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515章 父子相见

第515章 父子相见

    第515章 父子相见


    景玹越来越肯定这是父王的杰作。此刻,他不知该不该庆幸,父王匆忙间没有完成这项工程,否则他们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


    找到了设置幻境之处,两人合力很快就破除了。眼前突然就出现一条岔路,不知通向何方。


    夏梨落在墙上不知触碰到了什么,一片刀光剑影。那些利剑也不知从何处飞出来,被他们匆忙抵挡后,就在他们身前落下,直直插入地上。


    景玹护着她,将身上的披风一抖,变成一块坚实的盾牌,迎着多如牛毛的利剑冲去。


    “子珺,这些是你父王设下的机关吗?”两人穿过剑阵之后,夏梨落带着几分戏谑说道。


    景玹有些无奈,揉揉她的发,说道:“他要防的是习武之人,不是你我这样的。你觉得那些机关对一般人来说还不能致命吗?”


    “可是假景王用它来对付我们,不是太逊了吗?”


    “我现在怀疑,那个冒牌货未必知道开启这密道里的机关。”


    “你的意思是,他要引我们去关了母亲的密室,我们却不小心踏入另一条道?”


    夏梨落皱着眉仔细思索他们进入密道时的情景。好像一切都挺正常,除了她在墙上扶了一下,当时似乎摸到了一块轻微的凸起。


    难道那块凸起就是改变密道的机关?


    可这改变悄无声息,他们竟然一点都没发觉。


    想到这儿,夏梨落也不由佩服起来。虽说密道里有些机关对他们来说逊了一点,但在迷宫和幻境的设计上,可谓炉火纯青。


    那么这条秘道又是通向何方的呢?她忽然有了些期盼。心里头那莫名的一点小兴奋,又是什么?


    随后的路都很顺利,路上有几处机关很容易就破了,还有两处也是迷宫一样的岔路,因为识破了规律,两人也很容易就找到出口。


    只是这条路走了许久,越走越远,像没有尽头。因为辨不清方向,他们无法知道通向何处,但以路程来说,早已超出了王府的范围。而地势则是慢慢向下倾斜,似乎要去往地心深处。


    夏梨落越来越好奇,问道:“这么走下去,我们是不是能走到地府?”


    景玹嘴角一抽,“你以为地府就该在地下吗。”


    “不然呢?难不成在天上?”


    “……”


    也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点亮光,夏梨落兴奋的叫了起来:“子珺,快看,那是不是出口?”


    也不等他回答,她就拉着他的手往前跑。


    那点光越来越亮,从圆点变成圆盘,越来越大,终于看清那洞口的形状,竟是山体裂开的如刀一般的缺口。


    眼前豁然开朗,晨曦越过山头洒了下来,一缕缕五彩的光芒在林间跳动。清晨的白雾弥漫在山谷中,化作一个个精灵,无声地舞动着。


    “竟然已过了一夜了。”夏梨落愉快地深呼吸,伸了个懒腰。


    景玹没想到出口会在一处山谷里。四面环山,悬崖耸峙,除了虫鸣鸟叫,不会再有其他声音,山谷里寂静得可怕。


    “你父王为何要将出口放在这山谷里呀?”夏梨落很是不解,想拉着他往前去一探究竟。


    “小心。”他拉住她,说道,“晚点再去,此刻的雾气怕带着瘴气,地上也不知是何状况。累了一晚上,先歇歇吧。”


    说罢将她拉回洞里,坐在洞口。


    两人也不再着急,静静地坐在那里,依偎着看太阳升起。


    “子珺,其实这山谷也很不错啊,不会有人打扰,如果把屋子建在这里,每天看日出日落,多惬意的事啊。”


    景玹哭笑不得,“你是打算不食人间烟火了?”


    “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


    夏梨落抱着他的手臂,将脸搁上去,想了一会儿,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点不现实,便改口说:“这山谷其实有点静得可怕,孩子们晚上会害怕的。”


    她又说到孩子,让景玹心里多少生出些异样来。


    看来她真的很喜欢孩子,为了将来他离开她时能让她有所牵挂,不要跟着做傻事,他觉得自己任务有点艰巨。


    “梨儿,我们得努力造孩子啊。”


    他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这么说,让她一下子愣住了。


    “现,现在?”


