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退婚后小哑巴她不装了 > 第45章 程渡察觉吱吱是他要找的女人

第45章 程渡察觉吱吱是他要找的女人

    秦寒野把鸡蛋剥开,递给了周吱吱的嘴边,“先吃口鸡蛋。”


    周吱吱正在专心地看着手上的书,把头伸过去咬了一口鸡蛋。


    然后把鸡蛋推了回去:三哥也吃。


    好东西要跟三哥一起分享。


    “嘿嘿。”


    秦寒野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一口吃掉了手里的鸡蛋,然后把另外一个卤鸡蛋拿出来丢给秦明,“给我剥好,没吃够。”


    秦明把鸡蛋扔回去,弄脏了他的衣服。


    周吱吱拿过秦寒野丢回来的鸡蛋,准备剥开,秦明看到拿过了她手里的鸡蛋,“大哥帮你剥好。”


    等秦明剥好,然后拿了卫生纸包着放在了她的手里,“不要把手弄脏了。”


    周吱吱把鸡蛋递给了三哥,还跟他说了一句:不要把手弄脏了。


    秦寒野满眼骄傲地看着吱吱,不愧是他接回来的亲妹妹,知道疼他。


    秦明眼睁睁看着秦寒野把鸡蛋吃进了他的嘴里,他冷冷地看向了秦寒野,“老二,你最近越发放肆了。”


    秦明在秦家是最有话语权的,比秦先还要严肃,他只要发话,任何人不敢在他的面前放肆。


    “我怎么了?”秦寒野一点都不在意,“我又没有惹你。”


    嫉妒吱吱喂他吃鸡蛋就明说。


    “既然要拍戏就好好拍戏,你的经纪人电话打到我的这里来,说你为了在家里玩把一个特别大的合作推掉了。”


    秦明板着一张脸,用长辈的语气教训他:“秦家的人做什么都是最优秀的,绝对不能为了玩,就丧失了斗志。”


    听到秦明教训自己,秦寒野吸了一下鼻子,“谁说我是为了玩,我明明是为了陪吱吱。”


    “她成年人了,稀罕你陪?”秦明觉得吱吱是成年人,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有人陪在身边。


    更何况,他经常回家,可以陪着吱吱。


    “吱吱,你需要三哥陪你吗?”秦寒野问吱吱。


    他都不用想,吱吱肯定需要他陪着。


    周吱吱点头。


    但是她觉得其实三哥更需要人陪着他。


    秦明看到周吱吱点头,想了一下,下定了决心,“我以后回家住。”


    回家住就能陪着吱吱。


    周吱吱:你可以陪着三哥。


    秦明还没有弄明白,秦寒野已经接过话:谁稀罕他陪我,看到他我就烦。


    需要人陪伴的不是周吱吱,是秦寒野。


    周吱吱能感受到秦寒野身上的阴郁之气,他看起来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开心。


    有一种抑郁叫做开朗型抑郁,越是表现得正常,症状越严重。


    周吱吱:我会陪着三哥。


    秦寒野看到她的笑容,感觉春暖花开,近日原来遇到的那些恶评也被他抛之脑后。


    或许吱吱跟他们不同,没有沾染上恶习,所以对待人的时候很真诚,总能轻而易举地温暖到秦寒野。


    他觉得吱吱这些年过得不容易,想要治愈她,但是秦寒野发现,不管是他,还是秦悦都逐渐被吱吱治愈。


    从他们三人一起踏进学校开始,所有的目光都在他们三人的身上。


    “他还是我认识的秦寒野吗?”


    “秦家大少也不是我认识的秦家大少,他平时冷着一张脸,在网上看到他的照片,还有在财经频道看到他的采访,我总觉得他随后要揍人。”


    “周吱吱到底是什么神仙?竟然能让秦家两位不可一世的少爷拉下脸来。”


    江木不屑,挽住了司雪的胳膊,“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司雪可是程家的千金大小姐,想要这样的待遇,随时都有。而且司雪每天都有豪车接送,周吱吱每天骑共享单车放学。”


    柳溪之听到后,觉得她的还挺好笑的,“你们嫉妒人家吱吱就明说。”


    “柳溪之,你对我误会有点深,我从来没有嫉妒过吱吱。”


    司雪解释了一句,她想要跟柳溪之搞好关系,不想跟他闹出什么矛盾。


    “吱吱跟你可不熟。”柳溪之还不知道司雪的尿性,善妒,还随意污蔑吱吱。


    “吱吱?你跟她很熟吗?”江木嘲笑他,“天天当舔狗,人家理你了吗?司雪愿意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


    舔狗?


