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在深海处仰望你 > 第326章:有生之年,多多指教(大结局)

第326章:有生之年,多多指教(大结局)

    话音落,陆圣擎几乎不给戎决反应的时间,猛地上前,一把将戎决给拎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墙壁狠狠地扔了出去。


    嘭。


    戎决的身体和墙壁狠狠碰撞,胸膛一阵,整个人顺着墙壁滑到了地上。


    噗。


    一口献血吐了出来。


    陆圣擎又抬步往前,将地上的戎决再度拎起来,雨点般大小的拳头朝着男人的脸上,身上,腰腹和下身,狠狠地招呼了过去。


    每一下,男人都发出绝望的闷哼声。


    接着,又被狠狠地扔到了另一面墙上。


    又扔到地上,茶几上,透明的落地窗上。


    啪。


    玻璃四散的碎片,瞬间像是烟花爆炸一般炸裂开来开来,那些细碎的玻璃渣子昂划过戎决的脸上身上,当即迸射无数的血点子。


    那样的陆圣擎,是燕尔所陌生的。


    他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浑身都是要置戎决于死地的肃杀之气,骇然,可怕。


    她想要上前,可身体却莫名地崩成了一条直线,双脚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都抬不起来。


    陆圣擎踩着沉稳的步子,走过玻璃碎渣的时候,脚下发出“咔嚓,咔嚓”玻璃破碎的声音。


    接着,戎决被再度拎了起来。


    浑身是血的他还没站稳,陆圣擎忽然抬起长腿,朝着他的膝盖狠狠地踢了过去。


    男人的双膝一软,朝着那些玻璃渣子狠狠地跪了下去。


    “啊——”


    皮开肉绽的同时,戎决终于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陆圣擎猩红的眼睛里,除了杀机,再也看不到其他表情。


    他揪着戎决的睡袍扯到自己的跟前,一手探入自己的口袋,缓缓地掏出了一样东西。


    当那东西冰凉的光束,无声的划过了燕尔的眼睛时,她忽然浑身一震,终于彻底醒了过来。


    咔嚓。


    子弹上膛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既然你送走了我的孩子,那就该去陪着他才是。”


    燕尔当即想也不想地朝着陆圣擎冲了过去,“不要——”


    她一把张开手臂,死死地抱住陆圣擎,因为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整个人几乎都在颤抖,“老陆,我知道你杀他,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但我不希望,他的血脏了你的手。”


    男人的眼睛,那一缕残暴的猩红还没退去,拧着眉头看向燕尔,声音冷的像是二月的寒冰。


    “他杀了我们的孩子,你要我放过他?!”


    而戎决,早已经被打的浑身是血,面目全非,此刻连脑袋都是耷拉着,无力地垂在自己的肩膀上。


    莫名地,燕尔忽然笑了出来,声音里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意味。


    “没有。我们的宝宝没死,他没事,他还在。”她说着说着,眼泪忽然掉了下来,一把拉过陆圣擎的那只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让他感受。


    “他还好好地在我的肚子里,很安全。”


    陆圣擎浑身一怔。


    他不可置信地垂眼看着燕尔,覆在她小腹上的手几乎都在轻轻地发颤发抖。


    “真的?”


    “是真的。”


    燕尔一个劲儿地点头。


    “他请来给我做流产手术的那个女医生,是封睿朋友的老师。而且,人都是有弱点的不是吗?她知道我们的身份之后,选择帮助了我。”


    “她和我联合起来做了一场戏给戎决看,为的就是可以逃得过他的眼睛。之后,又亲自拿了动物肾脏的血肉,把他糊弄了过去。”


    燕尔又是哭又是笑的,抬手覆上陆圣擎的手。虽然知道场合不对,但还是忍不住。


    “之所以会认识她,是因为有件事情,我之前一直瞒着你。之前做检查,医生说宝宝不太好,一直催我做掉。但我舍不得,所以,封睿......”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之后,燕尔洗了洗鼻子,抬头看向陆圣擎。


    “所以,我和宝宝都不希望,让这个人渣的血,脏了你的手。”


    “而且,那个女医生已经答应我,会一直留在盛州,帮我一直保胎调养,直到我们的宝宝健康出生。”


    陆圣擎一直紧绷的脸,终于缓缓地放松了下来。


    只是他的手还没松开,戎决整个人已经直直地脱离了陆圣擎的掌心,重重地倒了下去。


    “啊——”


