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他一眼便是江湖 > 第200章:十天

第200章:十天

    北定定的看着魏潇谣,眼里意味不明。


    三人僵持着。


    沉默片刻后,北面色沉重道:“潇儿,若是孩子留下了,我是不是彻底没有机会了?”


    魏潇谣毫不退缩的对视回去,目光坚定:“我和你,就算地崩裂,海枯石烂,永无可能。”老幺首发╭ァんttps://.c�╩ヤ


    地崩裂!


    海枯石烂!


    永无可能!


    一字一字犹如利刃剜着他的心口。


    身形微动,胸口处鲜血渗出。


    魏潇谣看着北,她的猜测没有错,原来噬魂的主人,真的是北。


    看他流血,她该开心的,该兴奋的,也该趁这个机会追问他北易痕的下落。


    可是北期许盯着她问他们有没有可能的样子,就这样烙印在她心头,不出的难受滋味,但她对感情,向来处理得干净利落,她不喜欢北,却无法对他下手,那个偏执的男人,她到底是心软的。老幺最快m.


    难道是因为怀孕了,心也变软了?


    “谣谣。”


    扶桑见她走向北,焦急叫了句。


    魏潇谣抿着唇,从怀里掏出伤药,目光不善:“自己擦。”


    北一扫阴郁,欣喜的接过药:“潇儿,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别误会,是个人我都会如此对待,你没什么特别。”


    “可这个人是我啊。”


    魏潇谣盯着他,偏执又容易满足,真的是给风晴教成了神经病。


    “北,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


    北按住伤口,神情凝视着她:“真的很喜欢你,不,我爱你。”


    爱太沉重,魏潇谣都不敢问他是不是真的爱她,但是他还是了。


    无形中,她觉得自己欠下了情债。


    “求而不得,你应该很难过吧。”


    北点头,他很难道,每当夜里梦回时,梦境里她的温柔,梦醒又不见她,那种心痛,他几乎夜夜尝试,很难过。


    “我跟你一样,求而不得,很难过,难过得要死了一般。”


    她完,眼泪不受控制的翻滚,滚落在地。


    “北,求你,告诉我他在哪好吗,没有他,我感觉我快撑不下去了。”


    她很少向别人示弱,就算当初被敌人抓住,被折磨,她都是咬着牙扛下来,如今几找不到北易痕,她慌了,她求饶了,只是因为担心北易痕。


    北看着她久久没有话。


    最终叹息一声,他真的败了,他拿她没办法,见不得她哭,见不得骄傲如她却低声跟自己求饶,他宁愿她跟他打一架,也不想看到她低声下去。


    “潇儿,陪我十,十后我带你去找他。”


    魏潇谣欣喜若狂,都不问为何要十。


    期初魏潇谣还担心要是他提过分的要求,她该怎么对付,一下来,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带着她在镇上逛了一,然后租了一间屋子,却是准备的两个房间。


    第一就这样过去,很平静,北没有过分的要求。


    “晚上你可要吃什么?”


    刚入夜,北帮她整理好房间后问道。


    “不用的,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


    见北还没有离开,疑惑的看着他。


    “我问过大夫,他们都怀着孩子容易饿。”


    他们......


    魏潇谣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这个孩子北终于不再打他的主意,她没想北能对这孩子好,只希望他忽视掉他的存在,安心渡过十就好了,可没想到北还去问了大夫。


    “你还问了什么?”她不想跟北把关系搞僵了,示意他坐到院子里聊。


    北坐下后又道:“问了很多,这才知道,女子产子十分凶险,稍有不慎就会......”


    后面的话他没有出来,眼底闪过一道阴鹫,想他问的那个大夫一尸两命的时候,他差点失控杀了那大夫。


    这里条件不好,稍有不慎确实不好处理,她还曾听过因为胎位不正而一尸两命的。


    她自从知道有了身孕,不能碰的坚决不碰了,不能吃的也不会吃,就怕孕期碰到危险的,在这医术落后的古代,万一遇到保大保可能还算好消息了,就怕一个都保不住。


    “平常心对待吧,难产的也是个例。”这话她是安慰自己的,也给了北听。


    北盯着她肚子看,她下意识的捂住肚子。


    他收回视线,淡淡道:“我本不想留他的。”


    他指的是魏潇谣肚子里的孩子。


    “不止是因为北易痕,我怕你有危险。”


    魏潇谣不话,抿着唇盯着他。


    “可我更怕你生我气不理我了,潇儿,我容下这孩子,你别离开我好吗?”


    又绕到这个话题上,魏潇谣有些不耐。


    “不是好十的吗?”潇洒起身:“早些睡吧。”


    夜里,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找不到北易痕,可别知道北易痕的下落,难不成给北藏起来了?


    那北易痕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藏?藏哪?


    能找的地方她都找了,一点痕迹都没有,就算被关起来了,北易痕又不傻,会不留下踪迹?


    越想越不着,本来孕期就多疑,她现在的疑虑被放大了好几倍,糟心得很。


    烦躁得睡不着,听到敲门声,更是不耐烦的大叫:“敲你大爷敲。”


    敲门声停了一瞬,似乎还有低沉的笑声。


    不耐烦的下去开了门,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人,怕北脑抽抽犯病,莫言他们被她安排在隔壁的院子,这会敲门的,也只有北了。


    “敲魂啊敲,吵死了。”


    开门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北一脸懵,看看她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碗。


    北是来给她送面的,热腾腾的面一看就是他刚煮的。


    面条很香,她也确实饿了,可看到面条又想到北易痕。


    他第一次煮面,煮得稀巴烂的面。


    “我煮了面,你多少吃点。”


    孕期都这么容易哭的吗?她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北见她哭了,慌了神:“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你别哭,都是我的错。”


    有大夫跟他有的孕妇胆子会很。


    “我像胆子的吗?”完还重重的擦掉了眼泪。


    不是吓得?


    那是感动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北心里一暖,扬起幸福的笑。


    他一眼便是江湖老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