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将门虎女风华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是亲生的?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是亲生的?

    楚云溪还是低估了女人的嫉妒心,特别是丧心病狂的女人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


    袁娴雅打算一条路走到黑,她有些怨恨楚云溪,原来在他眼中她竟然如此不堪,明明她的名声比苏叶好。


    他竟然说她虚伪恶毒,她只是使了小计谋而已,她只是为了争取自己的幸福而已,她何错之有?她没有错,错的是别人。


    她以为把今晚的事情推到楚夫人身上就可以了,她就不信楚云溪能把自己的母亲怎么样。


    她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这样她还是那个温柔贤淑的人,谁知道楚云溪根本不上当,认定是她们俩合谋算计他。


    主谋确实是她,她装出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为情所困,日渐消瘦,她买通大夫。


    大夫和楚夫人说她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不然后果很严重,要是病情太严重会影响寿命。


    楚夫人听了非常担心,一心盼着帮她治好病,什么都顾不上了。


    大夫又说解开她的心结要帮她完成心愿,楚夫人知道她的心愿就是嫁给楚云溪。


    她又让人引导楚夫人,她就上钩了,楚夫人其实有些犹豫的,但是她一直在心里说服自己。


    觉得自己做的是好事,就像林嬷嬷说的,她是为了自己儿子好,他和苏叶成亲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有孩子。


    这会被人说闲话,既然苏叶生不了就换袁娴雅来生,只要生米煮成熟饭,楚云溪不想娶她都得娶。


    袁娴雅要是成了他的人,他就会发现她的好,接受她,这是一件喜事,她做的分明是一件好事。


    她知道楚云溪的性格,非常执拗,要想他接受袁娴雅,用正常手段是不行的,只能给他下药。


    她准备了好久,知道苏叶出去了,楚云溪在书房,她知道时机到了,就按照计划行动。


    把门锁上后楚夫人就高高兴兴的回房了,幻想着明天就可以喝媳妇茶了。


    她想着苏叶要是回来了,要不要引她过来看看,她要是看见他们两个在行房会不会以后在楚府就安分些。


    她突然想到楚太傅的话,觉得还是不要了,苏叶那么剽悍,要是冲动之下打人怎么办,毕竟谁忍受得了自己的夫君与别的女人滚在一起。


    春宵一刻值千金,明天一大早她再带人来捉女干,今天的事出奇的顺利,她美滋滋的回去睡觉了。


    楚夫人做这种事从来没有顾后果,觉得就算东窗事发了,楚太傅和楚云溪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她还是想岔了,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做错事了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楚云溪爬出去后就把楚肖叫来,让他把袁娴雅丢回她房间,他真的觉得很隔应,觉得恶心,不想再见到她。


    看到楚云溪满脸潮红的样子,楚肖吓了一跳,关心道:「公子,你没事吧,少夫人不在,你怎么解这个媚毒?」


    「按照我说的做,我先回去解毒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知道今晚的事,明白了吗?」


    「属下明白。」


    楚云溪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他要尽快解毒,得不到缓解他身体会有毛病的。


    苏叶回来的时候,看到楚云溪在房间里沐浴,她觉得有些奇怪。


    楚云溪回房后立刻让楚珏拿来冰块,坐在浴桶里泡澡。


    媚药分很多种,有些是必须与人行房才能解毒,有些并不用,幸好楚夫人给他下的这种不用行房也可以解。


    他泡两三个时辰的冷水,再自己动手舒缓就可以解毒了。


    苏叶看到楚云溪闭着眼睛,咬着下唇,额头冒着豆大的汗水,满脸潮红,青筋暴起。


    全身通红如煮熟的虾般,一看情


    况就知不妙,脸色都红得发紫,一副隐忍的样子。


    她有些担心,连忙走过去,把手放到他额头上,「好烫啊!楚云溪,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怎么还泡冷水澡?」


    被人紧紧的攥住手腕,他今天的力气很大,纤细的手腕快要被他捏断了。


    平时清冷的俊眸满是猩红,如饿狼般,让她惊心不已。


    「别乱摸,给我出去。」


    他抑制住想把她拉入怀中的冲动,觉得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药性,被她这么一摸,药性又扩散了。.


