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12.嗯?

12.嗯?

    路禹与璐璐缇斯整整在山林里摸索了两天。


    两天的时间里,路禹很幸运地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


    他很清楚,有些人在群体里可以是个老实人,好人,但是在这种无人的荒野,是人是鬼只在一念之间。


    遇不到人,自然也就没法问路,他们只能在春寒料峭的山林中兜兜转转,艰难寻找有人烟的地方。


    从林地中走出,看到远处城镇轮廓的那一瞬间,路禹和璐璐缇斯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初春的魔物和野兽格外活跃,压抑了一冬天的它们躁动不已。


    行走在林地中时不时能听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兽吼以及凄惨的鸣叫声。


    如今,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些了。


    走在前往城镇主道上的路禹很惹人瞩目。


    附近成群结队的冒险者们纷纷把视线投了过来,毕竟路禹的着装搭配,服装的面料都透着新奇的味道。


    他们在打量路禹,路禹也在用眼角的余光偷瞄他们。


    和路禹之前见过的骑士以及魔法师装扮差不多,中世纪的味道很浓。


    光是从衣物,路禹就能判断一个冒险者小队是否有实力。


    一眼望去,能见到的基本是携带白木标识牌的冒险者。


    他们作为最底层的冒险者,所配备的装备真的很寒碜。


    亚麻面料的一身,衣服皱巴巴的,甚至还有一些破洞。


    携带的武器虽是金属质地,但是基本带点锈迹,一刀破伤风是大概率的事情。


    要么武器战痕累累,缺口一堆,一刀攮进去,没准就拔不出来断里面了,临别赠礼了属于是。


    看不见黑铁和精钢的冒险者,也不明白这么多白木级的冒险者聚在这附近干什么。


    没有理会这群人,路禹顶着周围行人的注视,进入了城镇。


    路禹很惊讶,这个靠近荒野地带的城镇竟然是没有城墙的,巡逻的卫兵竟然也不勘验一下身份,只是扫了自己一眼就走开了。


    如此自信?


    路禹看不懂,也懒得去打扰璐璐缇斯。


    “冒险者工会新悬赏来啦~诺特伯爵悬赏长子下落,凡提供消息者,五枚银币,冒险者等级不限!”


    “武器,实用的武器,没有利刃傍身岂能安心,从白木到精钢级,适用的武器应有尽有!”


    “能抵挡丛林史莱姆全力一击的铠甲,本店承诺,若是挡不住,可以退货!”


    “今早才猎到的新鲜鹿肉,量大价优,现在购买还送一碗鹿血!”


    “羊油黑面包套餐只要两枚铜币一份,量大管饱!开春的新鲜蔬菜汤三枚铜币一份。”


    “史莱姆汁液,还有谁要鲜榨史莱姆汁液吗?”


    才学会这个世界语言的路禹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听着四面八方灌进脑海里的话语,艰难地进行着理解。


    他本想跟璐璐缇斯吐槽一句鲜榨史莱姆汁液,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路禹的胳膊。


    一个魁梧有力的黑脸大汉对着路禹露出了一嘴黄板牙,扑面而来的臭气令他反胃。


    发呆的路禹完全没意识到刚才自己杵在鹿肉摊位前,这也直接导致了误会。


    “要鹿肉吗,很新鲜哦。”


    卖鹿肉的大汉无比热情,奈何路禹只想远离他。


    “不了,不了。”说着,路禹赶紧挣脱开。


    “这样吧,原本鹿血不单卖的,我看你身子如此瘦弱,破例单卖给你,只要…”


    鹿肉老板思索了一下,说:“二十枚铜币就好。”


    还不清楚物价,不清楚铜币银币兑换比例的路禹瞥了一眼鹿肉老板那张堆笑的脸,想也不想扭头就走。


    “哎,别走啊,十八枚铜币也是可以的嘛。”


    “十六枚如何?”


    “最少十五枚,我这都没得赚了!”


    “穿的这么好,连这点铜币都不愿意出吗?”


    一直通过背包的小孔观察外面的璐璐缇斯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二十枚铜币不值得?”


    路禹听到这个问题有些无力。


    璐璐缇斯果然是出门买菜会被超级加倍的那种人。


    “我没见过说自己亏本的商人真的亏本。”


    鉴于未来一段时间要暂时落脚在这个叫做亚斯王国的地方,因此路禹必须对于物价有着一定的认知。


    跟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若是在钱财细节之处处理不好,只会吃一大堆的闷亏。


    路禹在街上逛了一圈,观察了卖羊油黑面包的摊位好一会,他花两枚铜币吃了一份羊油黑面包套餐。


    这份套餐,其实也就是四五片刷了羊油的面包片,涂上大块羊油,放置在火炉上稍微一烤,再佐以半片不知名的水果


    十分剌嗓子,吞咽时有明显的颗粒感。


    似乎是没有彻底化开的缘故,羊油味道非常腥,味道也很腻。


    刚才购买羊油黑面包的人竟然吃得津津有味…这让路禹对于未来的伙食有着深深的忧虑。


    观察了一会街道上的交易状况之后,路禹径直走向了售卖粮食的商铺里。


    一位穿着金属铠甲,佩戴着精钢级标识牌的冒险家正好提溜着两个装满粮食的小袋子走出门。


    路禹瞥了一眼,从背包里翻出了矿泉水瓶,他依稀记得,这瓶子装满水,净含量在500克左右。


    粮店的老板眼尖,一眼瞧不出路禹的白衬衫和浅灰色的牛仔裤是什么服饰,下意识觉得是都城里追求新奇的贵族,连忙从柜后走了出来。


    然而走出来仔细一看,路禹的身材有些瘦削,整个人风尘仆仆,衣衫上又沾满灰尘,


    这狼狈模样又让他有些拿不准主意了。


    路禹自然是看出了粮店老板这短短几秒的表情变化。


    看菜下碟,他见得多了。


    路禹把装满水的矿泉水瓶递给粮店老板:“要和这个瓶子同等重量的白米。”


