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这个仙朝有点猛 > 第十章 真伪

第十章 真伪

    站在他身后的一名随行侍卫听到命令,立刻端着一个银质托盘走上前来,上面摆放着一樽酒壶和一枚酒盅。


    这次李默作为使者前来上阳郡边关传旨,他心中没什么其他想法,现在脸上也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实际上,在他心里也确实不担心秦昭抗旨。作为皇帝近臣,他太了解这位太子殿下的性格了。


    优柔寡断,心怀仁义,满脑子都是文人思想,把忠孝礼法看的比什么都重。


    依他们这些内臣背地里的说法就是:“柔和到近乎愚蠢,仁善到近乎迂腐”。


    如果这是夏皇的旨意,秦昭是绝不会拒绝的。


    李默之前说的那几个问题,更是他的义父李福反复交代过必须要问的,为的便是先打压秦昭的气势,让他明白自身罪过!


    还别说,如果不是如今的秦昭已经变了个人,以他从记忆中了解看,前身还真有很大可能会领旨自尽。


    只可惜,李默却不知他已然不是过去那个秦昭了。


    “李使臣,可否让本殿下亲自看一看诏书?”


    良久的沉默之后,秦昭提出了他的要求。


    李默闻言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位太子会提出质疑。


    不过他也不慌,因为诏书确实是真的。


    这封诏书是在皇帝车辇中传出,由中车府令——他的义父李福亲手交给他的,怎么可能有假?!


    而且当时李福还千叮万嘱,要他必须亲眼看着秦昭死了才能离开。


    虽然他也不理解为何夏皇忽然有此安排,不过这也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情。诏书传到,处死太子,召回晏青君,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当然可以。”李默微微一笑,取出刚刚宣读的那份锦帛,交给了秦昭。


    秦昭接过诏书,面色复杂地细致观看起来。


    笔迹不重要,皇帝颁布旨意经常会由身边人代笔书写。关键之处在于玺印和诏书材质。


    尤其是书写皇帝旨意所用的诏书锦帛,其布料非常特殊,乃是经过多道工序加工而成。每一道都有专门的保密措施,除皇帝外,他人绝对无从知晓。而这些空白诏书,也都是由夏皇本人亲自保管,需要传旨时才会拿出来使用。


    至于玺印,也不好做假。除了皇帝之外,只有掌印内侍有机会接触。


    他就这样将诏书捧在手中,轻轻摩挲着认真检查了一遍之后,缓缓呼出一口气,双眸低垂,眼神晦涩。


    “太子殿下,如何了,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李默的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


    听到他的催促声,秦昭抬起眼睑看了他一眼,却没有理会,反而转头看向了静立在一旁的晏青君。


    清澈的双目定定注视着她,“晏将军,我经验不足,还请你帮我分辨一下。”


    说着将诏书递给了她。


    站在一旁的李默眉梢轻挑,没明白秦昭这个举动的意思。


    作为太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皇帝诏书的真假?


    晏青君沉默着接过了诏书仔细观察起来,随后似乎有些神游天外的样子。


    良久之后才交还给秦昭。


    “太子殿下,还是您自己判断比较好,我一时也分辨不出。”


    听到晏青君的回复,秦昭在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双目却依旧注视着她。


    “这份诏书是假的!”


    “你说什么?!”李默闻言,语气惊怒地喝问道。


    女将军没有理会这个使臣,而是与秦昭对视了一眼。


    “……”


    “我明白了。”


    片刻之后,她螓首轻点,神色间有些意味不明。


    今天的这个决定,也许会改变晏家未来的命运,甚至改变整个大夏王朝的命运。


    但她有种直觉,这次自己不会选错。


    而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晏将军,伪造皇帝诏书,该当何罪?!”


    秦昭目光森冷地看向李默,话音之中杀机毕露!


    此时站在一旁的晏青君,在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后,心中也有些惊讶。


    不过回答之时却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开口回应道:“矫诏之罪,按律腰斩!”


    她之所以惊讶,只是因为觉得这个决定与秦昭平日里的为人有些不符,但绝非不认可。


    相反,她现在很是欣赏秦昭的果决。


    这时候放李默回去,那才是弊大于利。


    若这份诏书真是夏皇的意思,秦昭现在的行为就是抗旨,李默回去一说,直接坐实了此事,将来再无斡旋余地。


    如果这次传诏之事另有隐情,其中肯定有些他们不知道的细节,放人回去也会打草惊蛇,后患无穷。


    她其实本来想提醒秦昭处理掉这个人的,但考虑到现阶段的君臣双方还接触不深,不太适合说这件事,也就作罢。


    却没想到素有仁名的当朝太子,会如此杀伐果断。


    听到二人的言论之后,李默顿时神色一变,“太子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不要与臣开这种玩笑。”


    他旁边的四名侍卫也感觉到一丝不妙,不动声色地调整起了站位。


    “你是什么身份,值得我跟你开玩笑。”秦昭嗓音低沉,神情却愈发肃然。


    “秦昭!你要抗旨不成?!”这位使臣脸色瞬间惨白,震惊道。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忽然演变成了这幅局面,要死的人反而变成了自己?!


    “不知行刑之事,晏将军可否代劳?”秦昭没理会李默的怒喝,转头看向身旁的晏青君。


    其实按理说这事不能交给晏青君办。


    人家刚刚效忠了自己,就让她做这种事,有点逼迫她交投名状的意思了。


    但秦昭的本意绝对不是如此。主要是他自己现在搞不定这个李默啊,这里又没有别人,实在是没别的办法。


    不过诏书中同样提及了晏青君,无论怎样二人都已经算是一个阵营的人了。


    而且晏青君应该是明白秦昭意思的。


    刚刚他之所以要把诏书给晏青君再确认一遍,绝非他自己分辨不出真假来,而是需要确定晏青君能否解决这几个人,或者至少能够保他周全。


    如果不能,他就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秦昭知道晏青君是“炼神”境界的高手,气运金榜上有标注。但问题是他根本不清楚这个境界代表着什么,究竟有多强,也不知道对面那几个人修为如何。


    “眼下此地只有你们两人,侍卫尽皆不在此地,你们该不会以为能以一敌五吧??”


    李默很快镇定下来,冷声喝道。


    他知道太子是没有修行过的,并没有把他的战力计算在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