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夜烬天下 > 第九百零八章:背负

第九百零八章:背负

    月氏遗迹位大漠深处,在法术的影响下,一到晚上就会有静谧的月光奇迹般的穿过厚厚的黄沙静悄悄的轻洒在宫殿的轮廓上,仿佛是在无声的叙述着过往那些辉煌的历史,两人看过唐红袖回到客房修整,很快大祭司就命人送来了牧民的衣服,云潇拿着这种白袍在萧千夜身上比划着,捏着他的脸颊笑道:“偶尔也要换个风格试一试嘛,你总是穿着那身队服,我都看腻了。”


    他本来还在心神不宁的想事情,一转过头云潇已经嬉皮笑脸的开始帮他换衣服,想到不久之前她还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要和他撇清关系,这会又黏糊糊的腻着他像个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小姑娘一样撒着娇,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他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干脆一动不动的坐直了身体任她摆布,忽然感觉到她的手微微一抖,停在了胸口被流火洞穿灼烧的伤痕上,顿时云潇的脸色就阴沉了几分,很久才慢慢的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问道:“还疼吗?伤口……还疼吗?”


    萧千夜愣了一下,这个伤是沾染着黑焰的流火贯穿胸膛留下的,若非帝仲拼命拦在她的身前,那一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崩溃的宿主自尽,取而代之。


    但也正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剑让一直压制着他的帝仲出现短暂的神志恍惚,这才给了他千钧一发的机会从沉睡中苏醒,来不及考虑太多,他毫不犹豫的抱起了恸哭中的女子,不顾嫌隙的将她送到了无言谷蚩王手里。


    可惜清醒的时间是如此的短暂,他还没来及询问云潇的状况,精神开始剧烈的震荡,任何一点轻微的动静都能让他再次坠入黑暗,他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她,他不顾一切的反抗挣扎,终于以神裂之术的躯体悄然分离,然后他扭头看向“自己”,看着身体缓缓的睁开眼睛,以一种敌视又充满征服欲望的眼神,冷漠的扫视着他。


    那一刻的帝仲或许真的想杀了他,但不知为何隐忍了下去。


    想起这些不久之前才发生的事情,萧千夜却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最终只是淡笑着摇了摇头,云潇的声音有几分低沉的哽咽,若说肩膀的一剑她还能控制着力道,但胸口那一剑则是在情绪完全爆发的情况下毫无意识的击出,皑皑雪山在她的瞳孔里呈现出一片刺目的血红色,凛冽的风化作厉鬼的呼啸穿透耳膜直抵大脑最深处,一个熟悉的诡笑声由远及近,最后宛如长在心尖上的一张恶口反反复复的念起同一句话——“杀了他。”


    这个声音戛然而止的瞬间,她看见燃烧着黑焰的流火剑洞穿了男人的胸膛,但剑端的火舌却精准的抵在自己的心尖处,只要再深入一点点,她就会亲手斩断永生的火种!


    随之而来的是痛彻心扉的绝望,亲手摧毁的所有信任宛如破碎的刀锋割断理智,她真想死在那一刻,彻底的终结这段纠缠不清的感情。


    “不疼了……”萧千夜抚摸着她的脸颊,轻轻扯动将她混乱的情绪拉回当下,清透的嗓音低而不沉,宠溺的笑了起来,“这不是挺好的嘛,我会永远留着这个伤痕。”


    “这有什么好的?”云潇不解的望着他,见他抿唇扬了扬眉毛,顺手把她拉入怀中,“你留下的嘛,当然要珍惜。”


    她偷偷的笑了,一拳砸过去,看着他装模作样的喊疼才得意洋洋的止住了手。


    第二天清晨,两人别过月氏族人往敦煌赶去,云潇懒洋洋的趴在骆驼背上昏昏欲睡,萧千夜牵着引绳,目光一秒不敢分心的紧盯着四周,他们离开月氏遗迹不久之后周围就一直有鬼魅般的火焰在顺风飘动,心知这是魔教惯用的某些法术,他只是不动声色假装游人,时不时还会掏出罗盘辨认方向,一晃日上高头,燥热的气候热的云潇瘫软着一动也不想动,他解下水囊递过去,扫到旁边突兀的出现了一车商队。


    这些人来的蹊跷,似乎是忽然间闯入了他的视野,目光锋利的望过来,他看也不看几人,扶着云潇笑咯咯的帮她扇风解暑,为首的头子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番,使了个眼色就继续带着人离开了。


    萧千夜用余光扫过那支“商队”,这伙人个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随身携带着匕首和短刀,要么是附近的悍匪马贼,要么就是雷公默派出来协助魔教徒追捕温婷的走狗,好在现在的他一副病弱无力的模样,又带着一个无精打采的女人行走在沙漠之上,这才没引起怀疑避开了问询,此地距离敦煌尚有几十里路,城外都如此风声鹤唳,想必城内更是草木皆兵了吧?