    又是一阵皮开肉绽的声音,戎决咬牙切齿的声音虚弱地响了起来。


    “贱......人。”


    燕尔下意识地低头想要去看看戎决是死是活,腰上却忽然一紧。男人抱着她,将她抱到了客厅干净的地方,这才有足够的温柔和歉意,一点点地摸着燕尔的脸。


    眼眶深处,一点点地泛出红意。


    “抱歉,我来的太晚,让你无端地经历了这一切。”


    差一点,他就要失去人生里最重要的两个人,他的太太,和他们的孩子。


    好在,老天足够怜悯他,让他赶到了,而且刚刚好。


    燕尔原本就脆弱敏感,又深处这样的境地,听他这么一说,眼泪瞬间崩了。


    她颤抖着双手,一点点地抚摸着男人憔悴狼狈的脸,身体发抖,却很是勇敢地依偎了过去,踮起脚尖,一点点欺近他,亲吻上他。


    “不晚,我和宝宝,等到你了。”


    下一秒,男人将她整个抱在怀里,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唇齿纠缠,纠缠的气息间,全是燕尔的眼泪,却不苦涩。


    “尔尔.,我爱你们。”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两个人忘了时间,忘了深处的地点,忘了曾经所经历过的一切,相互拥抱着尽情拥吻,似乎要把分开这些时间的所有相思和情绪,全都传递给对方一般。


    苏榄和封睿一行人进来的时候,两个人正吻得难舍难分。


    戎决就躺在不远处的玻璃渣子上,不知死活。


    一群人不自在地撇开头,很是识趣地没去打扰,只是吩咐手下,将奄奄一息的戎决给抬了出来,顺便去处理外头那些人。


    苏榄看了身边的封睿一眼,微微皱眉。


    “走吧。”顺便提醒他,“有时候,不是自己的,如果舍不得,远远看着就好。但人生这么长,还是要过自己的生活才是。”


    那话里意有所指,封睿不会听不出来。


    他何尝不知道。


    经历这么多,再厚着脸皮往上贴,除了会把燕尔越推越远最后连亲人都没得做,可能还会丧失尊严,被一而再再而三凑成猪头。


    想一想,还真是不划算。


    良久,他叹了口气转身看向身边的越擎朗,挑眉问道。


    “说的是。怎么样,晚上有空吗?一起喝一杯?顺便约出来个美女三五成群,一起嗨皮?”


    结果越擎朗却什么都没说,倒是转身跟着苏榄走了出去,一边在她身后说。


    “其实女人不用一直这么要强的。燕尔就是活生生的的例子,折腾了这么久,不还是要在阿擎的怀里小鸟依人?”


    结果前方的苏榄头都没回,冷冷地说了声。


    “我和太太,没法比。而和你陆少,更没法比。”


    越擎朗:“......”


    *


    从小岛回来,一上了飞机,燕尔就直接窝在陆圣擎的怀里睡了过去。


    这几天,紧张担心恐惧害怕,她着实累坏了。


    而她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而她所不知道的事情是,在她昏睡不醒的这段时间里,整个偌大的盛州市,发生了很多让人惊奇甚至意外的事情。


    和陆老爷子有着血缘关系的孙子戎决,在外头用属于陆家的钱,在海上天价购买了一座小岛,盖了私人别墅。


    不久前,小岛上莫名地出现了一群强盗,对戎决独有的别墅,进行了打砸,不仅把他和手下打的昏迷不醒,只剩下了半条命,还防火烧了他在岛上的别墅。


    而现在,戎决还呆在医院的重症家护士里,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半条命。


    腿废了。


    言语行动,也不甚方便。


    更加让人意外的是,不知道是那个没医德的医生,在给戎决做检查之后,曝光了他患有先天性死精症的事情,一时间,整个偌大的盛州,铺天盖地都是这个消息。


    几乎所有盛州都人都知道了。


    陆老唯一有血缘的人不会生育,如果陆圣擎再不跟他亲近,他就真的会断子绝孙了。


    但陆老不死心,总以为这件事情,和陆圣擎有关系。


    所以,他请遍了国内外大大小小的男科医生给戎决看病。可最后,所有过来的医生,都是一个说法。


    戎决根本生不了孩子。


    如果生了,也肯定是绿的。


    最后,陆老终于死心了,但又觉得丢人。


    所以已经对内说过,只要戎决醒过来,就会把小岛上的别墅重新建起来,送戎决过去养着。要什么给什么,就是这辈子,都不要想,有可能再回来了。


    燕尔醒来之后,靠在床上看着网络上遍地都是的消息,不由得暗自咂舌。


    惹了陆圣擎的人,果然都很惨。幸好她是他的太太,不是敌人,要不然,啧啧......


