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27章 太子不行?赵王更不行!

第0127章 太子不行?赵王更不行!

    张苍这一连串的质问,也惹得萧何原本还算淡然的面容,逐渐被一抹若有似无的忧虑所占据。


    见萧何这般反应,张苍也是不由心下稍一安。


    “不敢相瞒于相公。”


    “——非独鄙人,今在朝之功侯贵勋、百官朝臣,凡不明言以拥太子者,皆于鄙人同持此忧。”


    “诸公所忧者,非因拥护太子而触怒陛下,而乃太子日后即立,今日之吕氏、来日之太后,便或当为国之大患呐······”


    面带忧虑的道出此语,张苍终是稍一正身,对萧何沉沉一拜。


    萧何明显也是被张苍这一番话所触动,稍拱手一回礼,便陷入了漫长的思虑之中。


    张苍所言,究竟在不在理?


    萧何心里非常明白:张苍字字句句,都挑不出半点毛病!


    要知道现如今,还仅仅是皇后的吕雉,就已经让身为开国皇帝的刘邦,都有些无可奈何了!


    等日后,皇后吕雉进阶为太后吕雉,皇位上坐着的,也从开国皇帝刘邦,换成了幼年皇帝刘盈,到那时,吕雉还不得反了天?


    过往十数年的接触,也让萧何万般笃定:吕雉此人,绝对和‘本分’二字,沾不上哪怕丝毫干联!


    就算是将来,成为太后的吕雉收敛爪牙,开始端起‘国母’的温善架子,吕家那些个外戚侯,也绝不是什么省油灯。


    旁的不说,单一个周吕令武侯嫡长子吕台,就足以让满朝功侯抚额长叹。


    ——要知道现如今,郦侯吕台,也还食曾经属于太上皇的新丰邑近万户‘山东父老’呢!


    再加上吕泽次子吕产,以及初代建成侯吕释之,还吕释之的两个儿子吕则、吕禄,乃至于那些旁支子侄······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刘邦驾崩之时,继位的刘盈还没年满二十岁,还没行加冠之礼,那吕氏,就必将成为刘盈一朝,长安朝堂的首要不安定因素!


    尤其是在当家主母吕雉以太后之身,端坐于未冠天子刘盈身后的前提下,汉室天下除太后吕雉之外,将再也没有第二个能整治吕氏外戚的人!


    所以对于张苍,以及张苍口中那些‘并不担心拥护刘盈会惹怒刘邦,只担心吕氏日后祸乱朝纲’的功侯百官心中所虑,萧何也可以说是感同身受。


    若是几个月前,张苍问出这句‘太子刘盈,得贤明之相否?’,那萧何也免不了会踌躇许久。


    可现如今,在刘盈展现出愈发令人期待的表现之后,萧何对将来,吕氏外戚乱权的担忧,已经有了不小的缓解······


    “北平侯之所言,亦曾为老夫之所虑。”


    思虑良久,萧何终是沉声一语,开始了自己对张苍,以及那些迟疑观望,不敢决然拥护太子刘盈的功侯百官,所给出的‘个人建议’。


    “曾几何时,老夫亦曾疑虑:太子太过年幼,又皇后过于强势,待日后,一俟宫车晏驾,吾汉室之朝堂,岂不成彼时之太后一言之堂?”


    “去岁秋七月,太上皇驾崩,陛下突显易储赵王之念,老夫亦曾动摇:若赵王得立为储,当于日后之社稷更妥当否?”


    说着,萧何不由摇头一笑,将话题悄然一转。


    “然今,老夫已不在疑虑于此事。”


    “其因有三。”


    言罢,萧何便面带郑重的抬起手,竖起了食指。


    “其一:废嫡立庶、废长立幼之先河,断不可开!”


    “——尤陛下身以为开国之君,更万不可亲开此先!”


    “若不然,自陛下之后,凡汉之帝崩,皆必战火纷纭,诸皇子明争暗斗,祸乱不休!”


    “岂不闻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旦陛下废今日之家上,改立以赵王为储,待日后,凡皇子这,皆可以此先例,以‘先祖曾废嫡立贤’为标榜,乱嫡庶、尊卑、长幼之序,肆行夺嫡事!”


    “如此,恐纵汉命数不绝,亦难言不重蹈秦二世而亡之覆辙······”


    听闻萧何这一番郑重其事的话语,张苍稍点了点头,面上忧虑却只稍淡退了些。


    就见萧何稍一沉吟,便有伸出了大拇指:“其二。”


    “便乃较之于今日,太子母族之吕氏外戚,赵王之戚氏外戚,恐乱社稷者更甚!”


    听闻萧何此言,张苍倒是稍一诧异,赶忙问道:“此言,何解?”


    “须知赵王之母族,端可谓人丁稀薄,除赵王母戚姬,便再无人矣。”


    “相公何言戚氏之惑,较吕氏更甚?”


    却见萧何只笑着一点头:“然!”


    “戚氏外戚之惑,便源自其丁稀,又赵王无功!”


