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二百零七章 异人

第二百零七章 异人

    卢仚的强弓,是太古熊妖收集了无数珍稀材料,以蛮力铸造而成。


    没什么神通变化,只是射程极远,力道极强,仅此而已。


    但是得了卢仚这些天的打磨淬炼,原本太古熊妖留在强弓中的痕迹,已经被冲刷得干干净净。随着卢仚以三眼神人图观想淬炼出的神魂灵光淬炼,强弓的性质,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原本通体漆黑的强弓,拉弓放箭之时,弓体、弓弦上,无数细密的风、水纹路一闪。


    原本霸道邪异的妖气不见了踪影,放出的三支长箭上,一缕缕清风裹着一丝丝水汽,缠绕着长箭急速旋转着,循着几乎绝对笔直的轨迹,直刺武鹤云。


    长箭的速度,比原本强弓靠蛮力射出的速度快了足足三倍,按照卢仚的估算,射程起码也增加了一倍有余,大概能轻松射出两三百里!


    长箭伴随着巨响,命中剑芒护体的武鹤云。


    箭矢在剑芒上炸得粉碎,但是缠绕在箭矢上的流风、水汽剧烈的冲击摩擦,眼看着一丝丝极细小的电光一闪,平地里三声巨大的雷霆轰鸣声炸响,三团水缸大小的电光在武鹤云身边骤然爆开。


    箭矢袭来,武鹤云有剑芒护体,依旧被箭矢上附着的恐怖力量震得连退了好几步。


    如果不是箭矢的质量太差,只是世俗中普通重合金铸造而成,如果换成修士们常用的,那些用来铸造各种灵兵灵甲的特殊材料……怕是这三箭就能将武鹤云打个对穿。


    饶是如此,剑芒绞碎了三支长箭,谁能想到,箭矢上居然有电光爆开?


    尤其是卢仚观想三眼神人图得来的风水之力,极其的精纯,品质极高,蕴藏了无穷奥义,风生水起引动的雷霆之力堪称高绝。


    那种纯阳至大,蕴藏了天地正气,浩浩汤汤宛如天罚的威能爆发开来,武鹤云身上护体剑芒轰然炸碎,一丝丝电芒顺着崩碎的剑芒缝隙侵了进去,直接落在了武鹤云的身上。


    武鹤云嘶声惨嚎,十几道极细的电光在他身上炸开,将他身体炸出了一个个拇指大小的透明窟窿。


    他大口吐血,金色剑光倒卷而回,没入他身体,连同他的身体化为一道人形金光,紧贴着地面朝着齐骊的中军大营方向逃了过去。


    三条青色剑虹不依不饶,紧追着武鹤云,朝着他当头斩下。


    青柚三女刚刚和武鹤云斗剑,三女都吃了不大不小的闷亏,小女孩家最是小气,怎可能这么轻松放过武鹤云?


    卢仚也是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已经杀了两个,何妨再多杀一个?


    而且,就算闹到了佛门、道门的高层面前,卢仚也是有道理的——是武鹤云,是心剑宗的弟子主动袭杀卢仚,可不是卢仚主动招惹他们!


    卢仚本来就占足了道理。


    更不要说,大金刚寺,乃至是佛门,本身是无理也要闹三分,得理更是不饶人?


    望着武鹤云狼狈逃窜,卢仚从亲卫手中接过箭矢,‘嘭嘭’巨响不绝,一道道箭矢密集飞出,精准无比、狠辣异常的连连命中武鹤云。


    雷霆一团团爆开,人形金光剧烈摇晃,武鹤云的怒吼声不断传来。


    “卢仚小儿……”


    “卢仚小贼……”


    ‘轰’的一声巨响,武鹤云身上金光骤然黯淡,隐隐露出了他原本的肉身形态。


    武鹤云的叫骂声当即改口。


    “天阳公,老夫乃……”


    又是连续十几支箭矢飞出,狠狠打在了武鹤云身上。


    此时距离武鹤云向后逃窜,只过了一弹指的时间,武鹤云刚刚向后倒飞了百来丈,甚至还没能逃到齐骊身边。


    雷暴声不断,地面被炸开了一个个直径十几丈的大坑,被炸飞起来的土壤,全都被雷霆劈得焦干,不断冒出一丝丝的黑烟。


    武鹤云身上金色光芒骤然崩解,一道雷光在他腰腹下方爆开,电光激闪,他的两条大腿直接汽化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武鹤云嘶声惨嚎:“老夫是心剑宗外门长老武鹤云……你们……闯大祸了!”


    齐骊的中军大营方向,数十道长有五六丈、七八丈,最长有十丈左右的银、白、黄色剑光冲出,火急火燎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想要救护武鹤云。


    三条青色剑虹向下一按,武鹤云一声惨嚎,三条剑光将他搅成了粉碎,一团血雾炸开,一道金光骤然冲起,想要破空逃走。


    青柚三女齐声呵斥,三条青色剑光化为一张大网将那三条青色剑虹死死锁住,一点点拖拽着,朝着邬州城这边拉了过来。


    齐骊和身边几个金甲将领吓得面无人色,拨转坐骑,亡命的朝着中军方向逃窜。


    他们敢跑到距离邬州城不到三里的地方,优哉游哉的和卢仚打嘴皮子仗,依仗不就是武鹤云么?


