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205章 害羞为何物

第205章 害羞为何物

    第205章 害羞为何物


    夏梨落想多和他在一起,可他都那么说了,她还是乖乖回了自己院落。


    冷月从门外走来,对他说:“老爷有请。”


    景玹知道夏傲天已经离去,想必父王要问起这件事。


    他不知道父王会不会对他自作主张将人带回来有意见。


    到了书房,景项飞也刚换了常服出来,见到他,微微颔首,两人对坐在圈椅上。


    景玹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


    这才问道:“父王叫儿臣来是为了夏梨落之事?”


    “我不问你就不说了吗?”景项飞凝视着他,稍显不悦。


    儿子和那个女人的事他并非不知道,最初也是他授意接近那个女人的。


    但他并不希望景玹真的喜欢上那个女人。所以这次,景玹竟然将她带回府,多少让他有所警惕。


    “你喜欢她?”


    景玹眸光微闪,想了一下,问道:“父王在担心什么?”


    “你该知道我们两家的恩怨,你和她是不可能的!所以,趁现在还早,我不得不提醒你,别把自己的心玩丢了。”


    景项飞这话说的有些不客气,却也是事实。


    景玹有些诧异,最初父王让他接近夏梨落,还曾说过要去夏府提亲。后来这件事一直拖着,直到夏梨落摆脱了妖孽之名,也不见他有任何动静。


    他只道父王太忙了,以至忘了此事。不想,竟已改变主意。


    是因为两家的关系吗?若是如此,父王不同意很正常。


    “父王,儿臣只是不明白,您当初让我接近她,不是因为她的命格吗?为何如今却……”


    景项飞端起茶,掩去自己的不自然,嘬了一口,缓缓说道:“她命格如何也只是道听途说,难道你认为那个圆通师太的道艺在清尘之上?”


    “父王,您已经找清尘算过了?”景玹惊讶地问。


    他不曾想过去算她的命格,对他来说,她最后能成为什么人,都不是他关心的事。有时候,他甚至隐隐希望她没有那样尊贵。或许,潜意识里,他还是排斥做那样的事吧。


    这个江山,既然已经在成帝手中,这些年也治理得还算井井有条。父王却执意夺回,究竟有多大意义?


    景项飞点了点头,说道:“连清尘都算不清楚,说她命象多变,还看不真切。所以,为父并不希望你和她发生什么。”


    “儿臣知道了。”景玹并不觉得自己会和她有什么,当然除了每个月圆之夜。


    一想到这儿,他心里又涌上怪异的感觉。


    他迟疑了一下,没有将此事完全告诉景项飞。只说:“父王,儿臣每个月那时候,需要她协助祛毒。”


    景项飞一听就明白了,叹了口气道:“未想到她还能助你,那你就好好待她吧。将来,如果你愿意,为父也不会反对。只是,这件事,你还是要考虑清楚,在此之前,我不允许你和她有肌肤之亲!”


    景玹脑中闪过那天在九贡山发生的事,有几分醢然,低着头保证。


    事情谈完了,他起身要走,景项飞又想起一事,说道:“九公主失踪了两日,皇上很是担忧。你可知她的下落?”


    景玹想到伴月楼之事,如实说了。


    景项飞沉吟道:“那个伴月楼看起来不简单,你可查过?”


    “儿臣正在查,只是他们隐藏的很好,暂时还未查出背后之人。”


    景项飞点了个头,摆摆手,“嗯,去吧。”


    景玹走出书房,也想到九公主之事。这两日宫里压抑得很,尽管皇帝将消息封锁了,但宫里哪个不是人精,什么消息能瞒得住?


    皇帝都快把龙案掀了,派出去的暗卫一波又一波,就是没有消息。


    景玹不欲参合此事,但景岚因为私自带公主出宫才出事,被皇帝罚禁足府中,他还得找机会去看看。


    后院,常儒一进屋子,看到夏梨落病殃殃地躺在床上,不觉想笑。


    “臭丫头,别装了!这里可没有外人。”


    夏梨落睁开眼瞅了一眼,对上他戏谑的眸子,顿时破功,笑了起来。


    “喂,就你一个人?”她爬起来,往他身后看了一眼,见无其他人,好奇地问,“你真的是神医?”


    常儒嘴角一抽,很怪异地看着她,“我不像吗?”


    夏梨落切了一声,很不屑地说:“就你这样?”


    忽而想到什么,凑到他面前,贼兮兮地说:“我知道了,你和那道长是一样的。”


    常儒不解,盯着她,见她长长的微卷的睫毛在眼前颤动,就好像有羽毛拂过,看得他心痒痒的。


    轻咳一声,不着痕迹地往后避了一下。


    “什么一样的?我又没出家,怎么可能一样。”


    夏梨落噗嗤一笑,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吗?那个清……”


    说了一半,忽然想到这件事是景玹的秘密,说出去可要掉脑袋的。


    “嘿嘿,我就是觉得你多半没有外界传得那么神。”


    常儒见她话锋一转,很快猜到她想说什么,笑了笑,很主动地帮她转移了话题。


    “我有没有那么神,试过就知道了。倒是你,还是少往自己脸上抹那么多粉,跟个白无常似的,都不知道景玹怎么认出你的。”


    “……常儒!”


    她毫不客气挥出一掌,常儒急忙跳出屋子,在院子里嚷了起来。


    “景玹,救命啊!快来管管你家的母老虎!”


    景玹刚走进院子,就看到在空地上追逐的两人。


    常儒性子跳脱,却也不会如此夸张,怎的和她在一起就像干柴遇到烈火,一下子将自己的本性都释放出来了。


    他很无语地看着那两人,轻咳一声,说道:“你们这样哪里有半点病人和大夫的样子?”


    夏梨落这才停下来,随即想到自己的脸,若不是为了装病弱,哪里会擦那么多粉?可恶的常儒,竟然那样说她,害她见到景玹,都有点没脸见人的感觉。


    她捂着脸,极速跑回屋,也顾不上伪装,把巾子打湿就往脸上擦,细细地擦,恨不得擦掉一层皮。


    景玹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她这是怎么了?”


    常儒很想笑,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却要装作一本正经地说:“想必是害羞了吧。”


    景玹愕然。她何时知道害羞为何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