    彼时,陆圣擎正坐在床边给燕尔小苹果,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得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低声调侃她。


    “我以为做了你的老公之后,你对我外表的关注度就没那么高了。如今这种表情,是还是觉得我比以前更帅的意思?”


    燕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老陆,你可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她接过苹果,一边吃一边忍不住问他。


    “戎决不能生这件事,是你做的吧?”


    能让老爷子也无计可施,最后还不得不承认甚至是死心,这样的事情,怕是也只有他了。


    男人不置可否。


    “他打我孩子的主意,这是如何都不能饶恕的。”


    所以,戎决的下场,该是燕尔所知道的,所有人里面,最惨的。


    见燕尔吃完苹果,陆圣擎也没走,倒是闲闲地起身,一边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的衣服,一比掀开被子钻进了被子里。


    燕尔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火热健硕的身体已经避开她的小腹,沉沉地压了下来。那双拥抱过她无数次的手,此刻在她的身上,略有些急切地点着火。


    燕尔身为孕妇,原本就敏感,这会儿被陆圣擎这么轻易地一撩拨,顿时就不行了。


    她像条鱼儿似的在男人的身下扭动着,嘴里发出浅浅的申银声。明明想要抗拒,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靠近了。


    有些日子了,自己的身体总是骗不了人的。


    可是......


    “不行,孩子......”


    男人早就已经做好准备,轻而易举地攻城略地了,一边也不忘咬着她精致小巧的耳垂,沙哑着声音在她耳边低声安慰道。


    “你睡着的时候,我不放心,让那女医生过来了一趟。她说三个月了,可以了......”


    “况且,咱们的宝宝,也是允许的......”


    “流氓......啊!”


    “乖,我还可以更流氓,要试试吗?”


    “你走开......”


    *


    第二天一早,燕尔还在睡,陆圣擎已经早早地起床下了楼。


    刚走到客厅,就看见一楼某个房间的门打开,昨晚借住在这里的越擎朗也跟着走了出来。


    “早。”


    陆圣擎微微皱眉,语气里似乎还有几分困惑。


    “你怎么还在这儿?”


    越擎朗顿时觉得好笑,“这是什么问题?我住在你家,不在这儿在哪儿?”


    “我以为你去追苏榄了。”陆圣擎说道。


    越擎朗和苏榄的的那点事儿,旁人看不出来,他却看得透彻又明白。只是往往当局者,不是迷,就是太过自己的感受,喜欢给自己找不痛苦。


    陆圣擎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边给自己泡了杯茶,这才又慢悠悠地看了眼越擎朗,低声说道。


    “她之前跟我递交了辞职信,打算在尔尔的事情解决之后,就从陆氏离职。”


    越擎朗一愣。


    “为什么?”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他问话的口气到底有多急切。


    陆圣擎莞尔,但是看破不说破。


    “不清楚。我不会批准,但是可以允许她请长假。什么时候,只要她愿意,那个位置,随时都是她的。”


    越擎朗似乎松了一口气,半晌又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似乎要把那些烦恼的事情,一股脑从脑子里挥散似的。


    “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没情趣的女人。”


    陆圣擎顿时来了兴致,看着越擎朗眉头一挑。


    “她到底有没有情趣,我以为你会很清楚。”


    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没等越擎朗回应,陆圣擎已经收回了手,自顾自拿起茶几上的一份报纸,抖了抖,低头看了起来。


    但清透沉稳的声音却从报纸后面传了出来。


    “有些事情,主动出手,和等着别人来贴你,结果是不一样的。如果跟我和尔尔一样,阿朗,你会吃很多苦的。”


    “还有我忘了告诉你,苏榄虽说比我小,但也是貌美如花的年纪。圈子里觊觎她的富家少爷大有人在,我已经答应其中两个,过几天,会带她去看看。”


    *


    越擎朗原本打算在陆圣擎家里小住一段时间,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一天,他就离开了。


    从陆家出来,越擎朗坐在自己的车子里停留了好久,也不知道都想了什么。最后,却鬼使神差地拿出了手机,翻出了通讯录那个叫“苏榄”的名字。


    刚要打过去,一通电话却直接打了进来。


    越擎朗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眉头皱了皱,却还是接了。


    刚接通,那边立刻传来秦子衿母亲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越擎朗,你好狠的心呐!好歹你跟我们家子衿青梅竹马,感情要好。即便她做了错事,你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陆圣擎和他的手下残害她啊!”


