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夜烬天下 > 第七百七十五章:尘埃落定

第七百七十五章:尘埃落定

    浩劫过后,来自血荼大阵中心的毁灭之力慢慢散去,愤怒的夜王终究沉沉死寂下去,伴随着撼天动地的摇晃渐渐平息,数千年皑皑冰川积雪的泣雪高原不复存在,只剩下苍白的岩石堆砌挤压变成数不尽的千沟万壑,地表的温度由最初的炽热一点点恢复温暖,不过几天的时间,竟然有绿色的小草从满目疮痍的土地里坚韧的冒了芽,宛如枯木逢春,连阳光都不再冷漠刺骨。


    千机宫外围浑浊的水流退去之后,清晨的曦光照耀在顶端的琥珀玉石上,折射在白教的每一个角落,天尊帝从大殿内一步一步走出,即使身体在持续数日的维持日冕之力后已经近乎虚脱,但他的每一次抬足都依然稳健,直到他走出来,公孙晏一个人守在外面,下意识的扭头和帝王心照不宣的对视了数秒,然后他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在帝王的身前单膝跪地,抬手放在心脏处,微微颔首。


    在舒少白离开阵眼的一瞬间,毁灭全境的力量如泰山压顶重重的砸在年轻帝王的肩头,他几乎感觉到灵魂都被碾碎,视觉、听觉都在光速消失,再缓过神来的时候,日冕之剑在头顶缓慢旋转,四条连接着临时封印的金线漂浮在空中,他下意识的抬手想要触摸,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被无形的力量撕扯成了一个血淋淋的人,仿佛每一个毛孔都被打开,帝王之血开始从身体里游荡而出,围绕着日冕一起旋转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端坐在莲花神座上,控制着被献祭的数百万无辜之人的生命,一点点拉住四分五裂的大陆。


    阵眼的交替似乎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但被困其中的夜王却展示出了匪夷所思的强大,他以一己之力将阵眼的范围扩大到整个泣雪高原,也让日冕的力量越发沉重的压得他无法喘息,但他知道在看不见的地方,依然有人为了飞垣的未来而不顾生命的奋斗,他无论如何也要撑住最后的战线,哪怕骨骼都在重压下发出咔嚓的恐怖声响,他也稳如磐石的端坐中央,一天、三天、五天、直到第七天,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精神松懈的一刹那,他仿佛看到自己的一生如走马观花一般在眼前飞逝,耳鸣的声音由远及近,最终像晨钟暮鼓,一声一声嘹亮有序的响起。


    结束了,这座被碎裂之灾笼罩了数千年的流岛,终于将命运握在了自己手中。


    他恍惚失神,这些年的一切如白驹过隙在眼前闪烁,这一战不知死伤多少,有无辜的百姓,有忠诚的战士,唯独……唯独没有帝都城勾心斗角、谋于权势的高官权贵。


    “呵……哈哈。”天尊帝按着额头笑起来,几句诗词从遥远的地方一声声的叩响——“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金色的眼眸里泛滥起血光,杀……他必将改变腐朽的王朝,不让枉死的生命白白牺牲。


    他不知道这样的呆滞又持续了多久,当耳边重新听见嘈杂声的时候,公孙晏背着重伤的萧奕白回到千机宫,他走的时候一身白衣如雪,回来的时候一身血衣如洗,他远远的看了一眼,竟然无法分辨那个人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或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他一反常态的冷静吩咐公孙晏带去后殿医治,然后就一个人默默的坐着,直到公孙晏回到大殿门口,他才把混乱的思绪强行拉回来,忍着心头的不安,依然平静的走出来。


    “他……”许久,帝王轻握着玉扳指,竟然不敢主动去感知萧奕白的情况,公孙晏一跳而起,不顾君臣之礼毫无形象的伸开手臂对着太阳伸了个懒腰,然后才咧着嘴歪头对他咯咯笑了,“我去找他的时候被那只黑龙干扰,他一个人拖住了黑龙让我去北角封印,说起来那玩意单独守着属实有点费力哦,真亏的萧奕白那家伙能一个人看守那么久,还好我平时不学无术喜欢研究些古怪的法术,要不然可真要栽在那里了呢!”


    明溪皱着眉,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自言自语的追问:“我是说……他怎么样?”


    “他?”公孙晏这才止住唠叨,抓了抓脑袋赶紧回话,“北角封印附近被上天界的冥王直接砍出来一条十字大裂谷,下面就是被夜王之力扩大至整个高原的阵眼,到处都是发疯的魔物和凶兽,我一直都不敢离开太远,好不容易等到地震停了,我察觉到北角封印已经稳定下来,立马就回去找他了,那时候他就已经昏迷不醒,云潇在他身边用火焰稳定着心脉,她看见我之后嘱咐我送萧奕白回来,然后自己就走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哦,对了,她让我把这个还给你……”


    公孙晏赶紧在怀里一阵摸索,明溪的瞳孔瞬时收敛,那是云潇的青魅剑,昆仑山的剑灵,竟然断裂成了两截?


