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21章 赵王?那是孤的好弟弟!

第0121章 赵王?那是孤的好弟弟!

    阔别长安近两个半月之后,刘盈那辆极具特征的破旧辇车,也终于是再次驶入了未央宫内。


    在司马门外跨下辇车,到太子宫稍洗漱一番,刘盈也是在第一时间,便来到了母亲吕雉所在的宣室殿。


    不出刘盈所料:与刘盈一同折返长安,在宫门外分别的建成侯吕释之,已是早于刘盈入宫,正面带笑意的同皇后吕雉交谈。


    宣誓殿内氛围轻松愉悦,刘盈自也乐得轻松,轻手轻脚走入殿内,自顾自拉来一块蒲团,在殿侧跪坐了下来。


    又听吕雉同吕释之交谈片刻,就见吕雉面带随和的侧过头,这才发现刘盈早就进入宣室殿,悄然跪坐一旁的身影。


    “这孩子······”


    轻笑着摇了摇头,吕雉便佯装恼怒的一颔首,只又片刻之后,那抹强撑起来的佯怒,便被一阵止不住的慈笑所取代。


    “既入了殿,怎不知会一声,竟让吾这般好等?”


    就见刘盈闻言,只嘿嘿轻笑着上前,对上首的吕雉拱手一拜。


    “儿见母后同舅父相谈甚欢,又怎敢扰了母后······”


    不等刘盈话落,就见吕雉面上满是慈蔼的一招手,待刘盈乖巧上前,更是不住爱抚起刘盈的面庞来。


    “似是瘦了些。”


    自顾自一声呢喃,吕雉又将上半身稍后仰些许,上下打量着刘盈:“似也高了些?”


    “就是气色不甚好。”


    “可是操劳修渠之事,没顾得上身子?”


    听着吕雉这一番毫无保留的关切之语,刘盈只觉心下嗡时一暖。


    曾几何时,尚在后世做大学僧的刘盈折返乡里,年迈的老母亲,嘴上也总是不离这几句:饿瘦了,晒黑了,个儿长高了,气色不好了······


    贪婪的回味着心中那抹温暖,刘盈面上也不由挂上了一抹温暖至极的笑容。


    “母后说高了,那便是高了······”


    低微一声轻喃,刘盈便也顺势坐在了吕雉身侧,悄然低下头去。


    见刘盈这番作态,吕雉也只笑着连连摇头,面容之上,竟是一片无尽的慈爱。


    将刘盈的手拉过,不轻不重的包裹在双手之间,吕雉便轻笑着侧过身,望向跪坐于一旁,面上满带着姨母笑的兄长吕释之。


    “此番,兄长助太子修渠,甚是劳苦。”


    便见吕释之闻言,只笑着一低头,旋即温笑着看了看刘盈,方道:“皇后言重。”


    “臣同家上虽名为君臣,然实则,乃血浓于水之舅甥至亲。”


    “甥有事,又何来娘舅不倾力相助,袖手旁观之理?”


    吕释之一番浓情蜜意的自白,顿时使得宣誓殿内本就暖人心扉的氛围,又更添了一分让人如沐春风的温和。


    就见吕雉闻言,温笑着连连一阵点头,面上才稍带上了些许严肃。


    “此番修渠,可有何阻困?”


    说着,吕雉生怕吕释之、刘盈二人听不懂般,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切换数次,才意有所指道:“往二月余,可有宵小作祟,以行毁、阻修渠事?”


    “吾可是听闻秋九月,陛下率军出征不数日,赵王便曾召见长安游侠众之首,与其密谋。”


    “后此人携游侠众数以百,北出长安,后又不知去向······”


    却不料刘盈、吕释之二人闻言,面色怪异的互相对视一番,旋即双双哑然失笑。


    待吕雉面带困惑的望向自己,吕释之赶忙敛回面上笑意,强做严肃的对吕雉一拱手。


    “禀皇后。”


    “往数月,修渠一事皆顺风顺风,几无丝毫困阻。”


    “及赵王召长安游侠众秘议······”


    说到这里,吕释之不忘稍撇刘盈一眼,旋即又是一阵失笑。


    “许是赵王另有重托,使此游侠众数百往之?”


    言罢,吕释之终是再也忍不住笑意,低头捂嘴偷笑起来。


    见此,吕雉却是面上疑惑之色更甚,一头雾水的侧过头望向刘盈。


    就见刘盈也同样是轻笑一声,才面带狡黠的对吕雉稍一躬身。


    “母后所问之游侠众······”


    “噗嗤!”


