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嫁权臣 > 第162章 你竟然偷看我的话本子

第162章 你竟然偷看我的话本子

    紧接着,陆衡之便低头重重吻了上来。


    苏青珞推他:“你小心我把病气过给你……”


    “我没那么娇弱,不像你。”他也不过吻了她一下便放开,揉了揉她脑袋。


    苏青珞盯着他看。


    陆衡之垂眸:“怎么?”


    苏青珞终于意识到什么,道:“你——你竟然偷看了我的话本子!堂堂首辅竟然偷看我的话本子!”


    声音虽哑,气势却强。


    陆衡之不觉揉了揉额角。


    刚才倒也没刻意去想那话本子,动作是自然而然做出来的,可见他被那破话本子荼毒了。


    若是在旁人面前可能还会有些尴尬,但自家夫人面前嘛……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他无声一笑,捏了捏苏青珞的脸:“我不止偷看话本子,还打算给你写话本子,你要看吗?”


    苏青珞眼睛一亮:“真的吗?”


    “当然。”


    苏青珞更兴奋了:“你会有空?”


    陆衡之“嗯”一声,淡声,“等我告老还乡,自然有空。”


    “……”


    这不是逗她吗?


    苏青珞没忍住道:“七老八十还写话本子,羞不羞人。”


    陆衡之声音柔和:“夫人爱看我便写,这有什么羞人的。再羞人的事也不是没做过。”


    苏青珞微微脸红。


    她习惯了枕在他肩头睡觉,但嗓子痛鼻子也堵塞,倒是有些睡不着,又问他:“那要是冬狩前我还没好怎么办?”


    陆衡之摸了摸她脑袋:“不用担心,我去跟陛下说。”


    “不行。”她忽然激动起来,“我先前梦里梦见我冬狩拿了第一,陛下封我为一品诰命夫人的。我要是不去,会不会就没赏赐了?”


    陆衡之目光落在她脸上:“你,冬狩,拿了第一?”


    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苏青珞咬唇:“不行吗?”


    陆衡之想了片刻:“有没有可能是倒数?”


    苏青珞狠狠给了他一拳:“你看不起谁呢?在江南谁骑马救了你?我连人都敢杀难道还不敢杀动物吗?仇广都说箭术神鬼莫测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虽然她也不相信自己能拿第一,但陆衡之不能不信啊!


    一连串又哑又娇的声音让陆衡之立刻低头承认错误:“为夫错了,错了。”


    他将她往怀里一搂,“快睡,睡得好才能好得快,否则你的一品诰命要跑了。”


    其实不会跑,无非要她早点睡觉,陛下既有心赏她,他开口也是一样。


    苏青珞本来也觉得无妨,但此刻好胜心被激起,立刻闭眼睡觉,恨不能明日起来就能直接展示技术。


    待她缓缓睡熟后,陆衡之不觉莞尔一笑。


    但想起先前她的梦,他还是起身去外头叫来仇广,询问苏青珞的练箭情况。


    仇广照实回答。


    陆衡之思忖片刻,道:“这么看起来,拿第一也不是没有可能。”


    奈何苏青珞的身子不大争气,第二天不仅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病情加重还烧了起来。


    陆衡之及时禀告皇帝。


    风寒是绝不能入宫面圣的,以免过了病气给圣上和各位贵人。


    皇帝却大手一挥:“那冬狩便推迟几日,等夫人好了再举行便是。朕非得见见衡之的夫人是什么模样才行。”


    冬狩虽然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事,但皇家和京中贵胄都要参与,改了日子还要一一再行通知。


    没想到皇帝竟然为见苏青珞推迟了冬狩。


    陆衡之立刻跪地道:“臣多谢陛下抬爱。”


    心里却明白,皇帝对他的防备之心又开始加重。


    在皇帝书房议完事,往日陆衡之都要回阁中再忙片刻,今日却径直往宫门口的方向去。


    阁中次辅叫住他:“陆大人,礼部尚书的人选……”


    陆衡之淡声:“既然议来议去都定不了,便叫礼部侍郎暂代吧。”


    次辅道:“好,那兵部右侍郎……”


    陆衡之看一眼天色:“叫兵部尚书递折子上来说一说他的意思。还有什么要紧事吗?”


