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1.异乡人

1.异乡人

    路禹瞥了一眼离自己不远处的水果刀,因为刚刚用来分割食物的关系,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血迹。


    他和水果刀的距离只有两步路,然而此刻他只能在再三思考之后,紧了紧手上的陶瓷水杯,紧咬着牙,蓄势待发。


    树洞内的篝火被秋风轻轻一吹,火苗飘荡,墙上的两个影子也随之扭动。


    人头大小的球状物漂浮在路禹的不远处,它漆黑的身躯上溢散着看上去相当粘稠,令人恶心的黑色雾气。


    路禹没有找到这个生物的眼睛,但是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面前这个通体漆黑的怪物在与自己对视。


    那一团翻涌的黑雾之后,似乎随时可能会睁开大量的眼睛,将路禹投过去的视线吞噬。


    路禹不知道这团克味十足的黑雾是什么,他出门收集过冬资源回到树洞小窝后不久,这团诡异的东西就尾随其后,飘进了树洞里。


    路禹这段时间已经见到了太多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黑雾的出现算是再一次拓展了路禹的认知边界。


    该怎么办?


    这种明显超出认知范畴,极度诡异,造型还特别不好惹的怪物与你共处一室,做好反抗的准备应该是唯一的选择。


    至于为什么不沟通…路禹确信自己跟对方语言不通。


    不久之前他远远地看到过一队穿着精钢盔甲的兵丁在森林里巡弋,他们所用的语言与路禹所知道的任何一种语言都不同。


    想到此,路禹手里的陶瓷水杯捏得更紧了。


    虽然没有水果刀致命,但是胜在趁手。


    就是不知道眼前这团黑雾缭绕的怪物是否拥有着血肉之躯,会流血会疼痛。


    倏地一下,黑雾中伸出数条触手,笔直地戳进了地面。


    路禹紧绷的神经被拨动,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黑雾的面前,手里的水杯高高扬起。


    就在水杯要重重落下的瞬间,路禹警惕触手从背后袭来的眼角余光看到了触手在地面上勾勒出来的图案。


    “收不住手!”


    路禹暗叫不好。


    眼看着就要重击黑雾之际,两根触手缠住了路禹的手腕,猛地一抖,震得他手掌一松,杯子也随之跌落在地。


    此时,黑雾已经飘出了一段距离。


    从震惊中回过神的路禹看到黑雾躲避的速度以及触手的灵活程度,深知自己想要硬刚这种怪物基本不存在胜算。


    不过这家伙在用触手刻画图案,这是在申请沟通吗?


    路禹捂着自己被甩了一下的手,发现没有被侵蚀。


    回想了几段数学公式,发现也没有记忆模糊的迹象。


    当然,他也觉得,如果真的对方能够影响自己的思绪,那么无论自己怎么检查,可能都很难发现。


    狐疑之下,他缓缓后退,快速低头看了一眼触手在地上留下的痕迹。


    不是什么繁奥的字符,而是一个嘴唇的图案加上一个箭头。


    箭头指向的位置,正是路禹架在篝火上烤的松鼠。


    电光火石间,路禹明白了什么。


    他举起架子上还没烤好的松鼠,小心翼翼地问:“你要吃?”


    漂浮在半空中的球状黑雾一动不动。


    路禹想起语言不通的事,立刻找了一段树枝,在触手画的嘴唇边上又加了个箭头,然后把松鼠放在箭头上。


    黑雾有了动作。


    似乎是担心路禹误解什么,它先是把地上的水杯用触手卷起来,交到路禹手里。


    然后,卷起了放在一旁的小刀,刀刃对着它自己,递给了路禹。


    路禹怔怔地接过这两样东西,心中的警惕消了大半。


    黑雾伸出的触手轻点了松鼠几下,看到路禹没有任何表示,它又急切地点了好几下。


    路禹看着这个急迫的动作,恍然大悟,伸出手:“你可以…”