    越擎朗顿时拧了眉头。


    “怎么回事?”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秦子衿了。


    最后一次,也是苏榄将她交给警方之后。他派人暗中拦截,不仅偷走了那些资料,更是想办法免了她的牢狱之灾。


    他甚至跟她说过。


    如果执迷不悟,她一定会后悔。


    现在......


    那边的秦母立刻惊天动地地哭了出来。


    “她死了。警察在小巷子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她在死前,被好几个男人给......x奸了!我的女儿,她怎么会死的这么惨!”


    越擎朗的脸色,一瞬间沉到极点,像是覆上了万年寒冰。


    秦子衿。


    虽然虚荣自私阴毒,但到底被自己爱了多年的女人,死了。


    还是用那样的方式......


    最重要的是,她还是被......


    越擎朗挂了电话,脸色阴骇地将手机扔到了中控台上,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已经凸显着青筋。


    秦母说是陆圣擎和手下的人做的。


    而这段时间,陆圣擎一直忙于燕尔的事情和陆氏股东大会的事情,对于惩罚一个小小的秦子衿,根本无暇顾及。


    而秦子衿的所有事情,都是苏榄在办的。


    她不仅是陆圣擎的助手,更是燕尔的朋友,所以秦子衿的事情......


    嘭。


    越擎朗一拳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


    “苏榄,你果然够狠!”


    *


    医院。


    到顶楼看过燕老,吩咐手下一些燕尔交代过的事情之后,苏榄没有离开医院,而是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乘坐电梯,到了三楼的妇产科。


    一个小时之后,苏榄脸色复杂地捏着一张化验单出了医院。


    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一路上,她都有些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直在低头思考。


    可是走着走着,她却像是忽然间想通似的,又停在原地,勾起嘴角笑了出来。


    停车场没人,苏榄走到车前的时候,一抹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从她身后站了出来。


    “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高兴?”


    苏榄吓了一跳,回头过来,就见越擎朗双手插袋,正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她。


    那眼神,冰冷至极。


    苏榄不明所以,皱着眉头看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边说,苏榄一边将手里的化验单装进了包里。


    男人眯着唇,凌厉的眼神死死地锁住苏榄的脸,似乎想要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什么,半晌,抬步走了过来,一把握住了苏榄的手。


    他什么都没说,一边扯住苏榄,一边猛地拉开苏榄的车门,动作异常粗暴地将苏榄给丢了进去。


    “啊!”


    苏榄猝不及防,整个人被狠狠地丢进了后座。身体坠落的一瞬间,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小腹。


    她满脸不可思议地扭头看着欺身进来,升起挡板,锁上车门的越擎朗,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越擎朗,你要做什么?”


    男人猩红的双眼,像是藏了万丈深渊,只是一眼,就能万劫不复。


    “干你——”


    他说完,高大的身体已经狠狠地压了下去,一把将苏榄伸出来阻挡他的手扣在她的头顶,一手就去拉车苏榄的衣服。


    衣服撕裂的声音,和男人皮带扣响起的声音,让苏榄的脸,一寸寸地白了下去。


    “越擎朗你疯了!你不能这么做,快起来!”


    “别让我恨你!”


    可......


    被愤怒和失望满满冲昏头脑的越擎朗,哪里会顾得这些。


    几乎在苏榄瞪大了眼睛异常惊恐的尖叫声,他没有任何前戏地,狠狠地冲进了苏榄的身体。


    两句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的一瞬间,男人闷哼出声,苏榄却忽然硬生生地绷直了身体,眼角流出眼泪,额头流出大颗大颗的泪滴。


    唯有的两次经历,都是跟这个男人。


    乍然而来那一瞬间撕裂般的痛苦,几乎要吞没了苏榄。


    她死死地咬着唇,整个身体都因为男人干涩的暴力,发出不可抑制地颤抖。


    可男人疯了。


    心里的愤怒情绪,和身下被女人包覆的极致温暖,几乎让他在一瞬间彻底丧失了理智,只知道狠狠地扣住她的腰身。


    要她。


    要她。


    一边愤怒地动作,一边猩着一双眼睛,狠狠第问着身下的苏榄。


    “怎么样?被人干的滋味,爽吗?”


