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12章 彭越无罪,梁王当死

第0112章 彭越无罪,梁王当死

    刘邦一语,顿时惹得殿内众人赶忙低下头,再也没有了出身劝谏的意图。


    只方才那一句话,刘邦就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楚了。


    ——朕没问你们彭越有没有罪,朕问的是:梁王这个位置,究竟应不应该让异姓诸侯坐!


    如果说,这个问题是在五年前,汉祚方立的时候提出,那答案自是不言而喻。


    哪怕是为了暂时稳定关东的战略局势,留侯张良、曲逆侯陈平乃至于建信侯刘敬(娄敬)等人,都必然会劝刘邦‘以大局为重’,先虚与委蛇稳住关东,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北方,集中在长城以北的匈奴身上。


    但在现如今,汉室已经经历过一场汉匈平城战役,又接连平定燕王臧荼、临江王共尉、韩王信等异姓诸侯叛乱,以及赵王张敖被贬宣平侯、楚王韩信被贬淮阴侯的一系列变故之后,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已经变了。


    攘外,必先安内!


    要想集中精力北击匈奴,汉室首先要确保的,就是关东的安稳!


    而在现阶段,汉室对于‘关东彻底稳定’的解决方案,也早已达成共识。


    ——除了身为吴王夫差后代的长沙王吴氏一脉,其余各家异姓诸侯,都不该存在于关东大地!


    这样一来,刘邦方才那个问题,答案也就很明显了。


    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勋彭越,不该受到苛待。


    但身为异姓诸侯的梁王,必须被清除!


    最起码,也要和淮阴侯韩信一样,废王为侯,并软禁在长安。


    正当帐内功侯们下定主意,斟酌起措辞之时,就见刘邦那依旧高大伟岸的身影,缓缓从上首的座位上起身。


    待踱步来到大帐正中央,刘邦的面色之上,已再也不见方才那副恼怒。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国事为重、大局为重的神圣使命感。


    “自汉祚立,朕之心腹大患,便唯一处!”


    语调粗重的一声低吼,刘邦便猛地抬起手,遥指向北方。


    “北蛮匈奴!”


    “朕生平之念,唯策马驱驰于雁门关外,尽踏胡蛮之居所,使得见汉骑而不敢弯弓,汉人当面而不敢直腰!”


    器宇轩昂的宣示出自己的毕生夙愿,刘邦终是深吸一空气,将遥指向北方的手指收回,双手背负于身后,面色也稍阴沉了下去。


    “然自汉七年,韩王信北结匈奴,以至汉匈平城一战之时,朕便已明白。”


    “——若欲全朕之夙愿,首当为者,非纠结大军以北出边墙,而乃尽去关东异姓诸侯,以免再有韩王信马邑献降,判汉降胡之故事!”


    说到这里,刘邦不由发出一声冷笑。


    “诸公言,梁王彭越功勋卓著,又往忠心不二。”


    “莫非如此,便可确保其往后无有二心,无意步韩王信之后尘?”


    “诸公可有人胆敢出身,以身家性命担保于朕当面,言梁王彭越至死,都绝无叛逆之举?”


    略带暴戾的发出一问,不等仗内众人给出答复,刘邦便自顾自摇了摇头。


    “——彭越功勋卓著,比淮阴侯如何?”


    “往昔,朕率军抗项羽之楚卒,若无淮阴侯,朕安能得以尽胜?”


    “楚王项羽,安能自刎于乌江,无颜面江东父老?”


    “然纵如此,淮阴侯不亦反于楚,为朕贬王为侯?”


    “今日,诸公随朕至此,不亦因陈豨贼子为淮阴侯所怂恿,意欲悖逆作乱?”


    面带沉痛的发出一问,刘邦的苍髯都不由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彭越忠心不二,比往之韩王信,又如何?”


    “身以为韩襄王之孙,姬姓韩氏之后,韩王信得朕敕封以为王,续姬韩社稷。”


    “然终,韩王信不亦自毁贵族体面,为蛮夷之走狗?”


    “便是如今,往昔之汉韩王,亦承命于狄酋冒顿,作乱于吾汉家之北墙之外呐!!!”


