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上门女婿:傻王爷跟我走 > 第85章李夏沫胆子不小啊

第85章李夏沫胆子不小啊

    这边李夏沫和方林恪确定了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那边赫连轩和陈安还在疯狂的寻找着方林恪和李夏沫,因为赫连轩和云琦都感觉那个李夏沫有问题。


    赫连轩听了手下给他的消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出错了,但是就是感觉很不对。


    云琦看着赫连轩愁眉不展的样子,心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这段时间,方林恪走了,方冰冰身体还很虚弱,整天一边处理公司的事,一边找方林恪,还有刘东的事情,还要照顾她。


    “轩,你就把公司的事情给我处理吧,这样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我担心你的身体。”


    “没事的,你现在身体这样,我怎么忍心给你处理公司这一烂摊子呢,你好好歇着,你没事就是对我最大的慰籍了,你老公还没有弱到连这些事还做不好的地步呢。”赫连轩故作轻松的说。


    “谢谢你,轩,谢谢你为我,为云家做这么多。”云琦抱着赫连轩的手臂说。


    “琦儿,我们说过的,还有,就算是谢谢,也是我谢谢你,谢谢你在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收留了我,谢谢你对我那么好,谢谢你那么信任我,谢谢你教我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有句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更何况你是我的爱人。”


    云琦静静的窝在赫连轩的臂弯里,两个人暂时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扔到一边,享受着这短暂的温馨。


    正在赫连轩和云琦静静的享受着温馨的时刻,陈安的电话打过来了,赫连轩接起陈安的电话,声音有些愤怒,陈安以为赫连轩是在为最近的事情而烦心,所以跟他说话才会很不耐烦的。


    “轩,我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但是没事的。”陈安安慰着赫连轩。


    “我知道,这些事我可以处理好,你说完了吧,说完了我挂了啊。”赫连轩不耐烦的说。


    “哎哎哎,别急啊。”陈安叫住赫连轩。


    “还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


    “如果你真的没事,就来公司来上班来。”


    “别啊,你知道的,冰冰还没好呢。”


    “我知道了,我在陪老婆呢,挂了。”说要也不等陈安说话,就直接给电话挂了。


    陈安被赫连轩挂了电话,心里对赫连轩一顿抱怨,转手给好兄弟打电话了,“喂,昱华。”


    正在训练着的李昱华接到陈安的电话,有些惊讶。“陈安?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还是要请我去哪儿玩?”李昱华开着玩笑。


    “别闹,说正经的呢。”


    “我说的也是正经的啊。”李昱华继续痞痞的说着。


    “好了,你最近没什么事吧。”


    “哎呀,大神啊,赶紧的,我都快闲死了,赶紧给小弟找点事情做做吧,再让我这样,过段时间,你们估计就只能看到一个发了霉的我了。”李昱华夸张的说。


    “得了吧,你小子啊,别幸灾乐祸了。”


    “哪有啊,我可不敢啊。”


    “好了,我给你说正事啊。大哥失踪了,你知道吗?”一说到方林恪这件事陈安的脸色立马变得很凝重。


    “什么?你说林恪哥失踪了?什么情况?多久了?谁能把他那个妖孽弄走啊。”李昱华听到陈安说的,也被吓到了,毕竟他可是把方林恪当成自己亲兄弟一样的,比飞鹰里的任何一个兄弟都亲,这也是飞鹰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了,而且方林恪那么强,他自然是不太相信方林恪会被人带走的。


    “一周前,我和冰冰跟他吵了一架,然后他就不见了,打他电话也打不通。”说起这个,陈安有些愧疚。


    “你和冰冰?为什么?”李昱华也是只知道方冰冰和方林恪只是兄妹,而且,方林恪特别宠方冰冰,怎么会忍心跟她吵架呢。


    “事情有些复杂,一个多星期以前,有一个e市的女孩儿,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对了,你不就是e市的吗?你应该认识吧,她说她叫李夏沫,自称是大哥的女朋友,再后来大哥就不见了。”


    “什么?李夏沫?”李昱华有些激动了。


    “是啊,她说她叫李夏沫,e市的小魔女呢。我们怀疑,是她把大哥弄走了,但是我们也怀疑,有可能是大哥主动要走的。”陈安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李夏沫,好啊,胆子不小了。”李昱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最近轩的手头有些忙,刘东的事,公司的事,还得照顾琦琦,所以我就想着如果你闲着的话,你就去查一下大哥的事,而且你是e市的,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当然不是什么难事了,我去问。”李昱华说。


    “好,那就有劳兄弟了,冰冰刚小产,身体还很虚弱,我得照顾她。”陈安说。


    “嗯,你好好照顾冰冰吧。”


    挂了电话,李昱华就给李夏沫打电话了,李夏沫正在方林恪的房间跟方林恪聊天,突然间,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正在振动,对着方林恪笑了一下,掏出手机,一看上边的备注,李夏沫的脸色变了变,但是还是接起了电话,“喂,哥,什么事啊。”李夏沫一副大家小姐娇纵的口气。


    “小沫,我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如实告诉我。”


    “哦,你问吧。”


    “林恪哥是不是你带走了?”


