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玄门封神 > 第五章:人尽敌国【一】

第五章:人尽敌国【一】

    当涂元想到那一个闭眼的老人时,回头,那个老人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麻衣宽袍,披头散发,发花白,须灰白。


    他闭着眼站在山底石宫的门口,风随他至,吹的衣袍和须发飞扬,当涂元回头之时,那风也随之冲面而来,就如大海里的浪。


    涂元知道,这不是单纯的山底寒风,而是法术,是与山外护山大阵连绵一起的法阵罡风,随此人的心意而至。


    涂元的身上的冰蚕丝编织的法袍随风飘扬,风不是冷,至少涂元的记忆里,比起他曾遇上过的那种一眼足以让整天空都冰结的冷要差上许多,但是这个风却很伤神魂。


    若是放在以前,面对这样的风,涂元只当春天里窗外吹来的凉风,可舒爽一下身心,而现在,则需要一点技巧,实在是之前伤的太重了。


    他个伸手迎着那风,朝虚空里一抓,那冲身而来的风便似被他抓在了手上,成为一束风带风鞭,一挥手,风抽打而出,这风竟是比刚才还要强烈数倍的反卷而回。


    风过之处,墙壁上的岩石像是被利斧劈出了一道道的痕印,飞沙走石。


    一个人一生不需要常常经历生死,只要有那么一两场刻骨铭心的便足以铭记一生,这一刻武修柏觉得自己回到了两百年前那一场大战之中,那是春风学宫的生死之战。


    当时春风学宫里打通了连接一座神国的通道,而从通道之中涌出一群混乱的神民,和一尊已经疯了的神王。


    而那一尊神王现在就躺在那里,即使是如此,也几乎是用尽了春风学宫的底蕴方能够将之镇杀,其中那一座刻着九个‘镇’字的石柱则是立了大功。


    若非有那石柱上的九个‘镇’字,只怕最后都春风学宫都要被冲破了。


    涂元伸手抓风的这一瞬间,武修柏觉得自己看到了那个疯了的神王。


    那种举手抬足之间,便使乾坤转换的能力,那种从不曾见过的手段,让他心中震惊无比。


    一条风带如鞭一样的挥打而出,其中仿佛蕴含了无边的伟力,他心中警惕无比,不敢凭空手去驱散,也不自信能够将之引入坐剑峰的护山罡风中去。


    伸手自怀里一摸,一道令牌出现在了手上,令牌上面有一个古朴而深邃的‘定’字,这是春风学宫里传承的一道法,名叫定风令。


    定风令号称能够号令开下的风,让风兴与止,不过一道法令的事,同时传承的定风令牌的炼制牌也是春风学宫身份象征之一。


    定风令出现在手上的那一刹那,便有一股滞凝感出现,仿佛虚空都变的粘稠了起来。


    挥出。


    定风令化做一道流光落入迎面而来的飓风里。


    “定。”


    一声威严的号令,震荡整个座剑峰,他这一声号令是法言,既是行使定风令,也是在呼唤同门,他知道,自己不会是对手,这是一种直觉,他直觉面前这个人极度的危险,危险到对方到底是不是人他都无法确定。


    往常,只需要一声定,面前的风都将定住,将歇停,而这一次不光有法言,还有法器宝物。


    宝光炽烈,虚空凝滞。


    大风尖啸。


    定风令化为一道宝光钻入大风里迅速的暗淡,随之如朽木一样,在风中散成飞屑。


    风瞬间而至,武修柏须发飞扬,大袍如旗鼓荡,脸颊上的肉在风中颤抖,他伸手在身前风中按着,稳住身形不被这大风掀飞。


    曾经,他在海边,面对着数十丈的巨浪大风,一伸手便按住了浪头,就像是将一头烈马的头颅按倒在地。


    然而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依然是在向后飘移,手下这一股怪风之中的法意,早已经超脱了他的理解。


    于是他开始念诵法咒。


    “神风在山,山风听吾令,散。”


    一声散字之后,一片风散了,但是仍然紧接而来的风却让武修柏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那一股风明明只有一股,此时却像是无穷无尽。


    他知道自己不能等了,其实在先前涂元出手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一个修士,尤其是他这种历经生死的修士,若是在遇到大敌时连出手都不敢的话,那还谈什么顺天逆天的。


