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人在初唐:我的提示词条老不正经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朕累了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朕累了

    李治躺在御榻之上,任由武后帮他擦拭身体,目光抬起,许久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你先出去吧,让四郎进来。”


    “喏!”李显满脸惶恐的叩首,站起,再拱手,然后才小心的退出了贞观殿。


    走到李旦身侧跪下,李显才低声开口道:“四郎,你进去吧,父皇叫你!”


    李旦嘴角微微抽搐,但他没有多少犹豫,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走进贞观殿。


    深沉的帷帐之后,根本看不清皇帝的模样,只有好几道身影在晃动。


    李旦直接跪倒在地,叩首道:“儿臣拜见父皇。”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冲动从内心深处传来。


    四千各位精卒,如果猝不及防,是足够能够打到皇宫来的。


    甚至尤其是钟吕延命丹,若是不能在特殊时候服用,强烈的药性甚至会要了皇帝的命。


    李治开口道:“回去之后传旨,各位大将军从今日起不必坐衙,各去理事吧。”


    皇帝的身体,根本就不足以让他支撑一次大朝。


    这件事情原本只是被李旦用来拱卫嵩山安危的,但如今被皇帝说出来,就好像他真的别有心思似的。


    这一次皇帝决心要上朝,武后找了秦鹤鸣,李虔纵,杜文誉和钟道人四人,让他们配置药物,帮助皇帝。


    “那就是上元仪凤年间的事情了。”武后笑笑,说道:“若不是陛下逼迫,臣妾想来,彭王攻灭吐蕃,或许会更加稳妥。”


    “喏!”李旦沉沉的叩首。


    李治摆摆手,说道:“选定了三郎做太子,那么就必须要有彭王在外呼应,三郎性子软弱,朝中宰相强硬,其他宗室虽然也有一定之能,但相比彭王来讲,还差的很多。”


    “从今日起,你便待在王府吧,太平快要生产的,让相王妃多照顾照顾,还有她的那个弟弟。”李治冷冷一笑,说道:“封禅之后,朕会大赦,大赦之后,也别让他待在长安,滚去建州吧。”


    突然,躺在御榻上的皇帝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帷帐角落里的王福来赶紧上前,扶起皇帝,使劲的揉着他的后心。


    “嗯!”李治轻轻应了一声,他已经将能说的都说了。


    “不用,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办?”李治抬眼看向武后,认真说道:“媚娘也好好的看一看,他会怎么做,若他别有心思……”


    朝中的各卫大将军,除了右金吾卫大将军薛孤吾以外,其他人都别有职司。


    李治一愣,随即摇摇头,苦笑道:“朕不是让你拿朕刚才说的话来说,朕说的,是今日的朝会。”


    “是。”武后帮皇帝盖上厚厚的被子,然后才低声点头道:“臣妾原本是想在郑七娘病故之后,让同安太夫人心哀病故的,谁能想到她竟然看出来问题,之后又作出夜奔长安的动作,而她本人却带着郑七娘悄悄的去了嵩山。”


    想到这里,武后开口道:“彭王,太子,还有四郎?”


    出政事堂,便是皇帝今日所有的手段。


    李治抬头看着头顶的金龙,神色逐渐的坚定下来。


    “臣妾便斩了他。”武后一句话说的异常平淡。


    但任何才能让人进政事堂,让人出政事堂。


    荥阳郑氏的当家人同安太夫人崔氏亡故,但皇帝却让李显继续娶郑氏女为良悌,而且还是要大办。


    政事堂,进入政事堂便有无限权力,被赶出政事堂,便算是被彻底废掉了权力。


    武后微微点头,面色凝重。


    轻微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随即李显的声音响起:“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能让皇帝短时间内变好的药物是有不少,甚至还有钟道人炼制的钟吕延命丹。


    但是这些药都有巨大的副作用,包括钟吕延命丹也是一样。


    “是臣妾不好。”武后跪在了李治床头,满眼担忧的看着他,说道:“若不是臣妾失误,陛下今日也不用如此强撑。”


    “喏!”李显沉沉的叩首。


    李旦任嵩山总管之后,更是直接向朝廷要求调兵一千,只是后来政事堂只给了五百,其中还有一百的千牛卫。


    皇帝一把抓过,捂住口鼻使劲的咳嗦两声,最后骤然停歇。


    皇帝的咳嗽这才缓和了下来。


    李显有些恍然的点头,皇帝说的没错,今日最大的事情,的确是罢黜宰相。


    李治躺在御榻之上,微微眯着眼睛,呼吸平缓有节奏。


    皇帝右手伸出,王福来异常配合的将一张白绢放进了皇帝手中。


    ……


    皇帝将白绢从手中拿下,折叠起来,递给王福来道:“烧掉吧。”


    李治轻叹一声,笑笑道:“这件事说起来,还得感谢彭王,谁能想到,他的那枚救心丸,竟然还有这种功效。”


