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这个三国很核理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张文远戏耍曹孟德

第五百五十三章 张文远戏耍曹孟德

    平阳城。


    林朝与众人商量了一番作战细节之后,便把麾下军队分成了三路。


    第一路,张辽率领一万人南下黎阳,探查袁绍军的动向。


    第二路,张燕率本部兵马围困邺城。


    最后一路,关羽率领剩下所有军队,从延津南渡黄河,进抵经县。


    自泰山开战伊始,到如今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一直是袁绍仗着人多势众屡屡进攻,甚至拿下了徐州的屏障泰山郡。


    如今,林朝布置的这一战,也算彻底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等三路大军分别率军出城后,林朝又写了一封信,让郭嘉通过校事府的情报系统传给徐州,请刘备也率军追过去,与自己这边两面夹击袁绍。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林朝和郭嘉在张郃的保护下,抄小路一直向南,准备率先渡过黄河,抵达兖州。


    这波……俗称望风。


    “喂,林子初你想去送死也就罢了,为何要拉上某……大军正在征战,你身为都督,怎能如此妄为……休要再拉拉扯扯,某又不好男风!”


    听到这里,正在用力将郭嘉推上马车的林朝愣住了,然后便破口大骂道:“呸!郭奉孝你也配,还断袖之癖……如此恶心的话,亏你说得出口!”


    见林朝勃然大怒,郭嘉反倒笑嘻嘻道:“怎么,子初似乎不喜分桃之美?”


    一听这话,林朝就更受不了,几欲作呕。


    男酮就是男酮,哪来这般美好的修饰之词?


    林朝虽然不能接受,但并不妨碍这个时代流行龙阳之好。且世家大族中多豢养娈童,不仅不以为耻,反而逐渐成为一种风尚,甚至交换把玩,引为美谈佳话。


    初闻时,林朝自是大开眼界,不禁感叹古人真会玩!


    甚至有传言,昔年汉武帝之所以在满朝骄兵悍将中最喜欢冠军侯霍去病,不仅仅是因为霍去病会打仗,还因为汉武帝对霍去病垂涎三尺,简称馋他的身子。


    林朝刚听说时,自然认为此事是好事者的编排,但架不住武帝他老人家确实有好几个男宠,而且传闻冠军侯模样俊美……


    到最后,林朝都有点信了。


    至于武帝最终有没有得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由此可见,这个时代的人并不歧视同性相恋,甚至觉得这是雅好。


    林朝自是对此深恶痛绝,但也没资格干涉别人的恋爱自由。就如同那些深宫之中的太监宫女求人伦大欲而不得,便自发结成对食、菜户一般,历朝历代的皇帝也少有干涉,甚至乐见其成。


    可见古人对情爱方面,倒也有宽容的一面。


    不过对于故意恶心自己的郭嘉,林朝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不想奉孝居然有分桃之好,这倒也简单,某满足你便是了。”林朝指着守护在周围的陷阵将士,满脸笑容,“奉孝且看,此处皆我军勇士,若奉孝喜欢,今晚某便令三五人与你同乐,奉孝以为如何?”


    郭奉孝,你很勇是吧!


    郭嘉:……


    望着这些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郭嘉忍不住咽了一波口水,当即缩紧了脖子。


    他对断袖之癖倒是没有恶感,但也不好这口,尤其是周围这些饥渴的目光,谁零谁一自是一目了然。


    “子初兄莫闹,小弟方才不过是开个玩笑,兄又何必如此认真。”


    郭嘉陪着笑道。


    面对权力比自己大,且做人又没有底线的林朝,郭嘉果断选择了从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闻言,林朝这才满意得哼了一声,随后登上了马车。


    这次郭嘉没有再让林朝催促,而是非常自觉的跟了上去。


    “子初,咱们到底去干什么?”


    车上,郭嘉还是忍不住发问道。


    眼下战争如此紧急,有什么事情值得他林子初放下手中军务也要去办?


    林朝笑道:“倒也无事,某只是想出去兜兜风,怕旅途寂寞,便拉着你作陪,奉孝难道不愿与某同行?”


    马车外,张郃已经跨坐在了马上,下令出城。


    对于这个答案,郭嘉哪里肯信,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你以为我傻’的神情。


    见郭嘉不信,林朝又笑道:“如今我军对此战已是胜券在握,再加上云长第一次亲临前线作战。身为咱们徐州众将之首,怎么也得让他独挑大梁,立一桩大功。某在这里,云长还得事事上报,难免贻误战机。”


    “子初拿某当三岁小儿耶?”