    他忍着震惊接过去,果不其然感觉到剑穗上的坠子微微一晃,明溪支退公孙晏,再回到大殿里的时候忽然胸肺一阵剧痛,顿时喉间的血逆流从嘴中吐出,浑身无力的贴着石柱摇摇晃晃倒了下去,瞬间他就被一只魂魄的手搀扶着直接带回了莲花神座,他咳了好一会,边咳边控制不住的想要问清楚发生了什么,朱厌微微叹息,先帮他稳定了呼吸,然后才退开一步,淡淡说道:“萧奕白已经没事了,殿下放心。”


    短短一句话,让他心头的巨石落地,顿时脸色好转了许多,明溪揉着隐隐作疼的胸口,低道:“她把剑灵还了回来……你还是在她面前现身了?”


    朱厌苦笑了一下,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他想了想,不顾身份的走了过去,用仅剩的一只手轻轻搭在帝王的手心,明溪心中疑惑,正抬起眼眸看着他,忽然视线被什么奇异的力量干扰闪电般摇晃了一瞬,然后大裂谷深处那些触目惊心的景象就如画卷一般铺展来开。


    萧奕白的身体已经快要坠入血色熔岩,所有人都是一身重伤,精疲力竭,但前有冥王后有夜王,黑龙和破军都在一旁虎视眈眈,他甚至在这种腹背受敌的绝望之下做好了永坠无间的准备,对着那个死死拽着他的手不肯松开的弟弟露出了诀别的微笑,即使萧千夜毫不犹豫两次的拒绝,但冥王的威胁如跗骨之蛆,第一刀刺入萧千夜的手腕,第二刀直接洞穿了萧奕白的胸膛!


    明溪剧烈的一颤,仿佛冥王的刀是贯穿了他的身体,整个人都在痉挛。


    那一刀斩断了萧千夜的理智,他甚至没看到自己追着冥王跳出大裂谷的一瞬间,萧奕白被全身荡起的黑金色光芒托起,初次苏醒的神力保护着他没有坠入血色熔岩里,但也因分魂大法的劣势无法让他平安远离,谁也没有想到的,他擅作主张放出来的朱厌会在这一刻不顾危险的冲了过去,虽然被冥王砍断一条手臂无法恢复,但魂魄的躯体是不会感到疲惫的,他拉着岌岌可危的萧奕白,将所有的灵力凝聚成坚固的空间屏障阻断下方吞吐的火舌,但那毕竟是在万丈深渊里,很快两人的力量都要被消磨殆尽,就在屏障消失的一瞬间,云潇顺着岩壁飞速滑落,火焰化成巨大的蝴蝶,终于将他从阵眼的边缘带离。


    回到地面之后,被夜王之息侵蚀的朱厌魂魄恍恍惚惚,如风中残烛快要彻底消失,云潇安静的将萧奕白平放在地上,手心燃着温和的火焰一直轻轻搭在他的胸口,但她的脸色在月光的映照下却显得惨淡苍白,短短几分钟的沉默宛如走过了几个漫长的世纪,直到她抬起眼眸看着朱厌,透着一种他无法读解的感情,冷冷的看着他,随后一抹火光飞入魂魄的躯体,帮他稳住了涣散之势。


    她低下头蓦然咬住了嘴唇,不甘、屈辱、愤怒和哀伤复杂的搅在一起,不知是骗自己,还是在骗朱厌,轻轻开口:“你救大哥的恩,我还给你。”


    他感到有几分无奈,却又不得不按捺住震惊,反问:“你真的这么愚蠢吗?来杀我!我回来不是为了求你原谅,我回来就是让你杀我报仇的!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来杀我,动手!”


    “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她豁然反驳,手不受控制地按在了断裂的剑柄上,却在下一秒就将险些爆发的情绪按了回去,很快脸色就被黯然所代替,她深呼了一口气,不知下定了什么样艰难的决心,在曾经伤害过自己的男人面前放下了所有的身段,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哽咽着念道,“告诉我……分魂大法的终章,告诉我。”


    朱厌的脑子轰的一声巨响,一时间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愫倾泻翻涌,然后,他就听到了让他心如刀绞一句话——“求求你。”


    她在哀求自己,为了永远陪在另一个男人身边,放下尊严和屈辱,一声又一声的哀求。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脸上终于扬起笑意浅浅,手指不受自己的控制,慢慢滑过她披落肩膀的发丝,轻轻、轻轻的搭在脸颊上,回答:“好,我教你。”


    她竟然笑了,如释重负的笑了,那样清澈干净的容颜,一如昆仑山巅天真浪漫的小师妹,让他一秒也不敢多看,默默转过了身。


    萧奕白一直在昏迷,直到大地的震动缓缓停止,公孙晏从北角封印奔赴而来,她终于松了口气嘱咐了几句话,然后立马冲出,朝着雪原另一个还在持续卷起烈风的方向飞奔离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