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16.拥有反抗精神的亚龙人

16.拥有反抗精神的亚龙人

    “达卡,我的仆从在旅行过程中染病死了,现在我想买一个奴隶,你知道该去哪吗?”


    达卡跟路禹又碰了一杯,喝得晕晕乎乎的他看东西已经重影了。


    “奴…奴隶?”达卡结巴着念叨了好几次,才接着说道,“你来得正巧。”


    “前不久,嗝…从南方边境,西边国境运来了一批奴隶,这几天才到的王城。”


    “王城外,西郊跑马场旁的高地,他们只在夜晚进行售卖。”


    喝醉的达卡笑眯眯地,满脸褶子都挤到一块了。


    “听说,这次来的奴隶里,有不少相当美艳的…你懂的。”


    路禹没有接话的意思,只是叫来了服务生,买了单。


    看见达卡趴在桌子上睡死过去,服务生笑着告诉路禹无需担心。


    “这从不打烊,每天都有人喝到天亮,如果真的占了别的客人的位置,我们也会送到房间里休息。”


    路禹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给了自己不少信息的冒险者,他还是很感激的。


    走出酒馆后,路禹问璐璐缇斯:“你们那,购买一个奴隶,大概多少钱?”


    “这得看是什么奴隶了,好看的,强壮的向来是抢手货。”


    “基于这个基础,混血的奴隶往往价格也会略微高一些,因为他们符合人类的审美,而且一般都长得不错。”


    “如若没有特殊情况,拿着一枚银币进去,你就有资格挑选那些不错的奴隶了。”


    听闻一枚银币足以,正巧这个点也不可能去租房,路禹便打算去达卡说的奴隶市场看看。


    在出发前,路禹在街边的摊位上随手买了一件能够罩住自己身形的长袍。


    有了长袍遮掩,又有夜色掩护,璐璐缇斯终于可以从背包里跑出来透透气了。


    她顺着路禹的腰上往爬,来到了路禹肩膀后。


    在这个位置,她能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景色。


    “清新的空气,不那么压抑的空间,还有这周围旺盛的人气…”


    璐璐缇斯一出来就感慨了起来。


    “你可要躲好,被人看见了,我们就倒大霉了。”路禹提醒。


    璐璐缇斯满口答应,表示一旦出事她会快速地远离路禹身边,然后再找机会碰面。


    从王城西城门出来之后,沐浴在月光下的路禹沿着路边的标识牌不断地寻找着跑马场的位置。


    一开始路禹也曾担心迷路以及安全问题,不过一路上他看见了许多的骑士在道路两旁巡视。


    这些骑士按照达卡的说法都是亚斯王国的嫡系,王国骑士团出身的他们都是精英,无论品德和才能都与一般贵族培养的手下不是一个次元的。


    有他们带队巡逻,王城附近一向安宁。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路禹在主道的路旁看到了大量停放的马车。


    顺着饮马的位置往前一看,不远处的小树林边,火把密集,更有灌满了魔力元素的晶石在充当照明用具。


    跨过一条小溪,路禹顺着道路两旁的火把一路前行。


    低俗的叫骂,愤怒的吼叫,轻佻的调戏,女人的娇嗔,痛苦的嚎叫…


    在他踏入奴隶市场的那一刻,这些声音的分贝拉满了。


    此刻路禹像是置身于节日时的菜市场,各种声音吵的他脑袋疼。


    混乱是他对这里的第一印象。


    晦暗的灯光下,这里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抹阴影,随着光线的晃动,不断扭曲变动,像是有个小人在他们的脸上跳舞。


    在这里,穿着华贵的人往往都头戴面具,矜持地站在远处,随手指派着下人上前去出价。


    而身份普通的冒险者则是大大咧咧地聚集在一些衣衫不整的奴隶牢笼前,享受着这不要钱的娱乐项目。


    至于消费能力更低的普通人,他们是没有能力出现在这里的。


    路禹在进入市场前被看守入口的骑士要求出示银币证明自身的购买能力,以作为入场券。


    被关押在金属牢笼内的奴隶大多低垂着脸,不愿意与任何人对视。


    然而这种躲避很显然并不受围观的人欢迎。


    在对奴隶商人的一通指责后,一根长棍伸进了牢笼中,猛地在披头散发想要借此免受羞辱的奴隶身后一敲。


    再接连几次之后,这个逃无可逃地奴隶终于用带着镣铐地手撩开了头发,露出已经有些空洞无神的眼睛。


    小时候,他看见大人们抓小猪时候常会用一根木棍敲打着地面,时不时上前抽一下放养的小猪,把它吓到角落里好下手去抓。


    路禹驻足看了一眼,那是个很好看的女孩子,约莫十七八岁上下,眉清目秀的,看不出混血的混迹。


    对于女孩这样的表现,围观的人显然十分满足,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刺耳的笑声令女孩害怕得浑身发抖。


