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26.坐等傻子上门

26.坐等傻子上门

    心爱之物变得伤痕累累,情绪激动的安德鲁在听了路禹的一番话之后,先是慌张,而后便是显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袭杀贵族,这可不是小的指控。


    这个时代的很多地方,贵族杀普通人,若是律法宽松些,甚至没有责任,无非赔偿了事。


    寻常王族追究下来,也是不轻不重地在自己的领地发布罪己宣言。


    这个宣言就不是给下面人看的,而是告诉王族,自己对王族制定的律法没有任何意见,并且会在保证大家利益的情况下,不再犯错。


    紧接着便是向王族敬献一些亵渎律法的小心意,大家皆大欢喜。


    若是杀的是奴隶,那更不会被追究责任。


    交易完成后,奴隶便是私人物品了,是死是活都看主人家心情。


    但若是你袭杀的对象是脱离了一般阶层的骑士,有爵位的贵族,哪怕是最小,最没地位,不受人待见的贵族,你都会惹上大麻烦。


    在事态不到你死我活的情况下,明牌袭杀,就是毁坏大家一起制订下的规则。


    安德鲁很清楚问题的严重性,可问题是…他的破魔人偶虽然能动,但也仅仅只是能动,她的动作完全不受控制。


    有一次启动后,破魔人偶对着他使出了连环巴掌,把他脸都打肿了。


    修改法阵,成功嵌套之后,破魔人偶行动就变得十分混乱。


    浑身抽搐一样胡乱抖动,噗通一下倒地上,像条鱼一样扭动身子才是常态。


    路禹说她动作连贯,行动敏捷,一套军体拳差点把路禹打重伤…


    安德鲁实在想象不出那种画面。


    路禹见到安德鲁不信,示意他跟自己进屋。


    一根火把被路禹交给安德鲁。


    “照照看,这就是我和她对战留下的痕迹。”


    玄关处,大量白色的划痕在火光照耀下显现而出。


    门背后的墙壁上,一个几处撞击后产生的凹坑清晰可见。


    安德鲁伸手去摸了摸,碎石与墙灰簌簌而下。


    路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深夜前来,自然不存在临时制造出这样的场景蒙骗自己的可能性。


    虽然安德鲁有些奇怪墙壁上的凹陷处有类似八爪鱼一样细长触手的印子是怎么打出来的,但他没心思去细细思考了。


    自己的人偶,真的动起来,打算杀人?


    杀的还是自家的租客,一位四处游历的贵族。


    紧接着,安德鲁想到了一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自己从哥布林地宫里找到的这个破魔人偶,经过自己检测,正常运作下,对付三阶魔法师不在话下。


    现场如此激烈的对战痕迹足以证明当时破魔人偶处于一段诡异的“正常运转”状态。


    能对付破魔人偶,并且把它打成如此惨烈的模样…


    安德鲁偷偷瞄了一眼路禹,佯装后怕地说道。


    “幸好阁下武力惊人,武技精妙啊,若是入住的是魔法师,今日恐怕会发生更为糟糕的事情。”


    “我就是魔法师。”路禹瞥了一眼安德鲁。


    安德鲁打了个颤,表面上波澜不惊,头皮却一阵发麻。


    能把正常运转的破魔人偶打烂,而且还是个魔法师…三阶?


    不,三阶魔法师都够呛,破魔人偶对魔法的扭曲效果会使得大量的魔法无效化。


    可…有这么年轻的四阶魔法师吗?


    他才几岁?


    二十出头?


    看着也不像是亚人啊。


    安德鲁到底还是年轻,没有处理这种事的经历。


    随着脑海中的一个个猜想蹦出来,他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本身他从东境回来就是想请求自己的父亲暂时停止“推销”自己。


    年轻,二阶魔法师,军功不错,王室嫡系的骑士团里人缘好,这些属性在安德鲁身上一汇聚,便吸引了不少关心他婚事的人。


    之前他据理力争让家族里不要过早把自己推上前,让自己有时间努力钻研魔法,习得制作人偶的方法。


    然而人偶师,对于这里的大多数人而言只是“奇淫巧技”。


    他们更希望安德鲁在钻研魔法方面有更大的成就,掌握更多的力量,带着家族往上爬。


    很快,亚斯三世便会在东境有大动作,届时若是安德鲁表现出色,身为王室嫡系的他们扶摇直上指日可待。


    “等你成为四阶魔法师,是亚斯王国的大人物,你想怎么研究你的人偶都好。”


    父亲的许诺更像是笑话,到了那时,自己当真有时间钻研,又当真还能卸下自己背负的担子吗?


