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3.一切的开始

3.一切的开始

    怎么评价炖煮过后的史莱姆的口感呢?


    咬着像是在吃果冻,滑溜滑溜地。


    味道上则像是没放调味料的皮冻,还能吃出一些明显的泥土味。


    路禹只是吃了两三口就停了下来,不太合自己胃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需要节省食物。


    看到路禹才吃了一点,一边用触手给狼剥皮,一边用另一个触手吃着史莱姆的璐璐缇斯说话了。


    “不吃了吗?”误会了路禹的璐璐缇斯安慰道,“其实你已经料理得很好了,没有香料,只有少许盐和一点点油,能做成这样很不错了。”


    因为璐璐缇斯关键时刻拉了自己一把的缘故,路禹现在戒心很小了,毕竟同舟共济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璐璐缇斯的声音,路禹缓缓摇头,捻起一根木棍,捅了捅火塘里的炭火。


    “路禹,我们谈谈吧。”


    吃完碗里史莱姆的璐璐缇斯停下了给狼剥皮的工作,触手人性化地互相拍了拍。


    这一副要谈正事的正经样,路禹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话题是什么。


    “我知道,我们还不熟悉,你对我有戒心。”


    路禹眉毛一挑,平静地回应:“你的造型对我而言不算是加分项。”


    知道璐璐缇斯这是打算借着白天救了她这事把距离拉近,好进一步沟通,因此路禹也很坦诚地表达了他内心的顾忌。


    “我理解。”


    璐璐缇斯沉默了一会,那一团黑雾身躯像是凝固了一般。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让我恢复原样。”


    路禹用木棍撩动的篝火,加之树洞外灌进来的冷风,树洞内忽明忽暗。


    路禹的脸沉在暗处,火光只打亮了他的半张脸颊。


    璐璐缇斯不知道路禹在思考着什么,但是面无表情的路禹让她忍不住想要再说点什么。


    “我能得到什么?”


    就在璐璐缇斯打算补充点什么时,路禹淡淡地开口了。


    “你想要什么?”


    说着,璐璐缇斯喝了一口今天从那只史莱姆身上弄到的汁液。


    用她的话说,这些汁液有丰富的魔力元素,虽然对于她的状况没有任何帮助,但却可以弥补维持精神魔法的巨大损耗。


    也不知道这一罐史莱姆汁液能顶多久。


    路禹摇了摇头,笑了。


    “如果要我开口,我说出的任何一个要求都可能超过你的能力边界,就好比…我想要拥有大量的财富,富可敌国,你有能力给予我吗?”


    璐璐缇斯的触手用力地摆动,表示的确不行。


    “所以,还是请你思考一下,你能为‘协助你恢复原样’这件事付出多少吧。”


    看到璐璐缇斯认真地在思考,环绕在身躯周围的黑雾又一次趋于凝固,路禹对于璐璐缇斯的人物画像也有了基本的判断。


    年轻的魔法师,有多强暂时不清楚。


    她的知识储备丰富不丰富鉴于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了解不多,没法判断。


    早上应对史莱姆的偷袭反应如此迅速,以及她之前透露过,自己在发明新型魔药…


    如果精神魔法没有错漏,把‘发明’一词词意混淆,那么足以证明她是有点本事的。


    不愿意白白受人恩惠。


    迄今为止的交谈能够感觉到她良好的教养,品德自不必说。


    还有就是,阅历似乎不太足。


    路禹瞄了一眼在触手交织在一起,像是在黑雾身躯下结成一个毛线球的璐璐缇斯。


    借着早上救了自己,找准时机坦诚相见,却没有提前准备好几个有讨价还价余地的筹码这也太蠢了。


    而且璐璐缇斯还轻而易举地就同意了路禹的提议,由她来说出自己能提供什么…


    路禹确信她出门买菜应该是会被摊主三言两语坑到超级加倍的那种人。


    “抱歉,我一时间真的想不到能给你什么…我唯一可以保证的是,你能得到一位七阶魔法师的友谊。”


    “如果你对金钱十分渴望,我可以在能力范围内尽量满足你的数额要求…”


    璐璐缇斯话说得很诚恳,也让路禹坚信了她确实是一个阅历很浅,家世不错的大小姐。


    不过比起这些已经被路禹总结出来的信息,他更好奇璐璐缇斯所说的七阶魔法师。


    “抱歉,我对七阶魔法师没概念,解释一下?”


    “阶位是魔法师实力的划分界线,由各地的魔法师协会或者是当地的政权评定。”


    “一阶为入门级魔法师,越往上,魔法师实力越强。”


    回响在路禹脑海里的声音一下子响亮了起来,气势也很足。


    路禹懵了,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七阶魔法师,多吗?”


    “我也说了,越往上,魔法师实力越强,数量自然也就越稀少。”


    “那你多少岁?”


    “十七。”璐璐缇斯淡定地说,“其他地方我不太清楚,在我所处的梭伦帝国,我是最年轻的七阶魔法师。”


    路禹噎住了。


    十七岁,七阶…


    梭伦帝国的魔法师都是怪物吗?


