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71章 绝不能插手兵权!

第0071章 绝不能插手兵权!

    听闻萧何对长安城周边地区治安工作,以及长乐、未央两宫恭敬做下‘加强戒备’的安排,刘盈只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刘邦此番率军出征,虽从关中各地抽调了十数万人青壮充军,以及数以十万的运粮民夫,但刘邦大军的核心骨干,还是由右相国郦商、车骑将军靳歙、太尉周勃各自带走的北军两部校尉,共六部校尉,一万二千余人。


    此番出征,刘邦大军的人员构成,便大致是这一万两千余北军将士人均官升一级,以作为军官骨干;再以临时从关中征召的十数万青壮为军卒。


    而在往常,长安及周边地区的拱卫及防务,便是由北军八部校尉,共计一万六千余人,以及南军六部校尉,共万余人来负责。


    其中,南军俱是由丰沛元从子弟组成,算是天子刘邦毋庸置疑的天子亲军!


    而北军也不逞多让,其人员构成,皆由关中良家子弟所充,同样是长安中央常设军事力量。


    若是单论战斗力,人数更多,且兵源更充足的北军,甚至比刘邦的元从亲军——南军,都还要稍胜一筹。


    通常情况下,南军作为天子亲军,都是由卫尉直接指挥,以负责长乐、未央两宫的宫廷拱卫。


    而北军作为关中子弟兵,则是由负责关中,主要是长安及周边地区治安的中尉统辖,负责守卫长安及附近地区。


    除了南、北两军这两只精锐武装力量,自然也有负责日常巡逻、维护治安的准武装力量。


    如中郎将季布麾下,那支不足千人的中郎队伍,便大都是自天子各地选拔而来,皆为战功赫赫,且极具潜力的青年将官。


    通常情况下,中郎们在都城长安的主要工作,是长安、未央两宫宫门的守卫,以及在未来,长安城建成之后,负责长安各处城门的守卫。


    至于备盗贼都尉,顾名思义,是朝堂专门针对长安及周边地区的治安工作,而设立的专职属衙。


    简单来说就是:备盗贼都尉、中郎将二人,皆属中尉管辖。


    其中,中尉亲掌北军,拱卫长安城;


    中郎将掌中郎,负责皇宫宫门守卫;


    而备盗贼都尉掌数千‘缉盗’役卒,负责长安城内日常的治安巡逻,以及对周边地区的匪盗、流寇进行围剿。


    想明白这些,再看萧何针对中郎将、备盗贼都尉的安排,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负责拱卫长安城的北军八部校尉,被天子刘邦带走了足足六部!


    作为天子亲军,负责拱卫长乐、未央两宫的南军六部校尉,也被带走了将近三分之一,以作为天子刘邦的亲卫队。


    这也使得朝堂中枢在长安,及长安周边地区的防备力量,一下降低了一半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令中郎将加强长乐、未央两宫的守备力量,让被盗贼都尉加强长安地区的治安力度,自也就是题中应有之理了。


    至于这件事,萧何为什么要亲自安排,而不是让太子刘盈安排,那就更容易理解了。


    ——对于监国太子刘盈而言,在天子刘邦不在长安的这段时间里,最不能插手的东西,就是兵权!


    哪怕刘盈在朝中安插党羽,肆意任免公卿百官,亦或是动用少府内帑的自愿,都还勉强有辩解的余地。


    可若是天子刘邦一走,刘盈就着急忙慌要执掌长安地区的兵权,那作为丞相的萧何,也免不得要动用开国第一相的特权,替刘邦管教管教‘密谋不轨’的太子了!


    而今日,刘盈特意摆出一副‘我只旁听’的架势,显然是让萧何放下了心中那一抹淡淡的忧虑。


    萧何自是看得明白,刘盈那副‘你们商量就行,我就看看不说话’的姿态,并不是针对即将进行的关中水利,即郑国渠的整修工作,而是针对天子刘邦离京之后,长安及周围地区的守卫工作。


    刘盈摆出这副‘该管的我管,不该管的不管’的态度,萧何自也乐得出身,将关于‘兵权’这种稍有些敏感,刘盈不便插手的调动安排妥当。


    而刘盈今日这一番表现,无疑是让萧何对刘盈的评价,在悄然无息间又上了一个台阶。


    “久居皇后身侧,太子可真是······”


    “愈发老练啊~”


    心中稍发出一声赞叹,萧何便回过身,重新面对朝臣百官。


    “除备盗贼都尉、中郎将二属,其余诸司、衙,亦当恪守本分;不可因陛下离京,而心生懈怠!”


    萧何面带郑重的吩咐,自是惹得殿内百官纷纷起身,齐齐拱手一拜。


    “喏。”


    “臣等必各司其职,恪守本分······”


    至此,萧何在今日朝议中的任务便大体完成。


    对殿内百官稍一点头,示意众人回位,萧何便再度回过身,对刘盈拱手一拜。


    “及郑国渠整修所需之力役、钱粮一事,家上前日同臣、少府已有所商。”


    “莫如,家上亲言之于诸公卿曹?”


    闻言,刘盈面带温笑的起身,对萧何拱手一回礼。


    “辛劳萧相。”


    说着,刘盈由侧过身,正对向殿内朝臣百官,又一拱手。


    “既如此,孤便试言。”


    “若孤所言有不妥,诸公皆可直指孤言之弊,孤自当兼听而采之。”


    见刘盈这番谦逊有礼的作态,殿内众人自是连连拱手,口称不敢。


    就见刘盈稍一沉吟,便直起身,郎朗道出自己心中所想。


    “郑国渠者,乃渭北水利之根本,更关乎泾水以东、洛水以西之田亩十数万顷灌溉事。”


    “然自秦二世元年,郑国渠便久未得缮护,至今,已有十数载。”


    “渠之南北,的田亩十数万顷;然其米粮之产出,竟自二世元年之亩产五石,至今岁秋收,只亩产三石有余。”


    说到这里,刘盈不忘稍昂起头,对最先出身的那位少府丞微一点头。


    “孤亦以为,关中水利整修、缮护事,首当其冲者,便乃郑国渠!”


    铿锵有力的道出自己的观点,刘盈稍一止话头,望向朝班左侧,端坐于最靠前位置的少府阳城延。


    “还请少府言于诸公:郑国渠之整修、疏塞事,当需钱粮几许,力役几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