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相逢少年时 > 第471章 重新认识数字

第471章 重新认识数字

    谢靖回来了,没人在意他带回来的金银珠宝,每个人都在拥抱他,每个人都喜极而泣。


    就连谢冲都不想回学校了,弟弟回来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谢靖吃饭了没有,路上有没有累着,要不要先睡一会儿。谢靖想起自己在欧阳家遭遇的冷淡,忍不住哇哇大哭。


    这一哭,谢家人便慌了;他们一慌,那堆孤独的金银珠宝更加无人问津了。它们在夜色里独自闪耀。


    谢靖擦干眼泪,迫不及待地告诉家人,这些珠宝价值上亿,他们点头,表示知晓了。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他们家要发财了。


    就好像……他们只是配合谢靖完成一场过家家的游戏。


    “哥!”谢靖拉住了哥哥的衣袖:“我说的是真的,这些珠宝,真的能卖一亿多。”


    谢冲是学霸,但一时间不认识“亿”这个单位了,忘了“亿”有几个零。


    谢靖又扭头问养父:“爸,珠宝要怎么卖啊?咱这的金店能收吗?一条项链就七八百万呢。”


    ……


    完了,这下谢庆收也不认得数钱的单位了。百万是多少钱?他茫然地看向儿子。


    在那个年代,来城一套普通商品房都不用二十万。


    “我带回来的宝贝都是真的!”谢靖受不了呆呆傻傻的家人,急切地说道:“每一件都是很值钱的!”


    “你要是真想卖,估计得找拍卖行。”谢庆收找回一点神智:“你这一根项链,都能买好几个金店了!”


    谢宏轩还是不肯相信:“可是,这些东西来路正吗?谢靖,你说实话,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你的吗?”


    “那当然!”谢靖明朗地说道:“字据都在这里呢!”


    谢靖发了财,家人为他高兴,也为他担忧。谢宏轩说道:“谢靖,你小小年纪就有了这么多钱,这不是什么好事。要是你从今往后都不奋斗了,那就太可惜了。”


    “谁说我不奋斗了?爷爷,我要练射击!我的目标是当奥运冠军!”


    在真正的家人面前,谢靖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家人也真诚地为他加油,希望他能梦想成真。


    关于那些金银珠宝,谢庆收会想办法处理。谢靖只想留一两件妈妈的遗物当作念想,其他的全都卖掉。把钱攥在手里,他的心里才会踏实。


    谢靖幻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把这些都卖掉,咱们住大别墅,天天吃龙虾鱼子酱,咱们也过富豪的生活。”


    谢宏轩和谢庆收相视一笑,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谢庆收说道:“谢靖,你也了解我们一家的性格,你从你爸爸家带来的钱,我们是不会花的。”


    “为什么不花?你们不把我当一家人吗?”


    “不是,是因为我们心里有疙瘩。你年纪小,还不能理解,但我们确实想向别人证明,我们抚养你,完全没有任何杂念。要是收了你带回来的钱,我们的目的就不单纯了。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我们曾经发过誓,不会接受你父亲任何馈赠。你带来的东西也是他的,我们不能要。”


    谢靖泄了气:“我还以为,我带这么多好东西回来,咱家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咱家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谢庆收笃定地说道:“我跟你保证,以后咱家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红火。”


    “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会报答的。”谢靖也坚定了起来:“不管你们要不要,我会想办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激的。”


    ……


    谢家人推辞了半天,谢靖说自己很困,想要睡觉了。那天晚上,他主动要求跟哥哥一起睡。


    其实他们兄弟俩根本睡不着,他们有太多的话想说。


    谢靖吐槽了假惺惺的姚太太一家,并做出了深度的自我剖析:“哥,有段时间我的确动摇了,我待在那里不想回来了,我嫌贫爱富,这样很不好。”


    “你还是个小孩子,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们都能理解。不过,我始终相信你会回来的。”


    “为什么?你对我那么有信心?”


    谢冲笑道:“因为我对我们一家有信心。”


    谢靖羞愧地钻到了被窝里。


    谢冲把弟弟扒拉出来,说道:“因为你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所以,我也对你有信心。”


    谢靖这才松了口气。


    谢冲说道:“要是谢家和欧阳家的家境差不多,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回来的。但是,我们两家差距太大了,我根本想象不出他们一家的生活。老弟,你能回到我们身边,说明你的确是个讲义气的好孩子,我佩服你。”


    “我要是真讲义气,应该早就逃回来了……”


    “要说讲义气,谢颖是好榜样。她姥爷家很好,可她每次都会准时回到我们家。”谢冲枕着胳膊,说道:“但是,人并不一定非要靠义气生活。所以我才说,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怪你。我们都很喜欢你,都希望你好。你在哪里好,那就留在哪里。”


    谢靖羞愧地抬不起头来。他宁愿哥哥大骂他一顿,那样他心里才能好受一点。可是,哥哥给他的,是毫无保留的理解和支持。


    谢靖又想哭了:“我在那里什么都没干,就在家里当个摆设,白白浪费了跟你们相处的时间。”


    “哈哈,可你不是捞了一大笔钱吗?你留在那里的时间,都是有意义的。”


    谢靖突然有点儿泄气:“哥,我爸的资产可能有上百亿,他们那么利用我,结果我才弄到了一点点零头……他们那群人肯定会笑话我的。我再怎么努力,也比不过他们。他们给我的,就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


    “钱乃身外之物,你弄到了这么多钱,已经是意外之财了。你可以用这笔钱做很多事情,这笔钱也足够支撑你练习射击了。谢靖,你得到的钱是有限的,但是这笔钱带给你的潜力是无限的。”


    谢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哥,我就爱听你说话!”