    粮店老板把脖子上挂着的单片眼镜戴上,困惑地看着手中的塑料瓶,同时手不着痕迹地使劲捏了捏。


    看不出材质,既不是玻璃,又不像是凝胶…介乎于这两者之间。


    这是什么东西?


    来买口粮却不说单位的粗人他也是见过不少,这些人要么带着口锅,要么带着个土罐,可是这样奇怪的瓶子,倒是首次见到。


    而且路禹的口音有些生硬,机械,很是怪异。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问起,索性也不多问,只是下意识偷瞄了一眼路禹的鞋子。


    因为长途跋涉,路禹的运动鞋上上裹了一层很厚的黄泥浆,很难看。


    通过露出的部分,粮店老板有了判断。


    他引着路禹来到粮店的仓库,指挥着一名仆从取来一袋米,当着路禹的面前放上了天平称重。


    经璐璐缇斯确认,这个天平显示的单位,与她所知的有所区别。


    路禹最头疼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这个广袤的世界大多数地方根本没有统一的计量单位,大概率一个地方一个标准。


    他之所以拿矿泉水瓶进来称重既是为了确认单位,让自己能够以习惯的方式进行换算,还有一点则是确认物价。


    待到天平两侧平衡,粮店老板看着计重愣了一会。


    “原来客人是想要一‘食’的量啊。”


    璐璐缇斯忽然说:“一食我倒是知道,待会和你解释。”


    路禹问:“多少钱?”


    “五枚铜币。”


    路禹从天平上摸过一把米,放在鼻尖闻了闻。


    毫无米香,甚至带着一股陈腐之味。


    米粒粗糙且不饱满,毫无光泽。


    妥妥的陈米,劣米,比之路禹以前在大学食堂里吃的米饭还要差劲。


    这个地区的价格基础参照物有了。


    路禹拿出从死去的伯爵长子那里缴获的大米亮给粮店老板。


    “这种陈米我就不要了,告诉我,我手里这种品质的,什么价。”


    粮店老板看着米袋里的米愣了一会:“这种米,品质也算是中上了,大概在二十枚铜币上下浮动,一般只有贵族和富商才会消费得起。”


    路禹没有顺着他话的意思,接着问道。


    “还有更贵的米吗?”


    “自然是有的,然而小店不卖,品质极佳的米与面粉基本只能在都城附近找到。”


    “毕竟能吃这种食物的人已经不是非富即贵,家庭殷实那么简单了。”


    如此说来,普通人家能吃到的,稍微好一点的,不是陈米的米粮大概在十枚铜币上下浮动?


    粮店老板放下了对路禹的轻视,认真地问:“客人不是来买米的。”


    十枚铜币被路禹从口袋中掏出。


    “我还想从您这里知道一些价格方面的东西,您可有空?”


    粮店老板呵呵一笑:“远道而来的旅行者想要了解一个地区应该去酒馆,那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人,丰富的消息渠道,您为何来找我?”


    路禹笑而不语。


    老板没有拒绝,收下了铜币。


    半小时后,路禹走出粮店,脑海里对于亚斯王国的物价和基础货币也有了基本的认知。


    但也只是认知…习惯了纸币和电子支付的他一下子没法应付这么杂乱的兑换体系。


    铜银币是这片大陆上最为流通的货币,因此大家都喜欢以此作为基础货币。


    金属货币的交易环节伴随着消耗磨损,铸造伊始还有着铸造比例的问题。


    铜币也不是最小的货币单位,之所以这里的消费有零有整,是商家看穿了来这里的冒险者基本不会携带一堆零碎的钱币,故而进行的取整。


    这里靠近魔物和野兽出没的荒野与林地,冒险过后的人会为了获得短暂的慰藉进行野性消费。


    一群刀口舔血的人在这时大多不会在意零碎的钱币,他们只会感慨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


    也就是说,路禹前往繁华的都城之后,在购置小商品时,将会面对不断换算的货币单位。


    而且有些单位换算,十分蛋疼地…不是整数。


    璐璐缇斯问:“需要我解释‘一食’这个单位吗?”


    路禹捂着额头,耷拉着脸,有气无力道:“暂时不用,你让我理一理,我需要理一理…”


    不行,这样不行。


    为了不被当猪宰,他就必须花费一些时间去搞清楚一个地区基础的货币体系,并且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地面临一个个找零的问题。


    现在的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觉醒魔法师,尝试成为召唤师,跟随璐璐缇斯继续学习一些这个世界的常识,协助璐璐缇斯尝试接触部分封印…


    路禹不可能上来就把时间花在这方面,这属于是搞不清先后顺序了!


    路禹脑海里,一个念头逐渐显现。


    在你自己不太专业,很有可能短时间无法去专精某项事情时…


    “璐璐缇斯,我打算找一个仆人。”


    “路禹,你不如契约一个仆人吧。”


    “嗯?”


    “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