    话说一半,刘盈也是难忍笑意,嗤笑一声,又赶忙敛了敛面容。


    “母后所问之游侠众,儿似曾于郑国渠沿一见。”


    “许是赵王知儿奉父皇之令,主修郑国渠,又苦力役之缺,便有心相助,这才遣去力役百七十四人?”


    “及赵王暗行此事,许是老四年幼面薄,无意邀功,这才暗助儿修渠······”


    极力按捺着笑意,将这一番话全部道出,刘盈又同吕释之颇有默契的一对视,二人旋即便咬牙憋笑起来。


    看着舅甥二人这一番眼神交流,再稍一回味吕释之、刘盈二人所言,吕雉便也回过味来,不由笑着连连摇起了头。


    “力役百七十四人······”


    “呵······”


    “也不知此刻,长乐宫宣德殿内,戚姬以何言,以彰赵王‘恭兄敬长’之举?”


    “赵王又于此力役百七十四人,做何嘉赏······”


    听着吕雉似是自语般道出此数语,殿内稍沉寂了片刻。


    而后,便是刘盈、吕释之舅甥二人毫无压制的畅笑声,响彻整个宣室殿。


    刘盈倒还好些,多少还能维持住仪态,吕释之却是丝毫顾不上皇后、太子当面,竟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被这老少二人的笑声感染着,就连吕雉面容之上,也缓缓涌上一抹会心的笑意。


    如此好一会儿,刘盈、吕释之二人的笑声才渐渐平息了下去,吕雉也终是侧身望向刘盈。


    “如今,修渠一事已毕大半,吾儿于关中民望大振,储位大稳。”


    “若无差错,待陈豨乱平,陛下班师,易储一事,便当绝。”


    “赵王年弱,又母族人丁不丰,亦翻不起什么浪花,吾儿当谨言慎行,愈是细微之处,便愈要慎之又慎。”


    听闻吕雉这一番稍有些严肃的托付,刘盈面色也不由稍一正,乖巧地点了点头。


    “儿明白。”


    “修渠一事,只待二月开春,上游之土皆固,便可尽全。”


    “今儿虽得以太子监国,然除此事,儿不欲过问,皆有萧相做主便是。”


    见刘盈知晓个中厉害,吕雉只安心的一点头,稍沉默片刻,便又将话题稍一转。


    “方才,闻建成侯言,吾儿回转之时,已将郦侯之租税尽用于民?”


    听吕雉问起此事,刘盈神情之中,也不由稍带上了些许自得。


    “然。”


    “修渠一事,已毕掘泥、减宽二项,待二月开春,还当驱力役以柳木、碎石制埽。”


    “再合先前,儿自少府所调之石砖二十万,皆当铺设于渠底。”


    说到这里,刘盈不由憨憨一笑。


    “此番修渠,力役本就有缺,幸母后与儿良策,才方得全。”


    “然腊月凛冬将至,儿只得遣渭北民壮各归其家,若不以粮米赐之,恐待开春,修渠之事又当苦力役之缺······”


    见刘盈丝毫不做保留的心中想法和盘道出,吕雉只面色温和的稍一点头。


    “确如是。”


    “关中民虽多憨直良善,然于细微之处,亦不乏狡黠之念。”


    “若不与之以实利,纵其怀恩于心,亦恐不至。”


    似是自语般道出这一番总结之语,便见吕雉又是笑着望向刘盈,目光中满是认可的一点头。


    “吾儿如此处置,甚为妥当。”


    见老娘当着舅父吕释之的面,毫不掩饰的夸赞起自己,饶是自觉厚黑之道造诣不浅,刘盈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嘿嘿。”


    “是母后,母后教得好,嘿嘿······”


    说着,刘盈不忘憨态可掬的挠了挠后脑勺,又尬笑了两声。


    就见吕雉满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稍叹一口气,才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石砖铺渠一事,当为于二月开春;今冬十一月方过半,距春二月,尚有近三月。”


    面带淡然的道出此语,吕雉便再度望向刘盈,目光中,稍带上了些忧虑,以及试探。


    “此三月,吾儿作何打算?”


    “可是要安居太子宫,以受教于叔孙太傅?”


    说着,吕雉又将头侧向另一边,看了眼吕释之,方又望向刘盈。


    “又或是登建成侯府邸,亲会商山四皓,以辩孔孟仁义之道?”


