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77章 多管闲事的下场

第477章 多管闲事的下场

    第477章 多管闲事的下场


    夏梨落也顾不上害怕,伸手搭上一人的脉搏,隐约有脉动。施灵力探查了一番,还能感知他脏腑完好,经脉畅通,只是少了一样东西。


    “为何会这样?”她惊呼,有些不敢置信。


    这两人都丢了一魄,像她母亲当年那样。


    当年赵思齐让人给母亲下了药,却意外发现救不醒,最后才知母亲失了一魄。那一魄是如何失去的?难道不是母亲自己将魄识注入原主体内,来唤醒她的灵识吗?后来母亲醒来,她也没有细问经过,如今想来,似乎其中还藏着什么秘密。


    景玹神色凝重,想的比她更复杂。他见过杨青璇,倒未发现她有什么过人之处。所以当年她的假死,究竟是为人所害,还是自己所为?


    若是被人所害,那人绝不是赵思齐,又会是什么人?若是自己所为……


    照夏梨落的说法,她母亲是为了救她才贡献出自己的一魄,而这操作,是她一个妇人能办到的吗?看来他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未来的岳母大人。


    “我们先去看看其他村民再说。”


    景玹牵着她的手,向另外一处掠去。才到了附近,就看见追风从一户人家中出来,对他们摇了摇头。


    “爷,看了几家,都死了。”


    景玹点了点头,还是带着夏梨落进去。这家三口也是躺在床上,安详地“死”去。


    “和那一家一样。”夏梨落看了一眼说道。


    “属下看了几家,都是这样。”追风补充道。


    “这么说,这个村子里,就只有村长一家是活着的?”夏梨落想到那个热情的大婶,竟然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几人走出屋子,听见那怪叫声又大了些,仿佛就在附近。追风说道:“属下带人再去看看。”


    景玹点了个头,和夏梨落回到村长家。


    从窗子望进去,村长和他的婆姨在床上熟睡,似乎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若不是听得到他们的呼吸,怕要以为他们也遇害了。


    “她说第二天声音就消失了,那是不是声音没了之后,那些人又活了?”夏梨落眉头轻蹙,觉得很不可思议。


    “待到明日就知。”


    两人进屋小睡,没多久天就亮了。破晓那一刻,叫了一夜的怪声就像被人掐了脖子,突然间就消失了。


    乌罕和野利贺早早起来,像往常一样做饭,下地,然后招呼他们用膳。


    夏梨落走出院子,望了眼附近的那户人家,正看到那家的男人赶了牛出来,从门前这条路走过,打算到山坡上放牧。


    卧槽,真的醒了!


    夏梨落瞪大眼睛,眨了眨,确信没有看错。再仔细看那人神情,很平静,浑然不知自己昨晚丢了魂魄。


    回过头看着在院子里忙碌的野利贺大婶,也是一脸平静,见到邻居,还很自然地打招呼:“乌藏,这么早就上山了?”


    “是啊,早点把这群东西赶去吃草,我也好早点回来下地干活。”那人笑眯眯地回答。


    夏梨落忍不住问了一句:“昨晚你听见什么叫声了吗?”


    那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笑着说:“睡得沉,没有听见。不过这山里的夜晚总有一些东西在叫,姑娘是听见什么了?别害怕,习惯就好啦。”


    野利贺大婶也跟着安慰:“是啊,昨晚怕是吓到姑娘了吧,其实没什么的,你看,我们不都是好好的吗?”


    夏梨落若非确信自己昨晚没有看错,只怕要以为自己做了个噩梦了。你看,周围的的人都在向你证明,你就是错了。这村子就算有人曾经怀疑过,时日久了只怕都会不自信,宁愿相信大家说的。


    而这个说谎的人,正是他们的村长夫人,甚至还有村长。


    夏梨落想质问他们,可没有证据,只能忍下。景玹知道她有些着急,牵过她的手轻轻捏了捏。


    两人还是像昨日一样和村长夫妇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在意识到眼前这两人有问题之后,夏梨落吃什么都觉得背脊凉飕飕的,看那些食物也失去了胃口。


    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和景玹一起告辞了。


    村长夫妇送他们到村口,还笑着让他们有空再来。


    离开这个村子,一行人在山头寻了个位置,就等着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日薄西山,景玹让人分头行动。他们去村长家,追风和冷月带着人各盯一户人家,再让黑岩几个密切注视村子附近出没的东西。


    今日,没有客人打扰,村长家很快就熄灯上床了。


    一切如常。


    夏梨落很是诧异,盯了许久也没见他们有下一步动作,皱着眉问:“他们不会什么都不做吧?”