    还没说完,路禹无奈地笑了笑,他又忘了跟对方语言不通了。


    他拿起那块松鼠肉,亲自递给了黑雾。


    黑雾用触手缠住之后,竟然学着路禹,用木棍穿上,再次放在了篝火上炙烤。


    “难道,这家伙也喜欢吃熟食?”路禹觉得这个想法很荒诞。


    在他看来,接过去之后直接分解掉才符合他的这个造型,而不是跟个烧烤师傅一样不断用触手转动着松鼠肉,烤个全熟再下口。


    虽然还是不敢把自己的背露给这个奇怪的黑雾,但是确认对方是可以沟通的生物之后,路禹也是能够松口气了。


    人对于自己遭遇的心理期望很低时候,死亡也不是太可怕的事。


    路禹刚才想反抗也是不想死得太窝囊,毕竟穿越过来快一个月了,他一直都很憋屈,有口气堵在嗓子眼出不去。


    现在对方表现得像是一个智慧生物,这也让许久没跟人说过话,只能自言自语保持语言能力的路禹有了些许慰藉。


    他拿起小刀捣鼓了半天,把今天下午陷阱里抓到的另一个猎物处理好,放到了篝火上。


    看到黑雾的触手伸过来想要接手自己手上的这一串,路禹犹豫了一会,决定试着讲道理。


    他指了指黑雾正在烤的那只松鼠,示意那是它的。


    然后把手上这只往自己怀里一放…


    触手还是伸了过来,趁着路禹打算比划的瞬间卷走了松鼠肉。


    路禹巴巴地看着黑雾的两根触手翻动着两块松鼠肉,嘴里有些话想说,但是他忍住了。


    空气中飘荡着的肉香勾得路禹忍不住流口水,他叹了口气,翻出了从松鼠巢穴里找到的过冬储粮,剥了几颗松子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着。


    穿越过来这段时间,路禹吃饱的时间很少,大多数时候都是饥肠辘辘。


    他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捕猎成功时,因为过度饥饿,甚至有过茹毛饮血的冲动。


    最艰难的那段时间,路禹是依靠一只一人高的白色大狼度过的。


    这只白狼吃东西总是很浪费,吃光了猎物腹部那块之后,别的地方就随意丢弃。


    路禹客串了一把鬣狗的角色,每次遇到白狼吃不完的食物都会拿着小刀耐心地分割好,带回自己居住的树洞里。


    但是好景不长,这只白狼最近似乎离开了附近区域,以至于当鬣狗当得很开心的路禹没了一个食物来源。


    今天好不容易抓到了点荤腥,没想到被人登门入室抢劫了。


    不过路禹倒没有很生气,因为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与其他生灵共处过了。


    他很想念那头白狼,虽然白狼每次看他和看垃圾差不多,但是路禹每次和白狼对视都会觉得很安宁。


    现在这个黑雾忽然闯入他的树洞里,虽然意外了一些,但是也算是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在陪着自己了。


    浓郁的肉香味直往路禹鼻子里钻。


    他转过头,脸颊一烫。


    被烤好的松鼠肉被触手推到了他的面前。


    看了看还在烤着另一串松鼠肉的黑雾,路禹又看了看面前这一串,愣了一会,茫然地指了指自己。


    触手在地上画了个箭头,直指路禹。


    接过松鼠肉,路禹毫不犹豫咬了一大口,一边咀嚼,一边道谢,全然忘记了这只松鼠本就是自己的战利品。


    不一会,另一串松鼠肉也快要烤熟了,路禹定定地看着黑雾,很想知道它会用什么方式把肉给吃了。


    反正路禹到现在没找到它的嘴在哪。


    触手卷起肉串,紧接着,黑色的雾气翻涌,路禹也没看清动作,木棍上的肉块就已经没了。


    啊?


    这是用什么吃掉的?


    “呼…终于不用吃生肉了。”


    还没等路禹想清楚这个问题,他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语言自己也能听懂,可是…


    这是谁在说话?


    路禹惊恐地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黑雾,一个荒诞的猜测油然而生。


    路禹脑海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漂浮在半空中的黑雾缓缓地转动。


    毫无疑问,黑雾也从路禹的反应中察觉出了异常。


    感受到从黑雾中穿透而出的视线,路禹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向后挪动。


    黑雾的身影在路禹的视线里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在路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扭曲的雾气中伸出的数根触手猛地把他按在地上。


    溢散着黑气的圆球核心快要贴到了路禹的鼻尖。


    即便是在这么近的距离,路禹也没找到这玩意的嘴和眼睛。


    他也很惊讶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去找这两样东西。


    “你听得到我说话对不对?”


