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民国千金她在蛮荒忙种田 > 第八十六章你话多,有道理

第八十六章你话多,有道理

    姜评瞧着郗铨,“周庄,我还是五年前见过他,他们长期更换住址,难以寻找。”


    “不过,既然能出现他的名字,我想,能很快见到他们。”姜评想到昨晚姜规说的。


    “姜规说起她,如果,我没猜测错,她是周芽,是周庄的妹妹。”


    “就麻烦你去与她沟通,尽量与对方友好相处。”郗铨言语落下。


    就见自家门楼下,林素站在那里。


    姜评颔首,“放心。”


    -


    祝延曲回到家中,就是去河边洗涤昨日换下来的衣物。


    看着竹制小罐子里的皂角节,心中想的是,再过些日子,就能用皂化好的艾草皂。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尽管不适,但也强忍着。


    洗去手上的皂角泡沫,站起身,去看从小路走过来的程水山。


    程水山是程水娇的二哥,在宋国照花村时就是猎户,如今到这了,捡起了老本行。


    “祝姑娘,你在这呢,”程水山放下肩膀上的野牛肉,他浑身被血红浸染。


    “嗯,”见到他猎到的是野牛,他平时几乎猎的都是野牛野猪。


    他出价也是中等,不会太贵。


    野牛和野猪体型相差过大,价格也差不多一致。


    “你是需要牛油,还是瘦肉?”程水山在拖拽猎物时,抬眸去看祝延曲。


    祝延曲视线缓慢上移,瞧着面上滴下水珠的程水山,“四斤牛油,一斤瘦肉。”


    “好,给你留着,”程水山浅笑,爽快地回答。


    “我回去拿钱,”祝延曲浆洗好衣物,拧干水,放进竹篮,提起来时,和程水山说了话之后。


    转身要走,眼眸的余光里,看见了郗铨的身影。


    郗铨正放慢脚步,向这边走来。


    逆着夕阳西下的光辉,身姿修长,衣袂浅飘。


    程水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忙偏头看去,看见郗铨,站起身来。


    和郗铨打完招呼,温和的眉眼,则是在他们二人之间稍微地看了一遍,就蹲下身子,继续忙着自己的。


    郗铨走近,伸手过来,却被她躲开,有着浅浅的笑意,“我又不是摆设,给你拿着怎么了?”


    祝延曲抬眸看他,“这是女子的衣物。”


    “哪又怎样?”郗铨低下眼眸,看着身上穿着的衣裳,上面的绣样虽不是丝线金线,而是来自亚麻制作的细线。


    绣样精湛,出自姨母巧手。


    “女子本就是神女一般的存在,我有什么资格起嫌隙之心?”


    郗铨见她不说话,“你该不会以为,女子的衣物不能被男人触碰?”


    祝延曲别开眼眸,没去看他,也没说话。


    耳边忽地传来轻轻的笑声,“从采集制作布料的原料起,都是男子费力背回,道道制作方式,哪一样没经过男子的手?”


    祝延曲眉头轻微皱起,偏眸去看他,“你话多,有道理。”


    郗铨说了这么多,就只有这么几个字的回应,唇角的笑意快要压不住了。


    祝延曲见他这般神情,手中的分量减轻,低下眼眸,用余角的视线去看他。


    “要看呢,就大大方方地看。”


    祝延曲头顶又传来这么一声清润的嗓音。


    抬起眼眸,去看着他,看着他肆意的笑颜。


    “确实,你生的一副好皮囊,不看,倒是我的错过了。”


    郗铨不置可否地点头,“那是自然,要学我一样,脸皮厚些。”


    祝延曲唇角扬起一抹浅笑,跟着他踩着斜阳,一路前行。


    “开门,我给你提进去,”到了门楼下,郗铨的笑意快要溢出双眸。


    瞧着她白皙的面颊有着淡淡的红晕,额角有着细密的汗珠。


    在她开门时,又柔声说着,“家里有水井,就在家里洗就好。”


    祝延曲开了门,双手撑在竹制门板上,回头,仰着头去看他。


    “洗一次衣服,不知要提多少桶水。”祝延曲白了他一眼。


    若是洗澡,提水是免不了的事,即便汗流浃背,也没事。


    可是洗衣服,提过一回,来来回回地提水,掌心被勒红,起初还被勒得起了水泡。


    时间久了,掌心里都有一层薄薄的茧。


    郗铨瞧着她没什么波澜的眼眸,从她身边走进院子,“小事。”


    -


    本是听到开门声,就欢喜地从堂屋里出来的兴国,东盛,和正跨过门槛的华月,看见郗铨在院子里,都愣在原地。


    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


    郗铨放下竹篮,双手叉在腰间,看见这一幕,满眼笑意。


    他微微偏头,看着正在晾衣杆上晾晒衣物的祝延曲。


    走到她身边,低声说着。


    “你和孩子都说了什么,我很好奇。”


    祝延曲正拿起贴身衣物,捏在掌心,双颊染着淡淡的绯红。


    双手垂下,抬头看他。


    “没说什么,你要是没事,就先回去吧。”


    郗铨垂下视线,看着她拘谨的姿态,眼眸闪过明了,轻微颔首,“好,我晚些时候来看你。”


    “别……”


    祝延曲话还没说完,就见走出几步的郗铨停下脚步,转身回来。


    “别?”郗铨复述这个字,似在剖析它的含义。


    “随你吧,”祝延曲知道郗铨是个脸皮比城墙厚的人,微微侧身不去看他,“你喜欢就好。”


    -


    祝延曲等郗铨离开之后,晾晒好衣服。


    去了屋里拿钱,前去在家对面的宽阔之地,摆着肉摊的位置。


    找到了程水山的肉摊。


    如今这肉摊就有四、五个,有羊肉的,其他大型野兽的。


    还有一些小型不知其名的兽类,和在山谷间逮来宰杀的各品种的鸡。


    祝延曲不喜红肉,更不喜欢血腥味重的肉类。


    只是取其油脂,和少许的肉类,给孩子增添营养。


    走到程家的肉摊前,程水娇一见她来,就将给她预留好的牛油和瘦肉取下给她。


    程水娇知道哥哥的用意,与祝延曲相处得好,兴许能得到些许庇佑。


    她是郗铨看重的人,不能怠慢。


    “祝姑娘,喏,给你准备好了。”


    程水娇将用草绳捆着的牛油和瘦肉,递给祝延曲。


    “我二哥跟我说了,你喜欢牛油和瘦肉,他估摸着得半个月后再去捕猎,油能撑得过去吗?”


    “能,”祝延曲递钱给她,接过牛油和瘦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