    有这位神仙般的人物压阵,齐骊他们根本没把卢仚,没把城头上的那些守军,包括那些重型床弩之类的器械放在心上。


    万万没想到……


    武鹤云这般神仙中人,居然被卢仚和青柚三女打得形神俱灭。


    而那些昊剑宫的剑卫们,这些天他们一个个高高在上,气势凌人,齐骊好几次被昊剑宫的高层弄得有点下不得台。


    同样是万万没想到啊,这些得了心剑宗的某些承诺,变得骄狂无比的剑卫们,居然也被打了个全军覆没,闯入城内的那些剑卫,连一个浪花都没炸起,就全部写消失了。


    这仗,没法打了!


    齐骊在心里破口大骂——镐京城的那位无道的天子,怎么可能招揽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存在?


    坐骑鹿王在狂奔。


    齐骊看着中军大营中冲出来的数十道剑光,心里又隐隐有了点底气。


    武鹤云这老神仙死了,但是他随行的还有几十位年轻的神仙,个个都是高手,都不是世俗界的武修凡人能抗衡的呵。


    卢仚再凶狠,他能抵挡住数十名神仙的围攻不成?


    剑光破空,数十名心剑宗的弟子怒声喝骂,森森寒气横扫,直追带着那道剧烈挣扎跳动的金光逃向邬州城东门城门楼子的青色剑光。


    卢仚‘哈哈’大笑,他手持强弓,一支支连珠箭呼啸着射出。


    数十道剑光,在呼吸间,每一道剑光都平均分配到了七八支箭矢。


    就听得那些心剑宗弟子一个个大声叫嚷,他们的剑光被一团团爆开的雷霆包裹,电光将他们的剑光轰得摇摇欲坠,光芒黯淡,那些只有五六丈长短的剑光,更是直接爆开,露出了一柄柄长短大小不一的飞剑,带着一个个哀嚎的弟子摔在了地上。


    城头上,无数羽林军、豹突骑的士兵齐齐挥动着兵器大声呐喊:“公爷威武!”


    齐骊和几个金甲大将撒腿狂奔,不时回头朝着城头方向望上一眼。


    听得那些守城士兵的大吼声,齐骊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如此士气……重要的是,卢仚有如此手段,这邬州城,还能打得下来么?


    如果打不下来,不说那些杵在驰道上的木牌子带给他的屈辱……到了齐骊这一步,被人骂几句祖宗算得了什么呢?无非是有点面子无光。


    但是已经起兵造反了,如果被挡在了邬州城这里不能继续向西……


    镐京城的天子追究起来。


    如果他一道圣旨,直接废黜了东琦伯的爵位。


    齐骊脑子里乱哄哄的,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仓促中,齐骊已经冲回了中军大营,他嘶声道:“那厮弓箭厉害,简直非人尔……拔营,向后退,退,起码退出一百里……那厮的弓箭,绝对不止十里的射程!”


    齐骊琢磨着,自己的中军大营向后倒退百里,怎么都应该安全了吧?


    邬州城。


    一条大江自西向东,从城外流入城中,穿过整个城池,然后继续向东流淌。


    东琦伯大军四面合围邬州城,这条大江依旧风平浪静,江中还有几点帆影。


    一条长有十几丈的华美画舫,正从江心顺流而下,一点点靠近邬州城方向。


    江边,有东琦伯麾下游骑,正顺着江岸和画舫平行追逐,有士卒朝着江心画舫挥动旗帜,吹响号角,示意他们靠岸接受检查。


    船上,几名青衣短打扮,身高过丈的壮汉正操持船只,继续向邬州城靠拢,岸上游骑的警告,他们就好像没听到、没看到。


    船舱内,一面直径两尺左右,厚有三寸的七彩琉璃镜静静悬浮,镜面中光影闪烁,正是卢仚拉开强弓,朝着心剑宗弟子们一通乱打,打得他们狼狈不堪,进退不得的场景。


    坐在船舱里的,是十几名长相、衣饰,都颇为怪异的青年男女。


    他们无论男女,都身材高挑,纤细,生得眉目如画,颇为精致。


    他们发色青黑,无论男女,长发都披散在身后,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们发丝上,润泽油亮,和他们淡青色的眸子一样,泛出淡淡的光芒。


    他们的衣衫样式,类似大胤文教臣子们如今流行的宽松道袍,但是袍袖衣摆更加宽大,淡青色的长袍上,用黑色的丝线绣了地水火风诸般纹路,其中交错着一枚枚古朴而怪异的符文,透着一丝神秘的气息。


    他们聚精会神的看着琉璃镜中的图影,脸上带着讥诮的冷笑。


    过了一会儿,看到那群修为最低的心剑宗弟子被卢仚的箭矢炸得吐血倒地,一名长相俏丽的少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也算……剑修?”


    船舱里,就发出了欢快的笑声,更有几个年龄较小的少女,抱着肚皮差点笑得翻倒在地。


    一名看上去年龄最大的青年男子微笑着摆了摆手:“好罢,就从这里下手。双方,我们一网打尽……说说看,怎么办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