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45章 遇到旧情人

第445章 遇到旧情人

    第445章 遇到旧情人


    夏瑾墨捂着左胸,那里有点沉闷,抬脚想追过去,耳朵一动,察觉有人,又停下脚步。


    “谁,出来!”


    夏梨落从树上跳下来,抱着臂睨他,“哥,你又欺负人家!”


    “看热闹看过瘾了?”夏瑾墨斜了她一眼,懒懒地问道,“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呀?”


    她嗔了一句,走过来,一本正经指责他,“哥,你不能这样,九公主对你是认真的,你怎么能将她一个人丢在宫里不闻不问?”


    夏瑾墨抿了抿唇,没有辩解。很快转了话题,“你来这儿,不是要说她的吧。”


    夏梨落无奈,说起正事。


    “哥,皇上要你查二皇子的事,你可以帮我查一下究竟这消息是哪里透出来的,做得到吗?”


    “你小瞧了碧血宫的力量。”夏瑾墨说起这个名字时,脸上还有那种骄傲。


    夏梨落看出他对碧血宫有深厚的感情,他在那里待了几年,宫主黎应光待他如亲子,可以说是他的再生父母。


    也难怪他不愿违背黎应光的意愿。


    “哥,上次告诉你的事,你处理了吗?”


    之前她将莫非和黎珊勾结的事告诉了他,让他留意二人。这阵子夏瑾墨都在忙着这件事,便是想尽快拿到证据,并将碧血宫整顿好。


    他点头,脸上是少有的坚定。


    “任何想危害碧血宫的人都不能姑息!我会把那个叛徒抓住,让他给死去的弟兄祭奠。”


    夏梨落瞧他说得大义凛然,和他那一身慵懒淡漠相去甚远,不觉失笑,揶揄道:“找这个理由拒亲就直说嘛,我又不是黎应光,可不会听你这些虚头巴脑的。”


    夏瑾墨按着她的脑袋推了一把,颇为无奈地说:“就你话多!“


    “可你刚才怎么不和九公主说,你正在解决这件事呢?把她气跑了好玩吗?”


    夏瑾墨抿着薄唇,眼里的光暗了下来,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们之间本就存在问题,即便我这里解决了,她那里却是不可能解决的。有时候我在想,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夏梨落震惊,上下打量着他,像不认识一般。


    印象中哥哥可不是这样瞻前顾后的人,怎么行事会这般拖沓犹豫?


    “哥,你究竟爱不爱九公主?”


    夏瑾墨瞥了她一眼,知道她的担忧。他转过身,负手而立,望着树林外那日渐昏沉的天际。声音也变得悠远,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透着深深的无奈。


    “我想起来了。”


    夏梨落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竟激动到颤抖。


    “你,你想起来了?真的?全部想起来了?”


    夏瑾墨心情有些沉重,并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是想起来了,所以也记起了自己作为夏府大公子的责任。”


    夏梨落真是被他打败了,气愤地扯过他,质问道:“夏瑾墨,你什么意思?你要回那个家?那里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是不是想丢下我和娘亲?你要回去和那个卑鄙自私的人做父子,认那个加害你的人做母亲?”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那么做呢?”夏瑾墨很无语,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不管怎么说,都是姓夏,我不想让夏府垮了,我还等着把你和娘风风光光迎进府里。”


    “你该知道,现在皇上已经将父亲冷落一旁,也不让他回边关,西北那些队伍原是父亲部下,如今却要交给半点功勋也无的二皇子,夏家已经没落了,我不想看着这个家就这么垮了。”


    夏梨落不屑地撇撇嘴,“谁稀罕回那个家!”


    夏瑾墨没理会她的倔犟,继续说:“那个女人害了我,如今还占着夏府主母的位置,我若不回去,不是让她占尽便宜?”


    夏梨落鼓了鼓腮帮子,低着头,用脚尖画着圈。她在努力理解哥哥的想法。


    她不是夏府那个大小姐,对她来说,来这个世界,唯一让她留恋的就只有景玹。


    可是,她既然占据了夏府大小姐的身体,也有义务为她做点什么。


    若是夏府大小姐,她真的愿意脱离夏家吗?母亲呢?还愿意回那个家吗?