    说到这里,刘邦终是面带凄苦的闭上双眼,扬天发出一声长叹。


    “自起于丰沛,朕所见、闻之‘忠臣义士’,实如过江之卿。”


    “有受命于危难之际,险扶秦社稷于勿亡,然又献降项羽,受封以为雍王之秦少府章邯;”


    “有奉主之命率军追击,反因‘养寇自重’之念,而使朕得逃虎口之楚将丁固;”


    “亦有先叛项楚,后叛刘汉,终亡于反复无常之魏王豹······”


    苦叹着,刘邦缓缓低下头,望向身侧不远处,明显想要出身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周昌。


    “汾阴侯之意,朕明白。”


    “往昔,故高景侯周珂坚守荥阳,同彭越可谓相得益彰,守望相助,故私交甚笃。”


    “今高景侯已亡,汾阴侯身以为高景侯弟,自当回护亡兄之故交。”


    说着,刘邦不由摇头叹息着重新坐回上首,眼睛虽然看向周昌,但嘴里的话,分明还是说给帐内众人。


    “秋七月,太上皇驾崩,朕任汾阴侯为赵相之时,就已明言:往后数岁,朝堂之重,便当为除梁、淮南此儿异姓诸侯。”


    “及汾阴侯之责,便乃往后数岁,朕亲出函谷,已讨不臣之异姓诸侯之时,劳守北墙,以防北蛮匈奴阻朕大计!”


    “故,朕以为,彭越无罪;”


    “然梁王,断不可留!”


    “汾阴侯以为然否?”


    意味深长的发出一问,刘邦又侧过头,重新望向帐内众人。


    “诸公,又以为如何?”


    听闻刘邦这一番毫不带掩饰的盘算,帐内众人思虑良久,终是从帐内两侧来到中央,对刘邦齐齐一拱手。


    “臣等,谨遵陛下诏谕······”


    见此,刘邦面上忧容终是稍艾,面色郑重的微一点头。


    “既如此,梁王彭越意欲谋反一事,便当由廷尉亲往而查。”


    说着,刘邦稍抬起头,在殿内众人身上打量一周,目光最终锁定在了一名年岁三十余的‘青年’将领身上。


    “故廷尉公上不害,已为朕任之以为右将军,领荆、楚之兵,恐当无暇。”


    “便由卫将军王恬启往之,彻查梁王彭越意欲谋反一事!”


    听闻刘邦此言,王恬启正要出身应诺,就见一直默然侍立于刘邦身侧,从始至终未发一言的御史大夫赵尧站出身,轻笑着对刘邦一拜。


    “陛下。”


    “臣以为,此事,或当稍置于日后,方更妥当些?”


    语调平和的道出此语,见刘邦眉头稍一皱,赵尧又赶忙一躬身。


    “陛下,今陈豨乱起不久,又凛冬将至;陛下御驾亲征,以平陈豨之乱,恐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皆正观望于代、赵。”


    “值此之时,若陛下遣王将军往梁地,欲以‘谋逆’加罪于彭越之身,只恐淮南王英布,便或狗急跳墙!”


    “若果真如此,便是陈豨乱于代、赵,英布乱起淮南,陛下南北不得两顾,再加以陈豨黔驴技穷之时,亦或当效韩王信故事,引匈奴胡骑入关······”


    说到这里,赵尧话头悄然一滞,望向刘邦的目光中,也稍带上了些许深意。


    “陛下,临大战而分兵,可乃兵家之大忌啊?”


    听闻赵尧这番分析,帐内众人心中,不由稍一诧异。


    ——幸妄之臣,竟也能有如此见解?


    众人思虑之际,刘邦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旋即略带深意的笑着,侧头望向身旁的赵尧


    “彭越之事,莫非御史大夫另有高见?”


    就见赵尧腼腆一笑,便道:“不敢称高见,只些许愚见,以供陛下斟酌······”


    稍客套一番,赵尧便侧过身,对帐内众人一拜,旋即将自己的想法尽数道来。


    “今陈豨为乱于代、赵,陛下虽兴燕、齐、荆、楚,合关中兵伐之,然若陈豨引匈奴胡骑为援,平乱一事,便恐非三五月之功。”


    “既如此,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二者,便当先稳其心;待陈豨乱平,再做打算。”


    说着,赵尧不由回过身,对刘邦又是一拜。


    “陛下方才言,以卫将军王恬启为廷尉,以查彭越谋逆一事,然若如此,恐彭越纵本无反意,亦当无奈兴兵。”


    “臣意,陛下可暂安彭越之事,专注陈豨乱平一事;待乱平,再以‘酬平乱之功’为名,迁卫将军为梁国相。”