    那个婉转动听的女声骤然拔高了声调,焦躁中透露着难以遏制的喜悦。


    路禹感觉非常不好,他被猛推到地上,如果不是即时护住了头部,很有可能现在就昏迷过去了。


    没昏迷过去也不是好事,路禹的视线完全被黑色的雾气遮住了,那个女声此刻在路禹脑海里不停的炸响,像两个高音喇叭贴在耳边轰鸣。


    现在可以确定了,就是这个被黑雾笼罩的圆球在和自己说话。


    强忍着头疼,路禹大吼了一声闭嘴,然而黑雾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复读机一样重复着同一句话。


    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的高音终于让路禹放弃了抵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路禹昏迷过去之后,黑雾的触手停止了动作。


    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困惑地喃喃着。


    “居然还有人能听见我的声音?”


    路禹再度醒来时是在树洞里,像是第一天睡着过来时那样,倒在树洞的最里面。


    他摸了摸身上,检查了身体是否完好,随即一眼就看到了树洞里那团黑雾。


    树洞外寒风呼啸,不时有冷风贯进树洞里,让路禹忍不住打寒颤。地面已经有了薄薄一层积雪,枯叶也被积雪打白。


    看时间像是已经过去了一整夜,没想到竟然已经开始下雪了,这让路禹有些担忧起自己是否能熬过这个冬天了。


    黑雾也注意到了路禹苏醒,它缓缓地从地面上飘起。


    路禹生怕这团黑雾又像之前那样激动,连忙伸出手制止它飘向自己。


    “禁止当复读机,禁止大声说话!”


    如果是掉san昏迷过去也就算了,昨天他完全是被黑雾的声音震晕的。


    “你能听到我说话对不对?”


    女声再次响起,这回轻柔了很多。


    路禹点点头,然后回问:“你是谁?为什么会我的语言?”


    尴尬的沉默降临,黑雾收起触手,缓缓地飘到了路禹身边。


    “点头是听懂的意思我能理解,你的语言很奇怪,我从未听过这种奇怪的语言。我正在用精神魔法作为桥梁与你对话,凝神冥想你要说的话,我能感受到一些。”


    “能告诉我你来自哪里吗?”


    路禹傻了,随后恍然大悟,怪不得昨晚自己怎么喊闭嘴黑雾一点反应都没有。


    人家压根不认识自己的语言,枉费路禹还以为汉语在异世界还有一席之地。


    试着黑雾告诉自己的方法,在脑海里思考了起来。


    连续试了好几次,路禹才终于成功与这团黑雾搭上了线。


    “我也有疑问,我们各取所需?”


    黑雾沉默了好一会。


    “抱歉,我现在维持精神魔法很困难,你的话语传达得很模糊,需要一点时间…”


    “接收到了,你的要求,我答应。”


    原来是网速太慢啊。


    “你是谁?”路禹对于这团怪模怪样的黑雾是越来越困惑了。


    又是好一会,声音传了过来。


    “璐璐缇斯,一名魔法师。”黑雾说完便好奇地问,“该你了,你又是谁?”


    路禹摸了摸自己的头,自我介绍道:“路禹,职业的话…刚毕业我就来到这个奇怪的世界了,属于无业游民。”


    路禹发现,在自己说完话之后,黑雾周遭的雾气会快速地流动,这难道就是黑雾在全力处理自己所说话语的体现?


    “路禹…很生僻的名字,像是我听说过的某个古国统治区域的人,另外,接下来,无关的事情可以不要提,现在的我…嗯,没办法太好维持这个魔法。”


    路禹也看得出黑雾不太舒服的样子,每次传达信息时,她的这具身躯都会有大量的黑雾溢散,连带着传达过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说话都会很痛苦?


    “这里是什么地方?”路禹问。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才到这片区域没多久。”


    璐璐缇斯问:“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吧,我能感受到,你不是召唤物,关键是,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这事也没法隐瞒,语言体系不同,对方还是个懂行的魔法师,于是路禹点头承认了这个事实。


    只不过他实在是好奇璐璐缇斯最后说的那句。


    “能听到你的声音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无法维持沟通的璐璐缇斯落到了地上,休息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给路禹解释其中缘由。


    璐璐缇斯本来是一名人类魔法师,大约一个月前,她在自己的宅邸里进行了一项特殊的魔法实验。


    实验过程中忽然发现了异变,构筑仪式的魔力元素紊乱,席卷了整个实验室,摧毁了她正在研制的药剂,并最终引发了爆炸。


    如果只是爆炸,其实问题也不算太大。


    路禹惊愕道:“问题还不大?”


    这都不算问题大,那什么才算?


