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25章 孤特喵火力全开!

第0125章 孤特喵火力全开!

    听着萧何这一番活灵活现,甚至丝毫挑不出毛病的自白,刘盈也是从最开始的信心十足,到后来的稍有错愕,再到最后,萧何说出那句‘我是想让阳城延离我远点’时,刘盈心中,已然是带上了些许钦佩。


    若非场合不对,刘盈真想学学后世,赌神发哥那张著名的表情包,给萧何好好鼓个掌!


    看看萧何说了些什么?


    ——臣啥也没干,阳城延非要往臣身上贴,因公废私,这怎么行呢?


    ——为了确保阳城延不继续因公废私,臣只能行此下策,好让阳城延记恨臣,不再对臣马首是瞻了!


    ——当然,臣肯定也不是为了这个事,就无视少府官奴的死活,国库确实是没粮食了······


    就这么三言两语之间,身处政权中枢核心,手握朝堂大权的丞相萧何,竟是没沾上哪怕一点灰!


    因功废私,成了阳城延的锅;


    拒拨粮米,成了天子刘邦征战在外,大军粮草消耗太大的不是。


    反观萧何呢?


    天子刘邦令建长乐、未央两宫,萧何二话不说,不到一年就建成!


    天子刘邦猜疑萧何权力太大,萧何就主动抹黑自己,以免君臣猜疑,证券动荡!


    就连萧何同阳城延之间‘公私不分’的问题,都让萧何说出了花。


    什么‘这样不好,但我也不好跟阳城延明说,再平白伤了同僚和气’啦~


    什么‘故意做个错事,好让阳城延名正言顺的记恨自己’啦~


    若非刘盈身为太子,萧何多少忌惮刘盈的太子身份,刘盈甚至怀疑:再说两句,恐怕就连刘盈,都要背上哪一口莫名其妙的锅!


    比如身为太子,不思为君父分忧,想办法去分担少府官奴的口粮问题,反倒跑来,刁难一个功勋卓著,鞠躬尽瘁的老丞相之类······


    “呵······”


    “可真是······”


    “大开眼界啊?”


    暗自一声腹诽,刘盈不由意味深长的发出一声冷笑。


    对于‘朝臣公卿非良善’,刘盈自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在汁方侯雍齿那等货色,都知道发挥自己仅有的价值,以讨得天子欢心的情况下,朝堂上其他的‘正常人’,自也绝不是简单的角色。


    但饶是如此,对向来为人称赞‘温润如玉’‘颇得长者之风’的萧何,竟在自己面前上演了一出极其精彩,其标题为‘颠倒黑白的最高境界’的政治扣帽大戏,刘盈也依旧觉得满是惊诧。


    不能怪刘盈少见多怪,实在是萧何这一番‘谁都可能有错,就我不可能’的姿态,实在是太令人感到熟悉了······


    “好嘛。”


    “合着西元年,我华夏的官员,就已经修炼出这般高阶的官僚专属技能了······”


    “嘿!”


    暗地里又是一声冷笑,刘盈重新抬起头时,望向萧何的目光中,竟悄然燃起一丝斗志!


    ——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自然算不上什么高尚。


    但刘盈心里很清楚:要想玩儿政治,心就要黑,脸皮就要厚。


    此,便所谓:厚黑之术······


    “萧相此数言,少府官奴无粮米以食,竟倒成了父皇不是?”


    就见刘盈道出这句令萧何稍有些骇然的话语,面上却是极尽淡然的一笑。


    “可是往数岁,父皇不该与朝政大权于萧相之手?”


    “又或汉六年,父皇不当令萧相筑建长乐、未央两宫,又或不当遣阳少府从助于侧?”


    “及萧相同少府私交甚笃,以致公私不分,倒是少府不该怀恩于心,反当恩将仇报,得萧相知遇之恩,而与朝堂屡反萧相之建言?”


    “啧啧啧······”


    稍一咂摸嘴,便见刘盈面带古怪的笑着抬起头。


    “如此说来······”


    “少府官奴无粮米以为食,便当乃孤不是。”


    “孤用少府之官奴,以全父皇修渠之托,当尽出母族外戚之私粮,以代萧相供养此官奴三万。”


    “如此,才方算得为君父分忧,以稍减萧相之负?”


    “嘿······”


    “竟有如此匪夷所思之事······”


    见刘盈嘴上说着,面上始终挂着那抹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萧何却只微微一笑,悄然一拱手。


    “家上言重。”


    “尚不至于此,不至于此······”


    嘴上说着不至于此,萧何面上神情,却丝毫看不出否定的颜色,似是对刘盈方才所言全盘默认?


    就在萧何要再开口,以述说此事的‘真相’之时,却见刘盈猛地一拍大腿,旋即长出一口气。


    “呼~”


    “既如此,此少府官奴三万······”


    “孤,还真不敢再用了?”