    “卫将军因功为梁相,彭越便当无有防备;而卫将军迁以为梁相,自可暗集彭越之罪状,亦可凭梁相之名,剥离彭越之兵马。”


    “如此,待卫将军筹足彭越之罪证,又尽掌梁国之兵马,陛下再欲降罪于彭越,便不过诏书一纸、廷尉狱卒三二人之事······”


    言罢,赵尧又是深深一拱手,旋即退回刘邦身侧,重新恢复到先前那副‘陛下亲卫’的模样。


    细细品味着赵尧这一番话语,殿内众人心中,竟史无前例的对赵尧这个‘幸妄之臣’,涌上些许正视。


    撇开资历、功勋等方面不谈,光是在彭越一事上所展现出来的谋略,御史大夫赵尧,便绝不逊色于曲逆侯陈平!


    听听赵尧说了些什么?


    ——如果直接派人去抓,彭越会狗急跳墙,就算本来没打算反,为了活命,也只能反了!


    那怎么办呢?


    以‘因功升官’为名,将卫将军王恬启任命为梁国相,一边搜集(编造)彭越谋逆的罪证,一边名正言顺的剥夺彭越手上的兵权!


    等彭越谋逆的罪证搜集(编造)完备,梁国兵权也都被梁相王恬启掌控,到那时再整治彭越,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赵尧此人······”


    “往后,当离远些!”


    “也绝不能得罪!”


    如是想着,众人不由纷纷撇了赵尧一眼,旋即悄然低下头。


    直到这一刻,殿内这数十位功勋卓著,在汉祚鼎立过程中立下不菲功劳的开国元勋们,才终于回过未来。


    ——御史大夫赵尧,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幸臣!


    刘邦,也依旧是那个慧眼识珠,绝不因私情,就乱提拔阿猫阿狗为朝中公卿的帝王!


    看着殿内众人的反应,刘邦不由心下一笑,不着痕迹的瞥向身旁的赵尧,微微一点头。


    “即诸公议以为善······”


    稍拖出一声长音,刘邦不忘望向屹立于帐侧的卫将军王恬启。


    “卫将军以为,如此可否?”


    就见王恬启闻言,毫不犹豫的出身一拜。


    “臣只知率军征讨,不讳纵横筹谋之术,陛下以何令臣,臣便以何行报于陛下!”


    听闻王恬启瓮声瓮气的作出答复,刘邦终是轻笑着一点头,旋即双手猛地一拍大腿,便从座位上再度起身。


    “嘿!”


    “既如此,便依御史大夫之令,待陈豨乱平,再议彭越谋逆一事!”


    以一股毋庸置疑的语调,做下‘此事暂且搁置’的结论,刘邦不忘又笑着望向王恬启。


    “此战,卫将军可要多用些心。”


    “莫不然,待战罢,朕纵有心捡拔,恐朝中诸公亦有不服?”


    听闻刘邦略带调侃的道出此语,帐内众人不由纷纷皮笑肉不笑的附笑两声。


    而后,便见刘邦面容稍一肃。


    “燕王、齐相之军,可已皆至?”


    听闻此问,就见曲周侯郦商出身一拜:“禀陛下!”


    “十五日前,燕王已率卒七万余,自蓟县发,今已至燕-代交界!”


    “齐相傅宽亦率齐卒五万余,及汲侯公上不害所部荆、楚之卒五万,合十余万兵马,已至巨鹿!”


    “另梁王彭越虽称病未至,然亦遣武原侯卫胠率梁卒三万余众,不日便当抵邯郸,供陛下差遣!”


    听闻郦商此言,刘邦只默然点点头。


    “卫胠都被打发来······”


    “彭越啊彭越·”


    “朕之亲信,亦为你排挤而来,叫朕又如何相信,你彭越心无反意?”


    心中感叹着摇了摇头,刘邦望向殿内众人的目光之上,终是涌现出决然之色。


    “燕卒七万,齐卒五万,荆、楚五万,梁三万。”


    “合朕所率关中锐士二十余万,此战,当有可用之兵四十万余!”


    满是自信的道出此语,刘邦便噙着一抹稍待调侃的笑容,在殿内众人身上环顾一周。


    “得此大军四十万,攻灭区区叛贼陈豨,朕可还需亲为?”


    “可还需朕亲策马已冲杀阵前,以振大军士气?!”


    听闻刘邦此问,殿内众人面色之上,不由齐齐涌上些许涨红之色。


    ——此战过后,汉军将士四十余万人,不知又是几人拜将,又几人得封为功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