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41.奴隶

41.奴隶

    对于亚斯王国的上层人士而言,今夜最大的活动莫过于在特纳子爵宅邸举办的晚会了。


    没有老一辈的束缚,完完全全是年轻人的社交场,这让被家里管教惯的贵族子弟对于今夜都是充满了期待。


    早已有了心上人的,期待着晚会上亲昵的美好瞬间。


    带着家族里任务的,正在一次次聆听着长辈的嘱托。


    平时性格顽劣的,则是被父母狠狠地训斥,警告了一番。


    不同的家族,不同的想法。


    与此同时,一条消息也在众人之间流传开了。


    一位贵客也会参与进此次晚会当中。


    早有消息灵通的人知晓了这人便是得到了老德雷克担保的路禹,对于这位从极其遥远国度而来的侯爵,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他们不明白,本地贵族子弟的社交晚会,他为何能到场,甚至能被特纳家的长子安德鲁亲自驱车迎接。


    其实在他们议论纷纷时,路禹已经到达了特纳家的庄园。


    前一天晚上因为练习魔法十分疲惫的路禹在一大早被接到庄园内后,就一直在打哈欠。


    参加晚会自然是不用这么早到的,然而上一次安德鲁吃了路禹一顿西红柿牛腩和蒜蓉牛肉。


    作为一个家教极好的孩子,安德鲁按照礼节,邀请路禹,品尝他们家的美食。


    得知路禹前来,安德鲁的父亲老特纳也出来迎接了路禹。


    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眼神锋利,精神抖擞,听说年轻时也是陪着二世征讨东境哥布林,亲自冲阵的狠人。


    在贵族圈子里,他的名声不怎么好。


    毕竟他跟王族绑定地太近了,让人觉得特纳家就是王族的一条狗。


    希望领主制继续延续的贵族们自然是不会太待见他们家。


    老特纳只是与路禹寒暄了几句,就把空间留给了他跟安德鲁,自己转头去对晚会会场进行最后的布置。


    肚子已经饿了的路禹很感激老特纳,他真的担心来一个精通废话文学的贵族跟他玩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那套。


    安德鲁引着路德进入自家宅邸的餐厅,命令仆人迅速把准备好的食物送上来。


    用上好的面粉制作出的面包盛在托盘中,送到了路禹的面前。


    带着手套的侍者用刀帮助路禹把大块的面包切成片,然后从餐车上取下五颜六色的酱瓶子码在路禹面前。


    看到路禹没有动手的意思,服侍路禹的仆人还以为这是示意让他来喂,于是特地换了一个年轻些的女孩子过来询问路禹的意思。


    路禹还在欣赏着不同的果酱,嗅着味道呢,听到身旁的人这么说愣了一会。


    吃个面包都要人服侍,还要喂,几级残废啊?


    看到路禹不耐烦地挥手,仆人惶恐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望着身后的管家。


    进厨房看情况的安德鲁走出来看到这一幕,啧了一声:“我只让你们上食物,没让你们打扰尊贵的客人,都退下。”


    在众多仆人退下之后,安德鲁坐到路禹对面,抱歉道:“他们不知晓赛里斯国的用餐习惯,让您见笑了。”


    路禹一边给面包抹着果酱和蜂蜜,一边问:“你们吃东西都这么讲究吗?”


    “您指刚才仆人的服务吗?”安德鲁笑了笑,“其实我也不喜欢,比起有个人站在我旁边给我喂食,我更喜欢那天在侯爵宅邸里吃饭的氛围。”


    “奈何不是每个客人都像路禹大人这样,拜访特纳家的一些人规矩很大。”


    “不给予足够的尊重,周到的服务,会让特纳家在贵族之间丢面子的。”


    懂了,贵族屁事多。


    两碗热腾腾的牛肉汤送了上来。


    吃着面包,喝着加了胡椒的牛肉汤,这顿早餐其实还不错。


    只不过,路禹真的吃腻面包了。


    在亚斯,早餐的可选性真的很少。


    农奴与奴隶基本只能吃点麸和糠,有时候还未必有。


    贫民有事要做,就喝点稀粥果腹,到了晌午再吃一些饱腹的。


    普通人家能吃点黑面包,但也不多,也就是改善一下口味解馋。


    像安德鲁这样的人家就能在吃上面有更多选择了。


    只不过这种选择也只不过是在面包的酱料上丰富了一些。


    路禹想吃包子,想吃馄饨,想吃干捞面,螺蛳粉,这里都没有。


    这也导致了路禹只能亲自动手做早餐。


    如果不是安德鲁邀约,他今天是打算和面做包子吃的。


    想到在家里看家的西格莉德今天一天都要吃剩饭剩菜…


    “中餐我也为您准备了西红柿炖牛腩和蒜蓉牛肉,届时请品鉴一下特纳家厨师们的手艺。”


