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78.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78.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路禹倒是很期待璐璐缇斯这位大魔法师醒来之后教自己把低阶魔法玩出花,可问题是,她得先醒过来啊。


    被霍古砸晕之后,璐璐缇斯已经睡了一整天了。


    霍古觉得这很正常,被这么强大的力量重击,她也需要恢复的时间,同时身体也要适应重新获得的魔力。


    之前霍古与璐璐缇斯交流,自己也不好插话,现在有空档,路禹趁机询问起了召唤术的事。


    因为璐璐缇斯描述给自己的召唤术准则和那些细则,经过路禹接连几次召唤验证后都出现了对不上的地方。


    当前路禹最大的问题便是,自己使用相同的描述与描绘内容进行召唤,得到的东西无法固定。


    其次便是,上次召唤血肉战车之后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多余的支付环节。


    这些都与璐璐缇斯所描述的召唤术细节不符。


    路禹并不觉得璐璐缇斯骗自己,她对召唤类魔法的了解很少,知晓的知识应该是前人的论述,以及偶然所得,有错漏在所难免。


    霍古沉思了许久:“第三次支付,我从未听闻这样的情形,但是召唤物无法固定召唤似乎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不少的召唤师都做不到固定召唤。”


    “这个问题不仅困扰了人族,龙族中的召唤师也百思不得其解,既然仪式已然形成,为何契约内容会产生莫名的变动?”


    “龙族也没有头绪?”路禹问。


    “没有,因为无法弄清这件事,很多龙族不再研究召唤术,他们觉得召唤的波动太大,容易弄巧成拙。”


    路禹换个了问题:“龙族中有谁见过神明吗?”


    “没有,但是笃信神明存在的不少。”


    霍古打了个哈欠,正欲打个盹,摸着下巴的路禹嘀咕出来的话却让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个世界,还没有诞生神明。”


    巨龙霍古巨大的眼珠子倒映着路禹沉思的模样。


    “说下去,路禹。”


    “根据你与璐璐缇斯的对话,我有一个基础的猜想。”


    “如果正如巨龙最古的长老所描述的那样,这个世界起初是没有魔力的,魔力是在世界发展到一定时间才逐渐出现,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浓郁,构建出了以魔力为基调的世界。”


    “并且世界经历过一定阶段的发展才会逐渐,某些规则才会放开,完善,让每个种族得以继续窥探更强大的奥秘。”


    霍古凝视着路禹,提出疑问:“你所说的,不就正好证明了,确有一位强大的神明正在调整世界的秩序吗,也正是他在每个阶段制造了壁垒。”


    “也正是因为存在这些壁垒,大多数魔法的准则都会周期性的变更,能有效使用到下一个周期的魔法才成为了主流。这样的变动在数千年来已经经历过了好几回,你们人类应该最能理解,因为你们的主流魔法体系变更了数次,大量的旧时期稀有魔法进入下一时期时都如同废纸一般,要么威力锐减,要么毫无用处。”


    “可如果那位神明并无实体,只是意识呢?”


    霍古的脑子跟不上路禹的思维,他呆滞了许久,巨大的眼珠子眨啊眨,好半晌,才谦虚地问:“能不能说得好理解一些?”


    路禹在霍古面前踱步:“我的意思是,大家都认为调整这些秩序,改变准则的是一位具备实体,存在自我意识的神明,但是有没有可能,从一开始,我们描述中的神明不具备个体意识,只是世界本身意志的体现,他所做出的无数调整只是这个年轻的世界逐渐走向成熟的一种‘进化’。”


    “因为规则还不完善,会相互冲突,因此他在积累了大量的错误数据之后,会进行修复。”


    “这种修复是对整个世界有益的,也是世界意识本身对于整个世界生灵的一种哺育。”


    “…”


    “…”


    霍古直勾勾地看着路禹,大脑基本处于宕机状态。


    说实话,挺吓人的,眼珠子快赶上自己整个人的大小了,哪怕知道霍古对自己没有恶意,就这么对视还是有些发憷。


    在漫长的信息整理过后,霍古有些迟疑地问:“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璐璐缇斯和你说的?”


    “是基于你们的交流得到的信息,根据我所知道的一些东西整理出来的。”


    这句话又把霍古搞沉默了。


    路禹刚才的每一段话丢到人类的魔法师当中都能引起轩然大波。


    如果按照路禹的思路,这个年轻的世界在世界意识的推动下根本没有到达诞生神明的那一步。


    神明是否存在的争论可以停下了,一句话,现有宗教的所有神明都为谎言。


    为了手中的权利,为了他们的利益,这个理论必须,也肯定是邪说,路禹上绞刑架都是祖坟喷火,火刑那都是法外开恩。


    霍古也不知道神明是否存在,但是出于对魔力瓶颈的一些思考,每个时期魔法学的变化与更替的迷惘,他仍旧是认可了神明存在的部分内容。


    但是路禹丢出的观点以全新的视角阐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可能。


    虽然也只是可能,但极大的冲击了霍古的心神。


    如果路禹的假设为真,这世界上一个神明都没有诞生过,那么成神的最大阻力就是自我,而不会来自于虚无缥缈的上层,毕竟在霍古的认知当中,凡人触及神明权柄必然会被神明考验,残酷一些的猜想中,神明甚至会打压后来者。


    如果一切为真,世界意识将世界“进步”到一定地步,必然会诞生类似于神明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会是唯一吗?