    郭嘉还是不信。


    见此,林朝只得一摊手笑道:“好吧,其实某是去见一个人……”


    “谁?”


    “张济。”


    ……


    七月流火,暑气渐消。


    当时间来到七月初时,曹操终于率军抵达了兖州东郡。大半个月行军千里,这已经算是非常快的速度了。


    看着遥遥在望的白马县,疲惫的曹操不仅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警惕。在距离白马县三十里开外,便立即派出了三百探骑查探城中动向。


    半日之后,探骑来报,说城中并无徐州军的动向,甚至方圆数十里也没有敌军经过的痕迹。


    曹操闻言后,这才放下心来,下达了进驻白马的军令。


    想想也是,从收到消息到自己来到此地,拢共也就不到二十天的工夫。以邺城的城防,应该不会这么快被攻陷,所以此刻林子初大概还没反应过来,依旧在率军进攻邺城。


    曹操率军进驻白马城后,时间便来到了傍晚。


    这大半个月的全速赶路,也着实让军中士卒疲惫不堪,曹操当即下令全军在城中休整一晚,明日再分兵赶往白马渡。


    与此同时,距离白马城不足二百里外的延津。


    关羽率领着三万大军,终于抵达了黄河北岸。就在全军都以为关羽会下令原地休整一夜的时候,关羽却令义子魏延令一千前锋立即渡河,探查河对岸的情况。


    魏延领兵渡过黄河,发现并无袁军踪迹后,便向北岸传递消息。


    随后,关羽做出了一个令人为之侧目的决定——夜渡黄河!


    关羽素来有着自己的一套用兵之法,他认为此战成败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渡过眼前黄河。既然对岸毫无动静,那就不如当机立断。


    若自己率三万大军在河岸旁驻扎,难免引人注意,为此让对岸敌军有防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军令一下,大军当即架起浮桥,开始渡河。


    此时正是黄河浅水期,再加上关羽有备而来,军中早已备好了搭建浮桥的工具,行动起来倒是异常迅速。


    魏延率领千人在河对岸严密把守,从傍晚一直到第二日清晨,关羽麾下三万大军全部渡过黄河,在南岸集结。


    望见士卒疲惫之极,关羽并未令全军原地休整,而是继续进军,直到距离黄河十余里的平坦处,才开始扎营休整。


    这一休整,便用了两日时间。


    两日后,关羽集结兵力,开始进攻数十里之外的燕县。此时的兖州后方处于绝对的空虚状态,能打仗的士卒都随袁绍前往泰山了,因此见关羽率领数万大军来到,燕县县令二话不说,当即以法国都望尘莫及的速度选择了投降,倒是让关羽感到有些意外。


    燕县又是两日休整,关羽便开始派人传消息给身在黄河北岸的张辽,让他开始渡河。


    当然,这波渡河是佯装渡河,实则吸引曹操的注意。


    此时的曹操,只在白马城中留了一万兵马由陈宫统领驻守,而自己则带着辛评驻守白马渡,并且成功探查到了河对岸张辽的存在。


    嗯,深信谶纬的袁绍,大概是觉得辛评与自己八字不合,留在身边有些克自己。但此人极有才学能力,又不舍得弃之不用,便让他跟着曹操做个随军军师。


    一来,可为曹操臂助。


    二来,也能顺便监视曹操。


    对此,曹操倒是极为欣喜,他表示怪力乱神什么的,自己根本不在乎,甚至觉得自己能趁机拉拢这位大才。


    黄河北岸,张辽坐在大帐之中,手中正抱着一册《左传》看得起劲。


    嗯,这本书正是林朝送给他的。


    既然关羽可以夜读《春秋》,那张辽日观《左传》,显然也是极为合理的。


    片刻后,荀攸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关羽的军令。


    “张将军,关将军那边有军令下达。”


    荀攸走进帐中开口说道,同时将军令递了过去。


    闻言,张辽仔细的将手中的《左传》合上,又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贴身藏好。


    这一幕看在荀攸眼中,倒是露出了赞赏之色。


    张将军敏而好学,可为军中楷模!


    做完了这些后,张辽才从荀攸手上接过军令,看完后不禁精神一振,大笑道:“战机已到,大事可期!”


