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6.这戏,演不下去

6.这戏,演不下去

    雪飘在路禹的脸上,冷丝丝的。


    抬头望向天心,白色的“绒毛”密不透风地落下,看不见有停的意思。


    雪的大小直接影响了今天活动的时间,这让路禹不由得有些担忧了起来。


    璐璐缇斯依旧用一根触手捆着路禹的腰,看到路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已经没到小腿的积雪中,她又一次发出了提议。


    “我用触手托着你走吧,这边的积雪很深。”


    路禹本想坚定地拒绝了这个提议,然而璐璐缇斯却敏锐地洞察到了他的心思,劝说道。


    “反正没人看见,不丢人的。”


    抬头望向远处,这条通往布置陷阱区域的小径早已看不出昔日的痕迹,若不是之前有在树木上做个记号,恐怕两人都会迷路。


    积雪也是越来越深,离开树洞时才浅浅没过鞋子,到这里都已经没过小腿。


    不想踩着积雪开盲盒的他叹了口气,对着璐璐缇斯点了点头。


    璐璐缇斯也不含糊,七八根触手一齐伸出,缠在路禹的腰,和大腿上,微微蓄力,就把路禹举到了自己的头顶。


    这下好了,在高处的路禹正好能开视野,提前给璐璐缇斯报告四周的情况。


    就是这个造型着实诡异,也不知道有人看到一团黑雾用一堆触手捆着一个人高举过头顶,他会作何感想?


    之前为了照顾路禹缓慢前行的璐璐缇斯终于可以发挥漂浮的优势,全速前进。


    飘了一会,路禹拍了拍璐璐缇斯的触手。


    “西北方向有奇怪的东西。”


    路禹仔细瞄了一会:“雪地上莫名其妙隆起一块,看起来很大,不会又是史莱姆吧?”


    工具,调味料都不足,少数的盐巴还要省着吃的情况下,夹杂着草腥和泥腥味的史莱姆实在是十分良心的食物了。


    为了给予史莱姆最大程度的尊重,过去半个月,路禹创造性地尝试了多种史莱姆料理。


    找到了一些野蒜,做了一盘蒜香史莱姆。


    用一些味道比较温和的药材做了史莱姆药膳煲。


    把史莱姆当做土豆,捣成糊,做成史莱姆糊糊…


    这是一个吃货的执着。


    也许是适应了史莱姆料理的缘故,路禹发现完全可以把史莱姆当做另类的折耳根享用。


    璐璐缇斯飘近了一些,认真地感知了一番,否定了路禹的猜测。


    “一点气息都没有,是个死物。”


    两人小心谨慎地凑上前,惊讶地发现这是一头腹部被咬出一个大洞,内脏已经被啃得干干净净的牛。


    不只一头,路禹抬头向远处望去,大约十几米之外,又是一头牛倒在雪地当中,死法完全一样。


    这个被啃噬的位置,这个吃法,路禹总觉得在哪见过。


    璐璐缇斯确认四周安全之后把路禹放下,自己则是快速地顺着两头牛倒下的方向巡视了一番。


    再度回到路禹身边时,璐璐缇斯疑惑地说:“太奇怪了,这附近一共死了四头牛,每一头都是被吃掉了腹部,其他位置没有完好无损。”


    路禹也皱起了眉头,他的匕首刺进面前这头死牛身躯时,还能感觉到一些韧性,没有完全冻硬,说明这头牛并没有死多久。


    “璐璐缇斯,你们这里,农民种地是否需要牲畜?”


    “自然是需要的,开垦农田,已经驯化的魔物大多配备在权贵们的田地当中,底层民众依旧以常见的牛马为主要耕作伙伴。”


    路禹看着地上这头老牛颈部长年累月勒出来的磨痕,鼻子上的孔洞,表情凝重。


    璐璐缇斯也迅速反应了过来。


    “这种天气,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耕牛。”


    路禹也不废话,掏出上次捡到的骑士剑,用袖子擦拭了一下上面的雪点子。


    看见璐璐缇斯还在思考耕牛出现在此处的原因,路禹喊醒了她。


    “别思考那么多,先把肉给切割好带回树洞去,速度要快,迟则生变。”


    璐璐缇斯的触手插进牛的身体,用力地撕扯着。


    路禹也没闲着,她在璐璐缇斯用触手戳开的豁口上下刀,对着冻得梆硬的位置直接抡圆胳膊,举起骑士剑,猛劈。


    还好以前路禹有锻炼过,不然这么频繁的挥砍,一般人定然会喘得不成样子。


    尤其是连续用力之后,路禹的手开始发软,手中的剑也变得越来越重。


    一整头牛在路禹和璐璐缇斯的努力下,终于分割成了便于携带的大块。


    “你先把牛头,牛腿带回去吧。”


    路禹看到璐璐缇斯拿的都是牛的脊背附近的肉,喊住了她。


    “牛…牛头?”