    他在东境立了战功,得到了老领主们的交口称赞,只为了回家时能让自己的父亲让步。


    如今自己用来学习的破魔人偶出事,安德鲁能想象自己父亲的愤怒。


    只怕再也别想触及这方面的事情了吧。


    “发生这样的事确实是我的责任,我会补偿你受到的损失,但是不是现在。”


    看见路禹面露不满,安德鲁赶忙说,“天色已晚,明天我会给你一个说法。”


    安德鲁卸下自己的佩剑,放在地上。


    “这是质押物。”


    路禹倒也没想到安德鲁在清楚了事情原委之后如此顺滑地进入了赔偿模式,是性格如此吗?


    路禹拾起佩剑,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我等着你的回应,但愿你不会想着回家之后找人来灭口。”


    原本很谦逊的安德鲁眉毛紧皱,脸上赔笑的笑容瞬间凝固。


    “这是在质疑特纳家的信誉吗,我恳请阁下收回这番话。”


    路禹皮笑肉不笑地回头望着安德鲁。


    “你可能忘了,有这么一种可能,是你本就打算借用人偶谋害租客,却不曾想遇到了我。”


    “我奋力反击,把人偶制服,你害怕事情败露,因此连忙赶来找我要回证物。”


    “你!”


    “你什么你,我刚把人偶给制服,你后脚就骑马赶来,凑巧成这样,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安德鲁想说些什么,但却是有口难辩。


    时间上,的确太过巧合了。


    他刚回到王城,自己的人偶就袭击了路禹,哪怕是寻求第三方的人公证,这件事特纳家都是有疑点。


    之前这间房子就因为死了两名魔法师而有不少坊间传闻,那些怪诞的话语一度让特纳家的几个宅邸无法出租。


    若是这次袭击事件被曝光,那么特纳家即便没做过这事,民众也会乐淘淘地开始无端联想。


    特纳家的敌人一定也会借着这些事奚落,恶心家族里的人。


    “安德鲁,看在同为贵族的份上,我让你拿走证物已经是很好说话了,如果你当真要连我说些什么都要管一管…”


    路禹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就决斗吧,你赢了,我就闭嘴。”


    安德鲁抬头凝视着路禹的双眼,不一会,他挪开了视线。


    路禹从表情,到眼神,无一不透露着强烈的自信。


    再联想到破魔人偶对付他都被打得伤痕累累,而他甚至是名魔法师…


    很难赢。


    安德鲁对着路禹施了一礼,将随身携带的布袋放在佩剑旁,并且主动示意把人偶留给路禹保管,自己只带走驱动晶核。


    路禹同意他的要求,把已经裂纹密布的晶核丢给了他。


    “路禹阁下,明日中午,我定然回访。”


    说完,他带着骑上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确认安德鲁真的走之后,璐璐缇斯迅速现身,把人偶拖回房子,关上门,锁死。


    跟着路禹走到安静地厨房里点起灯,把布袋解开,小半袋金属货币掉落在木桌上,发出悦耳的响声。


    璐璐缇斯点燃火把,在火光下,两人愉快地数起了钱。


    “路禹,我有点搞不懂你了,你做事这么怂,怎么这次演起来这么大胆呢?”


    刚才好几次,璐璐缇斯都觉得路禹要把话聊崩了,但是最后他居然稳住了。


    稳住还不是最厉害的,他把控着对话的节奏,牢牢地压制了安德鲁的气势。


    分明路禹就是个刚刚起步的萌新魔法师,可安德鲁却忌惮不已。


    路禹笑着拿起一枚银币,放在火把下观察。


    听到璐璐缇斯的话,路禹反问。


    “不然我该怎么处理?”


    “若是我唯唯诺诺,表现得很怂,我还怎么让他把我存在的消息传递出去?”


    “如果我只是个怂蛋,他会把佩剑,钱袋都留下来吗?会高看我一眼吗?会忌惮我吗?”


    “即便你顶着个贵族的名头,也只是能跟他们站着对话罢了,唯有实力,能兑现尊重。”


    “因此不同的场景,需要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璐璐缇斯问:“这应该不是你计划中的‘有人送钱’吧?”


    “当然不是,戏还没演完呢。”路禹说,“原本我是打算让西格莉德把我缺钱的消息传出去,但是安德鲁让我看到了一条捷径。”


    路禹吹灭火把,准备上楼休息,路过人偶时,他再次蹲下身,四处翻动人偶,并让璐璐缇斯再次检查。


    确认无误之后,路禹打了个哈欠。


    “睡早点,明天估计不只有安德鲁会来这里。”


    “来几个坏家伙吧,这样我骗起来也没啥心理负担…安德鲁这个小年轻太憨憨了,骗他我过意不去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