    李夏沫听到李昱华这样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方林恪,刚好方林恪看了过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李夏沫心虚的移开了眼。


    李昱华没有等到自己想听到的答案,又问“小沫?你怎么不说话?到底有没有在你那儿?”


    “啊,没有啊,怎么了?”李夏沫否认。


    “你别骗我啊。”李昱华威胁她。


    “哥,我没骗你啊,我都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


    “你别让我查到在你那里,不然你知道后果。”李昱华语气极冷的说,李夏沫隔着屏幕就能感觉到一阵冷飕飕的风。


    “好的,你查吧。”


    “好了,挂了。”


    “唉,哥,别急啊。”李夏沫叫住了李昱华。


    “怎么了?”李昱华冷冷的问。


    “老爸昨晚提到你了。”李夏沫想了想还是给李昱华说了。


    “然后呢。”李昱华顿了一下。


    “然后我就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已经跟那个男人脱离了父子关系了,还问我这么多干什么。”


    “哥,你知道的,当时老爸也是在气头上,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担心以后你们两个会两败俱伤,难道你就不能低一下头,认个错,不就没事了?”李夏沫也不顾方林恪在场,对李昱华解释着。


    “我低头?然后一切听他的安排?管理家族企业?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是不是我这样做你们都满意了?”李昱华有些激动。


    “我……”李夏沫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小沫,我知道你也想我回家,但是我不想等我什么时候再爱上一个女人以后,变成下一个小雪,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了他是如何害死小雪的,基本上每天晚上我都能梦到小雪,我恨他。”


    “哥”李夏沫心疼的叫他一句。


    “好了,小沫,我今天是来找林恪哥的,有人说他跟你在一起,我就是来问问你,如果没有就算了。”


    “哥,我……”李夏沫话还没说完,李昱华就把电话挂了,其实李夏沫想告诉李昱华,方林恪就在她身边的,但是李昱华没有给她机会,所以,才会使赫连轩他们为了找方林恪,又费了好大的精力,而且,也是因为这一次,李昱华不得不再一次回到李家。


    挂了电话,李夏沫紧紧的握着手机,蹲在地上,把头埋在两腿之间,一个人默默的哭着。


    方林恪有些心疼李夏沫的这个样子,走到李夏沫身旁,蹲在她的身边,搂着她,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哭,“心里难受了,就大声哭出来,哭出来就不难受了。”方林恪安慰着李夏沫,李夏沫听了方林恪的话,也不顾形象了,直接大声的哭了出来,哭累了,就趴在方林恪的怀里睡着了,方林恪抱起李夏沫,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有一个人又在椅子上看书。


    李夏沫再次醒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李夏沫察觉到自己睡在方林恪的床上,有些惊喜,掀开被子,准备跑过去,跑到方林恪的身边,谁知刚下床,腿软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眼看就要跟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了,方林恪赶紧跑过来,接住她,这才没有让她摔倒,可是方林恪却不行了,他是直接滑过来的,李夏沫直接爬到他的怀里,然后他的背就直接被压到地上,“咚”的一声,疼的方林恪倒抽一口冷气。李夏沫感觉到身下软绵绵的,睁眼一看,就看到方林恪有些不一样的脸,意识到自己压到他了,赶紧起身,扶起方林恪,就看到方林恪一直皱着眉,李夏沫就要检查方林恪有没有受伤,方林恪拦着李夏沫的手,不让她乱看,但是他毕竟有伤在身,所以就没拦住,当李夏沫看到方林恪被砸的发青的背,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抽泣着说“阿恪哥哥,我……很疼吧。都怪我。”


    “没事的,小七,你别哭了,再哭就成大花猫了。”方林恪故作轻松的说。


    “什么嘛,这是没事?这都青的发紫了,还说没事呢。”李夏沫看着方林恪的背,心疼的说。


    “真的没事。”


    “你等着,我去拿点冰给你消消肿。”说完就跑下楼,去拿冰块了。


    这大冬天的,李夏沫让下人拿出冰,就感觉到阵阵冷,但是一想到阿恪哥哥身上的伤,又鼓起勇气,拿起一块冰,抱起来就往楼上跑,到楼上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被冻的麻木了,方林恪看着李夏沫的手,把冰块往桌子上一扔,就拉着李夏沫的手,放在自己的怀里,暖了一会儿,李夏沫的手还有些凉,方林恪就直接把李夏沫的手放在自己滚烫的肚皮上,李夏沫碰到方林恪的肌肤,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不敢看方林恪,方林恪看着这样可爱的李夏沫,感觉心里有根弦被牵动了一样。暖了一会儿,李夏沫才想起自己是来给方林恪消肿的,就挣开方林恪的手,从他的身上拿开了自己的手,对方林恪说“阿恪哥哥,你去床上趴着,我拿冰给你消肿。”


    “傻丫头,这大冷天的,你拿这么大一块冰不冷啊。”


    “没事的,为了阿恪哥哥,而且一会儿就好了?再说了,不是有阿恪哥哥给我暖手嘛。”


    “好了,你叫下人来,让他把冰块拿走吧,这大冬天的拿冰块消肿,也只有你了吧。”


    “嗯?那用什么呢?”