    这下算是完美契合路禹的推测了。


    璐璐缇斯大概率是贵族阶级出身的人。


    虽然路禹穿越过来这段时间都在开启荒野求生模式,可他脑子还是好使的。


    寻觅食物时看到的,穿着精钢盔甲的骑士与步兵。


    无意间看到的,拿着冷兵器对砍,用法杖施法的疑似冒险家群体。


    从这几点细节不难看出,这个世界大背景下诸多政权的执政体系基本逃不出封建的窠臼。


    魔法作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能够影响政权的力量,只要当权者的脑子没坏,培养魔法师的渠道,资源都会被对应的限制。


    “十七岁就是七阶魔法师,感觉很廉价啊。”路禹旁敲侧击。


    谈及魔法师事宜显得很骄傲自豪的璐璐缇斯果然进行了补充解释。


    “廉价?”璐璐缇斯正色道,“我不知道在你的世界魔法师是什么形式存在,也不知道他们的地位如何…”


    “在我们这里,魔法师不是每个人都能觉醒的,天赋,能力,渠道,知识…”


    路禹打断了璐璐缇斯,他信息都拿麻了。


    璐璐缇斯还是感谢一下能听见说话的人是他好了,换作是个人品差点的,能把她坑到怀疑人生。


    知道魔法师不是大街货这一点就足够了。


    有门槛,看天赋,看能力,需要渠道,知识积累,还需要资源…


    路禹嘴角上扬。


    他知道自己应该向璐璐缇斯索要什么了。


    “七阶魔法师的友谊太空泛了,而且有钱没实力压根没用。”路禹慢悠悠地说,“不如你帮我成为魔法师吧。”


    璐璐缇斯身为七阶魔法师,一旦两人开始互相合作,那么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一起。


    这段时间让她教导自己,逐渐走上魔法师的道路,拥有自保的力量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既然都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了,路禹也打算过上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拥有一个新的身份。


    想到这里,路禹笑着补充道:“我就不苛求成为七阶魔法师了,你让我成为六阶魔法师就好。”


    璐璐缇斯的声音在颤抖,回荡在路禹脑海里的那些词句有些模糊。


    璐璐缇斯拿起那罐史莱姆汁液又喝了几口,这才让有崩溃迹象的精神魔法稳定下来。


    路禹觉得自己跟璐璐缇斯的沟通像是开了个私人聊天室,负责提供信号的璐璐缇斯总是有断网下线的可能。


    “抱歉我无法给予你这个保证,魔法师觉醒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诞生于魔法师世家却怎么都无法成为入门级魔法师的例子我也是见过的。”


    “在无法确定你是否能觉醒的情况下,我的任何保证都是对你的欺骗。”


    路禹轻轻地鼓起了掌,看着璐璐缇斯的眼神充满了欣赏,连带着那些不断翻涌的黑雾都顺眼了起来。


    这一次,路禹算是彻底放下防备了。


    根据之前套出来的话,路禹已经知道魔法师需要有一个“觉醒”的流程,这个流程被璐璐缇斯专门点出来,足以证明是个坎。


    在自己提出要求之后,只要璐璐缇斯随口答应,路禹都会戒心大起。


    但是璐璐缇斯却再次重提了这个细节,并且把话说得很直白。


    以真心换真心,路禹笑着说:“我的要求一共有两个,成为魔法师的事可以等到离开这里之后再敲定,第二个则比较简单。”


    “无论我是否觉醒成为魔法师,在你恢复原样之后,我希望得到你的庇护,最差的情况下,我希望能在你的宅邸里混吃等死。”


    能培养出这样年轻的魔法师的家族,养个闲人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利用他们的庇护,自己也算有条退路,并且可以在这期间想办法谋求出路。


    璐璐缇斯只是沉默了一会,便点头答应了路禹的要求。


    看到得到自己保证的路禹开心地躺到稻草堆上,双手枕在后脑,璐璐缇斯不禁好奇地问。


    “你就不问问我,恢复原样需要做些什么,就不担心这个过程十分坎坷,这个旅途危险万分?”


    路禹侧过脸,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他笑道:“为什么要担心呢,最坏也无非是一死而已。”


    “璐璐缇斯,你知道我这一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吗?”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语言不通,为了获取信息四处探索,结果远远地看到一队骑士一长矛戳死一个流浪汉模样的人。”


    “他们的身后,是一群脏兮兮,骨瘦如柴,被绑住手,用鞭子抽打着前行的奴隶或者囚犯。”


    “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这个与他们语言不通的人贸然出现,要么死路一条,要么就是成为一个奴隶。”


    “而我,绝不当奴隶!”路禹坚定地说。


    “没法与人类接触,只能终日在这个树洞里生活。”


    “夜里附近兽吼此起彼伏,这让我每天睡觉必须握着刀。”


    “这一刀要么给冲进树洞的猛兽,要么给我自己…”


    这就是路禹穿越这一个月来的真实感受。


    恐惧,孤独无时无刻纠缠着他,最关键的是,他看不到自己苦撑下去的理由,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个树洞里当个野人吧?


    鲁滨孙能在荒岛上玩种田那是岛上没啥狠角色。


    可他呢?


    这个树林的狠角色可能多到当盲盒贩卖半年不带重样。


    路禹是幸运的,按照今天回程时璐璐缇斯给他科普的内容来看,他能在一个月里基本撞不上一些麻烦的怪物全赖天气逐渐寒冷。


    路禹也是不幸的,他分明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但却只能战战兢兢地躲在树洞里,惶惶不安,连见识一下这个世界都做不到。


    璐璐缇斯的出现让他燃起了希望,不仅是离开这里的希望,还有融入这个世界的希望。


    璐璐缇斯需要他协助恢复原状,他路禹又何尝不需要璐璐缇斯为自己引路呢?


    “需要签订契约吗?”路禹打趣地问。


    璐璐缇斯没好气地反问:“你觉得我像是能做到那种事的样子吗?”


    “那,握个手吧。”路禹把手伸了过去,“我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同心协力。”


    璐璐缇斯的一根触手缠上了路禹伸出去的手,轻轻地晃了晃。


    怪了,这个触手质感怎么那么粘稠…


    璐璐缇斯啊,你这个造型,到底是折腾什么药剂才折腾出来的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