    他语气与往日虽然无异,但只有自己知道耐心已即将耗尽。


    好在阁中另外一人立刻将次辅拉走。


    他给那人一个“挺懂事”的眼神,立刻转身出宫。


    次辅道:“你做什么,我还有事没问……”


    那人道:“你没听说大人的夫人病了吗?大人这是要赶着回去看夫人呐。”


    次辅斥道:“你莫要胡说,大人岂是如此儿女情长之人?”


    那人:“……”


    你个老学究,不懂。


    大人可还是很年轻呢。


    *


    圣上将冬狩推迟至半月后的消息传到玉阳公主那儿后,她嘴角不觉泛起几分冷笑。


    “恐怕是不敢来吧。”玉阳公主手中握着一支小金弩,倏地按出,一箭射向靶心。


    他身旁的内侍站在她身侧,手掌轻轻抚过她的脖子,细声道:“公主说的是,她不过一介商户之女,怎么会骑马射箭呢?更别提狩猎了。公主到时必定能叫她好看。”


    玉阳公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伤痕虽然已消,她却永远都忘不了当时的那份屈辱感。


    陆衡之心尖尖上的人,她要亲手碾碎。


    她微闭了眼,问:“叫你散给贵妃的消息可散出去了?”


    内侍道:“公主放心,贵妃这会儿已经知道自家侄子是如何死的了。”


    “那就好。”玉阳公主拍了拍那内侍的脸,“最近无趣得很,替我找点新乐子来。”


    内侍微笑道:“是。”


    *


    天边泛出阴沉的青色,似要下雪。


    陆衡之摘了披风踏入房门,一面往里走一面问:“夫人可退烧了?”


    紫鸢道:“刚退烧,只怕晚上又烧起来。”


    这几日苏青珞烧得反反复复,叫人提心吊胆。


    陆衡之进了里间,梅妈妈正在一口口喂苏青珞喝药。


    陆衡之远远看着她一张小脸烧得微红,不禁有些心疼。


    苏青珞看他一眼,目光里似有几分水色,委委屈屈的。


    陆衡之的心就更疼了。


    他先在炭盆边暖了暖身子,避免寒气冲撞她,然后才走到床边,接过梅妈妈手里的药碗:“我来。”


    梅妈妈立刻让开。


    苏青珞因鼻子不通声音显得有些稚气:“你今日回来的这么早是因为我吗?”


    陆衡之挑眉:“还用问?”


    苏青珞没忍住弯了弯唇:“我就是要你自己说出来。”


    陆衡之顿了顿,将勺子递到她嘴边:“喝药。”


    屋子里炭火毕剥作响,烤得她唇有些干。


    她乖顺地喝下去,看他:“我是不是比你乖多了,你生病都不好好喝药。”


    陆衡之“嗯”一声,看她,“乖。”


    苏青珞很快将药喝完,又用了些饭菜,便又躺下去。


    浑身烧得骨头疼,也睡不着。


    陆衡之很快便用完了饭,过来陪她。


    她就这么靠在陆衡之肩上,蔫蔫巴巴好久不说话。


    陆衡之有些怀念她先前叽叽喳喳的模样,不觉用手轻轻摸了摸她下巴尖:“快点好起来。”


    苏青珞原本无神的眸子忽然亮了。


    陆衡之心里忽然闪过不祥的预感。


    果然,苏青珞在他怀里抬头,拽了拽他衣领,道:“假如你给我写个话本子的话,我肯定很快就好起来了。”


    陆衡之:“……?”


    或许是叫当朝首辅写话本子这件事太过离谱,苏青珞立刻又道:“不用写一整本,一段也行。”


    陆衡之轻轻一哂,看她:“不如我亲自给你演一段儿?”


    “……”


    苏青珞立刻往后一缩,默默裹紧自己的小被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