    璐璐缇斯的诧异让路禹莫名其妙。


    “对啊,牛头。”


    两人站在寒风中对视了几秒,尽管看不到璐璐缇斯的表情,但是路禹隐约感觉到,对方对于牛头有些抗拒。


    “你们,不吃牛头的?”


    璐璐缇斯犹豫了一会,观察着路禹的脸色,斟酌着词句,说:“我们基本不吃牛头的…”


    “内脏也不吃?”


    璐璐缇斯声音有些僵:“各种内脏一般来说,都是制作药剂的素材,很少见到有人会去吃。”


    潜台词就是觉得恶心,脏,所以他们基本不吃。


    路禹本想感慨一句暴殄天物,但是转念一想,能说出很少有人会去吃动物内脏的人基本很少会俯下身去看看穷苦的人是如何生活的…


    贫穷的人哪会在意脏不脏,恶心不恶心,但凡是肉,那都是好东西。


    没必要在这里纠结和解释,路禹迄今为止并没有从与璐璐缇斯的交流中感受到她对于底层民众的倨傲,这就足够了。


    生存环境的差异性难免会让她的脑子转不过弯,而这些都是小问题。


    路禹用最简单的一句话终结了这个话题:“我知道怎么做的好吃,我做给你尝尝。”


    璐璐缇斯紧紧缠着牛头的触手一松,牛头滚到了雪地上。


    路禹愣了,没想到璐璐缇斯如此抗拒。


    为了不让璐璐缇斯误会,他决定顺了她的心意。


    就在他走上前,打算跟璐璐缇斯说点什么事,异变陡生。


    璐璐缇斯的触手把所有的东西都甩到了地上,一个加速,扑向了路禹。


    被触手带着飞向半空中的路禹睁开了下意识闭上的眼睛。


    视线快速扫了一圈,什么也没看到的路禹本想问问璐璐缇斯到底感知到了什么。


    眼角的余光中,忽然有东西动了一下。


    猛然转头望去,路禹霎时间冷汗直冒。


    光学迷彩是吧!


    满天飞雪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雪白,拥有白色皮毛的白狼置身其中,完全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了一体。


    如若不是白狼动了,路禹是怎么都没法发现他已经悄咪咪地来到了自己周围。


    这只一人高,约莫一米来长的白狼视线牢牢地锁定着路禹与璐璐提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刚才他们分割好的牛肉附近。


    白狼低头嗅了嗅牛肉,抬起头,对着两人呲牙哈气。


    一片白茫茫中,白狼蓝色的眼珠子散发着摄人的气息,仿佛路禹和璐璐缇斯只要再靠近一步,就会暴起撕碎两人。


    被璐璐缇斯举起来的路禹揉了揉眼睛,一直看雪,让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璐璐缇斯,这只白狼,好像是我之前见过的那只。”


    “之前它无视你拿走它的猎物,那是因为它自己已经吃饱了,可今天,它看起来不像是吃饱的样子。”


    璐璐缇斯尴尬地说:“我们擅自动了它的食物,它看上去不太高兴。”


    “你打得过它吗?”


    “不好说,这种个头的狼至少也是森林里的一霸,常规的魔物见到它只有当点心的份,如果冒险家公会发布委托,评定至少也是精钢起步才能接。”


    路禹回忆了一下,冒险家等级评定里,精钢貌似是第三阶的。


    白狼一爪子按在那颗硕大的牛头上,发出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嚎叫声。


    意思很明显,对于两个小偷想要窃取他的猎物,他非常不满。


    路禹看得真切,白狼的利爪轻而易举就撕破了冻得瓷实的牛头,这样一爪要是打在人身上…


    嗯?


    路禹又一次擦了擦眼睛,不动声色地让璐璐缇斯把自己再举高一点点。


    璐璐缇斯不知道路禹要干什么,照做了。


    这一回路禹看得真切了。


    “白狼的前爪上有伤口,不只一道。”


    “它站的地方上出现了血迹,点状的,绝不可能是他捕猎牛时候留下的,刚才我们到达时,积雪已经把之前喷射出来的血掩盖了…”


    “这些血,是它自己流的。”


    “你有没有发现,这只白狼从出现到现在,一直只露给了我们半面身子,没有换过边,并且从没有直面过我们?”


    不需要路禹推测了,璐璐缇斯敏锐的嗅觉闻到了被风送来的血腥气。


    一直保持扭着头凝视状的白狼开始喘起了粗气,虽然依旧对路禹两人龇牙咧嘴,但是表情却是越来越痛苦,扭曲。


    这直接证实了路禹的想法。


    这只白狼受了重伤,而且伤口全部集中在他们目前看不见的另一面。


    璐璐缇斯发现白狼的同时,白狼也发现了璐璐提斯。


    不敢露怯的白狼只能强忍着痛苦走出来,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寄希望于璐璐缇斯和路禹被直接吓跑。


    然而璐璐缇斯和路禹不敢动啊!


    面对你这样的猛兽,乱跑那不是触发你的捕猎本能吗?


    两人被白狼这么一吓,直接进退两难,僵住了。


    这也导致了白狼的戏,演不下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