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骗了康熙 > 第659章 啥叫通透?

第659章 啥叫通透?

    佟国维落葬后不久,玉柱正式接了康麻子的旨意。


    「复镇国公之爵,世袭罔替。著开缺丁忧守制。」张廷玉念完了旨意后,心里多少有些幸灾乐祸之感。


    隆科多只是革职留任而已,和没免职并无不同。


    玉柱就不同了,被开掉了所有差事,回家专心守制。


    其中的缘故,张廷玉可谓是门儿清,但他肯定不可能告诉玉柱。


    玉柱的心里早就有所决定了,对于老皇帝的猜忌,他自然是不太在意的。


    老皇帝留父去子,不过是,任何一个上位者的本能反应罢了。


    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玉柱没有任何反抗的接受了老皇帝的安排。


    等张廷玉走了后,隆科多担心玉柱有想法,便故作欢喜的说:「世袭罔替的镇国公,是不是要请你阿玛我,吃一顿素席啊?」


    「去柳泉居,订一桌上等的素席。」玉柱扭头吩咐一旁伺候的吴江。


    「嗻。」吴江扎千答应了,倒退了三步,才转身离开了。


    隆科多捋须一笑,说:「养儿防老,此言甚善。玔卿也知道你阿玛我,喜欢吃柳泉居的素菜啊?」


    玉柱看出隆科多很满意,便陪着笑脸说:「身为人子,岂能不孝敬阿玛呢?」


    隆科多心下大悦,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等笑够了,才说:「哎,没有白疼你一场啊!」


    康熙四十五年,玉柱中进士之前,他以隆府衙内的身份,对步军衙门的军官们,就已经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了。


    十三年后,身兼十几个职务的玉柱,看似开了缺,在家守制,没有了实权。


    实际上,谁敢小视他?


    退一万步说,即使不考虑玉柱自己的影响力,隆科多还是九门提督嘛。


    柳泉居的素菜,在这个时候,并不出名。


    只是,恰好合了隆科多的口味罢了。


    等柳泉居的素席送到了之后,隆科多指着桌上摆的「素狮子头」,笑眯眯的说:「他们的素席,我独爱这一道素狮子头。」


    玉柱一听这话,当即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素狮子头,搁到了隆科多面前的食碟内。


    「阿玛,趁热尝尝,凉了就不地道了。」玉柱十分熟悉隆科多的口味。


    到了隆科多的这种地位上,吃啥,重要么?


    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并不太在意。


    关键问题是,玉柱处处体现出来的孝心,令隆科多格外的满意。


    这么多年来,玉柱一如既往的孝顺着隆科多,隆科多就算再混不吝,心里也是极为有数的。


    生子当如玉柱也,这是隆科多此时的真实感受。


    膳罢,隆科多心满意足的回房歇息去了,玉柱便去了秀云那里。


    谁料,玉柱在炕上还没坐稳,就接了禀报,庆泰命人唤他过去。


    于是,玉柱便带着随从们,径直去了庆府那边。


    见面行礼之后,庆泰赏了座,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我们旗下人家,本无丁忧守制的所谓规矩。不过,既然皇上命你在家守制,那便只能如此了。」


    玉柱一听就知道了,庆泰这是在发泄对老皇帝的不满情绪。


    这年头,唯有至亲之间,才敢略微对老皇帝有所不敬。


    「嗯,据那头传出来的消息,你阿玛我,很可能也要丁忧守制了。」庆泰说的事儿,玉柱其实早就猜到了。


    佟国维的死,恰好给了老皇帝,削弱老佟家权势的借口。


    庆泰的右手边,就是畅春园的方向了。


    玉柱心里有数,庆泰向来稳重自持,不可能特意把他叫


    回来,仅仅只说这件事。


    果然不出所料,庆泰忽然拉下脸,冷冷的说:「你可知,颖妞妞的腰间,被人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玉柱还真的不知此事,他不禁楞住了。


    见了玉柱异常吃惊的模样,庆泰也信他不知情,便沉声道:「是你额涅逗颖妞妞玩耍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老夫已经亲眼验过了。」


    果然是庆泰的做派,做事颇有章法,滴水不漏,也不容狡辩。


    玉柱略微一想,就大致猜到了,必定是曹春掐的。


    除了没有掌握到兵权之外,庆泰的身份地位,其实还略高于隆科多一筹。


    自庆泰出仕以来,历任吏部侍郎、两广总督、刑部尚书和盛京将军,如今又在南书房行走,已经十分接近权力的中枢。


    俗话说,三年清廉的知府,最少也要捞十万两雪花银。


    以庆泰的官场履历,虽然不如隆科多捞的的黑钱那么,家底子也是足够雄厚的。


    所以,小佳颖刚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身边就有几十个下人围着她转了。


    金枝玉叶的小佳颖,腰间突然出现了青紫的痕迹,偏偏,身边伺候的奶嬷嬷们,并未禀报上来。


    小主子的身上,被人掐得这么狠,下人们胆敢不报,难道不怕家法么?


    嗨,谁干的,那还用问么?


    这个时候,被逼到墙角的玉柱,只有两个选择了。


    其一是,索性把责任都推卸到下人们的头上,那么,这些人都要受到极其严厉的制裁。


    旗下大豪门之中,出现了刁奴欺主的丑闻,杖毙都是轻的。


    玉柱毕竟是现代人的灵魂,不忍心一次性打死几十个无错的下人,便主动跪到了庆泰的脚边,规规矩矩的磕了头,小声说:「儿子教妻无方,请阿玛责罚。」


    「哼,说的轻巧,嫡嫡亲亲的亲额涅,把亲生的小格格,掐得青一块紫一块,这叫老夫如何怪罪于你?」庆泰甚少发怒,但是,玉柱听得出来,此时此刻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曹春是老皇帝下旨赐的婚,玉柱不可能休妻,更不可能和离,否则就是打老皇帝的脸了。


    玉柱心里有数,庆泰是真的心疼孙女被虐待了。但是,隐藏在背后的,又何尝没有瓜尔佳氏的挑拨呢?


    瓜尔佳氏,名为玉柱的嫡母,实际上,只比玉柱大了几岁而已。


    如此年轻的婆婆,长年不掌握家里的实权,难免会静极思动的。


    所谓家丑不外扬,不管是庆泰,还是玉柱,都不可能将此事声张出去。


    曹春的名声坏了,庆泰和玉柱,都逃不脱治家不严的恶名。


    玉柱是个地道的明白人,他毫不迟疑的说:「阿玛,曹佳氏已经不太适合管家了,儿子恳请阿玛允准,只能有劳额涅她老人家,帮着主持府里的大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