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310章 故事继续

第310章 故事继续

    第310章 故事继续


    因为过年的缘故,酒楼茶馆的生意比往常好了数倍,夜里也热闹得很,常常到很晚才打烊。


    夏梨落进去时,一楼大厅还有不少客人,叫嚷着猜拳行酒令,酒香混杂着各种菜香,飘散在空中。


    二楼倒是安静,她很快找到了那间包房。店小二从里面出来,透过缝隙,看到了一身墨色锦袍的男人背对着她,坐在诚王对面。


    她之所以跟来,不过是好奇诚王何以有这闲心上酒楼吃酒。


    看起来他是来会见其他人的。那人是谁呢?


    隔壁的包房都有人,夏梨落要了一间靠楼梯口的。


    随意点了两个菜,人就溜了出去。飞上屋顶,趴在诚王那间包房上。


    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说道:“实不相瞒,在下仰慕王爷久矣,此次不过找到了一个机会,可以结交王爷。”


    诚王不屑地说:“得了,明人不说暗话,你就说你想干嘛吧。”


    那人呵呵笑了两声,“王爷真性情,爽快之人!如此,在下就不拐弯抹角了。”


    接下去,房里没了声响。


    夏梨落蹙眉,没想到他们这么谨慎。她掀开一片瓦,想看看那个墨衣男子是谁。


    不料一道凌厉的掌风袭来,穿过屋瓦,顿时将她身下那块区域击成粉碎。


    夏梨落凌空翻跃,避开那道掌风。但那些瓦片碎石如同一道道利器,朝她射来。


    景煜也从屋顶跃出。但眼前是夏梨落挥出的一道屏障,月白色冰雾,弥漫了四周,也拦住了他的视线。


    等他破除这道屏障时,哪里还有夏梨落的身影?


    夏梨落离开酒楼,捂着胸口,暗自庆幸。还好没暴露,否则,对上诚王这个劲敌,到底也是件麻烦事。


    好奇心害死猫啊,诚王与谁会面与她何干?


    她自嘲一笑,觉得自己真是多管闲事了。


    刚走出街口,却碰上一个讨厌的人。


    赵思齐倚在马车边,嘴角噙着笑,看起来像是在等她。


    夏梨落眼中闪过一抹嫌恶,走过去,问道:“这么晚了,赵王爷还这么有闲心游荡?”


    “等你。”


    “呵,等我?”夏梨落嗤笑一声,“你怎知我在这儿?”


    “刚才正巧看到你从酒楼出来。”他斜睨着她,眼中意味不明。


    夏梨落略微吃惊,却也没放心上,问道:“等我做什么?”


    “你不是说,等我想到更多细节,就可以来找你吗?”他直起身,做了个请的动作。


    夏梨落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和他单独见面到底不好。


    还没等她拒绝,赵思齐讥诮道:“怎么,怕了?本王以为夏姑娘特立独行,原来也不过如此。”


    “呵,你觉得你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害怕的?至于我是否特立独行,都与你无关。”夏梨落睨了他一眼,不欲与他多说。


    赵思齐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看来你也不是那么想知道你母亲的事嘛。”


    “不论想不想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夏梨落淡淡地说,“我知道母亲平安归来,这就够了,不是吗?”


    “哦,如若令堂的死与过去有关,你还会这么淡定吗?”


    “什么意思?”


    夏梨落霍然转身,紧盯着他。


    赵思齐扯了扯嘴角,掀开车帘等着她。


    她凝视了片刻,上车。


    赵思齐坐在她对面,给她倒了杯茶,不疾不徐地说:“你胆子还真大!”


    “我来只是为了听我母亲的事!”夏梨落看着他将茶杯放在面前的几上,没有动。


    “不要着急,故事要慢慢听,一边品茗一边听,岂非惬意?”赵思齐自顾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夏梨落哼了一声,“你最好能说出有用的东西,不然……”


    “嗯?”他好奇地探过头,痞笑,“我莫名期待你的不然。”


    夏梨落凤眸微眯,手腕忽然一转,一道冷光划过,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剑。


    锋芒毕露,已将他笼罩在剑气之下。他只要轻轻一动,就会被剑气所伤。


    赵思齐微怔,未料到她身手比自己预计的还好。


    夏梨落冷眸注视着他,沉声道:“这下该知道了吧,这就是不然的后果!”


    他缩了缩脖子,躲开她的剑锋,干笑道:“夏姑娘好身手!”


    夏梨落收回剑,端起茶杯,恢复了淡然,“好了,可以开始你的故事了。”


    赵思齐思忖片刻,问道:“你知道我父皇为何会一眼看中你的母亲?”


    “这还有原因?”夏梨落狐疑。她以为那个赵泽川只是为母亲的美貌所惑,才想将她留在宫中。


    赵思齐看出她的想法,扯了扯嘴角,露出几分讥讽,“父皇之所以对你母亲感兴趣,除了她长得确实美貌之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什么?”


    “在他看来,你母亲原本就是他的!”


    夏梨落被他这话弄糊涂了。母亲那是第一次去东晋,和那个东晋皇帝不曾有过交集,又怎么会是他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赵思齐挑眉,目光灼灼看着她,说道:“我父皇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你母亲。”


    “难不成你父皇也到大周当过质子?”


    他摇了摇头,说道:“父皇没有当过质子,但曾驻守过边疆,也认得边疆上的一些商贩,甚至……人贩子!”


    夏梨落猛地想起一件事,梅若雪告诉过她,母亲年轻时和景王的那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景王为了摆脱母亲的纠缠,使了手段,让母亲误会,而后独自一人离开。离开途中,母亲遭到人贩子绑架,要送往军营。


    辗转遇到了夏傲天,后来才和他在一起。再后来,无意中听闻绑架之事似乎和景王有关,只是并没有证据。


    起初她以为夏傲天救了母亲,两人一起回来,不至于发生什么。可今日听他这么一说,便意识到,其中过程未必是这么简单的。


    “你不知道,父皇在边疆时,时常有人贩子给他送来一些女子。有一天,父皇收到人贩子给他的一幅画……”


    夏梨落心里一惊,问道:“难道是我母亲的画像?”


    赵思齐赞许地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没错。所以父皇在未见到你母亲之前,就已经知道她的容貌了。”


    “为何人贩子会送他画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