    看见路禹一直站着不动,璐璐缇斯叹了口气。


    “你不用说,我知道的。”


    路禹像是知道璐璐缇斯在想什么,他看着周围那一张张笑脸,再看看牢笼中的奴隶们,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震颤。


    “我不是圣人,更不是神,我救不了他们每一个人。”


    “即便救得了,我也护不住他们。”


    “在来的时候我就有心理准备了。”


    路禹手上只有一张船票,他不敢说自己这艘船坚固可靠。


    但是至少得到这张船票的人不用被锁在牢笼中,以货物的形式进行又一次贩售,也不会再被带着恶意的目光来回审视。


    只有一张。


    今后旅行中他还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事情,因此他必须冷静处理自己的情绪问题。


    平复心情之后,路禹把遮掩自己脸的布料往下扯了扯。


    奴隶市场的交易没有什么弯弯绕绕,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如果要验货也简单,只要向对应的奴隶商人说一声,他便会派人走进特制的牢笼中把奴隶领出来,让你亲自上手去确认。


    当然,如果你嫌脏,他们也能代劳。


    路禹身边的一个兽耳族的亚人男性正在接受客户的检查。


    这位明显是贵族扈从的人,拿着一枚发着淡淡紫色光芒的晶石在男性兽耳男的身上四处查看。


    这个黄褐色皮毛,接近于纯血的亚人肌肉很发达,因此这位扈从重重地擂了他一拳。


    看到亚人只是轻哼一声,没有站立不稳的迹象,他非常满意地返回了自家主人的身边报告了起了情况。


    不多时,扈从再度返回后,命令道。


    “去掉他的镣铐和铁链,带他去旁边演武场。”


    “我们家主人买的是他的勇武,若是不堪大用,他还是继续在牢笼里当展览品好了。”


    路禹发现,当那人说要把他丢回铁笼中时,亚人身子在颤抖。


    “客人可有看中的货物,我们这里不仅有实力不错的武者,也有几位不错的魔法师可供挑选哦。”


    因为扈从离开的缘故,呆在这里看了许久的路禹成为了奴隶商人搭讪的对象。


    看见路禹没有立刻转身离去,经验丰富的奴隶商人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潜在的买家。


    他接着问道:“客人想要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倒是不剩几个,一路上的领主要了不少,到达王城之后,贵人们也买走了不少。”


    “女的可选的还有很多,如果单看容貌,定然可以满足您的各种需求。”


    路禹知道眼前这个胖得跟个圆球一样的奴隶商人在努力地确认自己的喜好。


    一枚银币被路禹掏出。


    “先让我看看,一枚银币能在你这里买到什么吧。”


    胖乎乎的商人也不挑客人,只要有人愿意买,那他就是自己的贵客。


    他留下一个跟班,领着路禹来到不远处的空地上。


    原本是跑马场的跑道的这里锁链碰撞的声音不断。


    来自各处的奴隶商人都把自己的货物暂时存放在这里,他们会先挑选容易出手的奴隶,趁着状态还不错时候趁早卖出。


    而余下积压的货物则会在他们离开一个交易区域时,通通打包出售给一些需要便宜奴工的人。


    胖商人带着路禹来到自己的那一群奴隶前,对着自己的手下轻轻挥了挥手。


    在胖商人的魔法师催促下,这群被镣铐束缚的商品一个个站了起来,像是迎接检视一般看着路禹。


    有些人的眼神中存着些许希冀,似乎是觉得无论去哪,都比呆在这里好。


    而有些人和之前路禹看到的在牢笼里吸引眼球,为奴隶商人招揽客人的货物已经没有区别了。


    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光。


    路禹不觉得自己是救世主,更没有当救世主的打算,只不过…


    当你手上握有一次让人从深渊中返回阳光下的机会,你总该是想把这种机会交给最有反抗精神的那一位。


    至少他在反抗,他在用自己的行动向这种命运抗议。


    如果你屈服了,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我要你做什么?