    夏梨落并不确定。想了一会儿,说:“你要回去,那就想办法把那个女人赶走。至于我和母亲,如果母亲回去,我就回去。夏府的兴隆,我想母亲也未必会在意。”


    夏瑾墨拍了拍她的肩,感慨道:“有时候我在想,若是没有记起从前的事,我还是一个江湖组织里的尊使。这样我还能肆无忌惮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没有所谓的责任,没有要肩负的使命。”


    夏梨落沉默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学不会推卸。即便做了几年尊使,也不会将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推卸掉。


    “好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放心,那个女人会付出代价!九公主那里……那件事我也会处理好。至于将来……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叹了口气,转头看她。


    眼中多了几分犹豫,几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起他看到的事。


    “景王和那个赵思齐私下里接触过,你要当心。”


    夏梨落一怔,抬眸看他,眼中惊疑不定。景王的事那般秘密,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哥哥是怀疑什么了吗?


    “你知道赵思齐此人野心勃勃,他这次来大周只是为了和亲吗?他和景王私下见面,想干什么?当初他千方百计把母亲弄到东晋,又把你诱骗过去,究竟为了什么?这次来难道不是在打你们的主意?”


    夏梨落松了口气,知道他只是在怀疑赵思齐的动机,并没有疑心到景王身上,也就笑着敷衍两句。


    “这阵子景王常到慕阳楼,我有些担心他看到娘亲。”夏瑾墨眉心皱起,心里总有不太好的预感。


    夏梨落也有些着急,拉着他的手,说道:“我与你一同出去,好久没见到娘亲了,我也想看看她。”


    两人说走就走,转瞬出了皇宫。


    此时,慕阳楼上的包房里,景项飞正背着手站在窗前,赵思齐坐在一侧,倚在扶手上,懒懒地端着酒杯,桃花眼斜挑,嘴角挂着妖魅的笑容。


    店小二端着菜进来,刚要退下,被赵思齐叫住。


    “你们这儿没有唱曲的吗?给爷找两个来。”


    “是,小的这就去找。”


    店小二出门,正遇到司徒月亮,连忙把客人的要求说了。


    慕阳楼原本是有两个固定唱曲的,但今日有个小丫头病了,另一个正在别的包房里,抽不出身来。


    司徒月亮知道这包房里的人身份不简单,自然也不想得罪。


    “那就快去找一个啊!不管多少钱,都给我弄一个来!”


    店小二点头哈腰去了。


    今日酒楼里来了许多贵客,大家都很忙,店小二出去找教乐坊里的歌姬,越发缺了人手。


    司徒月亮也跟着忙得团团转,见到侄女,忙叫住她:“明心,快来帮忙,把菜送一下。”


    司徒明心撇撇嘴,不情愿地接过差事,“姑姑,你惯会使唤我,咋不去使唤我爹呢?您看他成天没事就喝酒,睡觉,好吃懒做,你这店里的活就该给他做!”


    司徒月亮笑吟吟地看着她,“你爹啊,那就是尊大佛,我可得好好供着呢。”


    见她不解,又解释道:“我这酒楼的生意做得再好,也比不过你爹大手一挥啊,你知道他给我交了多少银子吗?”


    “他给你交银子?”司徒明心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半张着嘴,都快合不拢了。


    他那个穷光蛋爹爹,哪来的银子?


    “你以为他不给银子,姑奶奶我能让他住着?还好吃好喝供着?做梦吧!”司徒月亮叉着腰,一副彪悍模样,随后又笑着对司徒明心说,“你就不一样啦,你好歹是我侄女嘛,你看姑姑可没找你收钱对吧,所以,你给姑姑做点事是不是应该的?”


    司徒明心僵硬地咧着嘴,傻傻一笑,“是,是哦,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司徒月亮高傲地扬了扬头,“知道就好,快去干活吧。”


    司徒明心送了两回菜,实在不愿做这种跑腿的事,瞅着没人注意溜回后院。


    她准备找爹爹算账,凭什么他可以享福,女儿就该做事?他的难道不是她的吗?


    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司徒月光,倒是见到了正在后院打扫院子的杨青璇。


    她眼珠子一转,捂着肚子上前,皱着小脸恳求:“杨姨,可以帮我个忙吗?我快憋不住了,可是前面还等着上菜,您能替我一会儿吗?”


    杨青璇看她弯着腰,一脸焦急,也没多想,一口应下。


    她没想到,只是帮了个小忙,就让她遇见了心里那个人。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她也没能将那个人忘掉。


    推门进去时,景项飞正侧对着她,修长的手指轻扣着桌面。他对面的赵思齐懒懒地笑着。两人似乎刚谈了什么值得高兴的话题,脸上尽显春风得意。


    见她进来,两人笑容微敛。景项飞只是略一抬眸轻飘飘地扫了一眼,并未认出她来。


    杨青璇在看清是他时,心口猛得一跳,手里端的盘子差点没拿稳。晃了一下才放到桌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