    路禹欣赏过亚斯王国一些酒馆的招牌料理,大乱炖和糊糊是常客,鲜少能有做到色香味俱全的。


    这让路禹对贵族家里的厨师的厨艺水平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吃完早餐,安德鲁带着路禹参观起了特纳家的家族产业,种植。


    站在宅邸后山的高坡上,路禹举目望去,无数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农奴正在划分好的田地里努力地忙碌着。


    时值春耕,田地间没有牲畜的痕迹,全是一个个黧黑的人挥舞着农具。


    也许是站得太高,路禹只觉得他们是一只只蚂蚁,在挥舞着鞭子,抽打着鞭花的仆役督促下,奋力地工作着。


    路禹提议靠近看看,安德鲁同意了。


    干瘦的身子羸弱得风一吹就倒,连农具看上去都比他们的身躯更有重量。


    他们眼窝深陷,眼睛混浊而麻木,脸上开裂的皮肤好似干涸开裂的河床。


    形如枯槁的他们纷纷停了下来,一齐转头望向了路禹与安德鲁。


    他们黑瘦的脸上浮现出了难得的笑容,因为不断挥舞着鞭子,仿佛在催命的仆役在看到安德鲁的一瞬间便谄笑着迎了上去。


    这是为数不多地,可以光明正大偷懒的机会。


    是特纳家长子安德鲁对于他们的些许仁慈。


    路禹行走在田埂之上,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忽然觉得阴风阵阵。


    路禹背包里的璐璐缇斯一言不发。


    特纳家的开垦地是十分肥沃的黑土地,每年收成都不错,光是贩卖粮食就能赚到不少钱。


    这也是他们抱上王族大腿所得到的奖励。


    “这么好的土地,为什么不多找些牲畜来协助耕种呢,效率不是更高吗?”


    负责管理这些奴隶的仆役虽不认识路禹,但看自家少爷亲自陪同,也知晓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他笑着解释道:“无论是牛还是马,亦或者是混血的魔物,都需要钱啊,太贵了。”


    “再说了,牲畜和魔物养起来要的口粮还不少,哪能和他们比啊?”


    “不过嘛,我们少爷心善,一天可是管一顿饱饭的,和别家可不一样。”


    鞭花一打,仆役转头朝田地里的奴隶们大吼:“是不是?”


    这个仆役很会给自家少爷长面,不一会稀稀拉拉的“是”,以及对安德鲁的歌颂与赞誉飘到了路禹的耳朵里。


    路禹笑了笑,随口说道:“能让他们吃饱,确实是了不得。”


    路禹的赞美让安德鲁有些受宠若惊,他转念一想,迅速在仆役身边耳语了几句。


    不一会,几位身板看着很硬朗,似乎还没经历过摧残的奴隶被仆役领到了路禹面前。


    “您的宅邸后配了两小块荒地,现在无人打理荒废了岂不是可惜。”


    安德鲁指着那几名奴隶说:“我把这些人送给您,这样您也能多几个人手打理。”


    安德鲁话说得真切,然而路禹却面无表情。


    你敢送,我敢收吗?


    谁知道这是不是你背后的人丢过来的眼线?


    “不用,我只是暂住亚斯,迟早会继续启程,不需要多余的人手。”路禹说,“谢谢你的好意。”


    安德鲁尬住了,自己一时兴起准备的礼物被抛了回来,这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如此…”安德鲁转身,面对被领来的那群奴隶。


    “慢着。”


    不知何时到来的老特纳看到了这一幕,快步赶来。


    “安德鲁的话既然已经出口,那便已经生效。”


    “侯爵既然不愿意接纳,那么我们特纳家也不会再度接纳他们…”


    路禹望向了老特纳。


    没身份的奴隶不被接纳,丢出去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是打算道德绑架自己?


    对一位贵族道德绑架完全行不通,难道老特纳不清楚?


    “那便解除他们的奴隶身份,管家,你带他们下去,帮他们办理好手续,顺便给他们几枚铜币,让他们顺利安家。”


    一切发生的太快,上一秒自己还在田地中耕作,很有可能一生一世都有困死在此处。


    可现在,自己却脱离了奴隶的身份,成为了自由人。


    几名奴隶匍匐在地面,不断地说着赞美的话。


    他们爬到老特纳的脚边,亲吻着他的靴子。


    老特纳一脚踹开了一个奴隶。


    “你们应该感谢的是侯爵。”


    意识到的奴隶手脚并用爬行到路禹脚边,亲吻起了他的鞋子。


    有的人甚至亲着亲着就嚎啕大哭起来。


    路禹很想把脚收回来,也想学着老特纳那样一脚踹翻一个。


    但是他最后还是忍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