    “有没有一种被强的感觉?舒服吗?”


    巨大的羞辱,像是一张网,顷刻间将苏榄笼罩了起来。


    她的身体在男人猛烈的撞击下,头部一下一下撞击在车门上,身体里泛滥开来的疼痛,和男人忽然带来的羞辱感,让她死死地咬着唇,眼泪却无声地掉了下来。


    明明那么骄傲清高的女人,此刻却像是一个妓女一样,被男人这种方式狠狠地羞辱着。


    忽然,小腹处一揪,一股陌生的疼痛顿时袭来。


    苏榄整张脸都皱成一团,扑腾着双腿,痛苦地挣扎,脸色惨白地开口说着。


    “越擎朗,你停下来,快停下。我好疼,很疼......”


    “求你......”


    那么骄傲的女人,忽然开口求他,他该满足和得意的。


    但......


    越擎朗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越发变本加厉。


    但却莫名地,感觉到女人包覆着他的地方,有一股温热的暖流,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越擎朗死死地抿着唇奋力动作,无意间低头扫去。


    只一眼,就看到一股鲜红色的血液,顺着苏榄的大腿根处,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


    他整个人像是挨了迎头棒喝。


    “苏榄?!”


    *


    苏榄还没出医院,就直接进了急救室。


    长长的走廊里,越擎朗一身狼狈,浑身是血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睛死死地盯着急救室亮起的红灯。


    此刻,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想的,都是苏榄浑身是血抬手护住自己小腹的样子。


    下一秒,他狠狠地扒了扒自己的头发,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手上,顿时一片殷红。


    身后的陆圣擎从长椅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头,似乎隐约地叹了口气。


    “看来,所有在感情里的人,都没有足够的理智。”


    越擎朗抬头看向陆圣擎,见他已经抬手递了些资料过来,一边低声说。


    “秦子衿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但我要更遗憾地告诉你,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也不是苏榄。”


    “我知道当时是你放走了秦子衿之后,就已经打算饶了她。只要她不再回来,就不再计较。她之所以惨死,是因为她的贪心不足。”


    而此刻,越擎朗也终于从资料上看出了事情的真相。


    “她回到橙州之后,她父母的官司已经结束了。她母亲已经在家闲了太多年,只分到了一小部分财产。秦子衿对此不满意。”


    “秦老爷子不仅将自己的财产分给了自己的私生子,还分给了私生子的妻子。秦子衿就是因为这点,暗中找人想要对秦老私生子的妻子下手。”


    良久之后,陆圣擎才说。


    “只是,别人在她回到橙州的时候就有了防备。她之所以死,是因为她给那些人喂了药,以为他们会得逞。结果,那些人把她扣在了巷子里。”


    可想而知,吃了药的那么些男人,个个如狼似虎。


    秦子衿到底只是一个女人,惨死,是必然的。


    越擎朗紧紧地握住那张资料,额头上的青筋一下一下地暴跳着。


    大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种莫名的情绪,到底是因为秦子衿的惨死,还是因为他忽然知道,苏榄并不是他以为的那种恶毒的女人,而是一个被他伤害的无辜者。


    嘭。


    身后的急救室大门打开,女医生摘掉口罩从里头走了出来。


    “患者已经怀孕两个月,因为有出血情况。虽然暂时是保住了,但还需要观察,所以要留院几天。”


    越擎朗愣愣地站在原地,如遭电击。


    “怀孕?”


    *


    一周之后,苏榄瞒着所有人,独自给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回了家。


    打开门,她习惯性地抬手去开玄关处的灯。


    一个高大的人影却从里头将她抱了个满怀,惊得苏榄当即尖叫出声。


    “啊!救——”


    那人却将她抱得更紧,急切的吻转瞬就压了过来,一边用诱哄孩子似的语气在她耳边说道,“苏榄,是我是我!是我......”


    “你是谁?”


    “越擎朗,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你未来的男人。”


    *


    收到越擎朗和苏榄结婚请柬的那天晚上,燕尔拿着请柬盘腿坐在床上,盯着那上头坐在一起拍照,表情却不很自然的两个人,有些担心地问。


    “老陆,你说奉子成婚,苏榄真的会开心吗?”


    陆圣擎洗了澡,拿着毛巾在床边坐下,瞧见燕尔担心好友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低声说道。


    “你以为越擎朗是什么人?只要有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就会娶?”


    “倒也是......”


