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25章 改头换面

第425章 改头换面

    第425章 改头换面


    她想起他那天接到信就匆匆离开,再没消息。她以为只是回去处理一些事务。


    可是联想到景王一路的态度,她就觉得事情有异。当下也坐不住了,起身,如一道光闪过,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一路疾奔,到了景王府,直奔五华院。四周静悄悄的,连那些暗卫都不在。


    夏梨落心里奇怪,跳下墙头,突然一队人马平空出现,为首的那人虽然蒙着黑巾,却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以前是不是见过?


    “世子呢?你们把世子弄哪里去了?”


    “死到临头,还想着你的情人,死丫头,你是嫌命长了吧。”蒙面人略微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诮。


    夏梨落皱着眉,疑惑地看着他,问道:“你是谁?跟我有仇?”


    那人哈哈笑了两声,并不跟她废话,一抬手,身边的人就冲了过来。


    那几个人神出鬼没,几个人之间站成犄角之势,无形中多了一种威力,行动又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下子将夏梨落困住。


    蒙面人自信满满,这次他可是拿出了底牌。这十二个人是他精心培养,专门演练十二天煞阵,用来对付他们的,此时只有她一人,倒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不过,他对她势在必得,尤其是她身上的东西,那可是一件难得的宝贝。所以,派他们出阵,也是必要的。


    夏梨落不敢松懈,左右手大开大阖,将曦月神功发挥到极致。


    渐渐的,她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些人的阵法很强大,以她目前的水平还突破不了,再加上她失去了内丹,修为多少受损。


    可他们似乎并没有至她于死地的意思。每到紧要关头,他们就放松了攻击,让她可以缓过劲来。但每次又逼得她走投无路的感觉。让她一次又一次潜力激发,拼尽全力。


    夏梨落诧异之极,这般打法,与其说是对付她,不若说是帮她修炼。但她不可能相信那个人会杀气腾腾地来做这种事。


    打了一阵,那个蒙面人也意识到有些不对。疑惑地问:“你不是到了结丹期吗,怎得打起架来这般有气无力?”


    “要你管!”夏梨落怼了一句,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你想要我的内丹?”


    那人愣了一下,也不否认,“识相点就交出来,否则,等我动手,你还想活命?”


    “你也没打算让我活着吧!”她冷哼一声,直接收了剑,放弃抵抗。


    反正也打不过,不如孤注一掷。


    “我没有内丹,那种境界,我这辈子都未必修得到,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蒙面人抬手,那些人也停了下来,又一阵风似的消失不见。


    他盯着她看了好一阵,似相信了她的话,冷笑一声,大发慈悲般说道:“暂且放过你。什么时候能破我这阵了,我就把你的情郎还给你。”


    夏梨落听得快吐血,这不就逼着她修到结丹境,好给他提供内丹吗?


    为什么上一世好不容易摆脱了被骗内丹的局面,这一世又遇到了?


    怔怔地看着那蒙面人离开,她无力地叹了口气。景玹若真在他手里,她除了拼命修炼然后去救他,好像也没有别的法子。


    然而,自从她失去内丹后,修为就降了许多。想再次结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是,就算景玹被他抓去,这院子里也不该一个人都没有啊!


    夏梨落在景王府搜了一遍,除了五华院,其他地方都很正常。但这也是最不正常的地方。


    世子消失,景王无动于衷?


    她寻思了片刻,奔向景项飞的院子。最后在他的书房找到了他。


    夏梨落伏在屋顶,看着下方刚刚回来的景项飞。一身墨色常服,青色皂靴,龙行虎步进屋,似乎还带着外头的湿寒气,发尖也有些湿润。


    他伏案处理了一些公务,就有一名侍卫进来。


    “王爷,属下打探到了,那个女人在骆马湖畔买了座小院,人就安置在那里。”


    夏梨落大吃一惊,那地方是她买下的,让梅若雪把母亲带去那里照顾。她还想着找机会让母亲以另一个身份出现。


    怎么景王会去查?


    他难道知道母亲回来了?


    越想越心惊,总觉得这件事颇为蹊跷。


    景项飞听了这个消息,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头也没抬问道:“那个女人真的没死?能醒来吗?”


    侍卫恭敬回道:“据说那夏梨落试过,想唤醒她,但她一直没醒,想来并不容易醒来。”


    景项飞并无多少意外,冷哼了一声,“若那么容易醒,那个齐王能不让她醒来?”


    “那……王爷,今后还要盯着吗?”


    “你说呢?”


    侍卫默默擦了把汗,回道:“是!”


