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陆总快追!辛小姐要和你弟弟复婚了 > 第259章 不踏实

第259章 不踏实

    这会已经十一点半了,公司上上下下几十个部门,上下班时间都是有时间错开的,十一点半下班的人也不少,他们俩从电梯出来,就又接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洗礼。


    辛愿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临危不乱,镇定从容地迈着步子。


    陆时凛比她更淡定,两人本来只是肩并肩的,结果看那么多人盯着,他果断牵起她的手,歪头说,“走慢点,你现在是孕妇,别摔着。”


    “我走得很快吗?”辛愿侧头问。


    “不快吗?”陆时凛扫了一眼她的脚,贱兮兮的调侃道,“我看你鞋底子都快磨出火星子了。”


    “……”


    不出意外,辛愿一拳钉在他的胸膛上,还恶狠狠地瞪他一眼。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那些下班了职员和他们距离不算近,自然听不清,但能清楚地看到他们俩的互动,已经眼神变化。


    有种,她在闹,他在笑的即视感。


    而且,在所有员工的印象里,辛愿都是清冷,说一不二的,她会笑,发怒时冷冰冰的,气势逼人,压迫感很强。


    但像此时娇俏,抱怨的瞪人,是第一次见。


    果然,再强大的女人,在爱情面前也会变成小女人。


    而且,陆时凛给他们的印象也彻底刷新了。


    他那桀骜不驯,嚣张肆意的形象实在是太入人心了,所以这会看到他这么宠溺又温柔的样子,震碎了不少人对他的印象。


    两人好不容易走出大厦,辛愿立即钻进车里。


    车子行驶到车流中,辛愿才拿出手机给姜知许回消息:产检结束啦,刚拿到手机,让宝贝担心了,你的干儿子干女儿很健康,这次产检陆时凛特意给我找了个专家,正是你老公的大舅妈。


    姜知许前段时间和周恪去土耳其玩了十天左右,在家休息了两三天,就又进组了。


    辛愿收到她的回复时,是半个小时后,她和陆时凛刚到安园。


    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堆堆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


    辛愿顾不上摸她,现给姜知许回了消息,给堆堆急的直哼哼,看她一直不理自己,才炮打陆时凛跟前去。


    “臭狗,你现在还会退而求其次了是吧?”陆时凛给手消了毒,一把将它捞起来,掂了掂,“你妈不理你,就想起我这个爹来了?”


    辛愿闻言,轻笑道,“我现在是给你机会,你好好珍惜。”


    陆时凛说,“等再过两三个月,就带它去医院把蛋噶了。”


    堆堆也不知道又没有听懂这句话,反正他话音刚落,堆堆就扭着身子要从他手上下来。


    “你要给它做绝育?”辛愿这时才放下手机,捞住朝她奔跑过来的堆堆,“戴戴绝了吗?”


    “早绝了,它第一次来大姨妈后,周恪就带它去他妹那做了手术。”


    辛愿想了想,堆堆是只公狗,公狗成年后有喜欢标记领地的习惯,而且家里也没母猫,绝不绝其实都可以。


    “等它再大一点再说吧,现在说这个还早。”


    陆时凛点头,也没反驳。


    吃饭前,秀姨和袁叔关心起她这次产检的事情,听到很健康后,都放心下来了。


    等吃过饭后,两人上楼,陆时凛便开始收拾行李箱。


    辛愿这会也不怎么困,就靠在门框上看他收拾东西。


    只去几天,两套睡衣,三套西装就够了。


    陆时凛是个有洁癖的人,正装是绝对不可能同一套穿两天的,至于其他日用品,秀姨都会拿小袋子给他整理一全套出来,他每次外出,直接拿一套就行了。


    行李箱,花了十分钟左右,就快速收拾妥当了。


    “下午覃放来接你?”辛愿问。


    “这次覃放不和我一块去,他昨天就去陵西那边了,那边工程出了点状况,我让他亲自去盯着了。”


    “那你一个人去锦城?”


    “没有,会有个秘书跟着。”陆时凛说着还顿了一下,补充道,“是个男的。”


    他突如其来的解释让辛愿懵了一下,蹙眉道,“我又没说什么。”


    陆时凛扬了扬眉,“嗯,另外还有两个高管一起,差不多会有六七个人的样子。”


    “哦。”


    辛愿淡淡应着,打了一个哈欠,“困了,我午觉时间到了。”


    “走吧,我还能陪你眯一个小时左右。”


    下午两点半时,陆时凛醒了,辛愿还在睡,他便轻轻抬起她的头,将胳膊抽出来,正要翻身下床时,辛愿闭着眼迷糊道,“要走了?”


    “嗯,你再睡会。”陆时凛重新回身躺下抱了她一下,吻了吻她的额头和鼻子以及嘴唇,“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


    辛愿没说话,好像又睡着了。


    陆时凛摸了摸她的耳垂,又在她唇上轻轻覆上一吻才再次起来换衣服,拎着行李箱走出房间时,手机忽然响了,是助理打来的。


    他怕铃声把辛愿吵醒,飞快点了挂断,轻轻带上门,下楼,上车离开。


    在门关上那刻,辛愿就睁开了眼睛,不知为何,她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七上不下的。


    最后一丝睡意都被磨得一干二净了。


    她起来走到窗边,正好看到那辆黑色商务车调转车头驶离别墅。


    在陆时凛说那句‘会早点回来陪你’时,她忽然有种想让他再抱着自己睡会的冲动,但到底还是强忍住了。


    不然,多丢人啊。


    辛愿转身回到床上躺着,没睡觉,就是抱着手机刷了会朋友圈。


    正好时绮的电话打了过来,也是关心她的身体状况,以及今天产检结果。


    合着全世界都记得她今天产检,就她自己差点给忘了。


    她和陆时凛回黎城后,时绮也是三天两头打电话,打视频,前几天还寄了不少好东西过来,孕妇能用的护肤品,燕窝等补品也是应有尽有。


    聊完这些,时绮道,“明天琅意这死丫头要去黎城玩,可能还要麻烦你一段时间了。”


    “琅意要来?”辛愿很惊讶。


    “是啊,这不是暑假吗?她闲不住,在家无聊,磨得我都快烦死了,成天妈妈妈妈地喊,我耳朵都起茧子了,这不前两天说想去黎城玩,我怕她麻烦你,还吵着你,就一直没答应。”


    “妈,您这话就太客套了,什么麻不麻烦的,琅意就和我妹妹一样,她过来玩,我比谁都高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哎,她要不听话,你直接训,或者让阿凛出马就行。”时绮无奈地叹口气,“她能过去给你解解闷,也不算一无是处。”


    正在啃桃子的时琅意闻言,满头问号:????


    我是亲生的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