廷玉跪到一旁的小书几前,挥笔疾书,闪电般书就一份赐爵的旨意。


    “玉柱,朕以前有过特旨,准富察氏不入宫。现在,朕改主意了,许她时时进宫看望皇太后吧。”康熙叹了口气,神态异常之寂廖。


    所谓的朕改主意了,等于变相承认,他的身体不行了,没办法再欺负女人了。


    玉柱心里明白,老皇帝是真不行了,秀云进宫觐见皇太后,已经没有任何风险。


    “奴才替富察氏,叩谢皇上天恩。”玉柱感动之极,又开始掉金豆子了。


    康熙无声的拍了拍玉柱的手臂,异常诚恳的说:“那富察氏,若不是尔妻,朕必夺之!”


    这一刻,玉柱真的感动了,急忙跪下,心甘情愿的连叩了九个头,康熙想拉都拉不住。


    赐婚之初,康熙若是真想绿了玉柱,玉柱毫无反抗能力,只能干瞪眼。


    玉柱就算是再野心勃勃,至少这一刻,是打心眼里感恩的。


    “这些年,我和你,名为君臣,实则情同父子。你的忠孝,我都知道。”康熙抬手点了点心窝子。


    “玛玛,您就放心吧,谁敢当乱臣贼子,都必须踩过我的身体。”


    玉柱泪流满面的望着康熙,慕孺之情,勿须多言也。


    张廷玉的心里百味杂陈,他也看得出来,玉柱彻底被老皇帝感动了。


    不夸张的说,从今往后,玉柱就是今上手里最锋利,也是最顺手的一把钢刀。


    皇帝指哪,玉柱就砍哪,不可能有丝毫的含糊!


    “朕也乏了,跪安吧。”康熙摆了摆手,又吩咐道,“来人,就在这清溪书屋的旁边,收拾一间偏殿,给玉柱留着。”


    等玉柱倒退着离开了之后,康熙又吩咐张廷玉:“衡臣,再拟一旨,晋玉柱一等勇毅侯,复任御前大臣,继续南书房行走。哼,朕就是要让某些人看看,他们越是攻击玉柱,朕越要提拔重用之。”


    很显然,嗒尔当阿的猖狂表态,深深的刺痛了康熙,彻底激发了老皇帝的逆反心理。


    张廷玉心领神会的领了旨意,他心里明白,回去之后,就要找人在京城里,散布老皇帝的这番话了。


    唉,嗒尔当阿真是个猪脑子。他当众恐吓玉柱将来要掉脑袋,这岂不是指着今上的鼻子开骂:老而不死,谓之贼么?


    唉,逆着皇帝的心思,大肆兴风作浪,能有好下场么?


    没脑子的嗒尔当阿,实在是被猪油蒙了心,该死啊!


    第二天一大早,张廷玉就带着康熙的密旨,回了京城,进了步军衙门的大牢。


    嗒尔当阿不知死到临头,他一见张廷玉,居然紧抱着木栅栏,大声嚷嚷道:“张衡臣,你是来放爷出去的吧?”


    张廷玉瞥了眼一直默不作声的玉柱,心说,清兵入关才七十几年而已,八旗子弟就已经腐朽至此,实在是可叹呐。


    “来人,备一桌上等的席面。”张廷玉这么一吩咐,嗒尔当阿随即楞住了,下意识的问,“张衡臣,你这是何意?”


    玉柱依旧没有说话的意思,张廷玉按捺住心中的不屑,淡淡的说:“吃了席面,再送你回府。”


    “哦,爷知道了,玉柱是来给爷赔罪的?哈哈……”嗒尔当阿没有听出张廷玉的潜台词,以为他真的可以回府,居然手舞足蹈的哼起了昆腔,“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张廷玉也是无语了,精明过人的阿灵阿,竟然生了这么个无用的孽子?


    等嗒尔当阿酒足饭饱之后,张廷玉从袖口内摸出密旨,冷冷的说:“嗒尔当阿接旨。”


    嗒尔当阿依旧不知死到临头了,兴高采烈的跪下了,甚至还有闲工夫,问旁边的军校:“小子嘢,爷跪的姿势,标准不?”


    “皇上密谕,嗒尔当阿大逆不道,赐自尽!”张廷玉郁闷得不行,迅速念完了旨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样?张衡臣,你弄错了吧?”嗒尔当阿当即被震懵了,吓得面如土色。


    张廷玉没说话,却看向了玉柱,那意思是说,小中堂,该您出手了!


    玉柱随即下了令。


    “来人,还不赶紧的,送高贵的嗒尔当阿,上路?”


    玉柱料定了,嗒尔当阿,肯定舍不得自尽。如果不帮他一把,哪怕折腾个好几天,都死不了!


    牛泰带着亲兵们,用一条白绫,勒住嗒尔当阿的脖子,迅速的送他上了路。


    嗒尔当阿的大小便失禁后,牢室里臭气熏天。


    玉柱和张廷玉,都稳稳的站着,他们既没有捂住口鼻,也没有掉头就走,只当是来郊游的。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