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他一眼便是江湖 > 第77章:她必须死

第77章:她必须死

    “那锁不光要钥匙,还必须有秦家家主的鲜血才可以打开。”


    “这么简单?”她还以为多难似的。


    “这是秦家历代的秘密。”


    “既然是秘密,你怎么知道?”北易痕发问,主要是怕她扯谎说了个假的。


    秦亦不说话看着魏潇谣。


    魏潇谣扫了秦亦一眼“秦亦是正室生的,知道家族的秘密很正常,我相信她。”


    “你连着也知道?”最惊讶的就是秦亦了,转念一想万歌知道,那她知道也不奇怪了。


    “为何抓我妹妹?”


    “那个小丫头啊,完全是个意外,我们本来是要带胡霓霜回来的,那女人美得很,我爹喜欢。”


    为了讨好秦翰,秦亦真的是无下限了,秦翰爱美人,她就送美人去,完全不考虑那是她亲爹。


    “既然抓错了为何不放?”


    “放?”秦亦笑了“那小丫头长得比我原来找的丫头好看,抓了抓了,正好换一个圣女,那踏风门大长老就喜欢长的柔柔弱弱的孩子。”


    魏潇谣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压下了心底的寒意,她时间不多了,怕等不到救出月语了。


    “你跟万歌什么关系?”秦亦换了个问题。


    什么关系?魏潇谣歪着脑袋想了很久,她跟万歌……算是知己吧,那个男人懂她,她懂那个男人。


    不过就因为是知己,太了解他,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该死。


    “秦亦,你觉得万歌还会娶你?”她问。


    秦亦脸色微变,怒瞪着魏潇谣“你骗我。”


    魏潇谣笑了,眼里带着阴戾“是啊,骗你怎么了?你那么对万歌,我会让你嫁给他?”


    不等秦亦多问,她已经拔出了匕首,却被北易痕拦下。


    “够了,已经知道了。”


    “怎么?北大侠这是狭义心肠病犯了?”


    “魏潇谣,我不想看到你杀人。”他开口,语气放柔了一些,有点哄她的感觉。


    她愣了一瞬,然后嗤笑着“你以为你是谁?”


    “你要她死,我帮你杀。”他让了一步。


    魏潇谣看他坚定的样子,盯着他“秦亦必须死。”


    魏潇谣走后,北易痕冷冷看着地上的女人。


    “你和万歌怎么回事?”他知道秦亦所有的事,唯独不知道她和万歌有关系,偏偏魏潇谣却知道。


    “什么关系?我和他哪还有关系?”秦亦喃喃道,目光早就涣散。


    看着这样的秦亦,北易痕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手中飞出一颗石头,秦亦带着呆滞的神色,直直倒在了地上。


    “谣谣,她就是当初跟万厉一起算计万歌的女人?”


    魏潇谣目光幽深的点点头。


    “长得真丑。”想到秦亦对万歌做的事,她有些替万歌惋惜的口吻。


    “万歌待她真心过,可惜,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魏潇谣有些烦躁,不想再提起她。


    月云最了解魏潇谣了,转了个话题“语儿那边,真要等到那大长老来?”


    魏潇谣暗自摸了摸冰凉的左肩,她吃了一个月的药量才压下寒毒,她怕撑不到半个月了。


    “云儿,不能等了,得尽快想办法。”


    走来的北易痕恰好听到这句,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秦家不简单,硬闯得不到好处,你还是先等等。”


    听到北易痕的话,魏潇谣抑制不住的爆发了“等?你让我等?你知不知道那里面多黑?语儿有多害怕?要是再晚救她出来,她今后的一生都有心理阴影了怎么办?要是……”要是她等不到半个月就毒发了,她的语儿该怎么办?


    北易痕错愕的看着魏潇谣,记忆里的她总是带着匪气的笑,不在乎世人眼光,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模样。


    此刻的她,眼里含着泪却倔强的没有掉下来,指责他的话带着颤音,很害怕的样子,只是她在害怕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妹妹暂时没有危险,我们需要从长计议。”他压低声音道。


    身后的月云拉了拉她的手,她心稍稍安定些,才意识到自己无端冲北易痕发了火。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北易痕总是容易情绪失控。


    而那个男人总是喜欢管着她,明明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我先回客栈了。”她生硬的说了一句离开了。


    在客栈安静的呆了一天,在这里打探消息很复杂,幸好她带够了银子,一天下来,已经消化了大部分信息。


    恶城有三个家族,秦家,时家,魏家。


    秦家明目张胆的跟绝意楼做对,而时家保持中立,在绝意楼和踏风门中间不偏不倚,在恶城也是很有威信。


    而魏家……跟魏潇谣一个姓,她稍微多想了下,也许只是巧合,毕竟同姓的那么多。


    魏家似乎有些隐士的感觉,虽是大家族,却没有出来有过作为。


    思考一天的方法,她不敢贸然直接去抢钥匙,秦翰身手不简单,恶城里的人没有上过风云榜,实力自然无从得知。


    所以强取这个方法,行不通。


    那只剩下智取,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三大家族中之一制衡秦家,破使他放了月语。


    那只有找时家了,细细了解了一番,时家当家的家主时风,膝下一儿一女,在恶城算是土皇帝般的存在。


    饶是时家,对绝意楼都是毕恭毕敬的,当然,对踏风门也是毕恭毕敬的,不过一番了解下来,她暗暗将时风的一举一动联合再拆开,细细思量许多,得出结论,时风是绝意楼的人。


    只要不是踏风门的人,她就有机会跟其合作。


    她在的房间下有颗大树,走到窗前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树下一个矫健的身影椅在树干上面,阖着眼纹丝不动,看着等在那里好久了。


    她复杂的看了一眼那男人,心里很烦闷,北易痕总是无端靠近她让她很烦闷,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傍晚时候,终于等来了则言,一起的还有风无泪……和胡霓霜,比预计的晚了些,应该是需要多准备令牌耽搁了。


    见到后者,魏潇谣脸色有些铁青,虽然不是她的错,但是一想到是因为她的缘故,月语如今被关在暗无天日牢房,她心里怎么也做不到释然面对胡霓霜。


    他一眼便是江湖老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