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76章 固上游之土

第0076章 固上游之土

    “岁岁掘下游之淤泥,三岁填上游之渠底······”


    轻声呢喃着,刘盈不由微摇了摇头。


    见刘盈这幅神情,阳城延也明白过来:郑国渠的修护工作,太子怕是想一劳永逸。


    “唉······”


    “但求太子莫乖张过甚呐······”


    暗自腹诽一番,阳城延便抬起头,望向刘盈的目光中,隐隐带上了些许忧虑。


    纵观千古,凡涉及水利之事,都从来没有和‘一劳永逸’这个词沾过边。


    从远古时期的‘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以治大河之泛滥’,到过往千百年,无数令人崇敬的治水先贤,都将一个不容置疑的现实,摆在了后世人面前。


    ——治水,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甚至是一代人的事!


    就说千百年前,被上古圣君大禹所‘驯服’的大河,可曾在那之后长久臣服?


    没有!


    非但没有,反而是极具规律性的每百数十年,就会发生一次大规模的决口、改道!


    且不说大河,就说乡间村道那些深不过及膝,宽不过三尺的小沟小渠,不也要每年清理淤泥?


    所以在阳城延看来,无论是大河那样的鬼斧神工,亦或是郑国渠这样的人造水利,都和每一条河流、沟渠一样,需要每隔一段时间维护、修整。


    若不然,就会像如今的郑国渠一样。


    ——长年累月不维护、修缮的恶果,最终必然需要庞大到朝堂中枢都要下场的力量,才有可能得以化解。


    但对于‘一劳永逸不可取’这一点,刘盈似乎有着不同的看法。


    “嗯······”


    稍一沉吟,刘盈便憨笑着望向阳城延,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孤还有一问。”


    闻言,阳城延纵是在心中摇头不止,面上也不得不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就见刘盈稍一措辞,便稍有些心虚道:“少府方才言,阻塞下游之泥沙,皆自上游顺流而下?”


    “既如此,孤且试言。”


    “——若寻得一法,以固郑国渠上游之土,岂不就可使上游之土无以顺流而下?”


    “上游之土得固,便无阻塞下游之泥沙?”


    听闻刘盈此言,阳城延先是下意识摇摇头。


    待回过味来,面色不由一滞!


    “家上从何得知水工之事?!”


    心中发出一声惊呼,阳城延不由稍瞪大眼睛,目光中分明写着不敢置信!


    刘盈对水工之事的了解,显然有些出乎阳城延的预料。


    其实,不止阳城延,恐怕在每一个朝臣官员心中,都不同程度的持有‘肉食者鄙’的观念。


    别说是皇子了,便是高门家的子弟,在刘盈这般年纪,能知道水渠是什么,长啥样,有啥用,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即便刘盈身为太子,阳城延也从没指望能从刘盈口中,得到关于郑国渠整修工作的可行方案。


    能把钱、粮凑齐,并给够苦力,剩下的事,少府就能搞定!


    但当刘盈说出‘把上游的土固定住,下游就不会阻塞’的看法时,阳城延对刘盈的态度,不由悄然发生了转变。


    “此番,为整修郑国渠,太子怕是下了大功夫······”


    想明白这一点,阳城延也不由悄悄收起目光中,那抹若隐若现的对‘外行’的轻视,稍有些郑重的望向刘盈。


    “家上所言,确直击要害!”


    “凡大江、大流,欲使其下游勿因阻塞而决口,最佳之策,便使其上游之土得固!”


    满带赞赏的对刘盈微一点头,阳城延便继续道:“大江大河,欲固其上游之土,便当于沿岸种下长根、深根,且赖水甚多之树。”


    “此等长根,深根,且多赖水之树,便多为水工称之曰:固土之木。”


    “以此等固土之木种于江、河上游,树之深根便可固沿岸之土,以缓下游泥沙之阻。”


    说到这里,阳城延不由面带遗憾的摇了摇头,又稍叹一口气。


    “然郑国渠,终不过长三百余里、低宽不足十丈之小渠。”


    “于其上游种固土之木,且不谈其木长成,乃需数十载;纵长成,恐亦于事多无补······”


    言罢,阳城延终是对刘盈一拜,望向刘盈的目光中,也不由带上了些许亲近。


    “家上有如此之心,臣幸甚。”


    “然固江、河、水渠上游之土,乃以往千百年,水工之士所难解之事,其中,又尤以水渠,更堪称无解之难!”


    “家上欲固郑国渠上游之土······”


    沉吟片刻,阳城延终还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纵观天下,恐亦无此等良计。”


    听闻阳城延这一番专业性稍有些强的解读,殿内百官百官不由纷纷陷入思考。


    待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很能理解‘固土之木’这个词,众人又纷纷放弃思考。


    片刻之后,众人又不由抬起头,将满带赞赏的目光,毫不吝啬的撒向刘盈。


    虽然对‘固土之木’这个概念不是很能理解,但阳城延所说的大部分话,众人也都能大概听懂。


    对于刘盈所言,众人自也是基本明白。


    虽然不知道刘盈的这个提议,在‘水工’这个圈子里算怎样程度的认知,但众人也不难看出:太子刘盈,并非是众人刻板印象中,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


    为了整修郑国渠,刘盈此番,应该也是下了大功夫,学了不少东西!


    且先不提学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光是这份‘我虽然不懂,但我可以学’的态度,就不知甩了同龄人多少条街!


    而今天,当刘盈展现出一个对臣子宽和,对事务专注,待人谦逊,又愿意学习的太子形象时,殿内这上百功侯朝臣,无一不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正当众臣盘算着,要不要出身打个圆场,告诉刘盈‘你做得很好了,但这个事确实没办法’的时候,却见御阶上的刘盈,仍旧不死心的摇了摇头。


    “不对。”


    “固土之法,不单只树根一项!”


    刘盈没由来的一声自语,顿时惹得殿内众人面带疑惑的抬起头。


    “家上,似是有些偏执了吧?”


    不等众人回过身,便见刘盈从座位上猛地起身,在殿内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注视下,满是严肃的看向阳城延。


    “郑国渠上游之土,若以重物压之,莫不可得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