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608章 假戏真做了?

第608章 假戏真做了?

    第608章 假戏真做了?


    “倾倾,你怎么了?我没有和她做什么。”


    “你走开,不要碰我。”她苍白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看得他直揪心。


    南宫无澈担心她真的误会,忙道:“我有没碰她,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刚才骗你的。”


    帝凤倾愣在那里,这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这么喜欢他了,他说的话她都会信,他若真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她就会像被挖了心一般难受。


    南宫无澈还在那儿哄她,说了自己一整晚都在做什么,说得好像他和帝千婌待在一起就是为了折磨她一样。


    “我不管,你跟她待在一起那么久,碰不碰身上都有她的味道。”帝凤倾推开他,红红的眼中有一丝嫌弃,但脸色已经缓和过来,显然只是在和他矫情。


    南宫无澈心里松了口气,却又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抬手闻了闻衣袖,好像还好吧,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可她非说有,他还能如何?


    最后,他被赶了出去,一气之下跑回自己寝宫浑身上下洗了干净。


    天还未亮,他再次溜进帝凤倾的寝殿,这次不容分说就将她压下,狠狠惩罚她。


    帝凤倾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心里却甜丝丝的,靠在他怀里,顽皮地卷着他的墨发,问道:“你与她待了数日,就没对她动过念头?”


    “动什么念头?”他翻过身,目光灼灼,“要动也是对你动。”


    “躺好啦,说正事呢。”她推开他,继续问道,“她没提什么要求?”


    “她能提什么要求?本君是那么好说话的吗?”


    “嘿,你别总一副高高在上模样行吗,你这样会吓坏她的。”帝凤倾已经可以想象他对着别的女人板着脸的样子,那是他一贯的形象。她好像还挺开心。


    “帝凤倾,有时候我真想把你脑子挖开看看,你究竟在想什么?你就不怕万一哪天我和她假戏真做了?”


    帝凤倾心里一咯噔,紧紧抱住他。她怎会不怕,她怕极了,也后悔自己这么冲动。也许那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这么紧张他吧。


    她糯糯地说:“我相信你不会的。”


    南宫无澈无语,你信我还抱着么紧?心跳还这么快?身子还颤抖?


    “倾倾,跟我说说,你是不是害怕失去我?”


    “我干嘛要害怕,你是我的。”她睨了他一眼,很自信地说。


    南宫无澈似笑非笑得看着她,也没揭破。不过她这句话说到他心坎了,他爱听。


    两人又腻歪了一阵,天就亮了。


    南宫无澈知道不宜久留,抓住她又狠狠亲了一顿,才不舍离去。


    帝凤倾打开门,一眼瞧见候在门外的小灵,那张脸上的焦急毫不掩饰,眼圈还有些发黑,似乎一夜未眠。


    “小灵,你怎么这副鬼样?”


    小灵沮丧着脸,她这是为谁操心哦。可是看帝姬,表情淡淡的,实在看不出喜乐,她心里也直打鼓,究竟帝姬是伤心过头了,还是想开了放下了?


    “小姐,要不我们回去吧?”她靠近小声说道。


    “回哪里?”帝凤倾愣了一下,连忙摇头,“我才不,凭什么要我回去。”


    “那小姐打算如何?”


    “哼,失去的东西当然要夺回来。”


    小灵看她表情严肃认真,心里那股气就被激荡起来,重重点头,说道:“对,要走也该她走!”


    主仆二人气势汹汹来到隔壁院子,一看院子里多了几名仆人,各自忙碌着,倒像个后宫该有的样子。


    自从上次那些秀女被赶走后,南宫无澈再没增加宫人,帝凤倾和他好上后,也不喜欢那么多人在眼前晃,所以她的宫里就没几个人。


    如今一比较,反显得自己那里寒酸,备受冷落。这座宫殿原本只有洒扫的两名奴仆,现在一下子多了十个宫人,倒是热闹得很啊。


    帝凤倾撇撇嘴,说服自己别往心里去,这才抬脚走进大殿。


    早有丫鬟进去通报,就见帝千婌从屏风后转出来,脸上有些许红润,眼神也不太自然。


    “姐姐,你怎么来了?”


    帝凤倾冷着脸,自己找了椅子坐下。


    “帝千婌,爹爹让你来,是担心我出事,如今我在魔宫,有魔君护着,什么事也不会有,我看你也该回去跟爹爹复命了吧。”


    帝千婌并不意外她说这样的话,但面上却是惊诧不已,瞪大眼睛,委屈地问:“姐姐,你要赶我走吗?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


    帝凤倾看着她那张装模作样的脸,很鄙夷地撇了下嘴,“没有,只是觉得你下来许久,不去复命,爹爹只怕要担心了。”


    “哦,无妨,我自会和帝君禀告的。”帝千婌松了口气,又不无担忧地说,“我还怕姐姐不要我了,只要姐姐不嫌弃我就好。”


    帝凤倾算是见识到了比她更能装的人,竟有几分无奈。


    想着不如撕破脸说狠话赶她走,却听见屏风后有动静,半张着嘴,那些狠话就那么卡住了。


    帝千婌也听到了动静,心里一紧,忙说:“想来是雪狐弄出的声响,姐姐,我们还是……”出去吧。


    话未说完,帝凤倾已经站起身朝屏风走去。


    “姐姐……”


    屏风后悉悉率率的,哪里是什么雪狐。帝凤倾皱起眉,回头瞟了帝千婌一眼。


    “是谁?”