    “有药啊。”


    “不要,我不想阿恪哥哥的身上一股药味,好难闻啊。”


    “那好吧,你让他们煮点鸡蛋就行了。”


    “鸡蛋?对啊,我怎么把这个忘了。”李夏沫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方林恪揉了揉她的脑袋,“疼不疼啊,真是个傻丫头。”


    “哎呀,我就是傻啦,这么冷的天气,用冰消肿,真是笨死了。”


    “好啦,快去做吧。”


    “好的,阿恪哥哥。”


    李夏沫欢快的跑下楼吩咐了下人做那一系列的事情,然后就拿着几个已经剥好了的鸡蛋去了方林恪的房间。


    “来,阿恪哥哥,你去床上趴着,我来给你揉揉。”


    “好。”


    李夏沫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她怕自己下手重了,会让方林恪疼,所以一直以来都非常温柔的在方林恪的背上揉着,方林恪在床上趴着,享受着他的小七妹妹的超级服务,但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因为,李夏沫的手指,有时会不小心碰到他的背,那种柔软的感觉,让方林恪本来平淡的心变得焦躁了起来。方林恪有些难受的轻轻动了一下身体,李夏沫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了,赶紧的问方林恪怎么了,在问方林恪的时候,她的手就放在方林恪的背上,方林恪的大脑像是被炸了一样,“轰”的一声,方林恪的理智全被冲散了,转过身,抱着李夏沫,狠狠的亲着李夏沫的唇,带着浓浓的惩罚意味,李夏沫搂着方林恪,慢慢的回应着他,接吻的空隙,李夏沫问“阿恪哥哥,你……怎么了?”


    方林恪趴在李夏沫的耳朵上,吐了一口气,轻轻的说“你点起的火,你得负责灭了。”


    李夏沫听了方林恪这么暧昧的话,本来就羞红的脸,更红了,埋头在方林恪的怀里。


    方林恪伸手,摸索着,慢慢的脱了李夏沫的衣服,虽然两个人已经发生过关系了,但是上一次是在方林恪喝醉了的情况下,跟这次完全不一样,所以李夏沫还是很害羞的,但是还是慢慢的回应着方林恪,方林恪脱了李夏沫的衣服以后,也急促的褪去了自己的衣服,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


    李夏沫是被累昏过去的,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睁开眼就看到方林恪正看着自己,羞涩的说了一句“阿恪哥哥早安。”然后就低头窝在方林恪的怀里了,方林恪看着李夏沫这么小女儿家的样子,笑出了声音,搂着李夏沫,“小七,以后,阿恪哥哥来照顾你。”


    窝在方林恪怀里的李夏沫点点头,继续不说话。


    两个人又躺了一会儿,方林恪才想起来,低头对李夏沫说“小七,你…还疼不疼了。”说这话的时候,方林恪也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脸颊也有些微微的哄。


    李夏沫感觉到身体确实还有些疼,就点点头,方林恪说“对不起,我…是我太…”


    “没事,阿恪哥哥,我没事的,就是腰有点疼。”李夏沫闷闷的说。


    “哦,好,那我给你揉揉。”方林恪立刻把手放在李夏沫的腰上,慢慢的给她揉着腰。


    李夏沫很享受的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她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李夏沫当时就感觉如果现在有洞的话,她一定钻进去不出来了,丢死人了,在阿恪哥哥面前,居然会肚子叫了。方林恪却觉得这样的李夏沫很可爱,低沉的笑着,“小丫头饿了啊。”


    李夏沫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行,你在床上躺着,我下楼给你拿吃的去。”说着方林恪就开始穿衣服了。


    李夏沫有些受宠若惊,看着方林恪说“阿恪哥哥,不用的,我去拿吧。”


    “没事,你是我的小七,我照顾你是应该的。”方林恪笑着说。刚好清晨的一缕阳光照了进来,照在方林恪的脸上,露出了他的浅浅的酒窝,让李夏沫一下子就看呆了。方林恪看李夏沫看呆了,就走过去在李夏沫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笑着打开房门,下楼了。


    李夏沫还沉浸在这突然到来的幸福中,还在想着她跟她的阿恪哥哥的未来,还在想着她阿恪哥哥刚刚那轻柔的一个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