    他想剥光她的衣服,掐着她的细腰,狠狠地占有她,想粗鲁的对她,拉着她一起沉沦,他控制不住暴戾的心思。


    他怕自己忍不住,强撑着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被他这么大声的吼,她都愣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怎么这么暴躁。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脾气这么大,我只是想帮你看看而已,你先放手,快把我手给掐断了,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闻言,楚云溪看了一下她的手腕,洁白无瑕的手腕被他捏紫了,他瞬间清醒过来,很愧疚,他怎么伤了她。


    他连忙松开她的手,紧张的说道:「抱歉,我不是有意伤你的,你先出去吧,我中了媚药,控制不住自己。」


    苏叶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冷声问道:「谁暗算你,我给你报仇,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道:「是我娘。」


    这话让她惊住了,她觉得他很难过,被亲人算计她能体会到他的那种痛苦,一时不知怎么安慰他。


    不知怎么的她竟然脱口而出:「既然你中了媚药,是不是要和女人行房才可以解毒,我看你太难受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女人给你解毒。」


    他还以为她提出为他解毒,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又被泼了一盆冷水,她竟然把他推给别的女人。


    他的心冷了几分,很气愤。


    他冷硬的说道:「不用,我是不会碰其他女人的。」


    闻言,苏叶松了一口气,她只是试探他,打心底她也不想他碰其他女人。


    他拉了她一下,她不防,差点栽到浴桶里,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他在她耳边蛊惑道:「苏叶,我很难受,要不你给我解毒。」


    她下意识拒绝,「不行,我不行的,要不你还是找别人吧,景岚院里的那些丫环估计愿意,我对你没有丝毫非分之想,你不要再试探我了。」


    想到上次她醉酒的时候楚云溪的反应,一直说她占他的便宜,说她霸道,她就觉得他在试探她,赶紧撇清自己,免得他又说她对他有非分之想。


    楚云溪确实是在试探她,这个试探和苏叶所想的不一样。


    他没有想到她会拒绝得如此干脆,他很挫败。


    要是她犹豫,说明她不是对他没有感觉,但拒绝得如此干脆,说明她一点也不喜欢他。


    楚云溪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不是那天他玩得太过火了,苏叶也不会急着撇清自己。


    他佯装轻松的道:「我逗你的,你这丫头可不合我胃口,解媚药也不用与女人行房,我再多泡会冰水就可以了。」他把她松开。


    「那就好。」


    他还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那强烈的目光如看猎物般,让她很不自在。


    一看到她,他又觉得更加燥热了,身体越发渴望,其实他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


    平时都没有借口与她亲近,现在是好时机,虽然不能和她圆房,但讨些好处他也心满意足了。


    他忍不住开口:「苏叶,要不你帮我吧,我真的很难受,这个毒不排出来


    不行,像上次一样,用手帮我。」


    想到上次,她有些羞涩,脸有些烫,再次拒绝:「不行,你还是自己弄吧,你这次中药了,肯定比上次还久,我手会疼的,我也不会弄。」


    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后,她就放心了。


    「朋友一场,你就忍心让我难受,一回生两回熟,帮我。」他难耐的说道。


    「我不是傻子,你骗不了我,朋友之间能做那种事?明明只有夫妻才可以,上次我帮你只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知道哄骗不了她,他觉得有些可惜,不过还是不让她帮了,要不然他不能保证他能把持得住。


    自从那晚的耳鬓厮磨之后,他一直压抑着,看到她他心里就痒痒的,想和她完成最后一步。


    看得见,摸不着,吃不到很痛苦的,他垂下眼帘不再看她,自己缓解。


    浴桶里的水很清澈,她看得一清二楚,楚云溪一点也不避讳,她有些尴尬。


    楚云溪喘着气说道:「要么出去,要么躺到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不要让我看到你。」


    她还以为他生气了,气她不帮他,「那你好好解毒吧,我先去沐浴了。」


    楚云溪差点想说一起洗吧,他怎么朝流氓的方向发展了,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冷静。


    苏叶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好多了,虽然脸还有些红,但不像之前那么严重。


    她躺在床上看他,她突然想到那次她帮他的时候,他也是咬牙隐忍着,时不时发出点呻吟声。


    不过今天他没有压制,整个房间都是他粗重的喘息声,这就是他动情的模样?


    还挺好看的,看到这副模样的楚云溪,她又变得奇怪起来,不由想到要是他再多求她一会,她也不是不可以为他解毒。


    说不一定她冲动之下就真的让他睡一回,给他当解药。


    「楚云溪,你娘给你下药,是不是想让你和你那表妹生米煮成熟饭,让你不得不娶她?为了你的表妹她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你真的是她的亲生儿子吗?你表妹才是她的亲生女儿吧,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她疑惑的说道。


    她真的替他心寒,很心疼他,这可是他的亲人,这么算计他。


    「我也想问她,我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你不懂,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像你爹娘一样,不是所有人像你一样幸运。」他沉声道。


    他对楚夫人彻底失望了,以前他对她还有一丝尊敬,现在没有了,这个母亲如同虚设。


    她幸运吗?虽然上一辈子死得早,死得很惨,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她笑了笑,低声道:「我确实很幸运,你和我呆在一起你也会有好运的,以后你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