    “旺旺!”柳溪之朝着江木跟司雪叫了两声,“老子真是狗也不会舔程司雪,茅坑里的屎都比她香。”


    江木听到他狗叫两声,被整无语了。


    神经病。


    司雪的脸色有些难看。


    周吱吱在众人的簇拥下已经来到了司雪的面前,她深呼吸一口气,把那些疯狂的嫉妒压下,“吱吱。”


    周吱吱看到她,把手伸出来。


    “吱吱,你还认我这个朋友,真好。”司雪以为周吱吱是要跟她牵手。


    她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周吱吱打开了她的手腕。


    秦寒野冷嗤了一声,“吱吱让你还东西,你真以为她要你牵手?”


    司雪微微蹙眉,“什么东西?”


    周吱吱:阴阳玉佩。


    司雪愣了一下,周吱吱为什么会突然要回阴阳玉佩?


    难道周吱吱已经发现程渡在找她的事情了?


    不行,阴阳玉佩绝对不能回到周吱吱的手上。


    “我没有见过你的阴阳玉佩,吱吱,你是不是糊涂了。”那块阴阳玉佩现在就是她的所有物,她绝对不会归还给周吱吱。


    周吱吱收回了手。


    当初把玉佩给司雪的时候,她并不是很喜欢,现在突然舍不得把玉佩归还给她,定是有别的事情。


    秦寒野心里琢磨着,然后问周吱吱,“玉佩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


    秦悦保命的东西。


    看到周吱吱点头,秦寒野正要上前去问司雪要,被周吱吱拉住。


    她摇头。


    身为公众人物,这种事情不好出面,最后很容易被别人报道,说他欺负人,耍大牌。


    秦寒野冷静下来。


    把周吱吱送到了教室,秦寒野跟秦明才在众人的簇拥下转身离开。


    司雪看到周吱吱如今的走向已经跟前世逐渐吻合,得到所有的人喜爱,众星捧月。


    她担心再继续让周吱吱继续待在凉城会给她带来巨大的麻烦。


    所以,她有了一个想法。


    周吱吱,必须滚回红星村,再也无法打扰她的生活。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帮我办点事,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五十万,够你们在红星村生活一辈子了,还能给你们的儿子买个大学生媳妇回去。”


    电话里的人听到五十万,先是震惊,然后就是无止境的贪婪。


    以前的司雪没有钱,即使知道所有的事情也无能为力,但是现在的她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要周吱吱再也无法出现在凉城,永远消失在她的面前。


    “程司雪。”


    是少年清淡的声音。


    司雪淡定地挂了电话,挂上了和善的笑容,“清崖,是你,我记得你。恭喜你,竞赛初选拿了第一名。”


    清崖点头,“能否单独聊聊?”


    司雪原本不想跟清崖这样的人有交集,但是想起他是竞赛初选的第一名,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


    “嗯。”她高兴地点头答应了。


    清崖挨近了她,没有感受到玉符的存在。


    看来小师妹猜对了,司雪以后都不会把玉符放在身上,想要拿回玉符,只能去程家。


    “清崖,你要跟我聊什么?”她态度亲昵,想要跟清崖拉进关系。


    “哦,没什么。”清崖拿不到玉符,跟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清崖转身就走了,一句解释都没有。


    司雪有些无语,找她过来,又不敢跟她说话,哪里来的胆小鬼,还想追求她?


    这种货色也配喜欢她?


    她知道少年人会比较羞涩内敛,但是连跟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还提什么喜欢。


    即使以后成为她的裙下臣,也没有能力为她做事。


    回去以后,清崖在周吱吱耳边低声说明了情况。


    周吱吱点头,有了想法。


    她问秦寒野拿到了程渡的电话号码。


    然后顺便搜索了一下他的微信,并且申请了添加。


    另外一边,程渡看到周吱吱的好友申请。


    程渡勾唇。


    但是程渡有自己的骄傲,于是点了拒绝。


    再申请一次,他就同意了。


    但是,手机上再也没有周吱吱的好友申请信息。


    程渡盯着被他拒绝的那条信息,盯了十分钟也没有任何回应。


    程公子生气了。


    他就是想稍微矜持一下,谁知道她竟然再也理他了。


    于是给周吱吱拨了电话过去。


    周吱吱挂了。


    她在上课。


    老钱看她乖巧,成绩又不错,最近在老师中是宠儿,没有追究她的责任,但是当着同学们的面还是要做样子。


    “周吱吱,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老钱严肃着一张脸,别的同学都开始同情周吱吱了,反正她这顿批是躲不过了。


