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 第487章 早产

第487章 早产

    第487章早产


    临海县,暗地早已危伏四起,动荡不安。由岳羌带动的暴乱接连频频。


    半月后,


    一处密室内,茶香袅袅,顾淮之一身墨色圆领长袍,修长如玉的指尖捧着精致的茶盏,垂眸凝视期中茶叶沉浮,一团雾色下,他的神色看不真切。


    “小小的县城,也是让我开了眼了。”对面的慕寒生忽而出声。


    窑子做得全部是不见天日的勾当。


    地下的暗室所通往之地便是私盐贩卖交易库。


    明着是男人寻花问柳之地,背地里却对来此的商贾下毒牵制,逼着这些人成了走狗,用他们的财力和人脉,一边运输私盐,一边开采不曾向朝堂上报的金矿。


    偌大的财富,足以让这些人卖命的商贾变得心甘情愿。


    顾淮之淡淡道:“毒的是身体,侵蚀的却是人心。”


    “那前平西州知府胃口倒是大,想要私吞下金矿,却没这个本事,手下的一把手庄域是他亲自提拔上来的,却也亲自送他阖家归天。”


    慕寒生啧啧道。


    而这种事,竟然过去了这么多年,要不是他和顾淮之来此,也不知还能隐瞒多久?


    可见,金钱面前,谁都是麻木不仁,唯利是图的。


    前平西州知府一死,庄域顺理成章的便坐上了那个位置。


    他更加贪婪。


    不算金矿,卖给那些盐商的私盐价格是朝堂定下来的标准。他拿的是盐商手里孝敬的回扣。


    也正因如此,平西州上交朝廷的账册干干净净。


    可见其小心谨慎。


    蛀虫败类,吃了多少,到头来还不是得让他全部吐出来再付出代价。


    “岳羌如今是对你唯命是从了。”慕寒生忽而又道。


    他也是佩服顾淮之笼络人心的手段。


    “不过是捏着他的短处罢了。”男人淡淡道。


    他极有耐心的摩挲茶具的纹理:“他虽带动村民暴乱多年。可到底良心未泯,多余的钱财一概不收,全都拿去劫富济贫了。”


    若不然,临海县的那些人,也不至于如此暗中护着他。以至于助他多次从周原手里逃脱,到后面他羽翼丰满,周原再奈何不得。


    而庄域起先也是故意放任,也只有这样,世人的注意全都在暴乱上,更没有人发现他背后的手段。


    岳羌如今有这番势力,也有他推波助澜的因素。


    “你这意思,是打算待此事过后,向皇上提出委任他做临海县官?”


    “得民心,又有破釜沉舟的手腕,此人,为何不让他为皇上效忠?”


    而临海县实在的重要。


    慕寒生稀奇的看了他一眼:“这人起先那般对你,你这人报复性一向重的很,倒难得有这菩萨心肠。”


    顾淮之神色淡淡,不再言辞。


    他这些日子,不知为何总梦到阮蓁分娩难产。


    梦里的小娘子小脸没有半点血色,周边的医女稳婆,外头的咏太医全部束手无策。


    他满心焦急,却只能看着阮蓁的呼吸越来越浅,在一片无助的哭声中断了气。


    这梦实在是荒诞!


    阮蓁的身子,顾淮之知道,如今将养的极好。


    可他做过这么多梦,已经分不清真假虚实,甚至那份隐隐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让他心口处的空缺越来越大。像是无法填满的窟窿。


    他得回去,他必须得早些回去。


    男人沉着一张脸,这次出门,他虽带了暗卫,即便个個武功高强,但如何压得过地龙蛇?


    “吴煦辰那边送来的精兵何时能到?”


    见他面色凝重,慕寒生也收了脸上的玩味:“今早收了信,明日定到。”


    顾淮之不打算再等了。


    他黑眸沉沉,一字一字道:“明日你和岳羌兵分两路,围剿窑子,城外的金矿和关押涉嫌犯人。“


    此举定然让得了消息的庄域在第一时间乱了心神。


    “那你呢?”


    顾淮之的唇动了动。吐出四个字。


    “活捉庄域。”


    慕寒生拧眉:“此人生性狡猾,阴狠毒辣,整个平西州遍布都是他的眼线,以至于这些日子你我二人这般畏手畏脚,生怕提前漏了马脚,让他有所提防得以逃脱,不行,我得与你同去。”


    顾淮之摇了摇头:“你必须得留下。”


    慕小将军的猝不及防‘造访’,就直掐对方的喉咙,庄域必慌。


    “那你留下,我去会会这畜生。”


    “不行。”


    顾淮之睨他一眼。


    “你蠢。”


    慕寒生:???


    ————


    顾淮之那边的消息即便快马加鞭,到达临安城,也要废数十日的功夫。


    阮蓁想打听什么,顾赫那边也给不了准话。她也便只能等。


    可这些日子,她总是心神不宁。


    阮蓁微微出神,蓦地指尖刺痛,她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又将刚绣好的帕子仔细叠好。这才去了盛挽的院子。


    身边跟着檀云和暗七。


    盛挽的院子,素来院子里有不少伺候的下人,可今日一路走来,皆冷清至极。甚至紧闭的屋外看不见半个人影。


    阮蓁蹙了蹙眉。


    就在这时,她听到屋内传来绝望的哭声。


    是盛挽?


    她心脏跟着一紧。扶着肚子上前。将里面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那是女子哽咽和破音的质问。


    “你再说一次?你说谁没了?”


    “我好好的儿子齐齐全全出门,怎么可能跌落山崖!”


    得此噩耗,顾赫整个人都苍老了不少,他干涸的唇动了动,说出来的话,沙哑艰难的不成样子。


    “灵柩已在运往途中。”


    后面的话阮蓁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了。她身子踉跄。唇色发白。后背冒出一身的冷汗。


    她不相信。怎么可能呢。


    顾淮之明明有通天的本事,不是么?


    他脖间挂着的平安符,从不曾取出来片刻,前些日子明明还收到那边传来在路上耽搁多日的信。


    可为什么她浑身开始发冷,整个身子紧跟着开始抽搐。


    小腹那处一抽一抽绞痛的厉害。有什么从腿间滑了下来。


    “世子妃提前发动了!”檀云双眸瞪大,惊恐。


    还不到八个月,今早太医把脉,说胎位还不稳。这意味着,会是难产。


    周边的惊呼阮蓁已经听不见了。


    她破天荒只觉得可笑。


    所以,这辈子,她和顾淮之也没一个好的结局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