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42章 臣,死罪!

第0142章 臣,死罪!

    刘盈自午时之前出发前往长陵,日暮前后于长陵遇刺,待夜幕降临,长安‘城’内,已是灯火通明。


    ——宵禁!


    因刘盈遇刺,尚未建成的长安‘城’,便在今日迎来了史上第一次宵禁。


    按理来说,宵禁,通常只会出现在有城墙包围,且具有重要意义的大型城邑。


    若是放到关东,别说乡、里了,即便是小一些的县城,都很少有宵禁的规定。


    大多数时候,宵禁,只会出现在各郡的郡治,以及一些虽不是郡治,却有着同等重要意义的地方。


    至于长安,虽然被定为汉室都城已有六载,但由于城墙始终没有动工建造,除了长乐、未央两宫,长安的布局仍似村庄般零散,所以往日,也从未有过宵禁。


    而今天,没有城墙包围,也没有城门可以把守的长安城,便迎来了一次极为特殊,前所未有,且极有可能后无来者的宵禁。


    ——除去被天子刘邦带走的部分,南、北两军留守的共计五部校尉,共计一万多禁卒,几乎倾巢而出!


    ——长乐、未央两宫各处宫门的守备力量翻倍!


    ——武库、太庙的守备力量,更是从原有的每队一百人,每两个时辰一轮换,增加到了每队五百人,每半个时辰一轮换!


    除此之外,未央宫以北的蒿街、长乐宫以北的香室街、尚冠里所在的章台街、东西两市以南的华阴街、华阳街等街道之上,都被每队五十人,共计超过一百队,不时在各街道晚饭巡逻的禁卒所充斥!


    对于这般令人窒息的氛围,长安百姓虽不很适应,却也只能默默回到各自家中,紧闭家门,等候着天亮。


    也正是在这黑云压城般的紧张氛围当中,萧何衣衫散乱,时刻透露出疲惫的身影,在夜半三更之时,再次出现在了未央宫外······


    ·


    “夜已过半,天明不远。”


    “萧相即自长陵而归,何不先回府歇息片刻,待天明再入宫?”


    语调清冷的道出此语,吕雉不忘做出一副似是从睡梦中醒来的神情,疲惫的揉了揉额角。


    但吕雉这幅模样,却并没有让萧何的情绪放松些许······


    “臣此入宫,一者,乃以查处长陵田氏之事,禀告、请示于皇后。”


    “二者······”


    说着,萧何只面带羞愧的跪下身,对吕雉沉沉一叩首。


    “太子于长陵遇刺,臣,恳请皇后降罪!!!”


    听着萧何颤声道出此语,吕雉只沉着脸抬起头,微眯起眼,望向萧何那老态尽显的身影。


    若是往日,但凡不是什么关乎天下的大事,别说是身为皇后的吕雉了,即便是天子刘邦,将萧何如此郑重其事的跪地叩首,也必然是温声安抚着,将萧何扶起身。


    至于身为太子的刘盈,那就更不用说了。


    ——非但要诚惶诚恐的给萧何扶起来,还得面色急迫的问萧何一句:可是孤有什么事做得不对,竟让萧相如此?


    但现在,看着年过六十,已满头华发,口齿都已有些不全的老丞相萧何,不带任何迟疑的在面前跪地叩首,吕雉却没有做出丝毫‘不至于此’的架势。


    “太子遇刺,又非酂侯所指使,酂侯何罪之有啊?”


    听闻吕雉这一声阴沉的询问,萧何只觉心下一苦,就连殿内躬身侍立着的宫女、宦官们,都纷纷从暗地里,向萧何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何罪之有,乍一听上去,是说萧何没罪,可实际上,但凡是在宫里待够一两年的人都能听明白,皇后吕雉,这分明是在问萧何:自己说说,哪儿做错了?


    而萧何上一次被人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恐怕还是足足十四年前,萧何还尚为秦沛县主吏掾,吃着嬴秦禄米的时候······


    “臣,死罪······”


    却见萧何听闻吕雉此言,仍旧是那副跪地匍匐的模样,稍将头抬起一圈,又沉沉往下一砸!


    “臣蒙陛下信重,拜之以汉相,掌朝政大权,及关中事!”


    “家上于长陵遇刺,实乃臣监察不利,又未能护家上周全······”


    “臣,有负陛下之恩德、皇后之信重!”


    听着萧何不带丝毫作伪的道出这番自罪之语,吕雉心中怒意也不由稍艾。


    待看见萧何那满头华发,以及那双因吃力而微微颤抖着的双肩,吕雉也终是心下一软,面色僵硬的将头侧向一旁。


    只稍沉默片刻,就见吕雉眉头微一凝,稍带恼怒的望向身侧的寺人。


    “见酂侯入宫,还不赐座?!”