    “阿潇,阿潇?”他晃了晃云潇,见她热的一脸潮红,额头密密麻麻全是汗水,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好热,好热啊……”云潇抱怨的嘀咕了两句,或许是受到火种颓靡的影响,她自被煌焰重创以来体温一直都是淡淡的温热,这会被沙漠的炎炎烈日暴晒一上午,坐拥炽热火种的身体竟然有些吃不消变得如散架的木偶一样提不起力气,萧千夜伸手想帮她擦汗,手指刚刚碰到她的脸云潇就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他吓了一跳,没等反应过来云潇拽着他的手紧紧贴到了自己的脸上,贪婪的蹭了又蹭,喃喃自语,“好舒服,冰冰凉凉的!”


    看她一副沉醉其中的样子,萧千夜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他渴望着云潇身上独特的炽热,想不到这具被古代种血脉影响彻底失去体温的身体能在这种时候起到奇效,他干脆把云潇抱下骆驼塞到了自己的白袍里,她挣扎着探了个脑袋出来,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转而又弯成一条笑眯眯的线,紧贴着他哼哼唧唧起来。


    “好些了吗?”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云潇,此刻的她正对着自己呲牙咧嘴,一脸坏笑,“嗯,舒服多了。”


    “那就继续赶路吧。”他无奈的接话,站起来拍了拍衣摆上的沙砾,云潇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穿上了外袍,揉了揉眼睛一脸不情愿地翻身坐上骆驼,左右环视了一圈,奇怪的道,“还好我们没有用剑灵御剑过来,大漠到处都是魔教的眼线在找人,这种火焰虽然力量不算很强,但有人在背后操控,一个温婷应该不至于让魔教之人如此兴师动众吧?”


    “雷公默是在找温婷,魔教很明显是在找你好不好?”萧千夜白了她一眼,见她还是一脸懵懂的神色,认真提醒,“祭典上你曾用自己的火焰击退过妖女,魔教信奉圣火,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云潇冲他吐着舌头笑起来,得意洋洋的回道:“什么圣火嘛,掺了迷魂药的火就能叫圣火吗?这要是都能算的上圣火,那我随手就能点出来无数个,我岂不是也能当他们的圣女大人?”


    萧千夜抬头看着骆驼上眉飞色舞的女子,忽然有些想笑,忍不住调侃:“没有你这么话多的圣女好不好,人家都是不说话装神秘,你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喂!”云潇不服气的踹了他一脚,没走两步又热的汗流浃背,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跳到了他背上,贴着耳边小声的说道,“我不想骑骆驼了,剩下的路你背我过去吧。”


    “早上可是你吵着要骑骆驼的,要不然我们走过去都比骆驼快。”他嘴上埋怨着,一手扶着背上的云潇,一手还得牵着骆驼,云潇笑咯咯的揪着他的白发,挑了挑眉,用一脸莫名地神态看着他反驳,“是你说要装作游人去敦煌,我才找大祭司要了一匹骆驼好不好?你想想如果两个人在沙漠里走路,看着就很可疑呀!”


    “是是是,圣女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他憋着笑连连点头,云潇冷哼着瞪了他一眼,用手指搅动着白发,忽然鬼使神差的拔了一根放到眼前反复看了又看,问道,“头发怎么还是这么短,你又剪掉了吗?”


    “这样方便。”他点了点头,云潇默默摇了摇嘴唇,想起凝时之术,心里泛起一阵酸楚,又不想被他察觉只能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装模作样的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问道,“背的动吗?”


    “嗯?”他下意识的扭头,听见发颤的声音,重复问道,“背的动吗?”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他微微怔了一下,心里涌起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若无其事的回答:“你变重了……”


    “才没有!”云潇笑骂了一句,抬头的时候眼里竟有泪光在闪烁,像映照在水面上碎钻,有些迷离又有些捉摸不定,她连忙故作镇定的转过脸去,争辩,“我可是每天都很注意保持身材的,才没有长胖呢!”


    “呵呵……”萧千夜轻笑着摇了摇头,背上的女子是如此的轻如鸿羽,却仿佛有泰山般沉重,但这样的感觉很平静,在燥热的沙漠里也让他安心。


    只要她能一直安然的在自己身边,再沉重他也愿意背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