    他退出房间后,景项飞也站起身,走到书架前,似要拿什么书,蓦地耳尖一动,眉心微蹙,一招离火诀就朝屋顶劈来。


    夏梨落警觉,一个翻身,在他赶出来时已消失在墙外。


    如今景项飞知道母亲回来,还知道她并没有死,他定会盯着母亲,也许还会出手。这是件麻烦事。


    再者,景玹出事,他竟然没有派人去寻,这又是何故?


    难道景玹并没有被那人捉去?可他整个院子的人都不见了,去了哪里?


    一路寻思,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此次回京,各种古怪。


    走到骆马湖畔的一座小院,夏梨落一跃而入。两进院落,左右几间厢房。只有两个洒扫做事的嬷嬷,梅若雪则和母亲同屋。


    她对母亲的照顾一如从前,夏梨落很放心。但目前这情形,她可不能留母亲在这里。得尽快让她以另一个身份出现。


    这一天夜里,梅若雪被外面动静惊醒了,出门查探,等她再回屋时,杨青璇不见了!


    她吓得魂都要掉了,四处寻找,把整个院子都翻过来,也没见到人影。


    “这可怎么办?到底是谁?”梅若雪颓废地坐到地上,心底生出一股凉意。


    刚入京,就有人知道杨青璇回来了,这人太可怕了!


    到底会是谁?


    慕阳楼的后院,夏梨落带着母亲出现在司徒月光面前。


    她思来想去,也没找到一处可以安置母亲又没有危险的地方。


    梅若雪那里,已经被景项飞盯上,不可能再待了。


    她那里,目前自己都被一堆苍蝇围着,不可能再把母亲带过去。


    所以,她只能把母亲带到这里来。好歹这里的人和大周没有什么关系,不必担心他们会对母亲别有所图。


    再者,她对司徒兄妹印象挺好,也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不会有人能在他们眼皮底下捣鬼。


    对面,司徒月光还是那一副懒懒的模样,歪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壶,一点一点喝着。


    司徒明心很嫌弃地离他几步之远,自顾拈着葡萄喂进嘴里。


    见到夏梨落,高兴地跳起来,笑着问:“梨落姐,你是来看我的吗?”


    “对呀,来看你们一家团聚。”


    旁边司徒月光毫不客气戳穿她:“哼,只怕有求而来吧。”


    夏梨落有些尴尬,幽怨地瞪了他一眼,愤愤说:“是啊,我可是守信把你要的人带来了,来请你帮个忙不行吗?”


    “我说不行了吗?小丫头,脾气不要这么坏嘛,不然会被你那位嫌弃的。”司徒月光掏了掏耳朵,像嫌弃她那么大声说话。


    夏梨落一听他同意了,也不计较他的揶揄,立刻把身后的母亲带过来。


    “那就麻烦前辈,让她住在你们这里,就在后院打个杂什么的都行。”


    司徒明心打量着杨青璇,心里狐疑,不知道这长相清秀的妇人,和她什么关系,为什么特意为她找到这里来。


    司徒月光只是随意一瞥,慢悠悠地说:“见不得人?”


    夏梨落心里一紧,吃惊又谨慎地看向他,没说话。


    他的医术,已不是常人能揣测的。对人皮面具,似乎也熟悉得过了头。


    好在司徒月光只是这么一说,没有要追究的意思。而司徒明心显然没明白父亲那句话的意思,也没多想。


    “不就多个人嘛,那有什么问题。不过,姑姑和姑父出门了呢,等他们回来我跟他们说一声。”


    司徒月光哼了一声,戏谑道:“这是你姑姑的酒楼,你还真会自作主张。”


    司徒明心圆目瞪了他一眼,叉着腰说:“姑姑才不会拒绝!谁像你呀!”


    “我怎么了,我不是同意了吗?”司徒月光甭提多委屈了,说得好像他很冷血似的。


    夏梨落就看着他们俩耍宝斗嘴,耐心地等了好一阵,也不见他们停下,不得不拉着杨青璇在椅子上坐下。


    幸好司徒月亮很快就回来了,身旁是叶柔,身后李慕白就是个护花使者。


    事情很顺利,司徒月亮本就是个喜欢热闹,为人热心又不怕事的人。所以,明知杨青璇来历不明,还是满面笑容地应了。


    夏梨落松了口气,刚要告辞,夏瑾墨突然到来。


    一身墨色长袍,长发随意地系在脑后,凌乱中透着慵懒。俊雅的脸上多少看得出疲倦,想必是连夜赶路累坏了。


    司徒明心看得眼睛一亮,手肘轻轻碰了碰夏梨落,小声问道:“你哥?好俊俏的公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