    果然来到异世界,常识的边界需要尽快拓展。


    “我是魔法师,普通的爆炸根本伤不到我,这次的爆炸稍微有点出乎预料。”


    路禹怔怔地看着说自己曾经有个人样的璐璐缇斯,又看了看这团散发着黑色雾气的团子…


    稍微出乎预料?


    璐璐缇斯自己也没有想到,席卷了整个实验室的魔力流在爆炸的瞬间会继续大规模喷涌。


    她储存了大量魔法卷轴,仪式魔法,魔法契约书的储物室,书房在魔力流的扰动下…共鸣了。


    “抱歉,你刚才说过,应该简略一些,这对你我都好,总的来说…”


    路禹恳求道:“说人话可好?”


    璐璐缇斯晃动的触手僵住了。


    “我的魔法卷轴全部被错误触发了。”


    根据璐璐缇斯自己的猜想,药剂改变了她的身形,在她最为虚弱的时间点,仪式魔法,转移卷轴,魔法契约书的封印一齐生效。


    这也就导致了璐璐缇斯变成了如今这幅黑雾,圆球核心,克味十足的鬼模样,并且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好吧,这跟你无法与人沟通又有什么关系?”


    “契约魔法的封印效果,这个魔法是惩戒用的,原本对我这种等级的魔法师效果很差,但是…总之,你知道这是封印效果就好了。”


    变成这幅样子的璐璐缇斯跟路禹来到这个时间点倒是差不多。


    只不过璐璐缇斯看起来更惨一些。


    路禹只是无法和这个世界的人沟通,但是他好歹还有一具能够融入正常社会的躯壳。


    璐璐缇斯嘛…她尝试过与在野外遭遇的魔法师沟通,但是回应她的是火球。


    如果那个魔法师不是初学者,璐璐缇斯应该已经被当做奇异的魔物解剖了。


    封印的效力比路禹想象的要强大得多,璐璐缇斯尝试过用精神魔法与稍微有点低级智能的魔物沟通,结果这些魔物无一例外都会狂躁起来。


    很难说清这是自己药剂的一种作用还是契约本身的影响。


    “文字呢?”


    “写下的文字会出现偏差,导致无法阅读…想的是一回事,身躯却会在契约封印的影响下不知不觉写出其他东西。”


    “靠,这么强力的封印,你们魔法师真会玩!”路禹惊了。


    有气无力的璐璐缇斯听到路禹这么说,沉默了好一会,叹了口气,没有对路禹的错误说法进行纠正。


    这份契约,世上应该没有几份了。


    一场爆炸,宅邸里多少珍藏灰飞烟灭。


    自己回去之后,能否挽回一些损失…


    说到底,自己还能回去吗,要多久才能回去?


    种种问题一瞬间涌上心头,璐璐缇斯只剩下了无奈。


    “等等,你不是能画图吗,为什么不用图案…”


    “你觉得我这个造型会有和别人通过图案这么抽象的形式传递讯息的机会吗?”


    “也是。”路禹打量了璐璐提斯一眼,深表同情。


    一口气解释完,璐璐缇斯的触手全都缩了回去,疲惫地说:“我维持不住精神魔法了…需要休息一会…谢谢你的晚餐。”


    说完,璐璐缇斯就这么睡着了。


    路禹定定地注视着地上的那团黑雾,回想着刚才脑海里进行的那场对话,一切都让人感觉十分奇妙。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接触到魔法,也是第一次跟这个世界的生命进行沟通。


    熄灭篝火,通了一阵子的风,路禹探头出树洞观察了一会,确认了四周安全,随即便用藤条和木条编织的挡板把树洞堵好。


    还不放心的路禹透过藤条的缝隙又瞅了瞅四周,这才放心地躺到用干草堆起来的小窝上。


    不怪路禹这么谨慎,他在这里生活了快一个月,但凡有一点不小心,那就是重开的结局。


    虽然他对璐璐缇斯的造型还是比较疑虑…毕竟什么样的人捣鼓出来的药剂能把自己变成这种混沌模样?


    这药剂的用途很值得细思一二啊。


    不过,璐璐缇斯的封印是实打实的,而自己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一个可以沟通的人。


    按照璐璐缇斯的说法,她想要变回正常人,可能多多少少需要自己的协助。


    想到这里,路禹也不觉得那团黑雾膈应人了。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睡觉总是提心吊胆。


    至少他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路禹睡着后,假寐的璐璐缇斯飘了起来,看了一眼路禹制作的挡板。


    “真的没有一点魔力气息…”


    “是魔法不同源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