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骗了康熙 > 第280章 不一样的康熙

第280章 不一样的康熙

    玉柱出去把老八他们迎进了贵宾厅,也就是庆府的东花厅。


    “五哥,七哥,你们也在啊。”老八领着哥几个给佟国维见了礼之后,就一屁股坐到了老五的身旁。


    这一桌子,原本只有老五、老七、佟国维和讷尔苏,由庆泰站着相陪。


    现在,老八他们来了后,正好坐满了八仙桌。


    玉柱成婚的大喜之日,庆泰是正经的当家之主,他招呼着撤去了残席,上了新席面。


    旗下人家的办喜事,照例都是流水席。


    所谓流水席,只要桌子上的人坐齐了,就开席上菜上酒。人走席就撤,如此周而复始。


    庆泰早早的订好了致美楼的婚宴包厨,今儿个的灶上,全是致美楼的厨子和伙计。


    老八他们入了席之后,庆泰趁势抽了身,把招待贵宾的重任,交给了玉柱。


    嘿嘿,庆泰也是老江湖了,此时不撤,更待何时?


    席间有佟国维镇着,席边有玉柱打下手,庆泰到外头去策应着。


    万一有事,在外头的庆泰,也可以及时作出应急的决策,以免场面失控。。


    这便是顶级豪门应对危机的圆滑之处了!


    有老五和老七镇着场子,玉柱并不怕老九、老十和老十四故意闹事。


    更何况,如今的玉柱,不论权势还是地位,已经迥异于往昔了。


    若是老九他们真敢砸场子,玉柱完全不介意,哭着进宫,找老皇帝告黑状去。


    开什么玩笑?


    值此即将复立太子之际,老皇帝如今最忌惮的便是以老八为首的这四只了。


    玉柱敢保证,只要他把整八爷党的机会交到老皇帝的手上去,敢出头闹事的老九、老十和老十四,至少会被罚去守几年皇陵了。


    老五和老七,都是与世无争的性子。


    他们两个都有残疾在身,早早的和大位无缘了,都不想轻易的得罪了兄弟们。


    但是,玉柱和他们两个的交情,那可是极深的。


    玉柱是他们儿子的师傅,就冲这一条,老五和老七都完全不可能坐视八爷党来砸场子。


    见老五和老七,都警惕的瞪着老九他们,老八不由莞尔一笑,他今天来,怎么可能允许老九和老十砸场子呢?


    只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毒蛇老九和草包老十,臭名远扬已久,短时间也不可能扭转舆论的不利。


    老八和煦的一笑,举起酒杯,冲着佟国维说:“舅老祖,晚辈恭喜您了。”


    佟国维的年事已高,也不怎么管事了。但是,以他的威望和辈份,在八爷党里,属于头一份的尊崇。


    不管怎么说,皇帝唯一健在亲舅舅的身份,就值得众人的尊重。


    佟国维也举起酒杯,笑眯眯的说:“八阿哥,马齐总喜欢与老夫比个高低。嘿嘿,不是瞧不起他,他拿什么和老夫争?”


    敢当面叫八阿哥的王公大臣,除了佟国维之外,也没谁了!


    站在佟国维身后的玉柱,暗暗好笑,老狐狸又玩套路了。


    老五比较憨厚,并没有听出佟国维的话外音。


    可是,老七短腿心亮,他一听就懂。


    佟国维此话夹着三层意思,一是发泄对马齐不亲来道贺的不满;二是傲气的宣告了一個惊人的事实,我佟家三代人都站好了各自的位置,不可轻侮也;三是警告老九和老十,敢闹事试试看?


    老八能说啥?


    他只得陪着笑脸,替马齐缓颊,说:“舅老祖,您还不知道马齐的臭脾气么?连我的面子,马齐都经常不给的。”


    老八贬低了他自己,极大的取悦了佟国维。


    佟国维哈哈一笑,也就揭过了这一节,没有继续死揪着马齐不放。


    老九比较狡猾,他自己几乎不会主动出头闹事,总是唆使着草包老十出面。


    老十接了老九的眼色,盯着玉柱说:“我说新郎倌儿,爷已经坐了不短的时间了,怎么还不来敬酒啊?”


    玉柱一听就明白,老十居然学会挑理了,不用问,一定是老九事先教好了的。


    “十爷,玛法说话的时候,我这个晚辈,可不敢没有礼数的随意打断啊。”玉柱怎么可能被草包老十堵住了嘴巴呢?


    玉柱没按照牌理出牌,一下子就打断了老十的后招,他急得直摸耳朵,频频偷眼看向老九。


    见了此情此景,在场的人精子们,哪有不明白之理?


    玉柱暗暗冷笑不已,难怪,雍正登基之后,所有挨整的政敌之中,毒蛇老九死得最早,也最惨!


