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战锤40k:碎裂钢魂 > 第4章 对不起,多恩

第4章 对不起,多恩

    “骄傲者只是想给同伴施加他的霸权。”——《洛嘉之书》


    “一百七十一,”洛嘉低声默数,“一百七十二……”


    荷鲁斯被屏幕中洛嘉的影像短暂地吸引,好奇着他的这一名兄弟正在数些什么。


    见到战役统帅将他的视线投向了自己,洛嘉·奥瑞利安抬起头,回以平和的微笑,面部的金文被怀言者的荣光女王级战舰信仰之律(fidelitaslex)号内的纯净光芒所照亮。


    在这艘宛如移动教堂般的光辉旗舰内部,舰脊之处所设置的游子圣堂,便是怀真言者平常的战略指挥之所。


    圣堂内部装潢精美却不奢华,谨遵怀言者内部的种种朴素条令,代表着他们所追求的道德纯洁与生活简朴,和对一切世俗虚荣之束缚的弃绝。


    在摄像所在的角度,荷鲁斯还能看见游子圣堂中心铁祭坛周围铭刻的金色高哥特语圣言,“唯祂在上,其下平等”。


    他正要好奇地开口询问,洛嘉正在为什么内容计数时,象征佩图拉博的那块屏幕就闪烁了一下,信号不稳定地时强时弱,带来大量闪烁的灰白电子横纹。


    “佩图拉博?”荷鲁斯试探地喊了他兄弟的名字,“我们约的时间快到了。”


    铁之主的声音穿过电缆,遥远地传来。


    “还有……”信号滋滋地中断,两秒后又恢复。“五分钟。”


    随后,信号源位于钢铁勇士的铁原号太空要塞的屏幕再度熄灭。


    荷鲁斯无奈地托着下巴,视线移向第三块从未亮起的屏幕。


    暗黑天使的那块显示屏始终和他们的军团名一样漆黑一片。


    在这段时间的战役中,莱昂和他的第一军团往往处于神出鬼没的状态,踪影难以确认到令荷鲁斯疑惑,是否是帝皇给第一军团太多的秘密武器,才能达到此等效果。


    而这种守秘性一直延续至他们的作战会议中——这并不是说莱昂不来开会,而是尽管他一定会出现在会议之中,但他何时到场、何时离开,都全然不可捉摸。


    荷鲁斯在心中摇头,不知为何感到罕有的疲劳。他翻了翻桌上的战报,开始准备接下来的开场白。


    他们已经打通了一整条走廊,将数颗行星与卫星纳入后方基地的范畴,并各自派遣阿斯塔特进行留守,以巩固深入冉丹帝国前的阵地。而现在,他们遭遇了一组战争卫星的集群,以及掌控卫星的主星,这也是荷鲁斯在战争初期就划定的军团汇合地点。


    在这数个月的战役中,他们的进展总体而言符合乃至超出了预期,而这还是各个军团以单打独斗为主的前提下取得的成绩。


    是的,最后他们也没有商议出明确的战术合作方法,钢铁勇士的军团式作战和影月苍狼的战术小队本就不甚配合,洛嘉麾下怀言者放开约束的进攻毁灭性或许过强,而暗黑天使……


    “我不希望我的战士的性命,被别人像土石一样挥霍。”莱昂锋芒不掩,直言不讳。他的理直气壮使得荷鲁斯都有那么一刹那陷入了自我的怀疑,而自我怀疑带来的反思,则让他一时无法用证据反驳莱昂·艾尔庄森的话语。


    好吧,他想,捏了捏手指上的金戒,去除他心中的不快和迟疑。尽管莱昂是帝皇的长子,但他是第一个被帝皇亲自带回泰拉的基因原体,他天生被赋予了照顾后来的兄弟的职责,而他总能将帝皇的旨意执行得很好。


    “二百三十三、二百三十四……”洛嘉继续数着他的数字,他的嗓音透过音阵,在荷鲁斯的耳边轻柔地响着,但再怎么动听的声音,持续念上几百个数字后,都会令人有些焦躁。


    荷鲁斯尽可能友好地问:“洛嘉,我能知道你正在数什么吗?”


    “我吗?”洛嘉再次把视线移回摄像头上,“我在数我们能为父亲献上的礼物。”


    “礼物?你什么时候偷偷给父亲准备礼物了?”


    “在日光之下,我并未隐瞒任何——”


    佩图拉博的屏幕再次亮起,铁之主拉开铁椅,从放在桌面上的小型摄像头视角来看,他落座时有如山岳倾压。随后,他调高摄像的角度,露出他严肃的面容,和一头向各個方位链接的数据线缆。


    炮火的噼啪和引擎的轰鸣声从他那边的公开音频中传来,成为这场会议的背景音。


    “还剩两分钟,荷鲁斯,”佩图拉博说,“我是最后一个吗?不……宏炮阵列再转十一点五度,好……我希望我没有来晚。”


    洛嘉暂停计数,问:“你还在指挥吗?”


