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50章 家宅不宁

第450章 家宅不宁

    第450章 家宅不宁


    夏傲天闭了闭眼睛,一身疲惫,对宅里发生的这些事,有种什么都不想管的念头。


    为何这两年宅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叫人有种永无宁日之感。


    夏瑾墨看着沉默不语的父亲,脸上的嘲讽越来越浓。这真是他们的好父亲!


    不止宠妾灭妻,连自己的嫡子嫡女也不放在心上。难怪梨落怎么都不肯回来。


    “瑾墨,既然当年是她对你下毒手,那就交给你吧。”


    夏傲天总算没有糊涂到放过那个女人,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出门,不顾徐氏在背后竭斯底里地喊叫。


    出了门,脚步也没停,很快消失在门边,只是那背影看起来一下子像苍老了许多。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徐氏双唇打着颤,却无法阻止他一步步靠近。


    那沉重的脚步声像敲击在她脑中,震得她头皮发麻,背脊生凉。


    夏瑾墨只是走了两步,就停下,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唇角勾出一抹嘲弄。


    “你也有今日,呵,想不到吧?当年你那样害我,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你呢?”


    他说话语调轻缓无波,却透着一股凉意,叫人瑟瑟发抖。


    徐氏紧抿着唇,上下牙床轻磕,竟然害怕到这地步。夏樱落鄙夷地看着她,对她再生不出半点同情。


    夏瑾墨抬手摸了摸下巴,转过头看夏樱落,问道:“你想怎么对她?”


    夏樱落诧异,意识到他把机会让给自己,不由心动。不管他这么做有何目的,她都不想管。


    体内翻涌的热血让她有手刃仇人的冲动。可她还是忍住了,淡淡说道:“我想怎样是我的事。”


    夏瑾墨扯了扯嘴角,“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的手段没有人能够承受,我怕经过我这么一折腾,留给你的就只是一具面目狰狞的死尸了。”


    不止徐氏,连夏樱落也忍不住哆嗦一下,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戒备。


    “你,你想把她怎样?”


    “那是我的事。”夏瑾墨把她那句话还给她。


    夏樱落皱了皱眉,想说死尸就死尸吧,可内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感。


    她想报仇,可冲动过后,她竟有些茫然。内心深处那种荒凉让她身心俱疲。


    “你要把她先交给我?”


    “你若不要,我就带走了。”夏瑾墨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朝徐氏走去。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住手!我要了。”


    夏樱落叫住他,抢在他前面对徐氏说:“跟我走!”


    徐氏忙不迭爬起来,跟在夏樱落身后出去。对她来说,那个夏瑾墨远比自己女儿可怕千百倍。想从他那里脱身简直是妄想。


    夏瑾墨并未阻拦,只在二人走出大门时,凉凉地说:“过两日我再来带她走,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别被她跑了。”


    徐氏背脊一僵,努力保持镇定。两天,她只有两天时间!


    夏瑾墨走出房门,站在庭院中。下人早已被清退,院子里一片宁静,只有月色凉如水,清清冷冷照着。


    “下来吧。”他负手而立,说了一声。


    夏梨落从阴影里飞了下来,景玹跟着落在她身侧。


    “哥,这个礼物怎样?还不错吧?”


    “你看热闹看得挺开心啊。”夏瑾墨睨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查到她头上的?”


    夏梨落指着景玹,帮他邀功,“诺,他查到的,夏樱落当初小产之事本就有蹊跷,正好被他发现和二皇子有关。你也知道,徐氏是二皇子的人,所以,能在这府里办成那样的事的,除了徐氏很难再找到其他人。”


    “所以你把这消息泄露给夏樱落,让她找到这里来?”夏瑾墨很快拼凑出整件事,又道,“你怎知她们会提到当年之事?”


    夏梨落笑弯了眉眼,眸中闪动着慧黠的光芒,“因为夏樱落一定不能将徐氏怎样,她不甘心,就只有透露徐氏的秘密。徐氏对她一直都很好,很多事从来不会瞒着她,所以即便不是当年毒害你的那件事,也会是别的事。只要是她的秘密,对我们来说,不都是有利无弊吗?”


    “鬼丫头!”夏瑾墨曲指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满眼宠溺之色。


    景玹的脸色蓦地沉了几分,上前一步,插在他二人中间,转了话题:“如今夏傲天已经知道当年之事,却没打算对徐氏怎样,你还要护着这个家?”


    夏瑾墨对他的小动作表示鄙视。若不是看在他对妹妹还不错,而妹妹又只喜欢他的份上,他才不会和他这么心平气和说话。


    “这个家,即便再坏,也是我的家!若是让世子抛开如今身份,浪迹天涯,世子可会舍得?”