    老五再憨厚,也看出来了,老十被老九唆使着,想让玉柱出点小丑。


    “八弟,你也不管管十弟?”老五这话就很重了,就差没有明说,老十是八爷党了。


    以老五的脾气,本是与世无争的。


    谷歊


    可是,玉柱是他安答,他们之间的感情,比老十这个亲兄弟,还要亲得多。


    人与人之间,向来都是帮亲不帮理。


    除了脑子进水的人,或是王莽那种杀了亲儿子的伪君子之外,胳膊肘永远都是往内拐的。


    被老五点了名后,老八只能捏着鼻子,给老十丢了个眼色过去。


    老十泄了劲,老九也只能忍了。


    没办法,人在江湖,讲究的就是实力为王。


    如今的玉柱,乃是领班带刀一等虾。不客气的说,老九要见康熙,必须递牌子。


    而玉柱呢,天天都待在康熙的身边,保不齐就可以找个机会,趁势阴了老九。


    老八是来栽花的,并不是来种刺的。让老九适当的发泄下,并不是坏事。


    但是,若是闹大了,变成了砸场子的话,玉柱也不是好惹的。


    大家也都是场面上的大人物,只要不是成心想闹事,席面上的气氛,很自然的融洽了许多。


    只是,酒过三巡之后,老九率先走了个由头,溜了出去。


    老十紧随其后,也跟了过去。


    等老九和老十不见了人影后,老十四觉得有些闷,也出去了。


    玉柱心里明白的很,老九又犯蠢了。老九是想趁着今天人多,多拉拢几个满洲亲贵,让大家一起支持老八当太子吧?


    嘿嘿,玉柱才懒得去管老九他们的作死呢,一直陪着老八他们,喝了个尽兴。


    散席之后,客气的送走了贵客们,玉柱浑身酒气的往洞房那边走去。


    谁料,大管家赵山在半道截住了玉柱,禀了个惊人的消息。


    “回大爷,大奶奶方才叫了小的过去,命小的带人,把她身边的陪房和陪嫁的丫头,都关进了柴房。”


    听了赵山的禀报,玉柱也楞住了,下意识的问:“怎会如此?”


    赵山苦着脸说:“回大爷,据大奶奶说,临出嫁前,她的身边人,都叫曹家的继室夫人,发卖干净了。”


    玉柱秒懂了,曹寅的继室李氏,可真够狠的。


    为了控制住曹春,李氏竟然把曹春身边的心腹下人,都卖了个精光。


    玉柱摸着下巴,仔细的一琢磨,不由笑了。


    曹春还真是个行事干练果决的女子。谁都料想不到,她刚嫁进庆府,就利用玉柱的力量,把李氏安插在她身边的耳目和眼线,十分暴力的一扫而空了。


    “嗯,你们大奶奶的身边,不能缺了使唤的人。赵山,你连夜筛选一下府里的家生子奴婢,捡选一些熟手,明天一早就带过来,给你们大奶奶过目。”


    玉柱刚吩咐完毕,就见赵山扎下千,毕恭毕敬的回了话。


    “回大爷的话,小的抓人去柴房的同时,已经做了两项安排。一是照您吩咐的这样做了,一是命人去找了咱们府上经常有来往的人牙子,让她们明日都带着各自的好奴婢过来,由着大奶奶挑选。”赵山的一番详细禀报,令玉柱非常满意。


    玉柱笑了笑,当众吩咐:“来人,重重的赏他。”


    吴江当即从怀中摸了两锭五两银子,塞进了赵山的手里。


    “老奴叩谢大爷的恩赏。”赵山一边跪下谢恩,一边暗暗有些得意。


    赵山伺候着庆泰,已经好几十年了。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


    若有那么一日,庆泰去了,赵山肯定无法再掌握庆府的权柄了。


    但是,赵山的三个儿子之中,只须有一个入了玉柱的法眼,哪怕无法接任大管家,也总可以护着全家老小的周全。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是庆泰时常挂在嘴巴边上的口头禅。


    赵山,真的听进去了。


    入了洞房后,玉柱立即感受到了曹春的热情似火。


    美中不足的是,曹春的身子太嫩了,玉柱还没怎么折腾呢,婚床上的褥子,就被染红了一大片。


    担心伤了老婆的身子,玉柱草草就结束了,揽着像极了鞠婧伊的曹春,酣然入睡。


    第二日,一大清早,玉柱领着曹春,进宫去叩谢皇恩。


    康熙对曹春的态度,格外之亲切,不仅温言和语,而且还赏了很多东西。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


    只是,玉柱领着曹春辞别皇帝,倒退着出门的时候,康熙忽然说:“玉柱啊,来日方长,切不可操之过急也。”


    玉柱当场傻了眼,差点石化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料想得到,堂堂康熙大帝,竟然这么的浪?


    嗯,很可能是曹春行走间的吃力和不便,叫康熙瞧出了端倪吧?


    (ps:今天必有加更,求赏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最强雄狮 柯南与灰原0 仙工开物 第九特区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我必将加冕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