    “姐姐,你听我说,是……”


    帝千婌咬着唇,欲言又止。


    帝凤倾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还未走进,屏风后的人已转了出来。


    三人都定在那里,面面相觑,气氛极为诡异。


    “呵,雪狐?”半晌,帝凤倾嘲讽地轻笑一声,眼中露出失望之色,恨恨地瞪了南宫无澈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小灵正守在门口,见帝姬跑出来,大惊,跟了上去。


    房里,南宫无澈眉头微蹙,不解地问:“这是怎么了?”


    帝千婌低下头,很无辜地说:“姐姐只怕是误会了,都怪我,应该早点和她说清楚的。”


    “算了,我去看看她。”南宫无澈抬手止住她,快步走了出去。


    帝千婌嘴角慢慢弯了起来。


    此后的几日,帝凤倾总会撞见南宫无澈与帝千婌在一块儿,两人相处暧昧,怎么看都像有奸情的。可南宫无澈一直跟她解释,他并没有和帝千婌怎样,可这又怎能消除她的疑心?


    帝姬娇蛮的性子最终爆发出来,当着二人的面摔东西,又指着帝千婌骂她狐狸精,终于惹恼了南宫无澈。


    “再闹就给我走!”


    “走就走,谁稀罕!”


    帝凤倾说走就走,当天就带着小灵离开。


    南宫无澈一脸郁郁地坐在那里,独自喝着闷酒。


    帝千婌在一旁陪伴,劝道:“姐姐就是那样的性子,你也别和她计较,等她气消了,就去把她找回来吧。”


    “本君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会稀罕她一个小丫头,不过觉得她有趣才留着,哪知是这样的性子。”南宫无澈愤愤不已,又喝了一口闷酒。


    “魔君大人,您别喝了,你嘴上说不在乎,可你这样喝下去,难道不是因为心里不痛快吗?”帝千婌夺过他手中的酒壶,嘟着嘴说,“既然在乎,就去找她吧,我知道姐姐对我有误会,我可以走。”


    “这和你什么关系了?”南宫无澈皱起眉,抬眼看她,这才发现她眼眶微红,竟似受了什么委屈。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帝千婌急忙转过头,欲盖弥彰。


    南宫无澈叹了口气,说道:“此事是她不懂事,别再提了。既然要走,就让她走好了,本君也不缺她一人。”


    顿了一会儿,接着问:“你该不会也要走吧?”


    帝千婌愣了一下,咬了咬唇,没有回答。


    “你也要离开本君吗?”南宫无澈沉下脸,酒杯重重搁在桌上,哼了一声,“走吧走吧,本君不稀罕。”


    “我……”帝千婌急忙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低下头小声说道,“我怎会离开,只是担心魔君大人不愿意让我留下。”


    说这话时,她的双颊微红,眼神忽闪,很是羞怯。


    南宫无澈定定地看着她,那眼神炙热得让她真的心跳加速了。


    他忽然勾唇一笑,“本君怎会不愿意,来,陪本君喝一杯。”


    “魔君大人……”她本想劝阻,转念一想,又放弃了,顺从地坐在他对面,陪着他喝酒。


    南宫无澈时不时用他那双勾魂摄魄的幽蓝色眸子瞟她,看得她很不好意思。


    若是帝凤倾在,一定会被他们气死的吧。可惜啊,这样的场景没有被她看到。


    帝千婌垂眸,心里有几分得意。这般龙章凤姿的男子,终究不是你的。


    尽管南宫无澈对她并没有过分亲密的举动,但帝千婌很自信,只要稍加时日,这个男子一定会喜欢她的。而帝凤倾,即便有着帝姬的身份又如何?不过是她的手下败将。


    这天,南宫无澈喝了很多酒,帝千婌也陪着喝了很多酒,喝到后来,她的脑袋昏沉沉的,眼前出现了重影,说话也词不达意,自己也不知说了什么。


    她只知,对面那个人一直在看着她,对她微笑,还温柔地和她说话,让她彻底沉迷进去,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想拥有他的一切。


    第二天,帝千婌醒来时,头还有些沉,睁眼看着上方那粉色鲛纱帐顶,有些回不过神来。


    昨夜,他们喝了许多酒,她好像还主动抱了他,然后被他抱到床上,再后来……他们做了什么吗?


    她慌忙看了看自己身上,干净的里衣,已经被换过。她脸色唰的一下白了,脑子也是空白一片。


    难不成他们做了什么?


    一个上午,她都在纠结这件事,懊悔痛苦,又有些小甜蜜,她自己都说不清究竟希望怎样,是盼着发生,还是不发生?


    帝君希望她能将帝姬带回去,断了她和魔君的关系,她做到了,可是把自己搭上值得吗?


    还有,她究竟有没有和他做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