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18.不被骗钱就是最棒的能力

18.不被骗钱就是最棒的能力

    路禹离开奴隶市场之后,带着购买来的西格莉德在夜色中不断地绕着路。


    一开始尽量只走空旷的地方,这样可以轻松地察觉到身后有无小尾巴。


    在璐璐缇斯彻底确认无人跟随而来之后,路禹一头扎进了一个能看到不远处的火把,并且还有卫兵巡视的主道。


    西格莉德全程沉默不语,路禹让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有想过逃跑。


    然后在她兴起那个念头时,路禹在与她聊天时的强势,以及奥贝托面对路禹的谨小慎微都在脑海中浮现而出。


    “只要动手,死的一定会是你。”


    这句话给了西格莉德极大的压力。


    更奇诡的是,有时候路禹会莫名其妙说几句很小声的话,然后就突然闭嘴不说。


    说话的对象似乎也不是她,而是不知道存在于哪的奇怪生物。


    这种诡异的感觉一度让西格莉德脊背发凉,这让她愈发不敢轻举妄动,决定暂时相信路禹给予她“些许自由”的承诺。


    今晚月光很不错,置身于小树林中的空旷处,路禹能够清晰地看清手中早已准备好的契约文书。


    契约书似乎是用某种动物的皮革制成地,黄褐色,质地略微有些干硬,并不柔软。


    “我没有魔力,契约能有效吧?”


    “契约书本身就带有一定效力,你没有魔力最多影响一下约束效力罢了。”


    “不过…这个契约书的创作者还真是弱啊。”


    璐璐缇斯对于低等契约书的鄙夷溢于言表。


    这种由魔力构筑而起的基础契约比灵魂契约要劣质太多。


    但哪怕是低等的灵魂契约都不是路禹现阶段能有渠道去购买的,更何况他连魔力都没有,上来就用灵魂契约很让人担心他是否能顶得住。


    得到答复的路禹把契约书带到了西格莉德的面前。


    “滴血吧。”


    西格莉德愣住了,好一会,她快速扫了一眼契约的内容,发现自己的身份并不是奴隶,而是仆从。


    她讶异地抬头望向路禹。


    “怎么,你更想当奴隶,而不是仆从?”


    尽管路禹之前的表现让西格莉德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存着些许善意,但是这份善意反馈到实际层面应该也只是改善了自己的现状,不用再被当做货物丢来丢去罢了。


    不再是奴隶,而是摆脱这个身份,成为仆从。


    在之前也许西格莉德会很鄙夷,毕竟她是拥有过自由的人,无论奴隶还是仆从她都不感冒。


    西格莉德一心求死也是为了从这种可见的未来中解脱。


    可人就是这样,看见光,总是不由得想要去触摸他,抓住他。


    这份契约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未来,西格莉德无法预见。


    但至少,路禹表现出来的种种,值得西格莉德赌一次。


    之前在旷野上兴起的逃跑念头逐渐消失,对于路禹本人,以及给予自己这种恩惠的理由,她充满了好奇心。


    挤破伤口,鲜血从手掌滴落契约书。


    淡淡的红光一闪而逝,捏着契约书的路禹隐隐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在他与西格莉德之间建立联系。


    “现在,你只要通过契约书就能够命令她了,效力嘛…你自己去摸索。”


    “对了,路禹,有人说过你口才很好吗?”


    “如果不是你之前购买时的那一番话,她刚才在跟我们出来时大概就想要逃跑了吧。”


    路禹:“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


    “那我该荣幸?”璐璐缇斯调侃道。


    两人呵呵直笑,笑得西格莉德头皮发麻,如果不是刚刚契约成为了路禹的仆从,她真的要跑了。


    自家主人对空气说话,莫名发笑,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


    自己不会信错人了吧…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这个距离扑过去抢到契约书,毁掉,似乎是可以做到的。


    西格莉德已经在犹豫要不要下克上时,路禹说话了。


    “既然契约已经签订,那我也可以开始解答你的疑惑了。”


    “在正式解答之前,我希望你看到接下来出现的东西保持冷静。”


    路禹把罩在头上的兜帽扯下,解开了长袍。


    西格莉德的注意力原本在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路禹身上,正欲仔细端详,却一眼看到了他肩膀上那一团正在散发着漆黑雾气的怪物。


    悚然一惊地西格莉德本能想要后退,但是一想到刚才路禹说的话,她按捺下了内心的震惊。


    “长话短说吧,这团黑色雾气不是怪物,而是一个人。”


    “她的名字是璐璐缇斯,七阶魔法师。”