    夏梨落咽了口口水,艰难地问。连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烧得厉害。


    景玹也被她问愣住了。


    但很快,他就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


    眼眸变得深邃,像漩涡一样将她卷入,抬手轻抚上她的脸颊,手指流连着覆上她的唇。


    指尖仿佛带了电,一阵酥麻从唇瓣上传来,让她一下子软了下来。


    眼眸如水,萌萌的,软软的,让他迫不及待就想欺负。


    “子珺……这里……不好吧。”


    “这里很好,乖。”


    “可是……唔……”


    “没有人,怕什么?”景玹的低喃声并不清晰地漫在她唇角,大手却不容拒绝地扣住她的腰,慢慢滑进她的衣内。


    雾霭散尽,阳光落在山谷里,照得草地上的露珠闪烁着点点星芒。


    洞口附近杂草丛生,灌木细枝横斜,挡住了去路。走过这一段,就看到了前方绿茵茵一片草地。草地上错落着几块巨石,怪石嵯峨,形态各异。乍一看像一只只猛兽,面孔狰狞地蹲守在那里。


    “前面摆了阵,这山谷里恐怕有人居住。”景玹凝视着那几块巨石,现在思索那是什么阵。


    夏梨落也瞧出那几块巨石不同寻常,不由得想起那个有经天纬地之才的绝代女子。


    “若是司徒夫人在一定能看出来。”


    “她不在,我也能看出来。”景玹挑了挑眉,已飞身上前,手里拿过一块石头,放在在其中一块巨石上。又动手推了另外一块巨石,将它移了个位置。


    只是这般简单的拨弄一下,那些石头忽然就跟着动起来。阵型随之一变,在他们眼前分开了一条路。


    还没来得及称赞他,夏梨落就被眼前一幕震惊了。


    路的尽头并不是他们之前望到的那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地,而是出现了一座小木屋。木屋外还围着竹篱笆,院子里有几块菜地,正生长着绿油油的青菜。菜地周围种了几簇不知名的野花,五颜六色开着,娇艳无比。


    这样一个僻静至极的山谷,竟然还能见到活人,实在太让人意外了。


    她随即想到一个问题,住在这里的人会是谁呢?


    和她之前的猜想结合在一起,有一个念头就要蹦出脑海。


    她转过头看向景玹,从他炫黑的眸子里也看到了一点波动。


    他一定和她一样的想法。


    两人默契地朝那房屋掠去,速度极快。


    到了近前,景玹忽然停下,迟疑了一会儿,才放轻脚步走进篱笆院子。


    屋子里的人听见动静,打开了门。


    双方一见面都愣住了。


    夏梨落看到一位样貌清隽的中年男子,正是景项飞模样。然而,那人却坐在轮椅上。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双腿上,虽然被宽大的衣袍遮住了,但还是隐约能看出那下面空荡荡的。


    景项飞乍然见到他们,愣了许久。视线一直落在景玹脸上,有些不敢置信。


    “父王。”


    景玹快步上前,跪在他跟前,“儿来晚了,让父王受苦了。”


    景项飞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双唇哆嗦起来。微微颤抖着伸手,想去扶他。


    “玹,玹儿……”


    长期不说话,景项飞的声音很是嘶哑,像被切破了喉咙漏着风。


    景玹膝行两步,让他够到自己。双眸已经湿润,声线颤动着。


    “父王,父王……”


    景项飞亦是忍不住,老泪众横。


    他在这个地方待了十七年,每天望着四面绝壁,绝望到生无可恋。可他不甘心,还想再见见唯一的儿子,见见她。


    如今终于见到了,苍天有眼啊。


    父子二人抱头垂泪,夏梨落也看得心酸,眼泪刷刷往下掉。


    他们都没想到景项飞真的没死。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过了许久,景项飞缓过劲来,才看向夏梨落,眼中有些许惊讶。


    “这位姑娘是?”


    景玹牵过她的手,跪在他面前,郑重地说:“夏梨落是儿臣的妻,请父王成全。”


    “你们,成婚了?”


    景项飞迟疑地问出后面三个字,因为他看到夏梨落的发饰并不是妇人打扮。


    “尚未,儿臣还欠她一个婚礼。但不论如何,儿臣此生非她不娶。”


    景玹目光坚定,侧过头看她,眼中充满了柔情。


    景项飞心知肚明,这儿子随了自己,对感情也很专一。看他的眼神,必是极喜欢了。


    可是,这姑娘好面善。


    “姑娘姓夏?那令尊是?”


    “夏傲天。”


    夏梨落极不情愿地说出这个名字,毫不意外地看到他脸色一变。


    他与夏傲天是情敌,想必不会赞成她和景玹的婚事吧?若是知道母亲是他曾经心爱的女人,不知又做何感想。


    她正妄自猜测,就听见他语气艰难地问了这个问题,“令堂呢?”


    夏梨落怔了片刻,能感觉到身旁景玹的神经紧绷,牵着她的手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他也在担心吧,如果他父王不答应,他还会娶她吗?


    景项飞似乎比他们还着急,也不等她回答,直接问道:“杨青璇是你什么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