    就算不是唯一,也总不会是烂大街的货色,谁都可以随意获得。


    霍古抬起头,四处张望,发现西格莉德以及雾妖在远处玩耍,璐璐缇斯仍在沉睡,山谷内除了他们之外再无他人。


    霍古郑重其事地提醒:“这个猜想,除了最亲近的人,谁也不能说,一旦说出去,你将大难临头,会带着璐璐缇斯她们一起死无葬身之地。”


    路禹也感觉到了这份猜想蕴含的力量,连忙说:“我又不是傻子,别的不说,我把这些话说出去,那些笃信神明存在的教廷第一时间就会把我拿去当饲料。”


    “还想着当饲料,当饲料都是好下场!”霍古嗤之以鼻,“我讨厌与任何高层神职对话,他们比谁都虚伪,让我作呕。”


    吐槽完,霍古重新打量起了路禹。


    此前他只把路禹当做璐璐缇斯的小跟班,毕竟根据之前的描述,路禹只是正好在璐璐缇斯落魄时候搭上了这艘船。


    抱七阶魔法师,吃软饭,自然不是很得霍古的待见。


    不过璐璐缇斯的种种表现,以及在破除封印时路禹的模样,霍古倒是对两人的关系产生了兴趣。


    互相之间这么默契,又这么关心对方,璐璐缇斯身为七阶魔法师什么没见过,居然这么信赖路禹,足以证明路禹的品格,以及两人之间很可能超出朋友的关系…


    不过,现在听路禹短时间内推导出来的这套猜想,霍古改变了看法。


    作为这个猜想的创作者,路禹只要能想办法证明猜想为真,那么他和璐璐缇斯无疑就有了争夺可能会出现的“神位”的优势。


    而自己,作为帮助过璐璐缇斯和路禹的龙,免费得到了这个消息,也有了信息优势。


    可是…该怎么证明呢?


    按照路禹的猜想,唯一的证明方法应该就是有人晋升到人类臆想中的十阶,窥探位阶之后的秘密,同时在下一次世界规则的壁垒拓展前验证神明是否存在。


    每个操作都是高难度。


    十阶暂且不论,想要证明现有神明不存在,那就是要得罪规模极大,并且声称有神迹诞生过的那些教廷。


    霍古思来想去,能够一锤定音,让教廷狡辩力度减弱的方法也只能是教廷中极有影响力的人跳反,主动揭穿教廷存在的骗局,削弱他们的影响力,并借机煽动民众对神明存在的不信任,瓦解教廷,同时通过她,得知神明是被伪造的真相。


    难度太大了,身居高位的教廷人员就算不信神也无法背离自己的阶级。


    更别说,精明的教会往往会把神明包装得很好,绝不过度包装,让教中人深信不疑,高层一个个都把谎言通过无数次的自我洗脑变成了真实。


    期待这样的人里诞生一个不信神,不敬神的人,还不如期待璐璐缇斯瞬间恢复成七阶魔法师。


    霍古告诉路禹,在山谷这段时间,如果又有什么奇思妙想,赶紧过来和自己分享分享,路禹自然是答应了,毕竟不仅现在,未来他们也会需要霍古的帮助,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看见路禹带着雾妖一起出门捕猎,霍古顿生感慨。


    “也许真有一天,我真的会需要他们帮自己度过难关…”


    “索兰,你把自己的手交给他们,也许会在遥远的将来,为你的族人赢得想象不到的回报…”


    霍古曾经劝说过,让索兰不要返回逻坦,继续向前走或许危险,但是仍然有变强的机会,也有认识更多生命的契机。


    背负着种族未来的索兰犹豫过,但是最终拒绝了他的提议。


    “成为王就会孤独,无人可以帮助你,你只会困死于王座之上。”


    “您是龙,是起点就超越了我们一族的生灵,孤独是你们的常态,强大才是你们孤独的原因…我想有朝一日,我的族人,不被其他种族的人歧视,为了这个信念,我无法和你一样自由。如果王是诅咒,我也只能接受这份诅咒了。”


    于是,索兰选择了往回走,自己所居住的山谷成了他这场旅行的终点。


    时隔数十年,又一群与自己产生交集的生灵来到了这里。


    让霍古感到欣慰的是,路禹他们必然会继续向前。


    而且,他们的目标更加远大,霍古在不经意间,已经成为了这个同盟中的一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