    七阶魔法师一出口,西格莉德瞳孔微缩,双手颤抖,呼吸也变得粗重。


    这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七阶魔法师,据她所知,周边区域的几个国家都不曾有过。


    达到了这样等级的魔法师终日都在钻研着如何向更高处攀登,他们手中握有的魔法秘密是常人无法触碰的巨大财富。


    见到西格莉德眼神中的敬畏,路禹和璐璐缇斯都很满意。


    路禹紧接着便把璐璐缇斯变成这样的起因,经过,以及他与璐璐缇斯的约定都说给了西格莉德。


    西格莉德在听完了这些信息量爆炸的内容后,沉思了很久,才把事情全部理清。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打算结伴返回梭伦帝国,在路上你们打算以‘贵族’以及‘旅行者’这一身份伪装,因此需要一个仆从。”


    路禹点头:“我们相中了你,而你也的确经受住了我们两人的小考验。”


    “我们需要的不只是伪装那么简单,现阶段我和璐璐缇斯都有要做的事情,因此你需要负责打点好日常事宜。”


    “你所渴望的自由,我会在这场旅程之后交还给你。”


    “为了旅行顺利,璐璐缇斯也愿意教导你,如何正确利用血脉力量。”


    西格莉德这才意识到,刚才签订的契约,究竟会给带来什么。


    她恭敬地对着路禹和璐璐缇斯施了一礼。


    激动过后,她刚想脱口说出“路禹”,便硬生生咽了回去。


    调整了一会气息,适应了自己新身份的西格莉德认真地问。


    “主人,璐璐缇斯大人真的无法与除您之外的任何人沟通吗?”


    大概因为不是母语体系下,因此西格莉德的这一声主人路禹还是很受用的。


    这要是来个开口就是河南和天津腔的仆从,路禹只会严令禁止他们这么称呼自己。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璐璐缇斯决定满足这个好奇宝宝。


    路禹把西格莉德拉到璐璐缇斯身边,让她认真仔细地聆听。


    本就受伤的西格莉德在听到那些快速吟唱,不断重复的低语之后,立时脸色苍白。


    她的反应与奥贝托如出一辙。


    强烈的恶心感伴随着西格莉德,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她没有忍住,狼狈地扭头呕吐了起来。


    “现在我知道你在遇到我之前有多狼狈了。”


    路禹看着呕吐的西格莉德扭头对璐璐缇斯说。


    “这么危险的收藏品你为什么要放在可能会被波及到的地方,你挖个地下室封存不好吗?”


    路禹吐槽:“像我,专门给手办买个柜子放进去,稀有的卡牌也会装进卡套里,才不会随随便便地存放。”


    “虽然不清楚你说的手办是什么,但是我确实有好好在保管,这可是那位九阶魔法师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为数不多的作品,我怎么可能不小心。”


    “可你居然在家里做实验,按照你的说法,你的藏品就放在实验室之上…这不是一个爆炸就能炸穿吗?”


    路禹对于璐璐缇斯的房间布置十分不解。


    “你在怀疑七阶魔法师布下的防护措施?”璐璐缇斯触手乱舞。


    路禹斜了她一眼,抿着嘴,不言语。


    “可如果你的防护措施有用,那你为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璐璐缇斯悟出了路禹想要表达的东西,一下子窘迫了。


    “好好好,你说得对,是我建设时候考虑不周,就不该这么布置!”


    “等我回去,我一定挖个好的地下室,把…”


    “你的东西应该都炸飞了,你打算把什么放进去?”


    璐璐缇斯的触手颤动着靠近路禹。


    她真的很想给路禹一个难忘的拥抱,但是这个一直在伤害自己的家伙却是自己宝贵的同伴…


    调戏璐璐缇斯的时间结束,路禹拍了拍手。


    “西格莉德,你擦干净嘴没有?”


    吐得头晕眼花的西格莉德听到路禹在喊自己,连忙用手背擦拭了嘴角。


    路禹把自己用来隐藏身形的长袍丢给了西格莉德。


    “穿上,我们该进城了,你这幅暴露的模样太招摇。”


    “回去之后你先洗个澡,然后我们去买几件新的衣服,做戏自然要做全套,太简陋了可没法唬住人。”


    等到西格莉德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之后,路禹一行人踏上了主道。


    一队巡逻的骑士路过,看到路禹和西格莉德,勒马停下,拿着手上的纸张仔细对比了一会,便再度向远方奔驰而去。


    看样子是在追缉什么要犯的啊。


    边走,路禹边问:“西格莉德,你对货币方面敏感吗?”


    “还行吧,成为奴隶前我买东西至少没被奸商坑骗走铜币。”


    完美!


    这就是路禹现在最需要的能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