    斩钉截铁的道出此语,萧何不由稍直起身,面上神情,也稍带上了些许轻松。


    “今太子母族吕氏,丁盛而势壮,虽有乱权之隐患,然其势,亦可于日后,固新君之威仪。”


    “然若赵王得立,母族无丝毫助力,赵王按能安立于庙堂?”


    “老夫同北平侯,皆受陛下大恩,方得今日之高爵、厚禄,若赵王立,必不敢行欺陛下子之事。”


    “然朝堂鱼龙混杂,若赵王年幼而得立,又恰有奸妄二三人,因一己之私而欺压少弱之君,岂不纲常颠覆,国将不国?”


    说着,萧何不由又是摇头一笑。


    “诚然,今家上年弱,若陛下无得长寿,家上未冠而继立,确当由太后亲政,至新君加冠。”


    “然北平侯当知:家上今,可已年满十四!”


    “纵其继位而无以亲政,待年二十而加冠,亦不过数岁之功!”


    “然若赵王得立,天子未冠而无以亲政之事,只恐非三岁、五载之功。”


    “正所谓迟,则有变;变,则有乱。”


    “天子在位而累年无以亲政,纵待其加冠,可还于事有补乎?”


    见张苍闻言,面上缓缓涌上些许赞同之色,萧何不由又补充道:“况皇后虽稍势强,然于朝政大事,亦有不俗之见解。”


    “然若赵王得立,又不数岁宫车晏驾,以太后之身亲掌朝政大权者,便当是戚姬······”


    说着,萧何不忘稍待调侃的望向张苍:“戚姬当朝掌政,北平侯以为,当是何景象?”


    就见张苍闻言,面上沉凝被一声嗤笑所击碎。


    “萧相所言甚是······”


    “戚姬身太后而临朝,若有大事当决,当又是日夜啼哭,以鸣其冤苦。”


    “除啼哭鸣苦,恐再无安社稷之策······”


    听闻张苍此番答复,萧何只淡笑着点点头。


    “故老夫之意:太子虽年弱,然赵王更幼。”


    “太子继立,确有主少国疑之虞,然赵王立,只当更甚!”


    “太子之母族外戚,虽有尾大不掉之虞,亦可助其日后威仪得固;赵王之母族虽无乱权之嫌,然于其日后之威仪,可谓百无一用!”


    “皇后虽稍强势,亦可于日后新君即立,主少国疑之时威压朝堂;然戚姬,不堪此任。”


    “故:太子储位得保,虽有隐患,亦尚有转圜之余地;然若赵王得立,则国必乱······”


    言罢,萧何不忘笑着稍一拱手,旋即满是坦然的对张苍一点头。


    见萧何这般架势,再回味一番萧何方才所言,张苍思虑良久,终是仰头一声长叹。


    “萧相所言,甚是······”


    “太子继立,虽有隐患,然尚不急迫;纵日后患发,亦有转圜之机。”


    “然若赵王得立······”


    说到这里,张苍不由悄然止住话头,自顾自连连摇头不止。


    ——张苍实在是想象不出:刘如意一个八岁稚童身着天子冠玄,其母戚夫人头绑太后之簪,会将如今,这本就满布疮痍的汉室,给祸害成个什么样子······


    “既如此······”


    刚一开口,张苍便突然反应过来:之前,萧何好像是说了句‘其因有三’······


    不待张苍开口问,便见萧何轻笑着竖起无名指,道出了自己第三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判断依据。


    “其三。”


    “自陛下展露易储之念,太子便一改往日仁弱之姿!”


    毫不犹豫的道出此语,萧何便又对张苍一笑。


    “北平侯方才问:太子可有贤君之相?”


    “老夫以为,若往数岁不论,单以太上皇驾崩,陛下展露易储之念之秋七月始,至今,太子之言、行、举、止,皆尽显雄主之姿!”


    “然赵王,虽言其‘聪慧’,亦不过陛下之私言,究竟如何,尚无从得知······”


    “此,亦乃老夫不再踌躇,而决心拥护太子于陛下当面之由。”


    待萧何言罢,就见张苍自顾自点了点头,又稍一皱眉。


    “然今日,家上可才亲至相府,因相公拒拨少府官奴口粮一事,行苛责之言于相公啊?”


    却见萧何闻言,只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来到张苍面前,将先前,自己递给张苍的那卷竹简拿起。


    而后,便是在竹简上的某处轻轻一点,旋即意味深长的对张苍一笑。


    “纵因‘公私不分’而敲打于老夫,家上可是亦不忘言‘国库出其半’,以解国库今时之拮据啊······”


    “北平侯以为,疑人于心,而不忘正事之行,乃贤君之相否?”


    不等张苍开口,便见萧何自顾自笑着一摇头,旋即直起身,悠然发出一声感叹。


    “今,家上年不过十四,便已得陛下之姿三四。”


    “若待年壮······”


    说着,萧何不由怪异一笑,终是低下头望向张苍。


    “北平侯以为,陛下,乃贤明之君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