    更何部这是在春风学宫的禁地,他是禁地的看护人,又岂能有一丝一毫的退让余地。


    所以,他的那一双还没有完全整合的双眼不得已睁开了。


    这是一双可以让万物枯荣的神眼,当他双眼睁开之时,即使是飓风也是将枯萎。


    这是一双灰色的眼睛,像是灰烬一样,没有任何的生机。


    让万物枯荣的双眼,涂元是曾经见过的,那时见到的这一双眼睛中最深处藏着一抹深绿,而现在他看到则是一双布满死灰色的双眼,就如同秋天的枯枝一样。


    风停止。


    但是武修柏却看到了一双更加灿烂的眼睛,对方一只眼睛灿烂如银闪烁着,然后武修柏便觉得自己满眼都充斥着银色,他失明了。


    那片银色像是通过他的双眼,照进了他的灵魂,让他的内心被银辉填满,思绪都停止,无法再想别的什么。


    叶子山并没有听到武修柏之前那一声‘定’的法咒,但是他感觉这里似乎有法术波动,于是主动下来了,并且是全神戒备的下来,可是下来只看到武修柏一个人站在那里,其他的除了冰棺之中的尸体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回头看老师,只见他眼皮塌陷,双眼的血已经流到了下巴。


    老师的双眼被挖了?叶子山心中震惊,他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将老师的双眼挖走,他是知道自己老师修为高深,更是知道老师得了那一对神眼,无比的可怕,他面对着老师时,都能够感受到那一双闭着的眼睛蕴含着何能可怕法意。


    可是就是这般历经劫难,将神意磨砺得圆融而通透的老师,似乎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挖去了双眼。


    “老师。”叶子山身形微动,身动如入烟云一般,随风散,随之又在武修柏的身边聚拢,他搀扶着武修柏的手臂,再轻唤一声:“老师。”


    声音如春风抚绿水,温柔而又带着一股悲怆。


    他是通过声音传递出去的法咒来梳理自己老师的被冲击的识海。


    一连叫了三声,有节奏的,一声比一声的柔和,一声比一声空幻,就像是出他的口,然后入了茫茫的虚空,入了武修柏的识海。


    武修柏的唇终于动了,叶子山知道自己自己老师的意识恢复了。


    “快、走,快……”这是叶子山从自己老师的嘴里听到了的轻微而又惶恐的话。


    他惊回头,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却有一股森寒的感觉在心头弥漫。


    只是他也是修行多年的人,心志高傲,明知有敌人潜入山门禁地,在来到坐剑峰之时,他也曾立过誓言,与坐剑峰共存,现在就要逃走吗?


    他不甘心,尽管那种未知恐惧像是冰水从背脊浇下,但是他仍然想要寻找到那个未知之源。


    “快、快走。”武修柏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叶子山想做什么,知道他心高气傲,但他更加的知道,这里有一个可怕至极致的人,不是叶子山可以抵抗的,最好连看都不要看,此时的思感之中仍然是一片灿烂银色。


    但是叶子山没有听,他伸朝着身后的虚空一挥,一团耀眼的白光从他的掌心闪耀而出。


    他的手掌里有一道符,这是武修柏清楚的,不是后天凝刻,而是出于胎中,份属先生。


    学宫里的不少人认为,他可能是某位大能转世,有大福缘。


    那一团自他掌心闪耀而出的白光,将这幽暗的山底禁地照的通透,而这一强烈的白光之中,他隐隐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那里。


    那个人单薄的就像是一抹影子,像一张人皮,单薄无比。


    不,不是像,而分明就是。


    “白帝城哪位驾临?”他看立在那里如一张单薄人皮影的人,身上的法术似乎是白帝城中让人心惧的《白面幽影祭》,但问出这一句话之后,立即在心中否定了,白帝城之中应当没有人能够让自己老师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被挖走双眼。


    除非那个传言仍然还活着的白帝本尊驾临。而且,白帝城有一位辈份高的长辈在人春风学宫里任教,春风学宫与白帝城的关系颇好,不至于这般的闯进来。


    “尊驾究竟是谁?”叶子山再问道。


    然而对方根本就没有理会,只是在看着棺里的人,他的身体本就淡薄,如影子一样,在叶子山问话的过程之中,就如湿透了的鸿毛沉入水的深处。


    于是,叶子山忍不住出手了,他伸手在腰间一抹,一个珠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这个珠子深邃无比,仿佛一口幽泉,一片漆黑。


    只见他将珠子往虚空之中一晃,这个禁室就倒映其在了其中。


    此珠名叫摄影宝珠,可摄世间的一切景象入珠内,若是有生命智慧者,则会被困在珠中景象里,再不复出。


    他看不到人,但是对自己手中的宝珠有信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