    只是要一具躯壳,路禹可以找到更多。


    路禹的视线在奴隶的身上来回扫视,寻找着自己属意的人。


    “奥贝托,你的残次品还是收收吧,卖这种混血混出毛病的劣种给客人,就不怕惊扰了大人物把你的行商牌子收了?”


    路禹正在苦恼着,另一头的“货架”附近似乎出了些小插曲。


    一个看似是这个奴隶商场管理者,穿着红色长袍的老者对着名叫奥贝托的瘦高个一顿教训。


    老者身后,一个银色长发的人被两个卫兵架着左右胳膊,拖到了奥贝托的摊位边上。


    奥贝托一脸局促,慌忙地解释道:“这…惊扰了大人物,这从何说起啊?”


    “你的亚龙人刚才‘龙化’失控了,如果不是她本就虚弱,那伯爵的…嗯哼…贵客的随从就要命丧她手。”


    “这种不受控制的怪物,不要拿出来卖,就算要卖,也不要隐瞒信息,出了事,你我都难逃追责!”


    “奥贝托贩卖货物,核查不严,记罚一次。”老者对着四周朗声宣布。


    说完,他留在原地与奥贝托说了一会话便领着卫兵走开了。


    看着如丧考妣的奥贝托,以及刚才奥贝托挥手让自己的跟班上前的细节,不难看出他吃了个大亏。


    璐璐缇斯在老者走了之后提醒路禹:“刚才那个老头是三阶魔法师,应该是今天这里出现等级最高的魔法师了。”


    路禹的关注重点不在魔法师老头身上。


    “亚龙人,有龙族血脉的混血儿?”


    路禹到这个世界,怪诞奇异的东西还没见过多少呢,原以为龙这种生物还要很久之后才能有幸看到,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有机会先看看亚龙人。


    不仅路禹,旁边的客人也都围到了奥贝托身边。


    他们倒不是想买这个亚龙人,只是单纯地想看看这个会失控的家伙什么模样。


    走到近处,路禹才发现这个亚龙人是个女孩子。


    路禹没办法用今天从璐璐缇斯那里学到的知识来判断这个亚龙人的血统比例。


    她的头上有着红褐色的尖锐犄角,而皮肤的颜色介乎于玫瑰棕红和浅白色之间,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这种美感应该与她的血统有关。


    匀称的身材比例使得她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的模样让人心动不已。


    有人大着胆子想要上前拨开她凌乱的头发,好好欣赏一下她的样貌,却被烦躁的奥贝托挡开了。


    奥贝托对着周围围观的人说:“既然管理者都说了这个货物危险,我也只能把她重新关起来,待到之后销毁。”


    “如果大家想要购买其他货物,请与我的仆从们说,今日的购物费用一律有所减免,就当做是这个插曲的补偿了。”


    说完,奥贝托手中的魔力涌动,一下子拘束住了想要挣扎的亚龙人,拽着她银白色的头发,拖着她走向了牢笼堆积而成的货架后方。


    路禹思考了一下,选择跟了上去。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等王城的货物卖光,我就把你卖给王城东境的驻军,让你做引诱魔物的诱饵。”


    “你喜欢咬人,那就让你也知道被咬是什么感觉。”


    “噗。”


    亚龙人嘴里吐出一大块皮肉,正正甩在奥贝托的脸上。


    那块失踪的骨肉重现天日,不过他的主人大概不想见到它了。


    亚龙人没有因为奥贝托的狼狈而露出笑容,而是用恶狠狠地怒光死死地注视着他。


    奥贝托血气上涌,他抽出随身携带的魔法器具,魔力涌动之下,已经打算废掉这个自己花费大价钱才从另一个商人手里接回来的宝贝。


    原以为能倒手大赚一笔,没想到不仅让自己亏钱,还差点连王国的奴隶市场资格都要被取消。


    “等等。”


    奥贝托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维持着一个即将释放魔法的怪异姿势。


    他扭着头望向不远处的黑暗中。


    浑身罩在长袍中的路禹缓缓走出。


    “等我看过货后觉得不合适,你再杀她也不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