    检校右卫大将军李绚的逻些道安抚使,左监门卫大将军高侃的辽东都督,右屯卫大将军孙仁师的散骑常侍。


    进政事堂好说,一凭功劳,二凭资历,三凭皇帝所需,同中书门下三品,便是皇帝所需。


    李旦一愣,随即满脸恐慌的叩首道:“父皇,那是奉命守卫嵩山的各卫士卒,而且只是奉命统管而已。”


    “是啊,他现在越来越稳妥了,西域之事便是如此。”李治微微摇头,说道:“算了吧,蕃州和西域的事情,将来将他调过去便是,眼下,还是先让他将郑家的事情处理妥当。”


    一句诛心之言,李旦已经无比的战战兢兢。


    “喏!”李显沉沉拱手应诺,眼中却闪过一丝不解。


    “喏!”王福来没有丝毫初一,拿起白绢,就走到了深处的火炉边,将白绢直接扔了进去。


    禁卫大将军裴行俭的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左卫大将军薛仁贵的代州都督,右领军卫大将军李谨行的昌州都督。


    如此一来,即便是崔知温对皇帝有些不满,但也不会多做什么,也没法多做什么。


    贞观殿再度静谧起来,只有深处的火炉还响着松木燃烧发出的毕剥声。


    从一开始修缮嵩山道观,便已经有各卫士卒进入,有的是负责看管民夫,有的则是进行一些关键位置的修建,后来工程规模越来越大,用的人就越来越多。


    当然,毕竟是皇帝,朝中群臣即便是再怎样,也不敢抬头直视于他,所以即便是有些问题,其他人也看不出来。


    李治微微摆手,武后在一旁开口道:“回去吧,把你皇兄叫进来。”


    这多少有些不近人情!


    ……


    李治的声音幽幽的在帷帐之后响起:“伱在嵩山,如今已经有了四千多兵了吧?”


    “出事不怕,出任何事情都不怕,只要你能够控制的住,那么多大的事情都不怕。”李治看着头顶的房梁,轻声开口道:“今日之事,最大的无非就是罢黜宰相。”


    这药可以让皇帝上朝,但又能最大程度的将药性对皇帝身体的冲击降低到最小。


    皇帝不想,不敢,也舍不得用钟吕延命丹。


    李显的脚步声彻底的远去,李治躺在病榻之上,轻声叹道:“媚娘,你这一次做错了。”


    皇帝躺在御榻上,三言两语便将朝政最核心的机密说了出来。


    “是!”李旦再度叩首,然后站起来,再度拱手,这才轻步的离开贞观殿。


    明升暗降。


    之前因为坐镇大将军官衙,所以这些事情全部都被耽搁了,现在正好放他们回各自的进奏院去理事。


    帷帐之后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李旦却早已经浑身发寒。


    “四郎在嵩山,不管她究竟是雪中滑落,还是别的什么,难免会有人借机拨弄风雨。”李治脸上带出一丝惆怅,感慨道:“若是朕还年轻,说不定会花些时间,将这些人全部都揪出来,但现在,朕累了。”


    李显微微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一个字都能说出来。


    躺在床榻上的李治笑着点点头,平静中带着一丝让人心悸的恐怖。


    武后点点头,说道:“需要知会他一声吗?”


    早些年,因为张文瓘和郝处俊之事,李绚呈送上了一味救心丸的药丹。


    李敬玄升太子少傅如此,崔知温罢同中书门下,但是却升了从三品的国子祭酒,虽然是养老,但却并未将他的仕途堵死。


    李显缓缓点头道:“儿臣明白了。”


    甚至就连皇帝都曾经突然前往,各卫的护卫力量怎么可能稍减。


    若是宫中守卫还有内应,那么打开皇宫也不是一件难事。


    沉寂片刻,李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三郎,今次朝会,你有学到什么没有?”


    最后,四人研究了当下宫中所有的药方,最后从李绚敬献的救心丹中找到了法子,最后配置了一味新药。


    稍微停顿,李治轻叹一声,说道:“蕃州终究还是太远了,若是彭王能在昌州,面前又有大敌环伺,或许局面会好一些。”


    李显微微皱眉,应该还有任命新相,维持平衡吧?


    “赵国公是尚书右仆射,轻抬半级,升太子少傅,便可罢掉他的右相之职;崔相是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降半级,便可罢掉他的同中书门下之职,只剩下一个黄门侍郎,不再参与政事。”


    火焰燃烧之中,一缕血气快速的蒸腾起来。


    剩下的,就是李显自己的领悟了。


    “好了,你回去吧,今日的事情多想想。”李治睁开眼睛,平静的说道:“正月十九,东宫纳郑良悌入宫,一切照旧。”


    李显微微抬头,目光谨慎的说道:“所有一切的隐患,都应该在最初萌芽的时候,就彻底解决。”


    便是今日,借用竹甲撑住身体,才没有让朝中百官看出他的问题。


    如此一来,才有了今日之事。


    随即,他再次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长久都没有停歇。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