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退婚后小哑巴她不装了 > 第24章 程渡找到那晚的女人了?

第24章 程渡找到那晚的女人了?

    司雪在门口徘徊片刻,“不小心”搞出了动静。


    在房间里的程渡听到动静,锐利如鹰的眼神射向了门外。


    跟程渡的眼神相撞,司雪跟受惊的小兔子似地逃跑了。


    “啪!”


    玉佩掉在了地上。


    程渡开门,看到掉在门口的玉佩。


    清冷的视线中闪过惊喜。


    收回视线的时候瞥到了司雪逃得飞快的身影。


    他捡起地上的玉佩,翻出藏在了衣服夹层里面的另外一块玉佩。


    两块玉佩,一阴一阳,刚好合成一个八卦图。


    “砰!”


    司雪房间的门关上,声音有点大,引起了程渡的注意。


    逃回房间的司雪神色跟她表现出来的惊慌不同,她微微勾唇。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程渡手里的玉佩是周吱吱救程渡的时候掉落的,她也是程渡后来跟周吱吱聊天的时候被她偷听到的。


    想到程渡的恶劣态度,她得意地想,程渡要是知道他要找的白月光是她,会不会后悔之前对她的态度那么恶劣。


    “砰砰!”


    有人敲她的闺房门。


    一切都在司雪的掌控之中。


    她打开门,低着头,有些不敢看程渡。


    司雪今天穿着比赛的礼服,还没有来得及换下来,她低着头,咬着唇,无措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哥……”


    “在我房间门口,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程渡冷冷地看着她,看到她柔弱不能自理的表情,他有些烦。


    女人是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除了小哑巴跟救他的女人。


    其他的女人都烦。


    司雪垂泪欲泣,“哥,你发现了。”


    “我又不是瞎子。”她动静那么大,更像是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他不来岂不是对不起她的谋划。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哥,对不起……”


    司雪紧张地咬着自己的唇,手指都快扣出血来了,“妈让我上楼叫你吃饭,我上楼以后想要叫你,但是我担心你讨厌我,在门口犹豫着不敢进去。”


    “你之前提醒过我,不要靠近你的房间,我看到你发现了我,我怕你……怕你骂我,我就走了。”


    她说完,头更低了,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去。


    “好好说话。”程渡觉得跟她说话真费劲,“一句话分几次说,又不是结巴。”


    小哑巴虽然不说话,但是人家言简意赅,表达清晰。


    有些人长了嘴还不如不长。


    更何况,她还这么装。


    真以为他是母亲,被她可怜兮兮的模样欺骗。


    “哦。”司雪委屈地撇了撇嘴,“既然哥哥这么讨厌我,还来找我做什么?”


    程渡那晚女人掉落的那枚玉佩,神色冷峻地问她:“玉佩是你的?”


    “啊?”


    司雪惊愕地看着他手中的玉佩,“这不是我前两天刚掉的玉佩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你的?”


    程渡看着手中的玉佩,他故意把那晚捡到的玉佩给她看,想不到她并没有说是刚才掉的。


    她……


    确实认识这块玉佩。


    “嗯,你手上的玉佩其实只是半块,另外一块还在我的身上,之前不小心掉了一半,我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


    程渡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动声色。


    刚才的兴奋之色消失殆尽,对司雪的反应带着审视。


    程渡长得高,司雪抬着头都只能看到他的下巴,如此优异的下颚线让她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不信我把另外一半给你看。”


    司雪去摸身上的玉佩,但是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另外一半。


    她有些着急,“我明明挂在身上的,怎么不见了?”


    “可能是掉在比赛的地方了。”


    司雪着急要回去找,程渡叫住她。


    “司雪。”


    她的名字从男人的嘴里说出来,说不出的好听,司雪的骨头都酥了。


    错愕地抬头看向他,“怎么了?”


    程渡的手上正好挂着刚刚掉落的那块玉佩,“是它吗?”


    “就是它。”司雪拿过他手上的玉佩,不解地问他:“怎么会在你这里?”


    “捡到的。”


    程渡凝视着她,想要从她的眼里看出些什么。


    她装得太好了,程渡看不出半点破绽。


    司雪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要是丢失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程渡突然没了耐心,“你从哪里得到的玉佩,最好老实交代。”


    他不喜欢程司雪的不知礼数,面对程家的人,她也没有边界感,非常让人不喜。


    周吱吱虽然来自红星村,但是她边界感很强,从来不会主动踏过别人设定好的界限。


    “哥,玉佩就是我的啊。”


    司雪不解地看着他。


    看出他已经不耐烦,她只好跟他解释:“小时候我睡在坟场,恰巧救了一位老道,老道觉得坟场这种地方磁场不好,怕会影响我的阳寿,便给我这只玉符防身,避免不干净的东西近身。”


    这些还是周吱吱跟她说的呢,那时候她觉得周吱吱疯了竟然信了老道的鬼话。


    要是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她在坟场睡了那么多年,早就是恶鬼的盘中餐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她觉得程家是世家,会痛恨这种邪说,便解释:“我并不信这些,不过是一直留着。这枚玉佩看起来价值不菲,那时候我穷,想着等我出了红星村,就可以把玉佩卖掉,能拿到不少钱。”


    “等我真正离开了红星村的时候,我已经不需要卖玉符了,哥跟妈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衣食无忧的生活。”


    司雪说了一堆,找不出丝毫的破绽,仿佛这块玉佩就是她的。


    她的每一个理由都非常合理且没有毛病。


    看到程渡怀疑的眼神,她把玉佩递给他:“你可以把两枚玉佩合起来,就是一个八卦图的玉符。”


    当初周吱吱掰了一半的玉佩给她防身,但是她知道玉佩是可以合起来的。


    司雪的话滴水不漏,根本找不到半点漏洞。


    更何况,这些事情确实是她经历过的。


    除了她跟周吱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哦,还有周吱吱。


    周吱吱在凉城倒是个危险的存在。


    什么时候把她弄回红星村,让她再也出不来,这个秘密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程渡接过玉佩,能合起来,他刚才已经合过了。


    司雪伸出手,示意他把玉佩给她。


    程渡把玉佩给她。


    司雪把两枚玉佩合在一起,死劲往里面怼。


    “咔”一声,玉佩扣在了一起,彻底成为了一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