    到了办公室,老钱给她拿了一颗糖。


    周吱吱刚想认错,老钱就严肃地说:“状元班的江主任希望你到他的班去学习,他是学校教育工作者中的佼佼者,相信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去了状元班对你未来的发展会更好,我希望你考虑一下到状元班去学习。”


    “当然,我个人的私心是希望你留下来,因为你,我可以得到不少奖金,但是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心耽误了你的前程。”


    老钱把转班申请交给她,“这个转班申请,你把字签了以后给我。”


    周吱吱想还回去,老钱打断了她:“老师知道你跟十七班的孩子相处得很好,但是比起前途,其他的都是小事,你认真考虑好,不要意气用事。”


    老钱担心她重感情,意气用事,最后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


    “别拒绝,回家跟你父母商量一下。”


    老钱又拒绝了周吱吱的决定。


    周吱吱:“……”


    好吧。


    她回家假装思考思考。


    拿了转班表,周吱吱正准备离开,老钱把她的手机还给她:“手机,上课的时候记得关机,再被我抓到,我可要请家长了。”


    周吱吱说谢谢,拿走了手机。


    等周吱吱出去以后,老钱气得捶胸顿足。


    他好不容易发掘的好苗子,就这样被人挖走了,不甘心!


    好气啊!


    周吱吱拿到手机,给程渡发了信息。


    对方非常傲娇地发了一串问号过来:你哪位?


    周吱吱打了自己的名字发过去。


    程渡冷冰冰地回:哦。


    看到他这么冷,周吱吱犯难,还怎么提出要去他家找他玩的事?


    玉符应该会被司雪放在了程家。


    想要拿回玉符,就要去程家。


    正在周吱吱犯难的时候,程公子的信息发了过来。


    程渡:加我,赶快。


    好嘛。


    吱吱只好继续加他微信了。


    然后,程渡又给她拒绝了。


    她有些茫然。


    程渡是怎么了?


    怪人。


    程渡的信息又来了:再加。


    周吱吱不太懂他的脑回路,还是听话地再申请了一次好友。


    这次终于成功通过了。


    周吱吱给他发了个死亡微笑。


    程渡看到死亡微笑的时候都沉默了,哪里来的老太太表情包!


    看起来笑得阴阳怪气的。


    程渡不想理她。


    周吱吱问:今天在家?


    程渡其实想回不在,打出来的字删掉,重新打字:干嘛?


    周吱吱:想去你家找你,想见识一下你的家。


    正在某大厅开会的程公子起身就走,“各位,有人离不开我,我要回去了。重要的事情再喊我,这些小事你们看着办。”


    被丢下的同伴一脸懵逼。


    老大这是干啥?


    程渡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去把手下的拉风跑车开走了。


    他准备亲自去接周吱吱。


    ——


    “程公子的车看起来真拉风!”


    “难道是来接司雪的?”


    司雪出来就看到程渡的车,有些错愕,“哥,你来接我放学吗?”


    经过上次的事情,她已经心有余悸。


    不太确定地问程渡。


    程渡想着也是顺路,开了车门,“上车。”


    司雪看着程渡那张脸,忍不住心动,他终于看见自己了。


    被他宠着的感觉,真好。


    程渡一直张望着,好像在等人,司雪有些奇怪地问:“哥,怎么还不走?”


    “走什么走,等不及就滚下车,我要等周吱吱。”


    程渡本来脾气就不好,听到司雪催促有些不耐烦,“本来就是顺路带你,你个蹭车的人,废话还这么好。”


    听到程渡的话,司雪的笑容瞬间消失。


    程渡打开车门下车,拽着周吱吱坐到了副驾驶上,“坐这里。”


    周吱吱被她强硬地塞进了副驾驶。


    “吱吱?”司雪惊愕地看看周吱吱,“你跟哥哥?”


    “哦,我邀请吱吱回家玩。”


    程渡帮周吱吱解释。


    周吱吱打了字,用手机屏幕对准了司雪。


    要玉佩。


    “玉佩……”


    司雪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马上闭了嘴,但是程渡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