    突闻吕雉这一声轻斥,那寺人面色顿时一惊,旋即赶忙自御阶上走下,将萧何从地上扶起,小心翼翼扶到殿侧的筵席之上跪坐下来。


    待萧何面带愧意的坐下身,稍显疲惫的擦了擦额上虚汗,吕雉也不由暗自长叹一口气。


    “一晃十数年,萧何,尽也老成了这般模样······”


    “唉~”


    心中稍一声感叹,吕雉再抬头望向萧何时,目光中带着的那抹冷意,也是在不知不觉间悄然退散。


    正当吕雉纠结着该如何开口,才能稍抚慰一番萧何之时,便见萧何稍捋顺杂乱的鼻息,便对吕雉稍一拱手。


    “禀皇后。”


    “——得皇后之令,臣即发五官中郎将士凡四百余人,皆发长陵!”


    “至酉时三刻,臣得破田氏宅,尽拿田氏丁男十七,女眷、幼童足七十三,此刻,皆已押至廷尉水船狱。”


    “余田氏家奴数百,及舞姬之流近百,则暂留相府大狱;待天明,皆发少府以为隶臣、妾······”


    将今日之行的‘收获’向吕雉汇报一番,萧何刚抬起头,正要向吕雉询问处置方式,就见吕雉方才舒缓的眉头,在顷刻间便再度拧在了一起。


    “不必!”


    “凡田氏之人,无论男、女、老、幼,亦或丁、奴、姬、妾,皆无须审问!”


    “——明日午时,尽腰斩而弃东市!!!”


    语调阴戾的说着,吕雉的面容之上,便再度出现了先前,那抹令人胆寒的骇然杀意。


    “法场之上,敢有为田氏之人敛尸,亦或出言惋惜者,坐同罪!”


    “敢妄言田氏罪不至死者······”


    “族!!!”


    从紧咬的牙槽间挤出这最后一字,吕雉的面容之上,已看不出丝毫妇人所该有人温和。


    见萧何闻言,面上稍流露出些许迟疑,吕雉更是冷然一拂袖。


    “哼!”


    “若非顾忌田子庄此人,又不欲使太子沾染‘弑戮过甚’之污名,吾恨不能尽毁田氏之宗祠!!!”


    冷然发出又一声呵斥,吕雉望向萧何的目光中,便隐隐带上了些许警告。


    “此事,吾意已决,酂侯最好莫再劝。”


    “若吾怒急,再出言中伤于酂侯······”


    听着吕雉这声满是阴冷的警告,萧何心中不由摇了摇头。


    “欲杀田氏数以百口,莫非还不足称‘弑戮过甚’?”


    心中稍一声腹诽,萧何面上却是不敢流露出分毫不满,只对吕雉稍一拱手,表示领命。


    待吕雉面上怒意稍艾,萧何也是稍一措辞,微抬头望向御阶之上。


    “除拿人,臣抄田氏宅邸之时,亦得书、函等若干。”


    “其上所言······”


    说着,萧何不由面色沉凝的摇了摇头。


    “臣不敢独断!”


    “又陛下出征在外、家上卧伤于榻,臣只得告与皇后,以请对策。”


    见吕雉不无不可的一点头,萧何便从座位上悄然起身,从怀中取出了几卷竹简,递给了身旁的寺人。


    “此,乃长陵田氏勾连关中各处粮商巨贾,拟欲限粮之售,以哄抬粮价之书。”


    萧何说话得功夫,竹简也已被寺人送到吕雉面前,就见萧何继续补充道:“此简,只其一,除此一简,另得言‘抬米粮价’之书简,足一百七十余简······”


    “臣以为,关中粮价鼎沸在即,非只长陵田氏之谋,关中各地之粮商、巨贾,恐皆欲为此事。”


    “还请皇后示下:此事,臣当如何处置?”


    听闻萧何此言,吕雉只略一扫竹简上的内容,便随手将其丢在面前的御案之上。


    “粮价之事,太子已有对策。”


    “待明日日中时分,酂侯往凤凰殿,同太子商议便是。”


    闻言,萧何只稍点了点头,心下也是稍松了口气。


    ——对于萧何而言,眼下最要紧的是,是刘盈到底伤情如何!严不严重!


    而作为刘盈的母亲,天下最疼爱、最在乎刘盈的人,吕雉都说刘盈可以见人,甚至可以商议事务,那就足以证明:刘盈的伤势并无大碍。


    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萧何的面容也稍轻松了些许。


    但只片刻之后,萧何从怀中掏出一块绢布时,那片刻之前才轻松下去的面容,嗡时便再次挂上了沉凝之色。


    “除田氏勾连关中粮商、巨贾,意欲哄抬关中粮价,臣于长陵,另得此绢。”


    “绢上所书,便乃此番,长陵田氏勾连朝中贵勋,以行刺太子一事。”


    嘴上说着,萧何望向吕雉的目光中,却悄然带上了些许试探。


    “只此绢,臣觉似曾相识,又其上之纹绣,乃出少府织室。”


    “不知皇后观此绢,可稍觉眼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