    “未必。”景玹说完话,一跃而起,趴在人家的屋顶上,像只蛰伏的野狼。


    夏梨落跟着上去,从屋顶的缝隙往下看,意外发现屋里原本该睡觉的两人竟然都坐起来了,还神采奕奕的。


    她不懂他们在做什么,只见他们对着墙上的佛龛磕头跪拜,又燃了三支香,虔诚插上。


    野利贺嘴里念念有词,细听隐约能听见是保佑平安一类的话。


    最后还提到他们了,把夏梨落惊到了。


    “那两人是绝佳的容器,可供大仙修行,原本草民是准备把他们拿下的,可他们今早就走了,我也没机会。”野利贺磕了个头,继续说道,“不过草民已经在他们体内种了毒,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夏梨落双手握紧,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他们怎么做到的?明明大家吃的都一样,为何竟着了他们的道?”


    “就因为吃的一样,我们才不会防备。”景玹沉着脸,幽眸深邃,紧盯着屋里的人,说道,“既然她希望我们找上门,那我们岂有不回来之理?”


    野利贺刚跪拜完,门外就闯进来两人。


    夏梨落持剑指着他们,“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给我们下毒?”


    乌罕急忙将野利贺护在身后,戒备地看着她,说道:“我们没有下毒,你们自己在哪里中了毒不自知。”


    “那你说我们中了什么毒?”


    “姑娘身上有毒,胸口会觉得沉闷,若是毒发,那就是锥心之痛。”


    夏梨落大惊,问道:“你如何知道?那你说这是什么毒?”


    景玹在一旁心疼地看着她,想说她胸口沉闷为何不告诉他?一想到这事儿,他就愧疚不已。若不是因为他,她又怎会被那个人控制?可他却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乌罕那双半眯着的眼突然睁开,眼中闪过一道锐芒,说道:“你这毒名为摧心,据说是无药可解。”


    “真的无药可解吗?”景玹突然开口,凌厉的眼神注视着他,像能看穿一切。


    乌罕愣了一下,不敢与他对视,移开眼说道:“人族无解。因为这其实是种蛊毒,子蛊喂了数十种剧毒,而母蛊在何人手中尚无人知晓。”


    景玹的脸色慢慢变了,审视了他两眼,确信他说的不像假的。


    “竟然是蛊毒……”夏梨落喃喃道,“那就是说我其实不止受控于那人,其背后还有一个持有母蛊之人?”


    “你们究竟是何人,你为何会知道这些?”景玹突然发难,冲上去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野利贺惊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也被夏梨落很有默契地制住。


    乌罕并不害怕,只是受了点惊,很快镇定下来。


    “你抓住我没有用,我们的确不是普通人。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我们是属于巫师一类,所以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至于如何解这种毒,你自己心里也有数。”


    夏梨落手中用力,将野利贺脖子一勒,威胁道:“我不管你们能不能解那毒,现在我只想问你们,你们又给我们下了什么毒?若不说,那你们就先下地狱!”


    野利贺还想否认,乌罕已经开口:“我们没有下毒,不过是你们自己多管闲事,才染上的。”


    “什么意思?”


    “昨晚你们去乌藏家,摸过他的身体。”


    夏梨落脸色一变,看向景玹。昨晚他们的确为了证实人是不是丢了魂,都仔细探查过,难道那人身体上有毒?可他们当时并没有发现啊。


    乌罕不等她发问,便解释了:“他身体没有毒,只是被摄了魂,那种力量十分强大,当你用灵力去感知时,就可能着了它的道。你们可以自己感觉一下体内气息的变化。”


    夏梨落激发体内灵力,开始没有察觉到异常,可过了一会儿,忽然觉得灵力在消失。


    她看了眼景玹,见他眼中也闪过惊诧,知道这巫师没有骗人。他们体内的灵力像被什么吸食了,只要你一激发就会被夺去。


    如果没有灵力,他们的法力就无法发挥,还怎么和异族的人斗?怎么寻找解药?


    景玹心中愤怒,凌厉的目光像刀锋一般,迫人的气势让乌罕快要喘不过气来。手中一用力,紧掐住他的脖子,很快就勒得他脸色青紫。


    “这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要盗取我们的灵力?那些人的魂魄又是被谁摄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