    燕尔托着腮说道,想了想又问,“不过,越擎朗这个人到底靠不靠谱?不会结了婚之后,忽然冒出一群前女友来吧?苏榄那种性格,怎么可能会接受......”


    “毕竟婚姻里,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欺骗和隐瞒。不是吗?”


    陆圣擎闻声,擦拭头发的动作忽然顿了顿,表情有些怪异地看向燕尔。


    空气里似乎有某种诡异的分子在流动,半晌,他往燕尔的方向坐了坐,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难得少见地迟疑道。


    “之前我告诉过你,等一切事情结束之后,就让你知道当年我们分开的真相。尔尔,你现在,还愿意听吗?”


    燕尔一愣,反应过来嘴角露出浅浅的弧度,完了故意逗他。


    “听,肯定要听啊。万一你当年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抛弃了我,或者背叛了我。我还要考虑,到底要不要原谅你呢!”


    她这么一说,男人的身体莫名地紧绷了起来。


    但该来的,还是要来,他虽艰难,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当年母亲去世,我带你一路逃离。中途你在路上饿的昏倒了,虽然我给你喝了自己的血。但我知道,如果不吃东西,你一定会饿死。所以,我把你藏好之后,就......”


    结果没等陆圣擎说完,燕尔忽然接了话茬,继续说了下去。


    “你就去帮我找吃的。结果我等啊等啊,却无论如何都等不到你,最后却被明薇派来的人给找到了。他们把我拎到江边,告诉我说,是你把我卖给他们了。你走了,他们还给你了你很大一笔钱。”


    陆圣擎一怔,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燕尔,异常意外紧张地问道。


    “你都想起来了?”


    燕尔故意慢慢地点头。


    “是,我都想起来了。当年因为觉得妈妈死了,又被你卖了。很难过,也很绝望,所以,他们把我丢下江的时候,我压根就没反抗。”


    燕尔说着说着,肩膀上忽然一疼。


    “不是那样!”男人忽然附身过来,因为少有的紧张,他握住燕尔的肩膀一直在收紧力道,握得她生疼。


    燕尔抬眼间,瞧见男人眼底的一片红意,心里猛地一疼。


    “老陆,你......”


    陆圣擎却死死地禁锢着燕尔,一双眼睛盯着她,生怕一转眼,她就忽然间消失不见,一边沙哑着声音缓缓说道。


    “我没有卖了你。我出去不久之后,就被他们发现了。”


    为首的那个男人还残存着些许仁慈,觉得他们最终的目标不是陆圣擎,所以只打昏了他。他们拿走了他的项链,欺骗完了燕尔,又丢到了他身上。


    “等我醒来之后再去找你,你就不见了。尔尔,我答应过妈妈,也答应过你,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你们不好的事情,所以我......


    当年的很多事情,当事人已经很少,即使要找证据,也是无从下手。


    燕尔觉得自己的玩笑过了,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别说了老陆,我相信你的。我相信你爱我,也相信当年你也是受惠者,没有抛弃我。”


    陆圣擎又是一怔,任由燕尔抱着,没动,却沙哑着问着。


    “为什么?”


    燕尔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半跪着身体,一点点地送上自己的唇,温热缠绵又热情。


    “因为我知道你为了寻我吃过的那些苦,也知道我在你心里的分量。更明白,如果没有你的坚持,这一路走来,我很可能已经不是我了。”


    即便那些都是真的。


    但但这些年,他坚持过的,承受过的,对自己付出过的,足够抵消生命里那些黑暗和不堪。如此,她有他,有他们的他,就足够了。


    男人眉目如画,却动情不已,扣住她的腰身,将她狠狠地压倒了床上,只是一瞬间,就占据了所有的主动权。


    “尔尔,谢谢你。”


    谢谢你还活着,谢谢你还有爱我的能力,谢谢我们相爱。


    “不客气,应该是我谢谢你。”


    因为有你,我多年前的黑暗,才值得。


    因为你,我从今往后的日子,才幸福。


    亲爱的,有生之年,多多指教!


    (全文完)


    文文走到这里,算是全部完结了。感谢一路走来的你们,也感谢一路坚持的自己。真的,你们的鞭策和支持,是我身为一个作者,一路走到底最大的动力。再次谢谢!


    另:新文很快就有动向,出文第一时间,会在群里通知大家的,么么哒!因为亲亲们看文的平台网站不同,所以我还是建议大家进群哈!73510642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