    “有两个大连在突破一颗星球的轨道防御网……引擎提高动力,现在……”


    佩图拉博伸手拂过他的脸部,重新梳理脑中的思维,将负责指挥战争的那一部分挪进无声的内部通讯频道之中,不再需要他继续口述发令。


    “我好了。莱昂还没来?”铁之主说。


    “我在。”一声低沉的应答。暗黑天使的显示屏仍然漆黑一片,但雄狮的声音已经在各个原体的战略室音频系统中回响。


    随后,那块沉寂的显示屏突然被点亮。


    第一军之主端坐在他象牙与黑曜石的宝座中央,一只手搭在精雕细琢的扶手上,另一只手则支撑着他大理石般的侧脸。他身旁侍立着一名暗黑天使,高而且瘦,红发卷起,表情冷漠。


    “你什么时候来的……算了,我们还是来做总结吧。”荷鲁斯挫败地挠了挠自己的头。


    “我猜你们都不想听我们做到了多么伟大的进攻效果,或者我们追着第二军团留下的红线轨迹,已经深入了二分之一的距离。接下来,我们需要拆解的是这一组战争卫星,以夺还这颗主星,重新把控太空走廊的咽喉。


    “我们都知道,在当时应对莫斯旋角的那一颗战争卫星时,邓肯使用了荣光女王的撞角,而现在,探测仪器和鸟卜仪的种种信号告诉我们,我们要面对的数量是三颗。”


    战争的统帅视线扫过几块屏幕,他的兄弟们都在听他说话,每每遇到这种场景,他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精力更加地集中,一种激情由内而外地得以激发。


    “我现在的想法是,首先一起从外侧这一颗动手,破解整体的防御圈,接着再依次处理对应的小型集群。如果可能的话,也可以拆解两颗战争卫星,在敌方领地内清出一条截断线,再回拢进攻方向,对内部的卫星和主星实施包夹。


    “你们认为呢?”


    莱昂放下他支撑面颊的那只手,被掀起的披风随之下垂。“在第一颗战争卫星被摧毁后,余下的同类会提高警惕,进入警备状态。而我们有四个阿斯塔特军团,以及五支准备妥当的泰坦军团。”


    他拉过手边的全息影像,在地图上画下一条水平的横线,将四支军团的徽标全部排布在横线之上,并标上一个向内侧进攻的粗箭头。


    “你们应当一起进攻。”莱昂说,“对所有战争卫星。”


    “你呢,莱昂?”洛嘉问。


    “暗黑天使将主导对主星的进攻,我的军团攻势不能分散,以避免攻击削弱带来的可能损失。”


    “伱的看法有其道理,我的兄弟,”怀真言者宁静地说,紫罗兰色的眼中承载着谦逊的恭敬,“但假如按照你的安排,进攻主星将需要大量灵活的地面突击单位,以及与其他军团时刻保持的紧密联络和密切配合。我想,真正应当担任这一位置的,或许是荷鲁斯的影月苍狼。”


    狮子的语气沉了下去。“你如果认为暗黑天使的力量不足以承担这份职责,你可以直接说出来,奥瑞利安。”


    怀真言者微微摇头:“万物服祂。每个人各有他们的所在。”


    “在卡利班,我们不信奉这一套,”狮王不为所动,“你需要拿出实际的论据。”


    “听一听我的想法,兄弟们,”佩图拉博开口,他立刻吸引了其他几人的关注。


    “请。”荷鲁斯向佩图拉博的屏幕所在方向伸手,“畅所欲言,铁之主,只要别像罗格·多恩一样过于畅所欲言。”


    荷鲁斯的话引发了佩图拉博的低笑,气氛霎时间变得活跃。


    “我想,我比多恩的金颅骨更会说话,何况他本人。”佩图拉博说,“荷鲁斯与莱昂所提出的计划中,都将战争卫星所环绕的主星视为进攻的重点,但我们首先要知道,这一组的太空堡垒结构,在我们逐步打进冉丹边线的过程中,已经被我们所孤立。


    “它之所以还能够存在,是因为它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体系,而这也意味着,它的内部军力其实是有限的。


    “假如它的三颗战争卫星都处于遭到进攻的状态,甚至一颗卫星被进攻,这个孤立地块内部的兵力都可能会朝着战争卫星聚集。在这一前提下,它的主星反而应当处于防御薄弱的状态,应当尤其适合小队的渗透作战。”


    洛嘉面露微笑,几乎是立刻开口:“我赞同你,佩图拉博。”


    佩图拉博微微点头以示应答。


    他已经发现奥瑞利安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与他站在一处,之前一同探查医疗翼时,是洛嘉陪他前去;在这几个月来的军事行动中,洛嘉也总是愿意和他配合。


    他不明白这其中的诀窍所在,如果之后有机会,他倒是很想问一问原因。


    莱昂则沉默地陷入思考。“没错。”他说,语调生涩,但的确表现出狮王的认可。“孤立的堡垒体系内部可能陷入空虚。”


    “一支负责渗透的突击小队?”荷鲁斯确认了佩图拉博的意思,“正好,对战争卫星的进攻里用不上渗透者的队伍。所以,你的意思是,在进攻卫星的同时,派遣渗透小队入侵主星……由谁来组建这支小队呢?”