    看出吕雉眉宇间,那一抹若有似无,却始终未曾消失的担忧,刘盈心下不由摇头一笑。


    几乎不做任何思考,刘盈便赶忙摇了摇头。


    “此三月,儿另有要事。”


    面色稍有些郑重的道出此语,刘盈不忘侧身对吕释之一拱手。


    “商山四老,还需舅父稍行安抚,待甥得闲,再登门亲会。”


    待吕释之面色如常的应下,刘盈才又正过身,重新望向母亲吕雉。


    “岁首十月,修渠一事方始不久之时,萧相便以父皇领军在外,大军粮草所耗甚巨为由,拒拨少府官奴所用之粮米。”


    “后少府亲求于儿,儿念修渠一事需少府官奴以为力役,便曾传书舅父,拨粮三万石,以暂解少府燃眉之急。”


    说着,刘盈不忘又撇了眼吕释之。


    待吕雉佯做迟疑的望向吕释之,就见吕释之赶忙一点头,旋即稍一拱手。


    “确有此事。”


    “臣此番同家上共往莲勺,为家上任之以监粮之责;冬十月上旬,臣确曾承家上之令,拨粮米三万石与少府。”


    待自己的说辞得到吕释之的验证,刘盈才稍清了清嗓,继续汇报着未来三个月,自己的计划行程。


    “得此粮米三万石,少府与修渠事之官奴三万,得往月余饱食;然今,少府又复苦粮米之缺。”


    “且二月开春,铺渠所用之埽,需此少府官奴三万,自今时起劳至开春,采柳、石之物,以运往三原。”


    “再加以石砖、埽铺渠事,少府官奴口粮之缺,恐足三月余。”


    说到这里,刘盈的面色也是稍有些凝重起来。


    “母后当知,儿此番修渠,调少府官奴以为力役,乃暂休铸钱三铢事,方得以成行。”


    “待父皇班师回朝,必当以此事训斥于儿。”


    “若再因口粮之缺,而之少府官奴饥、寒而亡,恐彼时,父皇便当龙颜大怒······”


    说着,刘盈不由稍压低声线,意有所指的侧了侧头,眼角直指向同未央宫隔章台街相望的长乐宫。


    “如此,只怕宣德殿那边,亦或复生诡念,以谋权父皇复兴易储之念······”


    随着刘盈这一番稍带些凝重的描述,吕雉方才还静若止水的神情,陡然涌上些许阴戾。


    “萧何······”


    语调阴冷的一声轻喃,吕雉又思虑良久,才稍带些无奈的抬起头。


    “此事,吾儿欲如何处置?”


    “若无差错,酂侯拒拨少府之粮,恐非刻意,乃确粮米不足为陛下大军所用······”


    稍带忧虑的道出此语,吕雉心下也不由有些恼怒起来。


    吕雉自是明白:丞相萧何,不大可能是刻意刁难少府阳城延,亦或是借此为难刘盈。


    应该是撑着刘邦大军数十万兵马的粮草辎重,萧何确实是心力憔悴,无力兼顾少府官奴的口粮。


    可明白归明白,吕雉心中,还是因此而对萧何涌现出了些许不满。


    ——我管你什么原因,为难吾儿,就是不行!


    带着类似的想法,吕雉便稍低着下巴,默然等候起了刘盈的答复。


    如果刘盈没有办法,那少府官奴的口粮,吕雉自然有的是办法解决。


    ——左右不过官奴三万,三个月的粮食,也就是十几万石。


    吕雉正思虑间,就见刘盈温尔一笑,拍了拍吕雉的手以做安抚,才面带自信的一点头。


    “儿欲亲会萧相,以社稷之大事相辩。”


    “儿欲问萧相:国之大者,兵为先乎?民为先乎?”


    “——国之本者,军为先乎?农为先乎?”


    听闻刘盈自信满满的道出此语,吕雉转瞬之间,便明白了刘盈的想法。


    “吾儿之意······”


    “还当于少府-酂侯二人之私交一事入手?”


    见刘盈笑着一点头,吕雉面容之上,也终是涌上一抹欣慰的温笑。


    “既如此,吾儿便自去。”


    “若酂侯仍言国库无粮,倒也无妨。”


    “区区不过粮米十数万石,吾吕氏,当还是凑得齐的。”


    说着,吕雉不忘笑着侧过头,目光稍带调侃之意,望向兄长吕释之。


    “若太子苦粮之缺,建成侯去岁之租税所得,当是可为亲甥所用的?”


    闻吕雉此言,吕释之面色稍一滞,片刻之后,又哑然失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