    稍带迟疑的一声呢喃,便将刘盈自顾自摇了摇头,旋即开始了一番‘自言自语’。


    “郦侯去岁之租税,皆已用于往数月之修渠事。”


    “建成侯、洨侯之封国,一于关外河东,一于荆楚-淮南之交,租税运之不便。”


    “况孤身以为太子,今又得父皇托之一监国之责,实不当再以母族之私赀,全孤需行之公务······”


    若有所思的说着,就见刘盈稍带无奈的一摇头,旋即抬头望向萧何。


    “如此,少府之官奴三万,孤,已无力用之。”


    “无此官奴三万,修渠一事,亦当休矣。”


    言罢,刘盈便稍走上前,将萧何面前案几之上的一卷空白竹简展开,而后,竟亲自给萧何调起了墨。


    手上兔毫在木制砚台上轻轻搅动着,刘盈却是头都不抬,嘴上不忘说道:“还劳萧相动笔。”


    “便谓曰:国库粮米甚缺,无力调拨少府官奴之口粮,故太子修渠一事,无奈作罢。”


    “又少府官奴无粮米以饱腹、无冬衣以遮寒,多饥寒而死;亡者······”


    “足三万整?”


    似是自语般发出一问,就见刘盈又自顾自一点头,将手中饱沾玄墨的兔毫,递到了萧何面前。


    “萧相,请。”


    见刘盈竟做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架势,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萧何也不由面色稍一滞。


    “家上,此······”


    “何意啊?”


    却见刘盈满是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旋即直起身,长叹一口气。


    “唉······”


    “萧相当知,自孤得立为储,便多为父皇所不喜。”


    “去岁秋,太上皇驾崩,父皇更曾起易储、废后之念。”


    “若非母后倾力回护,又萧相携百官忠言直谏,父皇这才暂消易储之念,愿以郑国渠之整修事,与孤自证才能之机。”


    说到这里,刘盈不由又是一阵摇头叹息。


    “唉······”


    “怎奈今,孤近连修渠之力役官奴,亦无粮以供养。”


    “也难怪父皇不喜于孤,反视赵王为社稷之后~”


    见刘盈片刻之间,就变成这幅如丧考妣的颓废模样,萧何不由下意识一皱眉。


    “如此微末之挫,便已使家上畏而退之?”


    “须知为保家上之储位,皇后······”


    “皇后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尽发浑身解数,方得家上之储位得以保全。”


    “今家上轻言挫败,当何以面皇后?”


    “待日后,又如何君临天下,以治天下万民?!!”


    说着,萧何的语调中,竟稍带上了些许恨其不争的意味。


    却见刘盈闻言,只稍一愣,便满是莫名其妙的望向萧何。


    “萧相何出此言?”


    “孤何曾言,欲辞太子之位?”


    满是疑惑地道出此问,刘盈甚至夸张的往后轻轻一跳,满是匪夷所思的望向萧何。


    “萧相莫不以为,郑国渠整修不利一事,孤欲亲担责?”


    “——孤休修渠事,可是国库无粮调与少府官奴,方有之事!”


    “怎的?”


    “萧相礼绝百僚,身百官之首,又为父皇赞以为‘开国第一侯’,莫非连如此担当,都已为岁月所消磨?”


    满是惊诧的高呼出这接连数问,便见刘盈赶忙上前,生怕萧何逃走一般,将萧何的手腕紧紧攥住,连拉带拽着走向案几的方向。


    “萧相可万莫言笑。”


    “若无萧相亲笔所书之‘认罪状’,孤可不敢休郑国渠之整修事!”


    “还劳萧相速书!”


    “得此书,孤也好心安而归未央,令罢修渠事!”


    被刘盈这般架势吓得一愣,萧何一时没稳住身形,竟真让刘盈拽着,摁坐回了木案前。


    低头看看面前的空白竹简,抬起头,便是面上带着些许急迫,重新将兔毫递过来的刘盈。


    再回想起方才,刘盈所说的那一番······


    “这!”


    “这父子二人,怎似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心下焦急地一声斥骂,萧何便赶忙抬起头,正要开口,却见刘盈那严肃中稍带些急迫的面容之上,缓缓涌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孤,亦无意刁难萧相过甚。”


    就见刘盈又是一笑,旋即蹲下身来,面带深意的望向萧何。


    “即今岁,关中官吏之俸禄皆发半,便也绝无‘官吏半禄,官奴全食’之理。”


    “今少府与修渠事之官奴三万,当劳至春三月,需米粮近十五万石。”


    说着,刘盈又朝着案上空简稍一努嘴。


    “若不欲书‘认罪状’,萧相亦可行文国库,调米粮七万石,以供少府官奴为食。”


    “余八万石,孤再另筹。”


    “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