    这一嘴浮夸的言辞也不知是不是看《左传》的后遗症,反正荀攸是听得满脸震撼。


    张辽将打开的军令又递给荀攸,笑道:“军师,关将军命咱们明日渡河,吸引对岸敌军注意。等咱们快到黄河南岸,敌军准备半渡击之的时候,关将军却趁机从敌后杀出,全歼这波敌军!如此,监军之计可成矣!”


    闻言,荀攸也露出了笑容。


    “既然如此,咱们便依计行事。能将对岸的敌军歼灭,接下来的决战也能轻松一些。”


    第二日晌午刚过,张辽便开始了渡河行动。


    对此,一直关注着张辽行动的曹操第一时间也反应了过来,下令将大军在岸边集结,以此拒敌。


    都说七月流火,但此时却正是盛夏,气温最高的时候。


    等曹操将麾下兵马列阵完毕的时候,便已经全身湿透,犹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但由于大战在即,他也不敢脱下盔甲,只得一边用汗巾擦汗,同时密切关注着对岸的动向。


    至于旁边的辛评,不知从哪弄来一把羽扇,使劲摇晃着扇风。


    曹操有些诧异的看了辛评一眼,有心想讨要,却不知辛评有没有多余的,也拉不下脸。


    倒是辛评见曹操酷暑难耐,微微一笑后,便又拿出了一把羽扇,递给曹操道:“使君请!”


    “多谢佐治先生!”


    曹操结果后道了声谢,然后拿着羽扇指着河上依稀可见的张辽大军,信心满满笑道:“这波正在跨河而来的敌军,也不知是何人统领,倒是蠢材一个!”


    辛评也笑了:“使君言之有理,如此酷暑之下,敌军却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渡河,简直是不知死活。就算我军不半渡击之,等敌军渡过黄河想必也没了气力,又如何厮杀!”


    “不错,正是此理!”曹操笑道,“林子初虽然难缠,但终究难免百密一疏,此番却是用错了人。”


    正在曹操和辛评商业互吹时,河上的徐州军已经由远及近,距离岸边不过五六百步的距离。


    “弓弩手!”


    曹操见状,连忙大喝道。


    听到军令后,后排的弓弩手当即搭弓射箭,斜着指向天空,只等曹操一声令下,便先让河上的徐州军来一波箭雨洗礼。


    曹操举起的手也没有放下,只等敌军进入射程之后,便下令放箭。


    近了,又近了……


    河上徐州军的船只,此时距離岸邊,只剩了四百步左右而已。


    三百五十步,


    三百步,


    二百五十步。


    眼看敌軍即将进入弓箭射程,曹操也即将挥手下令放箭……


    但下一刻,却异变突起。


    河中,张辽望着岸边的阵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随即下令道:“返程!”


    随着张辽一声令下,徐州军掌舵的士卒却猛然调转船头,原路返回。


    仍然举着手的曹操:……


    辛评:……


    这是几个意思?


    渡河渡到一半后悔了?


    居然还有这种玩法!


    此时曹操望着掉头远去的徐州军,心中有种啼笑皆非的荒唐感,姿势也略显尴尬,举着的手放下不妥,继续举着也不妥,竟一时愣在当场。


    如果说曹操只是保持姿势有些羞耻的话,那他麾下的弓弩手就是真的快撑不住了。


    保持着满弓的姿態是非常累人的,尤其是他们见到徐州军调转船头跑路之后,心中绷着的那根弦当场被击断,此时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曹使君,快下令收弓啊!


    不然顶不住了!


    等徐州军全部调转了船头,又走出了数百步之远后,大脑宕机的曹操才反应了过来,急忙令麾下弓弩手收起弓箭,先保存体力再说。


    “果然,河中敌军将领必然是林子初教出来的,也只有他才能想出如此恶心人的招数。”曹操愤愤不平道,“居然把打仗当成了儿戏,实在岂有此理,简直枉为人子!”


    就在曹操大骂林朝无耻的时候,旁边的辛评却忽然大叫一声道:


    “曹使君,敌军又来了!”


    河中,张辽掉头之后行了数百步之后,却再度下令调转船头,又奔着曹操这边来了!


    我不登岸,反而在河里来来回回,对着你曹孟德进进出出,就是玩!


    你能拿我怎么样?


    酷热的阳光下,张辽立在船头,伸手在河里捧着水洗了把脸。望着岸上晒得跟非洲鸡一样的曹操大军,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