    景玹冷笑一声,转头看向夏梨落,看到她眼中闪过的一抹期待,很认真地说:“身份名利不过是身外之物,有何不舍?但我知梨落不会要我就此离开。”


    若在数月前这么问他,他定会选择世子身份,即便心有不舍,也不会为了女人放弃自己的前程。他也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女人在他心里的地位远远超过了那些虚无,甚至超过那个位子。


    夏梨落心里一暖,眉目含情望着他。她的师兄早已回来,即便他想不起前世,也从未改变过。


    夏瑾墨被他二人撒了一脸狗粮,鸡皮疙瘩也掉了一地。嘴角不屑地扯了扯,“说得真好听,什么梨落不会要你离开,分明是你自己不愿离开。”


    景玹也不在意,和夏梨落对视一眼,都明了对方深知此话的含义。


    “行了,本尊走了,我可不能让那个女人逃了。”


    话音落,人已消失。


    夏梨落和景玹也携手离开。


    他们刚走,夏傲天就派人来找儿子,自是人去楼空。


    或许是被景玹那句表白感动的,夏梨落不想瞒着他母亲和景项飞之事。


    景玹静静地听着她说起在东晋皇宫里发生的事,关于那幅画的部分。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


    他以为那是上一辈的恩怨,如今那恩怨已经蔓延到下一代,他还能坐视不理吗?


    当他听到杨青璇对景王的质疑时,才惊得挺直腰背,不可置信地凝视着她。


    “你觉得那种可能性有多大?”


    夏梨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一切都有待证实。我只知道母亲对他用情至深,绝对不会轻易作出这样的猜测。”


    景玹沉默了,良久才说:“我送你回宫吧,这件事我会去证实。”


    夏梨落握住他的手,柔嫩的小手将她的慰藉传了过去。


    “子珺,一切小心。”


    景玹回到府里,在中庭站了一会儿,才抬脚朝景项飞的书房走去。


    一名穿着藏青色长衫的男子从书房出来,见了他,拱手问候:“世子。”


    景玹认得他是父王身边的幕僚,轻轻点了个头,推门进去。


    “父王。”


    景项飞刚谈完事,抬眼看到他,问道:“夏府出事了?”


    景玹心里一惊,未料他消息如此灵通,略一思忖,说:“是,儿臣刚从那里回来。夏府二小姐,就是太子侧室,回家闹了一场,说自己母亲害她流了胎儿。后又牵扯出夏傲天侧室毒杀嫡子一事。”


    景项飞听得一愣,嗤笑道:“夏傲天此人,行军打仗是把好手,偏宅内不宁,难怪皇上对他越来越不满。”


    景玹在椅子上坐下,谨慎地说:“前些年夏府倒还安稳,自从他妻子去了后,后院就日渐不宁。今日在夏府听得他们争吵,说到夏傲天宠妾灭妻。父王,当年那夏傲天不是很疼他妻子的吗?”


    “一个女人罢了,得不到时是心尖宠,得到了也不过是件衣裳,随时可以换下。”景项飞很不以为意。


    “那父王呢?”景玹抬眸看他,深邃的眼中闪动着点点暗芒。


    景项飞一愣,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形象,忙说道:“父王岂是那种人,否则这么多年来,也不会独身。”


    “母亲真是幸运。”景玹感叹了一句,神情微凝,似在努力回想母亲的容貌。


    “父王,我已记不清母亲的容貌,父王可否为儿臣画幅画像?过几日是母亲的祭日,儿臣想好好拜祭一番。”


    景项飞眉头微不可见一皱,眼中快速闪过一丝不耐,沉声道:“如今正是紧要关头,本王哪有那功夫?且先搁一搁吧,你母亲不会怪罪的。”


    景玹抿了抿唇,终是应道:“是。”


    “太子那边怎样了?”景项飞很快转移了话题。


    “儿臣已经派人盯着了。太子这几日心情不佳,只是对那和亲公主依然和颜悦色。”


    景项飞轻嗤一声,万般不屑。


    “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如今太子大势已去,白家若想崛起,只有保住那个位置。这些年,白家退隐,表面式微,其实暗地里的势力还有所保留。那些人也不容小觑。”


    景玹听他细细分析太子娘家势力,已然猜到他想做什么。不过,要正面交锋,对自己也没好处。


    “父王,皇上已经收回了二皇子的兵权,您今日入宫,皇上可有将北伐的事交给您?”


    景项飞往椅背上一靠,烦躁地揉捏着眉心,叹了口气。


    “皇兄对本王猜忌已起,只怕今后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