    不需铁之主动手,他的摄像头在神经联系的操控下,自动浮现出星图的荧蓝网格。一颗战争卫星被标红,链接着四支远征军的阵线。


    他开口:“更完整地说,我认为我们可以先共同拿下一颗卫星,并向其余卫星派出较少的兵力,暗示我们将争夺占领权。同时……”


    四支阿斯塔特军团内延伸出第二条虚线,共同指向他们将要进攻的主星。


    “我们可以同时抽调各自军团的小队,组成一支灵活的渗透部队。


    “一方面,这将打破冉丹对我们已有战术风格的推断——假如它们内部保持着顺畅的通信,另一方面,为以后考虑,我们也该让军队互相了解。假如我们这些将领之间难以达成足够的共识,那就让我们的战士去做。”


    荷鲁斯若有所思,再次摸了摸他的头。最近他没有心情理发,一层极短的绒毛状头发再次冒出。


    他有时会和他的战士们相互调侃,假如所有人都不理头发,整场战役打完后,他们到底会变成一群寸头小子,还是长发披肩、必须要扎成一束才能在头盔里固定。


    “你的假设,建立在这一孤立体系的内部兵力的确有限的前提下。”荷鲁斯指出一个盲区,“但假如它们的力量充足到能够填满卫星和主星,我们送进主星的联合小队就是坠入深渊。”


    佩图拉博抹去了屏幕上的星图,“我有我的方法来测定敌人的密度,荷鲁斯。”


    荷鲁斯叹息:“你的又一个秘密,好吧。不过容我猜测,是不是和帝皇的那位老朋友有关?我以为他返回泰拉了。”


    “他现在确实在泰拉。”佩图拉博回答道,“因此,我的方法,实际上是汇总战争数据,并建立估算模型。好了,我的兄弟们,你们还有其他的想法吗?我们的会议已经进行了十分钟,这足够我的舰队再发射一轮鱼雷。”


    “没有了,”洛嘉微笑着说,“关于组建小队的事,我想可以交给我们的指挥官们。他们比我们更理解星际战士的心,这是我们天生划分的职责区别所致。”


    “我必须要说,佩图拉博,你的存在提高了我们所有人的效率。”荷鲁斯假装抱怨,“才十分钟!一场作战会议就开完了?”


    “我没有意见。”莱昂说,抬起一只手,抓住他面前星图中的主星。全息的影像在他掌中破碎,就像被抓握、撕裂。


    “好吧,散会。”荷鲁斯拍了拍手,干脆地宣布,“我真期待能在这颗主星上发现些新东西。我们已经打得够深了。还有,洛嘉,我有一个没问完的问题,如果得不到解答,我接下来一周恐怕都睡不好觉。”


    “请说。”


    “你到底给父亲准备了什么礼物,洛嘉?”荷鲁斯好奇地向前探了探身。正要离开画面的莱昂也停住了,森绿的眼睛幽幽地看过来。


    洛嘉高兴而克制地抿唇微笑,面上的神采被他心中所想的礼物点亮。


    “异教徒的骨头,”他说,“主要是颅骨,还有一些装饰性的肱骨与指骨等等。我要用它们做一张圣座,以消解它们存世既有的亵渎,和对祂的光辉造成的毁坏。我正在清点可用的材料……”


    “好的好的,谢谢……”荷鲁斯勉强地从变得僵硬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父亲会为此惊叹的,洛嘉。”


    “谢谢你,荷鲁斯。”怀真言者真诚地向他颔首。


    莱昂蹙眉,流露出一丝迷茫。“父亲喜欢这个吗,荷鲁斯?我们需要做吗?”


    佩图拉博伸手挡住了他的下半张脸。


    “不,我等会儿和你解释。洛嘉,你可以继续清点了,再见……”荷鲁斯急切地挂断了与洛嘉的通话,转向莱昂:“这是洛嘉的个人爱好。他从不伤害人类帝国内部的人,远征的效率也一直很高,所以父亲允许他做这一切。”


    “那么,帝皇不喜欢。”狮子说,“你为什么要欺骗洛嘉?”


    “我没有,莱昂,帝皇在上啊……”


    莱昂还待再问,佩图拉博插入一句:“就像你说的,我不会像罗格·多恩一样畅所欲言地追问,再见,荷鲁斯,期待我们的合作。”


    说罢,铁之主眨了眨眼,主动切断通讯。


    莱昂双眉皱得更紧,显然是进行了一番秘密的逻辑推导。最后,他开口:“我明白,我不会学习罗格·多恩。再见,荷鲁斯。”


    接着,他也主动结束了对话。


    荷鲁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突然反应过来,莱昂其实还没有见过罗格·多恩本人,而泰拉禁卫的形象很可能已经在莱昂眼中变得不同寻常。


    对不起,多恩。荷鲁斯想。他不是故意如此的。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