    躺在老家的炕上,谢靖丝毫都不留恋欧阳家那张奢华的大床。他靠在哥哥身边,睡得安稳又踏实。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哥哥已经上学去了。谢冲是早上五点起的床,赶在第一节课之前回到学校。哥哥还是跟以前一样努力,谢靖也没有理由放纵自己了。


    谢庆收把谢靖送回了东海实小。学校都是老熟人,让谢靖借读几天没问题,打声招呼就行了。谢靖一走进教室,全班都沸腾了,他的好朋友小胖、小潘全都站起来鼓掌,激动得热泪盈眶,像欢迎英雄一样欢迎他。


    谢靖并没有什么英雄的事迹,却受到了这样的礼遇,朋友们的热情让他既开心,又羞愧。他情不自禁地拥抱了好朋友,这段时间以来的思念总算修成正果,他们又团聚了。


    朋友们可不像家人们那么理智,拥抱过之后,朋友们对他拳打脚踢,痛斥他贪恋荣华富贵,连朋友都忘了。就算被揍,谢靖也很开心。在一起嬉笑也好,打骂也好,这都是朋友相处的方式啊!


    谢靖离开了很久,适应起来却很快。除了课业跟不上,其他的都很好。小潘不想哭唧唧,可是他太开心了,经常喜极而泣。谢靖还给他的荷兰猪都被他养死了,谢靖还没有回来,这曾让他很伤心。谢靖回来了,他以后再也不会伤心了。81zw.??m


    放学铃声依然是《童年》,当轻松优美的旋律响起时,孩子们疯叫着从教室里鱼贯而出,属于他们的自由时间终于到来了。儒林街南入口的那条狗警觉地嗅到了谢靖的气息,它站了起来,竖起耳朵,汪汪两声,直到谢靖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它才开心地狂吠起来。


    要说起来,它也算是谢靖的老朋友啊!


    谢靖跟朋友们追着狗,吹嘘着他在上海的见闻——虽然,除了家和学校之外,其他地方他几乎没去过,但他终究是在豪门里面长了见识,足够他跟小伙伴们吹牛了。


    “我亲爹家里很少吃主食。”谢靖说道:“他们觉得吃主食会发胖,不健康。”


    小潘理解不了:“可是不吃饭,那就没有力气啊!”


    “他们又不用干力气活,出入都是车接车送,他们一点儿都不累。”


    那样的生活,他们只在电视里看过。


    谢靖很想跟朋友们炫耀自己的财产,但是家人让他什么都别声张,一是担心贼惦记,二是担心节外生枝。财不外露是一种处世智慧,也是谢家人再三叮嘱谢靖的。


    可是谢靖的亲生父亲毕竟是有名的富翁,小伙伴们对谢靖继承的遗产充满了好奇。谢靖豪迈地说道:“你们只管跟着我混。等我发达了,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你爸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面对小伙伴们的追问,谢靖机智地说道:“等你们学会千万以上的数字,我再告诉你们。”


    小伙伴们一阵惊呼,原来谢靖继承的遗产超过了一千万?这个数字太离谱,谣言都传不起来了。


    谢靖得意地想,要是他们知道他继承了超过一亿的财产,那他们会不会昏过去?


    过了一段时间,谢靖完全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只是在每天放学后要去市里的射击队训练。他在上海取得过不俗的成绩,回到来城后,他的水平在队里出类拔萃,教练把他当成一棵好苗子在培养。


    在哥哥高考之前,欧阳金的律师找到了谢靖,继承遗产的程序需要谢靖的配合才能完成。欧阳金的确给谢靖留了两套房子,两套都在国外,而且不在同一个国家。


    谢靖天真无邪,在签字的时候,笑嘻嘻地问道:“国外的房子肯定更贵吧?”


    “呃……”律师说道:“贵不贵,这个我不好说,但是税一定是很贵的。”


    税?


    律师收起了材料,强调了一遍:“要是不交税,以后会很麻烦的。记得每年都要交税啊!”


    谢靖完全没有概念,在得知地产税的金额之后,他气得跳脚,甚至怀疑是父亲故意折磨他的。在成年之前,他不可能去国外,只能白白交税。而这些年交的税,都能在国内买好几套房子了。


    “我不要了。”谢靖果断放弃了父亲留下的房产:“他就是故意的,我不惯着他!”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